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第九章
    因为方乐水的提醒,陈渊在拍摄地见到聂宴的时候没有太多意外。

    反而是剧组其余人,见到聂宴的瞬间几乎各个眼神放光,恨不得贴上前去跟他套近乎,连休息室里喝茶的制片都匆匆往外赶。

    正和陈渊沟通角色问题的导演见状,也摘了帽子抓了抓头顶没剩多少的头发。

    身旁有路过的人问:“聂总怎么亲自过来了?”

    制片都一头雾水,“以前没见聂总对这些上过心,按理说,他也不把投资的这点儿钱放在心上吧?”事实上投资这部电视剧的方案,都有可能没资格摆上聂宴的办公桌。

    这段话一阵风似的从耳边刮过。

    导演压了压帽檐,对陈渊眨眼,“你要进组的消息我只跟副导演说了,其他人还不知道呢。”

    陈渊稍蹙起眉。

    他转眼看向聂宴下车的方向,视线恰时和聂宴相对。

    见到了要找的人,聂宴微微侧脸对身边的人吩咐一句什么,紧接着抬脚走了过来,余光没有分出丝毫给无关人事。

    看出聂宴确实是来找陈渊,导演很有眼色地走向一旁。

    走近时,聂宴嗓音冷冽,“你要拍戏,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陈渊虽然对他的来到没有意外,却也不是乐于见面,对这种质问更心生不愉,“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聂宴抿住薄唇。

    他坐车几个小时赶到这里,想听到的话绝对不会是这一句。

    “与我无关?”他一错不错盯着陈渊的黑眸,倏然翻滚的陌生情绪让他语气更沉,“你已经和我结婚,做的所有事都跟我有关。”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短短几句话后就变得十分僵冷。

    周围本想看热闹的众人一退再退,唯恐受到波及。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场边有个人迅速举起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在被发现之前悄悄溜进了人群。

    陈渊看向聂宴的眼神则一如往常淡漠,“结婚的原因,你我心知肚明,你可以把你当初遭受的污蔑泼给我,也可以毁了林海娱乐,让我彻底无路可走,”他往前跨过半步,再拉近两人距离,两道温热的呼吸甚至互相纠缠,有种亲密不可分的错觉,可他开口时,一切假象就自然溃散,“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聂先生,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聂宴把陈渊说出的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

    他冷厉漆黑的眸光涌动着化不开的寒气,捏住报纸的指尖用力到发白,神情冷硬阴沉,“如果你能洁身自好,不让这种可笑的新闻见报,不会败坏我的名誉,我何必管你是死是活。”

    陈渊扫过他手里的报纸,眉心隆起,“你就是为了这种无中生有的报道来找我?”

    ‘无中生有’四个字让聂宴情绪稍霁,但表面看不出分毫异样,他仍然冷声说:“当然不是。”然后偏开视线,“是关于当年的那件事,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陈渊没有疑心。

    只是在原剧情中,聂宴对当年被封杀的事并不像现在这么在意,毕竟以聂宴如今的地位,已经很少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往事,况且他身上所谓的黑料也早被澄清,唯独剩下一个不痛不痒的幕后黑手,实在用不着他亲自动手。

    不过,事情也不止偏差了这一次。

    念及此,陈渊看了聂宴一眼,“我只能告诉你,我父亲不是会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人。”

    聂宴说:“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有证据。”

    聂宴顿了顿,再问:“那么除了你父亲之外,你怀疑这件事是谁做的?”

    “聂家请不起私家侦探了吗?”陈渊稍有不耐,“当年我没有参与这件事,你问我又有什么用。”

    聂宴深深看他,“既然你认为你父亲跟当年的事无关,那你为什么要同意跟我结婚。”

    陈渊用陈述的语气反问:“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放过林海娱乐吗。”

    聂宴果然没有回答,他转而说:“我已经派人去重新调查这件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这段时间我会留在这里,得到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

    陈渊不太理解这个决定,但他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