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第六章
    陈渊在聂宴的邀请下住进了圆山别墅。

    他没有把当年的真相直接告诉聂宴。

    聂宴显然已经对查到的内容起了疑心,以对方的手段,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只是时间问题,他没必要多此一举,免得弄巧成拙。

    不过跟着聂宴进门的特助在用眼神做过请示之后,还是认真负责地把提前准备好的合约从包里取了出来,他把合约平平整整摆在陈渊的面前,“陈先生,请您阅览合同的内容,如果确认无误,请在最后一页的末尾签上您的名字。”说着,他把钢笔轻轻搁在合约一旁。

    在场三人都很清楚,这份合同最主要的内容,是财产分配和婚约期限。

    也就是说,只要签下这份合同,一年之后陈渊和聂宴离婚,陈渊不会占到聂宴的分毫便宜。

    “刚才您公司的何原先生已经和我有过电话联系,”特助勉强维持着表面一层恭敬,“他说当年封杀聂总,是您的父亲陈立海先生一个人的决定,与您无关。”他刻意顿了顿,“不过我想,父债子偿,您应该不会抵赖吧?”

    何原会给聂家的人打电话,这一点还在陈渊的意料之内,毕竟他比原剧情更早来到圆山别墅,何原没有接近他的机会,但总要把当年的事栽赃给陈立海的。

    果然特助的说辞也和剧本中相差无几。

    陈渊伸手取过合同。

    他背靠着沙发,单薄的衬衫把他覆着一层薄薄肌肉的有力腰身暴露得彻底,笔直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姿态稍有随意,却带着十足吸引人的不可言说的凌厉气场。

    特助的视线只不过在不经意间低垂一瞬,就连忙收了回来,他不自在地看向一旁,心跳被烫过似的乱了一拍。

    但稍后他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大惊小怪,于是又装作镇静地转脸回去。可他不再去看陈渊小臂以下的位置。

    目光微微上移,入眼先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根根修长的五指虚握着手里的黑字白纸,手的主人仿佛对合同的内容并不十分在意,不多时就翻到下一页,可仅仅这样漫不经心的动作,由这个男人来做也赏心悦目,带着一股浸在骨子里的从容。

    特助的视线在不知不觉间落在陈渊的侧脸。

    他其实参加了陈渊和聂宴的婚礼,不过陈渊离开得太早,他只远远看过一眼,因为私家侦探查出的结果表示,陈渊就是当年封杀聂宴的幕后黑手,所以特助对陈渊的印象格外差,即便没有见到陈渊也不觉得失望。

    直到现在。

    近距离看着这张轮廓分明的冷峻侧脸,特助才发现之前在婚礼现场听到的周围人的惊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掺假。

    英挺剑眉斜飞入鬓,目若朗星,鼻如悬胆,翻阅合同的认真神情惹眼非常,本就削薄的嘴唇微抿着,让他看起来更淡薄疏离。

    特助几乎挪不开视线,他下意识对这个他原本还有些厌恶的男人生出满心同情,这样一个肉眼可见的万分优秀的男人,可惜摊上了一个心肠歹毒的父亲,从此只能和丑闻作伴了。

    想到这,特助忍不住转脸看向聂宴。

    于是一眼撞进聂宴好似裹着一层寒流的深邃双眸里,猝不及防被吓得头皮发麻。

    特助的眼角狠狠一抽,后背顷刻僵直,乱撞的心跳也猛地归位,“聂,聂总……”

    聂宴嗓音冷冽,听不出喜怒,“出去。”

    特助忙不迭转身,逃也似的快步往门口走去。

    陈渊没有听出这简单两个字前后的暗流涌动,特助的离开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简单翻过这个合同,他随手取过钢笔,正要签字——

    “你确定要签吗?”

    陈渊微蹙起眉,他转向聂宴,“怎么?”

    聂宴在脱口而出这个问句后也自觉莫名,他把心底浅淡升起的说不出的情绪重新压回深处,启唇道:“没什么。”

    陈渊把名字签下,“不论真相是什么,”他淡声说,“一年时间过去,你我再无瓜葛。”

    倏地,聂宴心口有略微麻痛,眨眼消逝。

    但这种奇异的陌生感觉来得没有缘由,他只当作错觉,于是微一颔首,“这个自然。”

    签过合同后,陈渊抬眸扫过楼上,“哪个房间是我的?”

    他来到这个小世界之处就觉得精神疲惫,现在一切步入正轨,也该休息一下。

    聂宴弹了弹指尖,眸光微动,“你和我已经是合法夫妻,当然住在同一个房间。”

    陈渊见他把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也没有怀疑,“那就带路吧。”

    聂宴稍稍意外。

    他没想到陈渊会一口答应下来。

    “你不介意?”

    陈渊来到这个小世界时不带任何记忆,他也并不了解小世界的种种规矩,闻言只淡淡说:“为什么要介意。”

    聂宴深深看他一眼,转而道:“跟我来。”

    陈渊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才抬脚往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