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三章
    当聂宴的座驾终于停到酒店楼下时,陈渊正坐在宴会厅旁休息室内的沙发上。

    沙发一侧的矮几桌面还摆着一盘没有处理过的水果,已经被陈渊吃得不剩多少。

    起身时,他又随手拿了一个橘子放进西裤的口袋。他对这些小东西的味道很感兴趣。

    方乐水余光看见,不由眼角微抽,“小渊,你已经吃了不少了,而且马上还要和聂宴上台宣誓……”

    陈渊垂眸扫过略微隆起的西装下摆,淡淡说:“没有人会在意的。”

    方乐水看着他走向门口的背影,没有再说什么,就总觉得对方变了个人似的,说出的任何一句话都带着莫名不容旁人置喙的笃定。

    虽然把这份笃定放在偷藏水果上有些怪异……

    但这样的改变总体来说还是良性的,可能是这一次的事对陈渊来说还是打击太大了吧。

    这么想着,方乐水落后陈渊一步走出了休息室。

    巧的是,两人出门就和另一群人迎面遇上。

    准确地说,是一群人众星拱月般坠在当先走来的男人身后。

    那无疑是个让人不得不去注意的男人。

    他身材高挑,肩宽腿长,西装的剪裁仿佛就为他而生,更将他衬得优雅迷人,言行举止尽是好似与生俱来的高贵,却又不带锋芒,只有雍容。

    不知道周围人说了一句什么,男人英俊至极的脸上渐渐染上了似笑非笑的神色,薄唇抿出的弧度若隐若现,带着似有如无的讥嘲。

    他的态度如此漫不经心,可众人并不觉得怠慢,只挖空了心思说上一言半语,以求得到半分关注。是以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很聒噪。

    方乐水比陈渊更早注意到前方的动静,待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他睁大了眼,语气是纯粹的惊讶,“聂宴?”这两个字说出口,他终于意识到什么,再开口时,声音里掺进了些许惊疑不定,“等等……他就是聂宴?”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方乐水脱口而出的问句,对面的男人视线微转。

    正望进陈渊恰时抬起的双眸里。

    两双同样漆黑深邃的星眸对视须臾,人群中慢慢传出交头接耳的细碎声音。

    有人轻声想要提醒,“聂总,他就是——”

    聂宴抬手打断这句话,他上前几步,走到和陈渊之间仅有一步之遥,漆黑双目中眸光冷厉,“你是陈渊。”

    嗓音冷冽,声如其人。

    陈渊扫过他身后不敢妄动的众人,目光才重新落回到面前人的身上。

    “聂宴。”

    他的语气聂宴相近,却更疏离淡薄,声音也更低沉,入耳醉人。

    聂宴眼神微动。

    他没想到陈渊本人和资料里天差地别,而这样的陈渊竟然让他有些意外。

    陈渊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稍敛眸回想。

    在系统传输的小世界剧本内容中,剧情正是以聂宴的视角展开。

    这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每年都会有新生代明星出现在大众视野,聂宴则是这其中的优秀一代。年轻、英俊、天赋,一个又一个积极正面的标签贴在聂宴的身上,他像是时代的宠儿,几乎出现在镜头前的那一刻,就注定会被观众喜爱追捧。事实也的确如此。

    聂宴正式出道的第二年,他的名气已经如日中天,可就在他隐隐有冲出国界走向亚洲迹象的第三年,一个致命打击也正在阴影里悄悄酝酿。

    不停有‘爆料者’打着正义的旗号往聂宴身上泼着脏水,‘同性恋’、‘睡粉’、‘耍大牌’、‘吸毒’、‘小三的儿子’等等半真半假的丑闻像雨后春笋源源不断,各种证据撒遍整个互联网。粉丝的维护被网友骂作‘没有三观的舔狗’,与之有交集的明星频频被媒体采访,即便是中立在这时也成了罪过,就在一夜之间,聂宴从一个当红明星沦为人人可以喊打的渣滓。接着,是代言提出解约,综艺重新剪辑,演唱会叫停——

    聂宴被封杀了。

    他没有背景,没有后台,只能在别人的恶意中经历前所未有的网络暴力。

    之后他选择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