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第一章
    加长宾利充当的婚车缓缓停在酒店门前。

    酷热阳光反射在玻璃窗上,照耀出过于刺眼的光斑,却依旧不能阻止周围人或明或暗投来的异样目光。

    细细喧闹微风似的拂开。

    前来赴宴的宾客把心中的好奇尽数流于表面。

    紧接着,被无数道视线注视的车身轻轻晃动一下,副驾驶的伴郎先开门走了下来。

    伴郎在来到之前就对现场的情况非常了解,所以下车后尽量对周遭愈发诡异的气氛视而不见,只径自来到后车座,然后伸手打开车门。

    这时他的脸上才露出几分尴尬,“哥,婚礼现场到了。”

    车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性轮廓隐约可见。

    而这句话落下,周围人也不约而同露出玩味的神色。

    这时纷乱噪杂的议论声不再被刻意压低,交头接耳的取笑揶揄此起彼伏,反反复复在红毯附近流连。

    “这就是陈渊?”

    “他真的是同性恋?”

    “就是他要和聂家那位新上任的总经理结婚?”

    陈渊没有太听得清旁人暗含鄙夷嘲讽的品头论足,他的思绪都被脑海中蓦然间涌进来的大量陌生信息占据,这让他略微不适地微蹙起眉。

    与此同时,一道冰冷语调的机械音响起。

    “编号018引导系统为您服务,小世界剧本已经传输完毕,请宿主查阅。宿主此次试炼需要完成的基础任务是——满足委托人心愿,使委托人找回清白。”

    尽管没有任何记忆,但陈渊莫名对发生的一切毫无惊奇。

    他垂眸,看到一双自然垂放在膝上的手。

    这双手在一秒钟之前正紧紧攥着,掌心有清晰的、指甲长时间嵌入肉里的灼痛感觉,甚至他内心仿佛还留有原主急躁而痛苦的忐忑情绪。

    然而就在陈渊拼凑着原主记忆的时候,手脚僵硬立在车门前的伴郎如芒在背,忍不住催了一遍,“哥,该下车了……”

    陈渊皱起眉抬眼看去,深如寒潭的眸子里暗含不耐。他认出说话的人是原主的表弟何明杰。

    何明杰则无端觉得背后发凉,下意识倒退一步才回过神来,“哥……?”

    但他再定睛去看,陈渊已经起身跨出车门,姿态又似乎和往常没有太大不同。

    “带路。”

    陈渊抬手系上西装纽扣,声音极尽低沉,是一种带着磁性的淡薄。

    他在红毯上站定,举手投足带着好似与生俱来的优雅贵气,即便不去看那十足英俊的脸,只那挺拔冷峻的修长身影,也顷刻间吸足了在场宾客的注意。

    尤其那双漆黑眼睛扫过众人时,淡漠眼神慑人魂魄一般的深邃。

    刚才还热闹的人群在不知不觉间变得静默。

    “哥,我们现在还不能进去,”站在一旁的何明杰没再和陈渊有任何眼神交流,他说话时转圈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才为难地继续说,“聂家那边传来的消息,要你站在酒店门口迎宾。”

    “迎宾?”陈渊眉间刻痕深了稍许,他没在剧本中找到这种细碎杂事的相关信息,“为什么。”

    何明杰嘴角一抽。

    当然是为了羞辱你啊,这还用问吗?

    可是面对着忽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表哥,他又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就干巴巴地解释:“可能是,婚礼仪式必须要走的流程吧,我也不清楚……”

    脑海中的系统没有再给出引导,看来剧情正在正确展开。

    陈渊于是微一颔首,“那就去吧。”

    何明杰亦步亦趋往前走了几秒,还是忍不住转脸看他,“哥,你还生气吗?”话落又忍不住懊恼,他深怕惹起陈渊不满,又连忙补充,“我只是觉得聂宴这样做太过分了!”

    听到这个名字,陈渊眸光微动。

    他在接收过剧本信息后,就已经全然了解了原主的处境。

    原主自小和父亲陈立海相依为命,在原主十二岁那年,陈立海看准时机,掏尽家底一头扎进了娱乐圈,并创办了一家娱乐公司,取了亡妻单名‘林’字,正式命名为林海娱乐,可见对亡妻爱意不减。

    公司成立后再过五年,陈立海亡妻的弟弟,也就是原主的小舅何原,带着十六岁的儿子何明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