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hapter79
    订阅不足百分之三十, 内容明天再发放。   当然, 这还是颜艺眼里的多宁, 造作又卖弄的形容词则是从各种小说里搜刮而来,同她给多宁出的招数,都是小黄文里惯用伎俩。

    但是, 这都不是重点!小黄文里要一乍一惊才有调戏, 现实里只能是诱男于无形。

    颜艺看向床边坐着的多宁, 再次交代说:“等会一定要自然,自然地展现你的美,自然地……”

    多宁回看颜艺,蓦地抿出一些笑说:“这样吗?”

    呃,颜艺有些看直了,点着头:“对对对, 就这样。”

    多宁又抿出少许的笑, 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地看着颜艺。

    ……怎么, 怎么上手那么快。

    多宁多瞅了颜艺一眼,因为她也不是傻、白、甜啊。

    然而再次扫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事实多宁并不怎么乐观;猜测等会周燿最多扫她几眼,然后问她大晚上犯什么病……想起以前臭美的青春时期她被周燿撞到在房间擦口红,周燿推门进来的第一句话是——“许多宁, 你是觉得我心脏太好, 要故意吓我吗!”

    那么等会,周燿的心脏有多好?

    许多宁觉得自己安分规矩的灵魂深处藏着一份胆大妄为的作恶因子;就像她不爱撒谎,身边亲人朋友都觉得她不会撒谎, 然而她可以偷偷地藏着一个巨大的谎言。

    一藏就是五年。

    手机嗡嗡响了两下,周燿提前给她发了消息:“在停车了,五分钟后给我开个门。”

    多宁回了一个喔。

    结果过了十分钟,周燿才上来。门外响起两下敲门声。颜艺呆在卧室不出去,多宁走到卧室门,身后颜艺不放心又对她示意了下嘴型——一定要自然噢!

    多宁眨了两下眼睛回应,然后替颜艺带上了卧室门;穿过了客厅,站在防盗门里,吐出一口口气。原本她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说她和周燿都结过婚的男女了,结果因为颜艺反复再三地提醒她要自然。

    现在,她紧张得快自燃了。

    暗暗吸了一口气,多宁握住门把,微抬着头打开防盗门。门外,周燿却是低着头,手里提着一个大袋,漫不经心地站着;一身长裤白t,样子更是随意。

    白t外面还套着一件初夏夹克衫。

    “……来了啊。”多宁尽量呈现随意样子,对周燿打招呼。心里建设了一番,她就当穿着小熊睡衣给周燿开门吧。何况五年前她穿保守的小熊睡衣,不代表现在她不能穿这样睡衣。就像颜艺说的,她不能是一直不变的许多宁。

    “嗯,堵了下。”

    小吊带松松垮垮地挡在了胸前,周燿收了收视线,跨过她进来了。没有特别的反应,除了开门的时候,眼睛多眨了两下。

    其他什么,都很正常。

    进来之后参观了一下她的客厅,扫了两眼她新买的挂画,然后熟习无比地在她沙发坐下,双腿交叠,对杵着的她说:“给我倒杯水。”

    大爷十足。

    多宁转身去厨房拿水杯,趿着一双塑料拖鞋,哒哒哒……心里忍不住将自己鄙视一遍:她当周燿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啊。颜艺不够了解周燿就算了,她还真将自己当盆菜上在周燿面前了。

    她人在厨房找杯子,外面周燿朝她说话:“除了你想要的,我还给你带了一些五香牛肉,兔头和米花糖……对了,还有火锅料,有时间可以一起吃个火锅。”

    快夏天了吃什么火锅,不怕上火啊。多宁还是应了声,拿着玻璃杯来到电视机旁的饮水机,稍稍弯了弯腰,随后转过头问周燿:“你要热的,还是冷的。”

    “冷的。”周燿重重地告诉她,顿了下,挑了挑眼尾对她说,“你都这样热了,我也怕热。”

    话里话外都带着双重意思,挤兑她穿得这样凉快。

    多宁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以前的许多宁了。如果以前她被周燿这样挤兑,一定可以羞愧地从脸红到了脚趾头,现在只是红到了脖子根而已。

    她没回周燿的话,将水放在周燿面前。

    周燿忽然笑了笑,身子靠向沙发子垫,抬着眸再次打量着她;但就是什么话都不说。目光悠哉悠哉的。

    不到一会,多宁就被瞧得发窘,回视了眼周燿。

    沙发是小型沙发,周燿坐在上面显得有些拥挤。他端视结束后,肯定地出声问她一句:“多宁,你是不是长高了?”

    连带,还发育了一些。

    后面半句,周燿没有说。毕竟多宁已经不是他可以随意嘲笑的小女孩,他也不是那个每天作弄她为乐的无聊男孩子。

    周燿这个问题,多宁没有作答,低着头看了眼放在茶几的袋子,开口道谢说:“怎么带了那么多,谢谢啊……还有替我谢谢何昊啊。”

    “嗯。”周燿不再端详,点着头说,“还知道谢,不亏我下飞机就来你这边。”

    刚下飞机?

    “事情太多,多忙了一天。”周燿说,然后随口问她正事,“创业计划书开始写了吗?”

    多宁点了下头:“写得差不多了,过两天就可以给你看。”

    “挺快啊。”周燿又问她,“工作室打算注册哪个园区?”

    多宁一下子懵了,她和颜艺初步打算只是先开一家私人定制的玩偶店,同时网上接接单。这也要工作室吗?还要园区?

    “工作室还不够?”周燿打趣地问她,“难道你要成立责任有限公司?”

    多宁没反应,过了会问周燿:“……需要开工作室吗?”

    周燿扔她一句:“明天来公司找我吧,带上你那份写得差不多的计划书。”

    周燿走了。临走前喝了两口她倒的冷水。

    多宁送周燿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正要说告别,站在外面的周燿忽地转过身,正对着她的脸。

    干嘛……

    周燿只是比量了一下。将手对着她的脑袋上方,和他自己量了量。

    “还真高了一点呢。”周燿比量结束,以验证他刚刚问她的问题。然后,得逞地轻笑了两下,下楼了。

    留下多宁站在门口,心跳加了一番,靠向了门旁。

    里面卧室,颜艺探出一个脑袋,关心地发问:“目不转睛了没有?难以自持了没有?”

    多宁:……

    夜里,多宁翻了两个身,突然想起她和周燿有过的两个月婚后生活。那段时间,大概都不适应好朋友变成夫妻,她和周燿都是盖两床被子各自睡觉。

    周燿一直没碰她,她也没有主动,然后有次半夜她醒来发现洗手间灯亮着,她起来上前,便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喘气声。

    大半夜周燿在做什么,她不是小女孩自然知道。

    所以,周燿会难以自持么?反正她觉得周燿挺自持的。还是她在他眼里没有一点魅力,他无法对她产生一点**?

    这样想想,多宁真觉得她和周燿不适合做夫妻。

    那她这次回来,能不能强求成功?多宁不知道,拉了拉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

    第二天,多宁给周燿打电话,关于今天她什么时候过去找他。电话里周燿应该在忙,他忙起来说话就特别不好听,口气又硬又带着火气。

    虽然,多宁可以感受到周燿对她尽量放软了语气。

    “你今天很忙吗?”

    “很忙。”周燿回答她。

    多宁主动说:“那我过两天再找你……刚好我计划书也没有写好。”事实,计划书她特意起了大早赶了出来。

    “也好。”周燿同意了,“如果没事,我先挂了。”

    多宁嗯了声,一块挂了手机,然后觉得自己让周燿替她操心一个幼稚的玩具熊项目,也是太没考虑了。浪费周燿时间不说,也浪费她自己的时间。

    还不如磕磕碰碰,自己一步步来。好在,她的合伙人颜艺女士是一个非常想法的人。

    上午,多宁和颜艺一直在讨论创业的第一步。颜艺简明扼要地说出了两个重点:“关系和人脉。”

    尤其是对她们这种事业刚起步的小萌新,必须要花精力和时间重新经营人际圈和关系网。

    但是,对于一个刚回国从来没有工作过,和一个上月才从全职太太卸任下来的两人,怎么重新经营人际圈和关系网。

    “同学聚会。”颜艺继续说,理由很明白以及明确,“而且必须是大学聚会。大家a大学生,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是不是?”

    说完,颜艺已经拿起手机,开始微信联系了。

    整个效率,不愧是大学当过组织委员的人。

    第二天,颜艺勉勉强强联系到了十个人,还是以多宁和她两个人的名义。此外,里面的苗苗和邬江纯粹还是过来凑个数。

    颜艺感慨:“朋友圈的交情原来真的只是相互点个赞而已。”

    多宁比颜艺要想得明白:“很不错了,好不好!”现在大家都是那么忙,为房子为车子为票子,哪有那么多时间来联络感情。

    何况她和颜艺也是目的不纯。

    “多宁,你那边能不能联系周燿。如果他参加,肯定可以带来不少人。”颜艺瞅着她,打了一个歪主意。

    多宁不想打击颜艺重新燃烧起的创业积极,但是她没办法叫周燿参加。一方面周燿不喜欢这样的聚会,另一方面现在想找他合作的人太多。她不想为了自己的事给他找事。

    颜艺明白她的考虑,点点头说:“我们靠自己,加油。”

    然后聚会安排明天周五晚上,颜艺在a市一家高级饭店定了一个超级vip大包厢。理由是——“现在大家最怕和穷人搞关系了,所以我们就要给大家我们很有钱、创业资金很充裕的感觉。”

    所以?

    “明天我们要穿上最贵的衣服,背上最贵的包包,亮闪闪地出现在同学的面前。”

    “对了,我们还需要一样东西……你有名片吗?”

    多宁摇头。

    颜艺:“太好了,我也没有。”

    ……

    傍晚,多宁和颜艺出现在小区外面的一家打印店,拉着两把椅子,各坐在店老板两边,一块盯着店老板给她们设计个人名片。

    “老板,还可以再好看一点吗?”

    “老板,你把这个字稍微改大一点。”

    “老板……”

    老板回过头,看向话多的这个:“你们两人总共就要20张名片,要求还真多啊。”

    因为,她想先试试水……虽然老板看的是颜艺,多宁还是丢人地低下头。原本颜艺是要来好几百的,是她拦着颜艺印少点,总要试试水再说,然后同老板讨价还价到了20张。

    讨价砍价的本事多宁是同周燿学的,好在老板是个好老板,为了下一次生意,同意给她们印20张,她和颜艺分别10张。

    还好,名片完成得也很有质感,就是看明天给谁了。

    ——

    作为也是a大毕业优秀生毕业生之一的何昊,自然收到了颜艺的邀请;五年没联系的一个新闻系的学妹,突然诈尸给他发了一个聚会邀请。何昊本不想理会,结果看到了邀请人里有许多宁这个名字。

    这才想起联络他的这位郑颜艺,原来是多宁大学的室友。难怪他朋友圈里有这号人。

    下班之际,何昊乐呵呵地去了一趟周燿办公室,开口便是:“明天多宁那个聚会,我可以不可以带上家属啊?”

    周燿靠着椅背侧过头……什么聚会?

    半分钟后,何昊有些尴尬地发问:“……那个燿,难道你没收到邀请吗?”

    周燿回答得相当冷感:“没有。”

    微微仰了仰头。

    颜艺开始交代自己同顾嘉瑞那点有过的情况——那夜两人未完成的奸—情。

    “多宁,你还记得你大二过生日那天吗?”颜艺抿了抿唇,先提起了事情的开头,“就是除了替你过生日,我们和周燿宿舍的四大帅哥一起搞联谊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了!!!!!!!!

    然而,还有番外……

    我想,只有苗苗和邬江结局是开放式,其他都是圆满对不对!也是我觉得我能给出最好的安排了。

    今天以圣诞节为契机的结尾方式,真不是大珠崇媚洋外,主要希望呼应下主角们的青春……因为后面还有一个青春特别版的番外。(后天12点开始更新)

    另外婚礼内容,我想留在实体出版,就是所有人再聚一聚,再写点后续。主要前面还几篇文网络连载写得太干净,导致最后写实体番外都力不从心。

    不过,等实体上市后,内容一样会放出来。希望理解。

    然后,600个红包宠爱你们!

    今晚就先晚安了,也和离开的童鞋说声再见。

    最后晚安,真的好久没有跟你们说晚安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