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chapter78
    订阅不足百分之三十, 内容明天再发放。

    a市的春天, 舒倘,但是短暂。

    多宁对着窗外转动脖子, 上、下、左、右……沙发的手机急促响起,连忙上前接听。来电是好安家房产的钟经理, 最近她手机里最亲密的联络人。

    “你好, 钟经理——”

    话还没有怎么开口,钟经理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说, 一位客户看中她的房子, 要立马现场看房, 问她有没有时间;重点这位客户特靠谱特有钱。

    可是立马……

    多宁看了看客厅横七竖八的大袋子, 有些为难:“可是钟经理,我正在打扫,屋子比较乱, 会不会不太好……”第一印象不是很重要么?

    没关系!

    好吧,多宁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同意了:“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哦,已经在小区南门了……

    是她落伍了么,现在大家的办事速度怎么都那么快……多宁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这套房子五年不住人, 但五年前挂上的钟表依旧有效地走动,没有任何分秒差池。

    “买东西的时候如果你选不到好的, 就选最贵的那个。”曾经有人这样告诉她。

    现在她真要把这套房子卖掉吗?多宁突然有点不舍, 毕竟当时房子里买来的每样物件即使不是最好的, 也是最贵的。

    稍微把客厅整理整理,多宁跑到卫生间的盥洗台洗手,纸巾盒里早已没有纸巾,懒得找,甩了两下手。

    随后外面客厅,门铃响起——客户来了!

    屋里的可视门铃连着一楼大堂的门禁系统,彩色屏幕里,钟经理那张胖胖的圆脸堆着富态的笑容,边上是一位昂着头的年轻女人。

    特靠谱特有钱的客户?不止呢,还特漂亮。

    多宁按了解锁键,大堂门禁打开,屏幕回到蓝色;刚刚匆匆一眼,她看到了女孩提着的包包好像是爱马仕?看来,钟经理诚不欺她!

    星海湾虽然是六七年前的房子,却是a市出名的高档住宅,电梯都是五星级酒店级别的规格。多宁等在大门旁,不到半分钟,钟经理便带着客户上来了。

    “你们好,请进。”多宁单手放在门把,侧了侧身。

    “你好,打扰了。”爱马仕小姐礼貌回应她,视线越过玄关扫了眼客厅,然后更加彬彬有礼地询问她,“需要脱鞋吗?”

    “不需要、不需要。”多宁嘴角漾着笑,指着客厅袋子们解释说,“我正在清理物品,所以现在有些乱……”

    “all right.”爱马仕小姐点了下头,迈着长腿进屋了。

    多宁转身跟着进屋,这才发现爱马仕小姐很高,加上高跟鞋大概有一米八吧。现在还是五月份,爱马仕小姐已经穿上短裙,露着漂亮修长的一双长腿,看着有一米二……呃,为什么她注意力都在对方的腿上了?

    注意到旁边钟经理投来不解的目光,多宁偏了下眼珠子。

    “这房子,是你的吗?”爱马仕小姐突然回过身来问。

    “是,是的……”多宁点头,眼神泛着淡淡的光泽,一脸的老实相。不过她能听明白爱马仕小姐话里意思,可能她不太像拥有这套房子的人,但她确确实实是它唯一的主人;房产本只有她一个人名字,产权非常清楚。

    此外,也没有任何贷款和抵押情况。

    “很好。”爱马仕小姐了解地噢了声,随后又问她,“我可以看下主卧吗?”

    “当然可以。”多宁趿拉着搞卫生的换上的防滑拖鞋,噌噌走上前,打开了主卧的门。

    主卧是一个套间,采光明净,书房和卧室相连,衣帽间通着盥洗室。卧室视线从19楼主卧眺望,正对着a市的滨江文化公园,建筑和绿化搭配怡然,高低错落疏密有致。看到偌大衣帽间,爱马仕小姐脸上笑容又多了两分,来回走了两圈后,有所停顿地开口:“冒昧一问,你为什么要卖掉这套房子?”

    为什么卖掉这套房子?当然是需要用钱了……

    替她回答是钟经理:“郑小姐,小宁基本呆在国外,这套房子已经很久不住了……哎哎,房子不是我夸,方方面面都很好,虽然装修五年了,但风格完全不过时,品质也好啊。郑小姐你应该也知道,星海湾已经没什么放出来的房源,有价无市。”

    “我知道。”郑小姐打断钟经理的话,像是开了一个玩笑地说,“就是因为房子很好,我才需要了解清楚。”随后,看向后面的多宁,正要继续问什么,包里手机铃响了。

    钟经理听错了,也从裤袋摸手机。

    “我的。”郑小姐接了起来,朝落地窗前走了几步,接听起来。三言两语后,她挂了手机说,“我未婚夫等会就来,然后一块看看。”

    钟经理眼睛亮了亮:“好啊。”

    原来这套房子,是郑小姐和未婚夫买来结婚用的。多宁回到客厅,如果这套房子可以用来给一对新人当婚房,倒是很不错。

    不远处,钟经理和郑小姐站着落地窗前聊着a市今年的房市,从城区南聊到了城北郊外。好像郑小姐并不需要她怎么介绍房子,多宁索性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快速记下刚刚浮现脑里的形象画面——一只高傲又干脆的长颈鹿小姐。

    略略转动目光,因为男朋友迟迟不到,郑小姐双手抱胸地斜靠着,一脸等久的不耐烦。

    不知搭配高傲又干脆的长颈鹿小姐,又会是什么动物先生?

    多宁有些好奇。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一道更为礼貌的男音从门外传来。

    这个声音,怎么有些熟悉?多宁抬了抬头,看向过来的男人:条纹衬衫,米色长裤,中规中矩的穿着搭配一张中规中矩的脸;唯有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很是显眼。

    他应该就是郑小姐的未婚夫吧。

    别人的未婚夫少看为妙,即使只是打量。多宁行所无事般地收回注意力,虽然大脑已经跃入了一头长耳朵的斑马样子。很好,斑马先生x长颈鹿小姐……

    “许多宁!”斑马先生却无误地叫出了她的名字,然后抬着手指向她再次确认,“多宁,真的是你?”

    原来声音熟悉不是巧合。多宁从沙发站起来,在郑小姐和钟先生两人一块意外的眼神里,窘态地站着,对视着斑马先生。

    “你好……”大脑记忆飞快搜索。

    “原来你真没记得我啊。”斑马先生一脸故作的失望,走近她,口气收了收:“我是何昊,何昊。”

    何昊!多宁眼睛不眨地看着何昊,他的脸,他的头发,脱口而出:“……你变化好大。”

    老天作证,刚刚她没有认出何昊,绝不是她记忆不好。而是何昊变化太大,除了原先黑发变成灰白色,整体模样和气质都和过去完全不同。

    面对她的惊叹,何昊也看着她说:“你倒是没什么变化,真奇怪。”

    奇怪?没有变化也奇怪么……可能她确实是没什么可以变化。

    卖房也能遇上熟人,这样看a市似乎也没有变得多大;只是这样意外的撞面,多宁心里的尴尬一点点盖住朋友重逢的喜悦。

    因为何昊嬉笑扯皮后,试探地问了她一句:“那个多宁……你卖掉这套房子,他知道吗?

    他,毫无疑问说的是周燿。周燿……他当然不知道。

    何昊发现了她的不自然,神色立马换了换,继续嬉笑着和她说话:“老实告诉我,刚刚你说我变化大,是想说我变帅了,还是变更帅了?”

    咳……多宁更说不出话了,她一点不擅长这样的玩笑,因为如果老实回答,是变……老……了啊。

    “少得瑟了。”郑小姐受不了地拍了下何昊肩膀,样子也和刚刚看房完全不同,亲切熟络地看着她说,“原来许小姐是何昊的学妹,大家真是缘分缘分。”

    嗯。多宁跟着笑了笑,点头,附和;然后发现,一边杵着的房产中介钟经理比她还尴尬。

    明显这单生意,要黄了。

    许多宁心里也是一声呜呼,她也要完了。

    ——

    许多宁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回去的车里,面对女友的好奇心,何昊一本正经地评价:“很好的女孩。”

    只是这个回答,真是敷衍又意味不明。

    “我怎么觉得,她有些……”副驾驶的郑文娜说得尽量客气,“不太聪明的样子。”

    何昊呵呵笑了两下,反驳:“你是在怀疑我学校水准么?”

    噢,何昊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校毕业,那位许小姐又是何昊的同校学妹啊,怎么可能不太聪明……郑文娜摇摇头:“真意外。”

    “亲爱的,你意外得太早。”何昊提醒女友说,“你最好不要过早对多宁评价什么,因为她可不只是我的学妹。”

    郑文娜咯噔一下,不会是狗血的前女友,或是大学时候喜欢过的“沈佳宜”吧!

    “她还是什么?”语气保持着轻松。

    “她还是——”开口的何昊又停了下来。

    “……什么?”

    “我们的前老板娘。”

    “什么……?!”

    “吓到了吧。”

    “还有更刺激的,刚刚你看的房,应该就是我们周总周燿的婚——房。”

    “……”

    那是大二上学期,她苗苗颜艺和老大一块出去吃那种学生价半票的自助烧烤,然后夜里8点苗苗便急性肠胃炎了,满额虚汗地纠结成了一团。

    疼得几乎没办法走路到校医院。

    她跑去找宿管阿姨,因为她们宿舍位于6楼,宿管阿姨看完情况让她找几位男生帮忙,因为她和周燿最熟,她立马将电话打到了周燿那里。

    结果自然是被拒绝了,周燿干干脆脆地拒绝了她,理由还非常无耻:“……苗苗?173那个?不好意思,背不动。”

    “那你再找一个。”

    “两人一起抬下楼么……”

    难听的话周燿还没有说,她气得挂上了电话。

    后面还算周燿有两分良心,叫来了一个室友过来帮忙。室友骑着一辆电瓶车过来,比颜艺联系的班里男生还要来得快。

    那个人就是邬江。

    邬江到了她宿舍之后,虽然沉默着脸,但是二话不说背起了苗苗;从六楼背到了一楼,然后骑着借来的小电瓶带苗苗去了校医院。

    英雄救美的戏码总是浪漫又令人感动,当时她、颜艺和老大作为旁观者都看得感动不已,三颗少女心一起咕噜咕噜发泡犯花痴,别说当事人苗苗了。

    用苗苗当时的话来说,当邬江一步步背她下楼梯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他;喜欢一个人自然希望拥有他。所以她要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报答邬江。

    然后整个大学时期,苗苗都在追求邬江。

    事情差不多这样了,中间苗苗如何追邬江,两人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她都不太清楚。毕业之后她自己发生的事情也很多。

    不过如果邬江认为是这件事让她成为他和苗苗的媒人,刚才周燿替她挡酒说他才是那个媒人,话真没问题。

    确实是周燿不愿意过来才有邬江和苗苗这一出啊。

    这样一想,不得不说,缘分真的神奇又没办法预料,比如当时过来帮忙是周燿,苗苗会不会对周燿动心?

    ……

    包厢水晶吊灯熠熠夺目,周燿不置可否地笑了下,一口喝下了邬江的敬酒。然后,对着邬江转了下杯子,表示全喝完了。

    邬江同样一干而尽。

    多宁眨巴了两下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她和周燿都是媒人,邬江为什么对她和周燿的态度如此不客气?

    当然,她也不需要邬江怎么客气,大家相互之间礼貌些啊。

    “苗苗,我突然想到前几年热播一部电视剧xxxx,里面的女主角和你好像噢!邬江也好像里面的男主角……”之前发问两人恋爱故事的女同学开口说,口吻无比羡慕。

    苗苗眼珠子转了转,望着邬江:“阿江,你觉得呢?”

    邬江抿了抿唇,回视了苗苗一眼,玩笑地回应女同学说:“那部电视剧我也看过,我和那位男主角的出身确实有些像。”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