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hapter76
    订阅不足百分之三十, 内容明天再发放。``  不过苗苗大学为什么喜欢上邬江,然后坚持不懈地追求邬江这件事, 确确实实同她有些关系。

    莫非刚刚邬江敬她酒指的也是那件事么?

    那是大二上学期,她苗苗颜艺和老大一块出去吃那种学生价半票的自助烧烤, 然后夜里8点苗苗便急性肠胃炎了, 满额虚汗地纠结成了一团。

    疼得几乎没办法走路到校医院。

    她跑去找宿管阿姨,因为她们宿舍位于6楼,宿管阿姨看完情况让她找几位男生帮忙,因为她和周燿最熟,她立马将电话打到了周燿那里。

    结果自然是被拒绝了,周燿干干脆脆地拒绝了她, 理由还非常无耻:“……苗苗?173那个?不好意思, 背不动。”

    “那你再找一个。”

    “两人一起抬下楼么……”

    难听的话周燿还没有说, 她气得挂上了电话。

    后面还算周燿有两分良心, 叫来了一个室友过来帮忙。室友骑着一辆电瓶车过来,比颜艺联系的班里男生还要来得快。

    那个人就是邬江。

    邬江到了她宿舍之后, 虽然沉默着脸, 但是二话不说背起了苗苗;从六楼背到了一楼,然后骑着借来的小电瓶带苗苗去了校医院。

    英雄救美的戏码总是浪漫又令人感动, 当时她、颜艺和老大作为旁观者都看得感动不已,三颗少女心一起咕噜咕噜发泡犯花痴, 别说当事人苗苗了。

    用苗苗当时的话来说,当邬江一步步背她下楼梯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他;喜欢一个人自然希望拥有他。所以她要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报答邬江。

    然后整个大学时期, 苗苗都在追求邬江。

    事情差不多这样了,中间苗苗如何追邬江,两人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她都不太清楚。毕业之后她自己发生的事情也很多。

    不过如果邬江认为是这件事让她成为他和苗苗的媒人,刚才周燿替她挡酒说他才是那个媒人,话真没问题。

    确实是周燿不愿意过来才有邬江和苗苗这一出啊。

    这样一想,不得不说,缘分真的神奇又没办法预料,比如当时过来帮忙是周燿,苗苗会不会对周燿动心?

    ……

    包厢水晶吊灯熠熠夺目,周燿不置可否地笑了下,一口喝下了邬江的敬酒。然后,对着邬江转了下杯子,表示全喝完了。

    邬江同样一干而尽。

    多宁眨巴了两下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她和周燿都是媒人,邬江为什么对她和周燿的态度如此不客气?

    当然,她也不需要邬江怎么客气,大家相互之间礼貌些啊。

    “苗苗,我突然想到前几年热播一部电视剧xxxx,里面的女主角和你好像噢!邬江也好像里面的男主角……”之前发问两人恋爱故事的女同学开口说,口吻无比羡慕。

    苗苗眼珠子转了转,望着邬江:“阿江,你觉得呢?”

    邬江抿了抿唇,回视了苗苗一眼,玩笑地回应女同学说:“那部电视剧我也看过,我和那位男主角的出身确实有些像。”

    女同学顿时有些小尴尬。

    “别秀恩爱了好不好,求求你们俩快点结婚吧!”颜艺打着趣地对邬江和苗苗说,同时抢回了今晚聚会的话语权,转了转话题,聊起了创业话题。

    进入创业话题,也就是进入了超长超长的环节。

    多宁最佩服颜艺的地方就是能聊会掰扯,一张名片可以扯出各种承接业务。多宁坐在周燿旁边为了不拖颜艺后腿,回应大家谦虚又腼腆的笑容。

    腼腆是真腼腆,谦虚也是真心虚。

    旁边,周燿一块睨了她几眼,点了点头,似乎更加明白颜艺和她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的校友会。

    目的不纯啊。

    “女人创业就是有意思,都是老同学,大家有需要一定要多多支持啊。”周燿突然开口,替她和颜艺说起了话;然后有所强调地看向她说:“快去买单吧,今晚你可是在求人办事。”

    不咸不淡的口气,大方又顺理成章。

    多宁连忙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手里还多了一个男士皮夹。周燿塞过来的,当着所有人的注视。对面的颜艺已经惊喜不已,示意她快去。

    多宁揣着周燿的钱包到前台买单,打开钱包里面根本没有几张现钞。最后她还是自己用手机支付。其实她大学时候就知道周燿卡密码,如果没改过的话她倒是可以刷着试试看。

    饭店大堂,她这边付好款,周燿、颜艺和其他校友们也下来了。大家相互告别之际,颜艺又补发了几张名片,十张名片不经用,发着发着就见底了。

    其中一张还给了今天刮擦的那位男人。

    导致周燿和另一波商业人士下来,颜艺已经拿不出名片来了,然后颜艺看向了她,笑着提醒说:“多宁,把你的名片给几张王总杜总和张经理他们哈!”

    王总杜总张总是周燿电梯凑巧遇到,顺便也拉过来给她增加点业务,只是听到颜艺让她拿名片,周燿还是相当意外地挑了下眉头。

    谁……谁还没几张名片啊。多宁从裙口袋拿出三张名片,给三位总一一递上。

    新悦饭店门口,所有人都散场,多宁和颜艺分别站在周燿两边,颜艺再三地对着周燿表示感谢:“周哥,你真的太给宁宁捧场了,谢谢,谢谢……”

    周燿变成周总,周总又变成了周哥。

    周燿依旧不为所动地看了看前方,对颜艺商量说:“要不你先一个人回去,我再送多宁回来。”这是一句商量话,却是一句陈述句。

    没关系。颜艺非常好说话地同意:“好滴,没问题!”

    颜艺离开了,开着她的ma朝她和周燿愉快挥挥手,驶出了饭店大门。

    “走吧。”周燿对她说。

    “去哪?”多宁突然有点紧张……周燿要留下她做什么?

    “打车去啊。”周燿回过头,一字一顿地告诉她。

    多宁:……

    好吧,她不坐颜艺的ma回去,是要和周燿一起坐出租车啊。

    绿皮出租车里,关于邬江对她的态度,多宁还是想不明白;回想了大学她和邬江难得的接触里,她觉得邬江这个人虽然比较冷淡,但对人还是客气,并不难相处。

    记得有段时间,她早起上图书馆还能遇到邬江;因为苗苗的事让她对邬江好感度增强,图书馆遇到会朝邬江打打招呼。

    然后邬江就在她对面坐下来,一块看书。

    但是,她和邬江几乎不说话,直到她要离开邬江才问她一句,类似:“你每天早起上图书馆就是画动物么?”

    对啊,但是不可以么?

    ……难道,那会她就被邬江嫌弃了吗?因为她上图书馆不记英语单词只画小猫小狗?

    不应该啊!谁会因为那么无聊的原因讨厌一个人。

    多宁继续想了想,还有一次接触是她替苗苗她们来食堂打菜忘记给校卡充钱,正好邬江排到她对面,好心替她刷了一次卡。但是刷卡的钱,她记得自己也没有赖账和拖欠啊,第二天就让周燿将二十块钱替她还给邬江了。

    后面,她和邬江几乎就没什么接触了。

    双双坐在出租车后座,多宁问了问周燿:“你和邬江是不是有过节?”

    周燿也不瞒她,告诉了她:“……算有吧。”

    “因为什么事?”

    周燿一时没说话,过来一会开口说:“他抢我东西。”

    多宁不想说话了,周燿大学的上的是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