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chapter75
    ♂!

    多宁是喜极而泣, 在老大江满头像亮起的时候,如同心底灰暗许久的一处角落骤然被照亮。如果江满的出事对她来说是心底一处隐约的灰暗地带;江满的醒来,对江父江母和张起扬, 一定是整个世界都亮起了灯。

    因为江满真的睡了好久, 久到不敢设想还有没有醒来的可能……

    群里江满退出了, 最后还朝她们秀了一把恩爱:“起扬不允许我多玩手机了, 必须去做复健了。就这样说好了,我等你们过来。”

    多宁握着手机吸了吸鼻子, 正要探身取纸巾,仰头看到了立在面前的周燿;轻轻弯了弯嘴角, 多宁伸手抱住了周燿, 边哭边笑地说了起来:“周燿, 江满醒了……她终于醒了!”

    终于, 周燿也吁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真的么?那真的很不错。”周燿扯着笑开口说, 低头看了看怀里柔润清雅的面庞,伸手替多宁抹了抹眼泪。“所以, 你就激动成这样?”周燿又问,语气里有不理解,因为是他的多羊, 也不会太惊讶。

    多宁摇了摇头, 她除了激动,更多是感动。无以复加的感动, 仿佛看了一场催人泪下的温暖电影;但是感受却更加真实, 和戳心。

    “嗯, 是挺感动的。”周燿点头说。

    因为多宁关系,周燿也认识江满,以及江满的男朋友张起扬。大学时候那两人就是一对,大学毕业后两人一块回了北方老城;在女方出事后,男友一直在病床前照顾着。

    “周燿,如果我像老大那样……你会一直等我醒来吗?”夜里多宁抱着周燿,入睡之前低低出声问了问周燿。

    多宁不是想比较感情,只是以前她设想过老大问题,觉得不管结果如何都很难接受。如果出事的是她,比起老大还有坚持的父母,这世上会等她醒来人或许只有周燿了。

    这样一想,多宁更像抱大熊一样抱着周燿。

    “会。”半晌,周燿认真地开口回答多宁,没有像以前那样反感她问一些有的没的无聊问题,相反他还给了她理由说,“躺着总比真没了好。”

    同样作为男人,他倒是能理解那位张起扬。

    多宁轻笑了两声,曲了曲身子,双手更加贴近地抱了抱周燿;闭眼入睡之前,她窝在周燿怀里,也说出了她自己的想法:“不过,我希望你别等……”

    老大醒了,周六聚会又多了一个理由。

    多宁想把聚会地点放在星海湾。星海湾是她和周燿的婚房,但还没有在那里招待过朋友;她也有两次想卖掉它,最后也都没有卖成。其实,比起健康团圆和爱人在一起的幸福,房子什么都是身外物。

    周五晚上,多宁带着周燿稍微收拾了下星海湾;路过夜市买了两把鲜花,分别将它们放进客厅和餐厅的花瓶。客厅亮着一圈筒灯,照着整个大房子通亮又温暖;她和周燿差不多整理好后,各躺沙发一边,安安静静地呆了一会。

    “多宁,我想卖掉现在的车,换辆更实用安全性能好的suv,以后方便我们带闪闪出门玩。”周燿双手一块放在后脑,双腿交叠着开口说。

    “嗯,我同意。”多宁笑着答应。

    “等时机成熟,也将一源从纽交所退市,一是降低成本,二是将一源私有化。”周燿又说了一件事,正式决定之前先汇报一遍。

    退市意味着一源不再追逐资本市场,公司缩值。好处是风险降低,更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不会迎合市场短期期望,像现在出现较大波动。

    此外,也可以防止恶意收购。

    如果之前上市一源是为了获得资本做出的被动选择,退市更是他做出的一个主动选择。

    “周燿……这个我不是很懂。”多宁开口说,眼睛望了望天花板亮着的一圈灯,加了一句,“不过我都支持你做出的决定。”

    “嗯,我也就是通知你一声。”周燿说。

    多宁:“噢……”

    呵!周燿心情舒爽地翘了翘长腿,不再多说。换车跟多宁说,因为多羊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一源退市的决定告诉多宁,因为多羊后面也是一源的大股东。

    “羊儿。”周燿用最亲切地声音叫唤沙发另一端的多宁,还勾着长脚碰了碰多宁的屁股;多宁侧着身,缩了缩屁股:“……干嘛!”

    “帮我洗个桃子。”周大爷咳嗽一声,口吻熟稔地吩咐说,“我知道你买了,放冰箱。”

    “……”

    为了明天的聚会,多宁提前买了很多水果蔬菜放冰箱;没想到第二天颜艺又带来了各种水果和蔬菜。

    以及,一瓶花雕酒。

    “这瓶女儿红是我老爸在我出生的时候酿的……”颜艺趴在多宁耳边说着话,神秘兮兮的样子。多宁连忙看着酒说:“那你还拿出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

    颜艺笑嘻嘻,开玩笑嘛,如果真是女儿红,她和王烨结婚那天就喝了。不过这酒的确是她自家酿的花雕好酒,也是特意为顾嘉瑞带过来的。

    今天过来相聚除了顾学长,还有一源的核心团队,包括杜助理王小晶……以及意外之客——何昊。

    何昊跟着一源的同事一块过来,染黑了头发,样子看着年轻多了。开门的时候多宁看了看何昊,又看了看周燿;周燿上来揽着她肩膀,朝着何昊开了一句玩笑:“这是刚从局子过来么?”

    “对,刚出来……”为了赶上今天的聚会,他还连夜配合警方调查呢!顿了顿,何昊笑问多宁:“多宁,有火盆吗?给我跨一跨吧。”

    “你这个叛徒,还想要火盆!今天能让你过来就不错了。”站在后边的王小晶哼了哼说,话里却带着笑。

    多宁抿起了嘴角,不是很清楚整个过程,也明白事情和她原先想的不太一样。

    然后,对她解释一切是王小晶这个女孩;王小晶除了是工作能人,还是厨房小能手。

    厨房里麻利地炒着菜,王小晶低着头对多宁说出何昊进天信的原因。从u壹项目被天信拦截一源核心团队就有了真正泄露机密的叛徒;不过那人不是何昊,加上广鸿地产那边出了问题,何昊就被人告发了……一时之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何昊。

    “周总他还是相信何昊的。”王小晶转头看向多宁说,“何昊也不是从广鸿那边拿了回扣,就是抵抗不了诱惑接受了广鸿给他一套内部优惠价的房子,然后让他在审核广鸿借贷的时候,稍微放了放水。”

    多宁点了下头,心里有些感慨。她回国第一个遇到的熟人是何昊,当时何昊就在看房买房。说起来也巧,仿佛所有的事情冥冥之中都存在因果牵连。

    “何昊以前是我上司,我也不是为他说话……就是觉得他也挺可怜的。”王小晶试图对多宁解释,可怜他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他的女人差点背叛了周总。何况,现在何昊也不是她上司了,说不准明年就要平起平坐了。

    “至于何昊进天信……”王小晶把炒好的蔬菜倒进盘子里,对着多宁抬了下薄薄的单眼皮,具体事情她也不知道,直接说出了心里的猜测,“虽然周总和何昊都没说,不过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商量好的。”

    因为何昊离开一源第二天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他要回老家,在临走前和她这个老下属告个别。这不是说明何昊根本没决定进对手公司吗?至于后面何昊还是进了天信,应该是和周总有关。

    王小晶这样一说,多宁基本也明白了。毕竟这里面周燿使了手段,她和王小晶相视一笑,没有继续聊下去。王小晶是一个聪明又直爽的女孩,多宁和她接触不多,心里也挺喜欢王小晶这个女孩,聪明又不耍心眼。

    “我今天是特意在周总和你面前表现表现。”王小晶做好了一道菜,又准备另一道,笑呵呵说出想法,“好给你们留个好印象,以后一直在一源待下去。”

    王小晶的确是一个聪明女孩,因为聪明知道什么老板可以长久跟随;什么老板娘可以说一说贴心话。如果是换做别人,王小晶才不会说那么多,职场大忌就是话多!

    多宁端着王小晶炒的两盆菜出来,客厅沙发多了顾学长。顾学长旁边是身穿红色裙子的颜艺,微微交叠着长腿,像女妖精一样挨着顾学长而坐。

    时不时歪一歪头。

    顾学长身穿白色棉衣麻裤,同颜艺两个色调,两种坐姿。多宁想到了颜艺昨晚对她说出的计划,只能垂了垂眸子。

    桌上,颜艺带来的花雕酒放在了最中间。

    ……

    花雕酒最好的喝法就是烫着喝,往里面加一些枸杞和姜片。大伙围着长桌吃饭的时候,颜艺亲自煮了花雕酒,酒香醇厚诱人。

    这世上诱惑的确很多,不管是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还是心里感受到的……顾嘉瑞出家五年不是没有破戒喝过酒;夜深人静呆在山里寺庙也会小酌两杯,想着广大深远的佛法,也想着俗世里的种种。

    哎哎哎!

    不过今天人多热闹,一源不仅突破了困境,最大竞争对手也倒下了,实在是值得庆祝一番。更重要,他也不想大家因为自己出家人的身份感到局促,看着大家如此尽兴地喝着酒,顾嘉瑞手里握着周燿塞给他一瓶矿泉水,开口说:“难得今天这样高兴……我也喝点吧。”

    面色镇定,语气淡然,毕竟也只是喝个小酒而已。

    话音刚落,一碗花雕酒已经放在了顾嘉瑞面前。碗里还有两颗红色枸杞,煮熟的花雕酒冒着酒香和热气,像是娇艳欲滴的两片花瓣落进了烟波浩渺的湖水里。

    在夜晚月下泛着粼粼波光。

    夜晚逐渐降临,客厅落地窗外不知何时挂上了一轮明晃晃圆月,云层拂过,明暗掩映。聚会结束,周燿作为老板和男主人,亲自送一源的员工下楼。

    前段时间一源面临困境,今天过来每一位都是一源的大功臣。

    顿时,客厅里只留下多宁,颜艺和顾学长。收到颜艺的视线,多宁恨不得自己立马消失在自己的房子里。顾学长站在落地窗前,仰着光头望向夜空和窗外夜景,开口说:“这套房子真不错,风水好。”

    多宁站在餐厅和客厅的过道,不知道要接不接顾学长的话。

    “多宁,你送下我吧。”顾学长突然对她要求说,语气很和善,也别有目的。

    猛地,颜艺也看向她,转着眼珠子。

    多宁纠结地开口:“……顾学长,我还要洗碗……要不让颜艺送你?”

    顾学长摇了摇头,只看着她说:“多宁,你是女主人。”

    “多宁,你就送一送大师吧。”沙发上颜艺坐在客厅,临时妥协地对她说,“我来洗碗。”

    关于顾学长和颜艺,多宁真的不好开口说什么。她送顾学长从电梯下来。顾学长走在旁边对她说:“多宁,你替我劝颜艺两句。”

    多宁抬了抬眼睛,顾学长没有将话说破,她已经明白顾学长话里意思。

    顾学长也知道了颜艺的想法吗?

    “顾学长……”多宁试着替颜艺说话,话到嘴边换成了,“顾学长,一源的事谢谢你。”

    “不用,小事而已。”顾嘉瑞笑了笑,边走边说,“你和周燿都是福泽深厚的人,不管出什么事,都可以化险为夷。”

    多宁低笑了一声,感谢顾学长的吉言。

    “多宁,知道我为什么出家吗?”顾学长再次出声说话,走在小区重重树影下方,冷风吹来的夜色,声音带着一种清虚和沉寂。

    “……”这一刻,多宁觉得顾学长真的特别像一个出家人。

    “我和寺庙有缘,因为我小时候就生活在寺庙里。”顾学长说,用无波无澜的口气说起他和百嘉的事,“我的确是谢思危的儿子,不过我妈是在寺庙生了我,直到我妈去世,我才回了谢家……”

    多宁送顾学长上了出租车,回到星海湾大平房,里面已经没了颜艺;餐厅站着倦着袖子到小臂的周燿,手里拿着一块抹布对她说:“多宁,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请一个阿姨。”

    楼下,星海湾后门出来的江湾路,一辆正要出发寺庙的出租车发生了紧急刹车,因为一辆macan突然堵在了前面。

    “顾嘉瑞,我想跟你谈一谈。”颜艺一鼓作气地下车,直接走过来敲出租车的车窗。

    出租车立马的司机大叔都懵了,落下车窗,通过后视镜看了两眼后座气质出尘的载客,又看了看外面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

    然后,一张大钞出现在司机大师的面前。“师傅,你让车里的人下来,我给你一百块。”

    司机大师:“……”

    钱是颜艺从外面递了进来。她就是不死心,如果顾嘉瑞一直对她是这个态度,即使强扭的瓜她也要剥开这颗瓜,看看里面的囊是什么样,里面到底又有没有囊!

    顾嘉瑞还是坐进了颜艺的副驾驶,郑施主说要找个老地方把两人之间的事情说清楚,顾嘉瑞没有拒绝,也没有办法拒绝。

    他和郑施主前尘未了,的确应该把话说明白,逃避是不应该。

    然而,一路从南到北,车子终于停下来;顾嘉瑞抬眸看了看这间连锁酒店的名字,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酒店顾嘉瑞当然记得,不过这就是郑施主指的老地方?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