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chapter74
    ♂!

    “多宁, 我可能要红了!”刘熙微信小号“未来的影帝”,发来这样一句话。|然后告诉她这几天他接到手软的通告和邀约,其中不少还是男一号。

    只要不放弃, 这世上还是很多梦想没有被辜负, 即使不一定都得到最理想的结果。比如她已经成为了玩偶设计师, 一源经历挫折却没有被周燿放弃, 刘小熙也不再跑龙套……

    多宁真的替刘小熙高兴,回了一个握拳的图案。

    “想要我的签名照吗?”刘小熙问她, 搭配一个露齿笑的表情。

    多宁还没有追过星,不过她可以给闪闪先要两张未来影帝的签名照:“好啊, 我留给闪闪。”

    刘熙忽然发了一个沮丧的表情, 同时发来一句话:“多宁, 以后我们可能更不容易见面了。”

    多宁:……

    “其实, 我觉得真红了麻烦事也挺多的, 反而不知道怎么做更好了。” 刘熙又说。

    任何事都有好坏两面,多宁想了想, 回复刘小熙说:“小熙,以后你会有越来越多粉丝,也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肯定和支持。她们喜欢你, 把你当成她们的偶像, 以你为榜样。所以,加油啊!”

    她让刘熙加油, 因为一旦站得更高, 得到的注视越多, 承受的压力和责任就越大,好比这段时间周燿面对的一切。光环和鲜花的另一面也会有质疑和批评。

    刘小熙那边一时没说话,过了会才回复过来:“多宁姐,我会努力的!”

    多宁:“等你成为真正的影帝。”

    刘熙:“我也祝你和周燿哥幸福。”

    多宁:“谢谢。”

    刘熙:“不用,应该的。”

    “男二号最好的退场方式大概就是说出那一句祝她幸福吧。即使知道她不爱他,也希望她能永远幸福。”

    同多宁聊天结束,刘熙在微信小号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多宁看到这话的时候,莫名感到一阵亚历山大,然后又看到刘小熙在这话后面紧跟着一句——“杀青有感”。

    多宁忍不住笑了笑。

    男二号正式杀青,同样加了刘熙小号的颜艺送上了鲜花,以及一个66.6块的杀青红包。

    刘熙收下红包,难过地表达了感谢:“……谢谢姐啊。”

    颜艺拿着手机,眼睛瞧了瞧四周,偷偷安慰一句说:“来日方长,等你真正成了成了影帝那天,周总就老了。”

    刘熙激动了:“还是姐懂我!”

    颜艺琢磨了一件事,立马顺水推船说了出来:“圣诞节那天我和多宁创立的alice玩偶首家店正式开业,过来帮忙站个台好不好?”

    刘熙:……

    关于天信的事,网上还没有掀起风波,今早还只是内部消息传出来。整个速度非常快,简直是一场准备已久的打压行动,事先没有任何风声走漏;以至于经侦部门过来查封的时候,天信下面的员工完全不知情。

    “现在天信内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所有大小涉案人员都被带走配合调查。”颜艺那位也在天信做事的高中男同学在q上对颜艺说。

    “那你有什么被带走?”

    “……我还在外面出差,没有回来。”

    “邬副总呢?”颜艺立马问起了呆在天信的那些熟人,“何昊,邬江……还有那位叶思思,他们都被带走了吗?”

    高中男同学回答颜艺:“具体都不知道,很多消息都被封锁了。不过他们肯定都要配合调查,具体有没有涉案就不知道了……”

    颜艺把能打探到的消息都告诉了多宁。多宁也上网搜索天信出事新闻,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加上消息封锁,目前网上知道事情的人不多,杨薇微博还是风平浪静。

    倒是derrick发布澄清天信并没有买走他手中持有的一源股权,不知道是不是也得到了消息。相比微博和门户网站,关于天信的讨论互金行业论坛就热闹许多。

    这段时间出事的财富投资公司很多,一事接着一事,没想到突然垮台的不是最近一直处在风浪口的一源,而是天信。

    天信出事这天,周燿并不在公司。

    中午多宁给周燿打了电话,周燿只用短信回复了她,他正在外出办事。

    然后,更迅速是天信的事上了当晚的电视新闻。天信被查封原因是巨额贪污和贿赂,但除了集团**还涉及其他多项经济犯罪,目前还在具体调查……

    周家每晚都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当主持人报道天信集团内部问题时,周爸爸蹙着眉放下了遥控器,看向沙发一边剥着橘子的周燿。

    今晚,办事回来的周燿带多宁回了周家吃饭;饭后需要吃点水果,周燿就把剥好的橘子送到了多宁手里;见老周一直看着自己,不咸不淡地出声一问:“也要吗?”

    说完,拿了一个橘子,直接放到了老周面前。

    “你的一源到底有没有问题?!”周爸爸忍不住发问,语气担忧又操心。只要每次看到什么p2p公司出事的新闻,他的老心脏都要犯病,深怕自己儿子也会牵连其中。

    以前还好,现在他周燿可不是一个人。

    周燿也抬眸看了两眼电视,然后拿过了放在周爸爸面前的橘子,一边帮忙剥一边开口说:“爸,你看我们家就最普通双职工家庭,我也没有当大官的伯伯,如果一源有问题,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陪你看新闻吗?”

    说完,周燿把剥好的橘子放到了老周手里,对着电视抬了抬下巴说:“你看,背景那么强大的天信都出事了。”

    周爸爸望着周燿:“……周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没让你当上什么富二代官二代?”

    咳,他有这个意思吗?

    “没,绝对没有。”周燿笑了笑,露出了一排白牙说,“我觉得牙二代挺不错的。”说完,相当满意地点了点头。

    周爸爸:……

    然后,塞了一瓣橘子到嘴里,不小心酸得大牙都抽搐了。敢情刚刚小儿子难得孝顺一次,结果给他挑了一个最酸的。

    多宁手里的橘子就比较甜,她朝周燿咳嗽一声。周燿再次转向周爸爸,清清嗓子说:“爸,我把一源如何经营,包括后面的转型方向跟您汇报汇报。”

    周爸爸:……

    很多时候,周燿都不会把公司的事包括他面露的问题告诉自己父母。反正他们都不懂,更帮不上忙,说多了他烦他们也烦。金融本身也不像是橘子苹果这些水果买卖,解释起来专业术语一大堆,什么基金组合,什么量化对冲,什么众筹融资……

    金融圈子玩法很多,但每一种玩法也有一道法律红线控制着。周燿承认他有过投机取巧的操作,也钻过法律的空子,但他同样谨慎着把控着分寸。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是对大多投资人的一句警告,也是对很多金融从业人的提醒。因为风险和收益永远都是成正比。

    耐着心,周燿用最简单的话把那些跑路的财富公司出事原因说给老周听,顺便解释一些资金池和储备金的区别,一源又是怎么控制风险。

    周爸爸像小学生一样连连点头,对周燿说:“……你再说一些。”

    周燿眉毛一挑:“你都能听懂么?”

    周爸爸不满地瞪了瞪眼睛,当然能听懂,他说得又不是英文。如果儿子以前也像现在这样说清楚,他也不至于那么操心了。

    新闻联播结束,周燿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然后又把公司后面转型的方向告诉了老周。老周听完只有一句话:“不管如何,你都要想着,现在你不只是一个人了。”

    父亲的忠告总是反复又简单,因为慢慢的,作为父亲已经把能教的都教完了;剩下只能仰着头看着越来越强大的儿子飞上高空,心里骄傲自己儿子可以展翅高飞,以及有了抵抗风雨的能力,心里也不免担心越飞越高的儿子会不会不小心摔下来。

    毕竟他的儿子除了聪明,还心高气傲。

    “知道了。”周燿回答老周,眨了两下眼睛。

    “多宁,看着点。”周爸爸又对多宁嘱咐说。

    多宁像是小时候收到监督周燿一笔一划写字的任务,认真地点点头,回应周爸爸说:“嗯!”

    周爸爸站起来,笑了笑,再次对着多宁和周燿说:“我和你杜老师,现在就操心怎么学好英文,以后帮你们带好闪闪。”

    呃?刚好多伦多那边闪闪起床了,发来了视频……

    多宁和周燿一块同周爸爸杜老师和闪闪视频结束,才离开了周家。车里多宁开口问了周燿天信的事,不知道周燿知不知道更多的消息。

    周燿咳嗽了两声,用一句话回答她说:“……不管是苍蝇还是老虎,该进去总会进去。”

    “那狐狸呢?”多宁侧了下头,玩笑问。

    “狐狸回家跟羊生小羊小狐狸啊!”周燿笑着回。

    然而,天信的出事或多或少波及同行业的一源,如果一源没有及时转型的话。晚上新闻联播报道之后,天信出事终于在网上炸开了锅。

    杨薇个人微博虽然没有天信有关的验证,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天信老总的独生女,也是昨日被双规杨天雄的侄女。

    当晚,杨薇关闭了微博评论。

    人生如戏,多宁想起小时候陪奶奶看过的一出戏文,里面有句话是这样:“坐看他人起高楼,坐看他人宴宾客,坐看他人楼垮塌!”

    “derrick那边的股权?”多宁放下手机,周燿现在还没有签下顾学长送来的合同,加上天信出事,多宁不得不猜周燿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不过,她不敢猜天信出事和周燿有什么关系。就像周燿今晚同周爸爸说的,他可是出身最普通的双职工家庭,一没有背景二没有人脉,哪能撼动天信这棵大树。

    “derrick那边再等等,等他主动找我。”周燿说,“最近事情一大堆,一源股票会被波及,derrick去哪儿找接盘的人。”

    “狐狸!”多宁评价周燿。

    周燿抿了抿唇,突然问她:“多宁,你觉得狐狸是坏家伙……还是?”

    多宁目视前方,厚着脸皮说:“我觉得和羊成为好朋友的狐狸,肯定坏不到哪儿去。”

    手机里,颜艺发来一条消息,弱弱地同她商量:“多宁,这个周六我们一块请顾嘉瑞吃个饭好么?大家聚一聚……”

    请人吃饭需要理由,聚会也需要借口。不过她和颜艺周燿请顾学长吃饭根本不需要理由。

    周燿说他没背景多宁相信,没人脉简直是扯淡,而且不是谁都可以拥有像顾学长那样锦鲤一样的朋友。

    关于周六聚会,颜艺提前对她说出了目的:“我想色-诱和尚,多宁你要助我一臂之力啊。”

    什么?色-诱?

    ……多宁假装看不到颜艺这条消息,她要怎么帮颜艺?她唯一能帮颜艺就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夜里,多宁洗了澡继续拿着手机看新闻,然后一条来自606少女帮的群里自动弹出,头像是几乎五年都没有亮起的老大。

    “嗨,有人在吗?”

    “呼叫我家多宁!”

    “呼叫我家颜大胸!”

    “呼叫我家苗姐!”

    熟悉的称呼仿佛回到了五年前,多宁眼泪猛地落了下来,眼眶发烫,拿着手机的双手微微发着抖;然后,同样好久没有出现的苗苗第一个回复了老大:“你是江满本人?你醒来了吗?”

    “对啊,我醒了。”老大回答苗苗,“其实我醒来有一阵子。”

    “对了,下个月你们有空么?我邀请你们参加我和起扬的婚礼。”江满说了正事,接着加了一句,“希望你们都可以过来噢。”

    然后,又@了她和颜艺。

    “对了,我听说颜大胸已经结婚了?真的么?快上老公照片!生孩子了没?”

    “……老大,我已经离婚了好不好!”颜艺出来了,回应了老大的问题。很快,在群里抛出了一个相对好的消息——“多宁都有娃了!”

    “really”老大激动地发来了一连串感叹号,然后猜了猜问,“是周大帅哥的吗?”

    “是啊。”多宁输入了一个字,也出现在群里。

    “真好,这是我醒来听到最好的消息了。”老大说。

    ……

    周燿洗澡出来,头发还没有擦拭,就看着沙发上握着手机哭得泣不成声的多宁。整个大脑都懵了,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好像真的只是洗了一个澡而已。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