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chapter72
    ♂!

    今天的a市有风有星星, 还有一直亮着的长夜路灯。

    周燿的车就这样安静地停在路灯下方,浅浅的黄色光线投射进了车里;车厢同样亮着一盏小灯,光和影一块交映在周燿棱角分明的面部, 轮廓线条如流水般一波三折。

    车厢响着音乐, 是一首周燿最爱听的昨日老歌。

    搭在方向盘的男人手轻轻敲了敲方向盘, 周燿心情不赖地跟着音乐调子击拍。周燿个子高, 身材比例却很和谐;长手长脚,手指自然也修长无比, 关节雅致又不失力量。

    多宁回到车里,周燿歪过头, 嘴边扯起少许笑意, 然后他朝她伸出一只手。多宁也笑了笑, 主动迎上周燿的手掌心, 与他十指相扣。

    周燿收了收手, 咳嗽一声说:“安全带。”

    喔……原来周燿伸出手是要给她系安全带啊。多宁一脸尴尬又甜蜜,然后右手举着和周燿掌心相对地握着;左手和身子别扭地转向右边找安全带……再艰难地系上。

    至于右手一直握着, 是有人故意不放手。

    “……放手了。”多宁无奈地说。

    “不放,跟了那么久的车,要再握一会。”周燿笑着回话, 然后将她的手握得更牢固。

    多宁弯了弯唇, 甜蜜的感觉仿佛可以从两人的掌心传到心间;同时心底深处蕴着一片饱满的甘甜。在这样的夜里,车里还有两人都喜欢的音乐, 她和周燿这样手心相对地握着, 仿佛天荒地老也不过如此。

    可是, 生活总有不断的麻烦需要解决,像是游戏里需要一直升级打怪。

    “周燿,我有事想问你。”多宁开口问,视线停在周燿的脸上。

    “关于一源吗……”周燿主动抛出了问题,眼睛同样看着她。

    多宁点头,把今晚杨薇透露的事问了出来:“天信那边是想收购一源吗?”

    周燿点了下头,也把事情说了出来:“天信的确想从derrick手里买走一源股份,derrick也有意高价抛售。”

    多宁知道derrick是谁,一源最大的股东;也能明白如果derrick将一源的股权转让给天信对一源意味着什么,对周燿意味着什么。

    “可以阻止derrick吗?”多宁问周燿。

    周燿摇了下头,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事倒也不是很急,扯着唇角对多宁笑了笑,然后松开握着的手说:“天信出的价码很高,derrick是一个商人。”

    “可是一源以后的价值肯定远远高于现在天信给出的筹码。”多宁急着把话说出来。没有任何安慰周燿的成分,完全是她对周燿有这个信心。

    没有比多羊对他有信心更令他欣慰的事了。周燿唇角蓦地抿出了一个细微的弧度,狭长地眸子微微闪动,仿佛月色在湖里漾起了粼粼波光。

    “……天信那边开了多少价码?”多宁又问周燿。

    周燿目前也不知道,不过大概可以根据derrick透露的消息估算天信报出的价位。刚好手机里进来一条消息……看来天信那边开出的价码同他猜测得差不多。

    然后,周燿把天信给出的筹码大略地同多宁报了出来。

    关于一源的事周燿不想多宁担心,但是如果他什么都不说,后面他开始实行回购计划多宁可能会更担心;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

    这个数远远高于多宁对钱的认知概念。多宁本以为星海湾那套房的市值已经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周燿,如果天信真的买走了一源的股权……”多宁把最糟糕的可能说出来,“会不会影响一源的运营?”

    “会。”周燿回答,口吻笃定。

    “不过,天信不一定能吞得了一源。”周燿又说,至于话里的不确定,即使后面他有具体的回购计划,也没有绝对的信心确保计划会百分百成功。

    但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打赢这场战役。相比赢得战役,如果输了他个人反而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赢了才是倾尽所有。

    甚至最后,一源还有破产的可能。

    ……刚刚,周燿就在想这件事。

    如果他是一个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同天信较量一番,可是他现在必须考虑多宁和闪闪后面的生活,他真的不能太冒险……多宁已经握上了周燿的手,她明白周燿最后眼神和话里的那份犹豫,所以她要消除他心里的犹豫。

    让他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周燿,如果你要考虑我,还像以前那样撇开我,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理你了。”多宁开口说,话里带笑地威胁说,口气确定,神色认真;顿了下,多宁又继续说,“如果你考虑闪闪,更加没有必要。等闪闪长大以后,如果她知道爸爸曾经为了她辜负了理想,她肯定不会开心。”

    “至于闪闪的奶粉钱和教育费用,你更不需要担心。你当年还给我的那笔钱,我有了闪闪之后就用它提前买了一份教育基金,足够支付闪闪以后的成长费用。”

    何况,还有她呢!由她来养家糊口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

    多宁和周燿回到了城西的公寓,手拉着手;一进门,多宁便趿着柔软的拖鞋来到冰箱前找啤酒,然后捧着两罐啤酒到怀里。周燿站在后面问:“大晚上还要喝啤酒?”

    “行军酒。”多宁转过头说,把啤酒放在了周燿手里。然后进了厨房,又出来。最后还是在冰箱里翻出了半袋花生米。

    “下酒菜。”多宁又举着半袋花生米,笑嘻嘻地说。

    以前每次考试前周燿常常都会带着她偷喝两口啤酒,说是给她出征壮胆;那么今晚就由她给他出征壮胆。

    夜露深重,年华已变,多幸运他们相互陪伴彼此还是同一个人。客厅,两人一块盘坐在落地窗前,各自喝着一瓶啤酒,然后数着花生米吃着。

    “周燿,你还会背《将进酒》吗?”多宁突然问。

    周燿笑了笑,看着眼前人说:“你先背一句。”

    “好。”多宁先背出了一句,口齿清新带着丝丝缕缕的啤酒气,“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

    周燿忽然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握了握手里的一罐啤酒,也背出了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多宁同周燿碰杯,眨着眼眸看着周燿,接下周燿刚刚这一句的下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周燿抿着唇,深深地呵出了一口气;看着多宁浅淡的眉,黑白分明的眼眸,胸臆间充斥着温暖和柔软,以及她给他的信念。

    多宁低了低头,又数了几颗花生米给周燿。

    钟鼓馔玉不足贵,千斤散尽还复来……这世上有着远远比累积财富更重要的事情,比如坚持的原则,比如追求的理想。

    周燿成立一源不只是为了赚到多少钱,过上如何优越富贵的生活。这是多宁一直知道的事情。事实金钱达到一定数额,它对生活的改变并没有多少,不管是穷还是富有,都不如尽兴地活一场。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希望周燿不要辜负理想和一源。

    拼劲全力去守护,畅快淋漓地去较量。而她,会永远站在他的身边。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多宁再次背出了李太白《将进酒》里的最后一句,眸光染了薄薄的酒意,笑吟吟地望着周燿。

    《将进酒》是周燿读书时候最喜欢的一首诗词,也是唯一一首以前她听周燿背诵过全文的语文课本诗词。多宁真的很高兴,小时候同她一起长大,现在又一起携手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

    周燿对视着多宁的眼睛,仿佛温柔的月光照着大地。月亮没有璀亮的光,却藏着坚定的信念。没有任何话,他擒住多宁的下巴,然后捧着她的脑袋,用力地吻了下来。

    多宁将手绕过周燿的后脑,回应他的吻。两人唇齿间都带着酒气,带着夜里凉气的清冽,完全分不出彼此两人的气息……

    夜里多宁躺在周燿怀里,同他商量一件事:“周燿,我们把星海湾卖掉好不好?”

    周燿抚着多宁光洁细腻的后背,声音低沉又带着笑说:“多宁……现在还不需要到买房的地步。如果后面需要买房,也是卖掉我这套。”

    “到时候你养我。”周燿加了这句。

    “好,那就说定了。”多宁拿起周燿的大拇指,乐呵呵地同他盖了一个章。那就一言为定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

    面对一源被天信收购的危机,多宁能和周燿站在一块,却不能真的给周燿出谋划策。后面一源就进入了高强度的反击战,在这一个月时间筹集最大的资金。

    多宁也要准备alice玩偶入驻百嘉开业前的各项事宜,以及继续在微博连载玩偶童话故事。这段时间,她连续涨了好几波粉丝,不管是留言和转发都成百上千地增加。

    她以为颜艺又给她买粉了,颜艺确定地摇头表示——没有,绝对没有。

    然后看到不少留言内容,多宁明白了这些粉丝从哪儿来。网络传播速度真的很快,流量又大;也是有网络这个平台,衍生了很多网红,很多普通人都有了展现才能的机会。

    楼上的黄老板主动找了她,送来了一份出版合同,亲自递到了她手里,不需要她自费印刷出版,首印还不低。然后,黄老板面对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诉述难处:“多宁,以后可不能像一诚那样甩大牌啊!”

    说完,黄老板又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一源面临那么多事,她和周燿都没有黄老板叹气多。

    “你们说一诚他怎么就那么任性呢!”黄老板坐在alice工作室的黄色椅子,对着她和颜艺抱怨说,“说走就走,也不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原本我还给他准备了好几场签售会,全泡汤了。”

    多宁给黄老板倒了一杯水,黄老板小口小口地喝着。颜艺不忍直视地撇过头,黄老板委屈地解释说:“……烫。”

    颜艺继续喝着自己咖啡,翻阅着手中的书。这本书她反复好了好几遍,每次看完都感觉自己更加走进了顾嘉瑞内心世界。其实顾嘉瑞是一个挺简单的男人,想要得简单,活得也简单,偏偏又长着一颗玲珑心,双商高得总能看透人世。

    黄老板又问:“对了,你们收到一诚发来的诈骗消息了吗?”

    颜艺抬头问黄老板:“黄总也收到了?”

    “对!”黄老板再次叹气,确定了猜测,“看来是真的被偷了手机……我可怜的一诚,也不知道在外面有没有饿着。”

    颜艺:……

    多宁:……

    “黄总,你和顾嘉瑞关系很好?”颜艺忍不住发问黄老板。

    黄老板看着她们,反问说:“我还俗之前和一诚是最好的僧友;现在创立出版公司,一诚是我衣食父母,你说我们关系好不好?”

    僧友!?

    “对啊,我以前也在天坨山当了几年和尚,论资排辈一诚还应该叫我一声的师叔。”

    多宁和颜艺继续斯巴达得说不出话来,黄老板却露齿一笑,继续欣慰地看向多宁说:“幸好现在我又有了小许。”

    “师叔……”突然一道轻轻的称呼从颜艺嘴巴冒了出来,她直接称呼黄老板为师叔。

    黄老板:“……”有些懵懂了,小郑老板为什么要叫他师叔啊!

    咳!多宁低了低头,默默地看起了黄老板给她的出版合同,假装没有听明白师叔两字含义……师叔,真亏颜艺叫得出口。

    然而,顾学长真的失踪了好几天。

    自从所有人都收到顾学长汇款短信,顾学长就真的联系不上了。直到一个星期后,顾学在朋友圈发了一句话:“我是一诚,手机遗失,大家请勿汇款,善哉善哉。”

    顾学长这反射弧!比她还慢……

    多宁本以为还要过阵子看到顾学长,没想到第二天一早,顾学长就回来了,还出现在园区,就是……她和颜艺差点都没认出来。

    她和颜艺刚好从工作室出来,手里各抱着第一季上市玩偶样品;还没有留神,只见一源门口停下来一辆纯黑色加长宾利轿车。

    驾驶座车门打开,先下车是司机。

    多宁和颜艺两对眼睛全看着对面一动不动,主要这辆车的车牌有些熟悉,是百嘉的车。就在这时,宾利后座车门由司机打开,刚好秋风贯穿而过,从园区的樟树树梢吹下来,吹动着车里迈出来的西装裤腿。

    风在动,心似乎也在抽动。

    然后下一秒,一位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完全从车里走了下来,那个衣冠楚楚,容貌俊朗。

    多宁和颜艺一块屏住了呼吸,不敢相信眼前看到一切——

    如果男人不是光着脑袋,以及下车动作施施然有着顾学长的一贯风格和气度,她和颜艺真的不敢认对面下车的西装男人是……顾学长!

    然后顾学长,不经意地朝着呆若木鸡的她们扫了一眼。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