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chapter72
    ♂!

    今天的a市有风有星星, 还有一直亮着的长夜路灯。

    周燿的车就这样安静地停在路灯下方,浅浅的黄色光线投射进了车里;车厢同样亮着一盏小灯,光和影一块交映在周燿棱角分明的面部, 轮廓线条如流水般一波三折。

    车厢响着音乐, 是一首周燿最爱听的昨日老歌。

    搭在方向盘的男人手轻轻敲了敲方向盘, 周燿心情不赖地跟着音乐调子击拍。周燿个子高, 身材比例却很和谐;长手长脚,手指自然也修长无比, 关节雅致又不失力量。

    多宁回到车里,周燿歪过头, 嘴边扯起少许笑意, 然后他朝她伸出一只手。多宁也笑了笑, 主动迎上周燿的手掌心, 与他十指相扣。

    周燿收了收手, 咳嗽一声说:“安全带。”

    喔……原来周燿伸出手是要给她系安全带啊。多宁一脸尴尬又甜蜜,然后右手举着和周燿掌心相对地握着;左手和身子别扭地转向右边找安全带……再艰难地系上。

    至于右手一直握着, 是有人故意不放手。

    “……放手了。”多宁无奈地说。

    “不放,跟了那么久的车,要再握一会。”周燿笑着回话, 然后将她的手握得更牢固。

    多宁弯了弯唇, 甜蜜的感觉仿佛可以从两人的掌心传到心间;同时心底深处蕴着一片饱满的甘甜。在这样的夜里,车里还有两人都喜欢的音乐, 她和周燿这样手心相对地握着, 仿佛天荒地老也不过如此。

    可是, 生活总有不断的麻烦需要解决,像是游戏里需要一直升级打怪。

    “周燿,我有事想问你。”多宁开口问,视线停在周燿的脸上。

    “关于一源吗……”周燿主动抛出了问题,眼睛同样看着她。

    多宁点头,把今晚杨薇透露的事问了出来:“天信那边是想收购一源吗?”

    周燿点了下头,也把事情说了出来:“天信的确想从derrick手里买走一源股份,derrick也有意高价抛售。”

    多宁知道derrick是谁,一源最大的股东;也能明白如果derrick将一源的股权转让给天信对一源意味着什么,对周燿意味着什么。

    “可以阻止derrick吗?”多宁问周燿。

    周燿摇了下头,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事倒也不是很急,扯着唇角对多宁笑了笑,然后松开握着的手说:“天信出的价码很高,derrick是一个商人。”

    “可是一源以后的价值肯定远远高于现在天信给出的筹码。”多宁急着把话说出来。没有任何安慰周燿的成分,完全是她对周燿有这个信心。

    没有比多羊对他有信心更令他欣慰的事了。周燿唇角蓦地抿出了一个细微的弧度,狭长地眸子微微闪动,仿佛月色在湖里漾起了粼粼波光。

    “……天信那边开了多少价码?”多宁又问周燿。

    周燿目前也不知道,不过大概可以根据derrick透露的消息估算天信报出的价位。刚好手机里进来一条消息……看来天信那边开出的价码同他猜测得差不多。

    然后,周燿把天信给出的筹码大略地同多宁报了出来。

    关于一源的事周燿不想多宁担心,但是如果他什么都不说,后面他开始实行回购计划多宁可能会更担心;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话。

    这个数远远高于多宁对钱的认知概念。多宁本以为星海湾那套房的市值已经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周燿,如果天信真的买走了一源的股权……”多宁把最糟糕的可能说出来,“会不会影响一源的运营?”

    “会。”周燿回答,口吻笃定。

    “不过,天信不一定能吞得了一源。”周燿又说,至于话里的不确定,即使后面他有具体的回购计划,也没有绝对的信心确保计划会百分百成功。

    但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打赢这场战役。相比赢得战役,如果输了他个人反而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赢了才是倾尽所有。

    甚至最后,一源还有破产的可能。

    ……刚刚,周燿就在想这件事。

    如果他是一个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同天信较量一番,可是他现在必须考虑多宁和闪闪后面的生活,他真的不能太冒险……多宁已经握上了周燿的手,她明白周燿最后眼神和话里的那份犹豫,所以她要消除他心里的犹豫。

    让他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周燿,如果你要考虑我,还像以前那样撇开我,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理你了。”多宁开口说,话里带笑地威胁说,口气确定,神色认真;顿了下,多宁又继续说,“如果你考虑闪闪,更加没有必要。等闪闪长大以后,如果她知道爸爸曾经为了她辜负了理想,她肯定不会开心。”

    “至于闪闪的奶粉钱和教育费用,你更不需要担心。你当年还给我的那笔钱,我有了闪闪之后就用它提前买了一份教育基金,足够支付闪闪以后的成长费用。”

    何况,还有她呢!由她来养家糊口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

    多宁和周燿回到了城西的公寓,手拉着手;一进门,多宁便趿着柔软的拖鞋来到冰箱前找啤酒,然后捧着两罐啤酒到怀里。周燿站在后面问:“大晚上还要喝啤酒?”

    “行军酒。”多宁转过头说,把啤酒放在了周燿手里。然后进了厨房,又出来。最后还是在冰箱里翻出了半袋花生米。

    “下酒菜。”多宁又举着半袋花生米,笑嘻嘻地说。

    以前每次考试前周燿常常都会带着她偷喝两口啤酒,说是给她出征壮胆;那么今晚就由她给他出征壮胆。

    夜露深重,年华已变,多幸运他们相互陪伴彼此还是同一个人。客厅,两人一块盘坐在落地窗前,各自喝着一瓶啤酒,然后数着花生米吃着。

    “周燿,你还会背《将进酒》吗?”多宁突然问。

    周燿笑了笑,看着眼前人说:“你先背一句。”

    “好。”多宁先背出了一句,口齿清新带着丝丝缕缕的啤酒气,“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

    周燿忽然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握了握手里的一罐啤酒,也背出了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多宁同周燿碰杯,眨着眼眸看着周燿,接下周燿刚刚这一句的下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