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hapter35
    闪闪的确有些害羞, 倒不是看到大帅哥周燿,而是好久没见多宁了;然后就开心又怕羞地站在前方。

    每天视频和见到真人是不一样的。多宁也是一样, 忍住泛红的眼眶,她朝闪闪张开手。

    同样出口的前方, 姨妈姨父取好行李走了过来,两个大箱子,以及一个闪闪的迷你行李箱。此外还有一个小书包,闪闪自己背着。

    小孩的羞涩就像肥皂吹出来的水泡泡, 冒得多,但是消得快。

    因为她张开了手,闪闪很快朝她飞过来。闪闪跑得太快,眼睛又不看人, 多宁不得不出声提醒闪闪。怕闪闪会撞上一块出来的旅客。

    没有,不管是什么肤色的旅客, 叔叔还是阿姨,爷爷还是奶奶, 他们都注意到这个欢悦无比的小女孩, 和善又面带笑意地给闪闪让了路。

    闪闪就这样顺畅无阻地跑了过来,路过最后行李检查站, 连帅气的机场工作人员都没有拦闪闪,而是温柔地摸了下闪闪的头。

    闪闪仰了下脑袋,继续朝多宁跑来,终于顺利落入多宁怀里。多宁蹲下来,方便闪闪拥抱她。闪闪双手挂在她脖子, 脑袋趴在她肩膀,小声地开口说:“多宁,我好想你喔。”

    “我也好想你……”闪闪。

    多宁搂着闪闪,回应闪闪的话。

    闪闪又对她说了一句:“每天都有想的。”

    ……她也是。

    难得,两句话闪闪说的都是中文。因为下飞机的时候美妈一边给闪闪梳头发,一边告诉她:等会来中国要尽量说普通话,不然会被警察叔叔抓走。

    闪闪扭过头,看向刚刚摸她头的“警察叔叔”,再次抱住多宁。

    穿制服的机场小哥:……

    多宁也摸摸闪闪的小脑袋,抬眸看了眼立在她面前的周燿。周燿身姿笔挺地站着,眸光往下垂了垂,对她说:“我去帮你姨妈姨父拿行李。”

    临走前,还是漾着笑问候了闪闪一句:“alice,你还记得我吗?”

    两人只在视频里见过一次。闪闪扭过头,脑袋和眼睛一块往上看向周燿,一时没反应。多宁觉得闪闪会摇头,因为她喜欢帅哥,却不太认人。

    不过闪闪意外对着周燿点了下头,然后又回头抱住多宁。

    多宁被闪闪抱着根本没办法站。不远处,姨妈姨父走过来了,周燿很快走了上前。

    问候,然后帮忙拿行李,以及客套地寒暄两句。

    多宁的姨妈周燿是见过,很高冷强势的一个女人,周燿更多是同多宁姨父握手详谈。只是不管他如何不喜多宁的姨妈,但他也不能得罪这位姨妈。多宁和她爸爸那边关系已经疏远,姨妈无疑是她现在最重要的长辈。

    以后他和多宁若补办婚礼,姨妈还要坐主位呢!

    倒是姨父,是一个非常亲和又温柔的华裔男人;第一次见,看起来比他想象得要年轻。因为多宁姨妈之所以定居多伦多,是出国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经济学华裔教授。后面这位华裔经济学教授又经商开了一家金融公司。

    可惜,破产了。

    周燿也搞金融,自然很清楚金融这行业理论比不上操作,但是再好的操作遇上金融风暴,也是九死一生。所以对于多宁刚回国要卖房给姨父做资金周转,真的是非常幼稚的行为。

    当然,他希望一切都是多宁乐意犯傻,而不是被怂恿。

    “周燿,谢谢你啊。”姨妈口气淡淡地对他道谢,“你那么忙,还过来接我们。”

    “应该的。”周燿扯着礼貌的笑容说,“我爸妈也知道你们回来,就不知道你们住多久,什么时候跟你们吃个饭……姨妈你和我爸妈应该也有好几年没见过吧。”

    “是啊,我好久没回国了。”姨妈回周燿,视线撇了下alice,加了一句,“alice出生后,我就没回来。因为要照顾她,太忙。”

    “alice很可爱,恭喜你们。”周燿补了一句恭喜。

    “谢谢!”姨妈终于露出一点点笑容,对周燿说,“这是老天赐给我和皮特格外的礼物。”

    格外的礼物……真是令人起疑啊。

    周燿一块看了看跟着多宁走的alice,抿抿唇说:“好福气。”

    “对了,我和皮特这次回来要呆很久,跟你父母吃饭可以慢慢来。”姨妈提了提。

    周燿点头,及时附和:“……难得回来,当然要呆久一些。”

    应对长辈真不是周燿擅长的事,偏偏又不能不应酬他们。尤其是多宁这位姨妈,笑里藏着刀啊。周燿咧了一下嘴,单手推着行李车。

    只是走了那么久,为什么还从出口2走到了出口6……因为有一个小短腿,腿短还要自己走,一边走还要四处张望。

    这是第一次来中国,太好奇么?

    无疑腿短又拖后腿是alice,她不只要自己走,也不要多宁给她提书包。一行人,都因为要迁就alice,全部走得不急不缓。可怜周燿腿最长,差不多是走一步,停一步。

    实在受不了,周燿转身,然后一把抱起了alice;瞬间腾空了alice高度。

    多宁本能看向周燿,姨妈姨父也看向周燿,尤其是姨妈;飘过去的眼神,那个试探。

    “让我抱一会,可以吗?”周燿挤了下眼睛,亲切地询问闪闪。

    面对帅哥,闪闪永远是小迷妹。周燿的请求,闪闪认真地点了下头,然后将双手放在周燿的肩膀。

    多宁没话说:……闪闪真的是一个很容易被拐的小孩。

    多宁和周燿这边接到人,颜艺也逮住了顾嘉瑞;微微弱弱,又叫了一声:“顾嘉瑞……”

    一副讨好又有事相求的样子。

    顾嘉瑞颇有风华地站在朱红色的门前,想起了老方丈的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不过对他来说,能让他视之老虎的女人不多,但眼前女人是一个。

    当和尚要忘却前尘往事,但忘却又不是真失忆;他顾嘉瑞当和尚五载,多少还是会因为往事,受到一些影响。

    加上他天生心肠好,又念旧,如果有什么同学老朋友求他帮忙,他也是不会拒绝。比如周燿那厮如此讨厌,他还是会愿意帮他早日修得正果。

    但是——面对颜艺提出的这个请求,顾嘉瑞还是非常有原则的摇头拒绝:“不可能。”

    她让他去当算命大师忽悠她前婆婆?女人啊,真是什么无理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顾嘉瑞,你就当老同学……帮帮我?”颜艺咬唇请求着,手拉了下顾嘉瑞的僧袍。

    顾嘉瑞视线往下,出声提醒一句:“郑施主,男女有别,请别这样拽着贫僧。”

    他提醒颜艺身份有别,是一个千圣一心的和尚。颜艺却完全就将他和尚身份当做了一个职业,一个可以忽悠人的职业。“顾嘉瑞,你就帮我一回。”颜艺继续求着。

    顾嘉瑞依旧拒绝,态度很坚定。他不是一个轻易失去原则的和尚。

    好!颜艺深吸一口气,扔出了杀手锏,看着顾嘉瑞说:“你就看在曾经我们有过的那场ktv情缘,帮我一次?”

    ktv情缘?!哪场?顾嘉瑞:……

    顾嘉瑞回忆地想了想,曾经的男女之事在他出家那天便如过眼云烟般消散,只要不去想,就不会困扰他;心诚自然清心寡欲。偏偏他又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的和尚,只要稍稍一回忆,就能想起当初的场景,以及体会到的惊人手感。

    “你就当补偿我那次差点被你……”颜艺加了一句,十分不要脸地要挟。

    差点什么?顾嘉瑞不去看面前人,心里却咒骂起来……真是要命呵,他都当了和尚还要还情债。

    “进来说吧。”顾嘉瑞对眼前人开口。

    “……谢谢大师!”

    这个厢房,颜艺已经来过一次,也就是那次她在这里抓到顾嘉瑞卧榻玩手机。懒懒地斜躺在卧榻,一脸光风霁月,却不能掩盖他手里拿着一只手机。

    玩得那个风生水起,操作熟练。

    当大师,居然还玩手游……搞笑!就是因为顾嘉瑞是一个什么德行的和尚,颜艺才敢打他主意,以及她前婆婆主意。

    有些事,颜艺不是报复心强,实在是很无奈。

    她老家海城多人地方小,只有稍微值得八卦的屁事一下子一传十十传百。她和王烨才离婚几个月,王家又要再娶了!昨天她妈给她打电话,满口的意难平。

    什么她前婆婆已经找人给王烨和那位吴小姐看生辰八字了,摆明了要娶新媳妇了;还说她和王烨是合不来才离婚……

    离婚都离婚了,颜艺自己倒觉得没什么。正所谓xx配xx,天长又地久。只是真的不想爸妈跟着她一块受这窝囊气。

    有时候左右邻居的闲言碎语真的很有意思,明明过错方是王家,却因为王家要提前办喜事,差点都为王家举起大拇指了!看笑话或者看热闹的,他们永远不分原因不讲道理,只希望事情越闹越大,成为他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柄。

    好,她满足他们!

    王家人不是要看王烨和吴小姐的生辰八字么,她给他们找一个现场的大师!最重要,她前婆婆还无比信任顾嘉瑞啊。

    顾嘉瑞:……

    面对颜艺的再三请求,顾嘉瑞只想摇头。俗世之人之所以身处俗世,全是心有各种执念。作为一个和尚,不管事情如何,他要做是开解,而不是助纣为虐。

    替她留下孽障。

    不好意思。顾嘉瑞的佛法和道理颜艺不想听,她就是不想吴心风光嫁到王家,她就是要吴家和王家成为笑柄……

    孽障啊孽障!顾嘉瑞叹了一口气:“颜艺,你为什么要这样过不去呢?”

    顾嘉瑞难得没有生分叫她郑施主,而是叫了她名字。大概是关系亲近了一些,有些心里委屈就会倾吐出来,颜艺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了看顾嘉瑞光洁的脑袋说:“你知道离婚对一个女人的伤害有多深吗……你一个和尚怎么会懂!”

    不经意,眼眶还冒出了水花。

    顾嘉瑞无奈撇了下脸。他懂……

    但他不想懂。

    只是他这人情商和悟性都太高,保持理智的同时,也容易感同身受。

    算了,就助纣为虐一次吧,至于会不会留孽障……善哉善哉,那都是佛法为了让世人多行善事编出来的话。

    ——

    两只小手紧紧贴着他脖子,周燿有些不适,但全程保持微笑。他从来没有抱过小孩,今天真的是第一次,以前家里有亲戚小孩伸手让他抱,他直接叫他大哥过来。抱小孩是一个什么感受?还是一朵软哒哒的小葵花,老实说还挺有意思的。

    大概这朵小葵花不仅不抗拒他,还很信任他,高高兴兴地挂在他肩膀。

    机场地下停车区,多宁推着行李走在姨妈旁边,时不时看着周燿抱闪闪的画面。因为这是周燿第一次抱闪闪,她心情有些奇妙,低了低头。

    然后众人停在一辆黑色商务车前。

    今天过来接人,周燿自然不会开他那辆特斯拉,直接开了公司的商务车过来。然后吃饭的地方也安排妥当了,订了市区中心附近的一家本地食府。位置就在姨父姨妈今晚住的酒店附近。

    等晚饭结束,送他们回酒店,他就可以带走多宁了。

    商务车周燿亲自开,因为后面空间大,所有人都坐在了后面。多宁上车的时候,他替她打开了副驾驶座,却被拒绝了。

    像个幼稚园导游一样,多宁坐在后面给alice介绍一路看到的所有东西。

    后视镜里,alice将自己的眼睛贴在玻璃窗,看得兴致盎然。车子已经上了返回市中心的机场高速,周燿下意识变换车道,将一百码的速度减到八十码。

    方便alice观看沿途风景,也方便多宁的解说。

    倒是姨妈提醒了多宁:“别同alice说话,越说越兴奋,本来在飞机上就没睡多久。”

    多宁立马不说话了。

    “……可是一直没有天黑不是吗?”alice突然开口。说得是英文。

    这是小孩没有时差概念才会说的话,前面开车的周燿有些好笑,咧了咧唇。姨妈的提醒,也让多宁有些惭愧。闪闪兴奋,她居然也跟着兴奋。

    忘了闪闪刚坐了快十小时的飞机……

    老实说,这些年她陪闪闪长大,但是因为姨妈把闪闪照顾得太好,有时候她都忘了自己要怎么做,怎么比较好。

    但闪闪真的一点都不困,拉着美妈的手商量说:“只要天黑,我就睡觉可以吗?”商量的时候,闪闪同样叫的是姨妈的英文名字。

    姨妈严肃地摆了摆脸——准许了。

    闪闪除了叫姨妈名字,也直呼姨父皮特。不过闪闪直呼长辈其名并不是不礼貌,是姨父姨妈特意替她养成的习惯,好在国外直呼父母名字的小孩很多。

    落座中式大圆桌和餐椅的时候,因为闪闪叫了好几声皮特和多宁,周燿微微凝视了几眼,姨妈对他解释说:“小孩国外国内养法不一样,alice习惯叫我们名字。”

    周燿点头表示理解,顿了下说:“刚刚我听alice好像还有一个中文名字?”

    闪闪坐在周燿对面,听懂了周燿的话,点了下头。对,她有两个名字。

    “……闪闪是吗?”周燿问,看着闪闪。

    闪闪点了下头。对!

    多宁低了下头,机场接闪闪的时候,是她太激动叫出了闪闪的中文名字。

    “不是闪闪,是姗姗……”姨妈开口纠正说,对周燿说。

    闪闪和姗姗,闪闪中文听力不及格,完全听不出区别,所以姨妈说她是姗姗的时候,她也点了下头。对,她叫姗姗。

    多宁真是又无奈又好笑,抬头看了眼悬挂在大圆桌正上方的中式灯笼,闪闪跟着她往上看,指了指灯笼,小嘴喔了一声说:“这是……灯笼!”

    不错,这个发音和表达都很好。闪闪中文水平就这样,忽高忽低。

    周燿接受了姗姗这个说法。好像叫姗姗的小孩是很多,他家里亲戚那边也有一个姗姗来着……

    他将餐本递给姨妈,同样给alice递去一个平板电脑,上面可以点菜也可以玩游戏。闪闪……不是,姗姗很开心地接过去,不忘对他说:“蟹蟹。”

    姗姗闪闪傻傻分不清,周燿疑惑自己机场的时候到底是不是他听错了。不过就算是闪闪也没什么。闪闪惹人爱,一闪一闪亮晶晶……未必是他闪耀的闪啊。

    刚刚问话只是他心里冒出一个不可能的猜想。因为他觉得alice长得有些像多宁。

    同样抱着一丝侥幸,多宁他们点菜的时候,周燿拿出了一只手机,一边给他们介绍这里菜色,一边在手机输入一个问题——“第一次受孕的可能性有多大?”

    顿了下,他又前方加了一个定语:双方都是第一次。

    ——“双方都是第一次受孕的可能性有多大?”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侦探和反侦探。

    alice,你是闪闪对不对?

    对。

    你是姗姗对不对?

    ……对。

    你到底是闪闪还是姗姗?

    ……我是alice.

    ps:一个和尚,总有很多办法让人请他斋饭,以及很多方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今天200个红包姨妈发,祝大家姨妈来了都不痛!送给希望虐周总的小可爱。

    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