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hapter34
    颜艺越说越玄乎, 多宁听着像是过把嘴瘾, 结果颜艺越说越认真。

    可是风水有人懂吗?

    有啊!她们不是认识一个现成的大师么?

    多宁和颜艺抵达a市机场差不多是夜里9点,因为连续好几架飞机落地,地下出租车乘客等候区排满了长队。一起站在队伍后面, 颜艺对着她打了一个哈欠, 嘴巴夸张地张成了o形;多宁侧了下头, 也捂嘴打了一个呵欠。

    然后各自拿出了手机。

    多宁是回复周燿信息,颜艺则是找大师问宿舍风水问题,曲着腿靠在过道围栏。因为是求人解惑, 态度很客气。

    “一诚大师, 你睡了吗?”颜艺先发了一条问候的招呼。

    ……结果她态度那么好,顾嘉瑞却没回她。

    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假睡?要不就是在敲木鱼念经!

    排队等到出租车上车的时候,颜艺真诚地看着打开车门的多宁:“宝贝,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吗?”

    “噢……好啊。”多宁对颜艺没有任何防备,刚好她和周燿发完了消息, 直接把手机递给了颜艺。

    出租车后座, 颜艺熟练解锁多宁的手机屏幕。背了背身,打开微信,同样找出了一诚大师的微信号。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顾学长,请问你在吗?”

    果然没有睡……因为不到半分钟,顾嘉瑞就回复了“多宁”消息:“在。”虽然只有一个字。

    颜艺真真感受到了什么是区别对待,想必多宁在顾嘉瑞那里就是善男信女里的信女,她就是避之不及的恶女。越是这样, 颜艺觉得有劲。

    “顾学长,我有事想请教你。”颜艺用多宁的语气继续发送消息。

    ——“你说。”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居然对多宁小可爱都那么冷漠,颜艺撇了撇嘴,输入说:“不知道顾学长你懂不懂风水,我想问您有关风水的问题。”

    顾嘉瑞那边一时没回复过来,颜艺等了好一会,发了一个:“难道学长不懂?”

    顾嘉瑞:“稍懂一些,你问吧。”

    颜艺开始问了,就是关于她大学宿舍南区16幢606号女宿舍的风水情况;怕顾嘉瑞不记得在哪,她还特别描述了一下,就是后面有一条河,前面是一个篮球场的那幢楼。

    大学时期,顾嘉瑞和周燿他们还常常来她们宿舍楼下打篮球。

    “……前面空地,后背靠水,是不是不好?”颜艺输入,然后主动提及,“我就是觉得这些年时运不济,才这样想的。”

    说完最后一句,颜艺满意了,开始等顾嘉瑞的回复。

    顾嘉瑞开始打字,很快发了过来;颜艺看了看这大段字,抿了抿嘴。之前顾嘉瑞回复都是慢慢悠悠,不是一个字就是两个字,像是手脚不利索,没想到这次打字速度很快啊。

    “你理解错了,按照风水学上说,你们606宿舍地势高低分明,四面平衡,属于上好的藏风聚气之地。虽然后面见水,也有好有坏,你们后面的杨柳河是活水,从北流向南,是非常难得的玉带环腰;此外你们的阳台朝向文昌位,特别利于学习和运势。如果我记错,你们宿舍那位学习最差劲的郑颜艺,大学时期也是没有挂过科吧。”

    只是看完了内容,颜艺:……

    顾嘉瑞说谁学习最差?!深深吸了一口气,颜艺忍不住回复:“顾学长,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拿多宁手机找我,郑施主。”

    “……”

    颜艺把手机还给多宁,主动坦白:“我刚刚用你手机跟顾嘉瑞请教了一个问题。”

    多宁:“噢……”然后,看了看聊天记录,只是为什么能聊成这样!多宁看向颜艺,颜艺对着她撅了下嘴:宝贝亲亲。

    多宁推开颜艺的脑袋,觉得她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聊天最后,颜艺问顾学长:“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多宁?”

    顾学长回答:“第一句。”

    颜艺:“扯吧,净说瞎话的大骗子。”

    顾学长淡淡解释:“多宁根本不会在大晚上找我。”

    “多宁,顾嘉瑞那个和尚居然还嫌弃我!”颜艺呜呜了两声,扑进了多宁怀里。出租车车后座,多宁无奈地推开颜艺两天没洗的头,让颜艺先别吐槽。

    因为前方出租车小哥听到和尚两个字,立马露出了八卦又微妙的笑意,憋不住,直接问出来:“……和尚?”

    颜艺有气无力地回小哥:“对啊,和尚,你有兴趣吗?”

    出租车小哥笑,回颜艺:“现在和尚门栏那么高,我哪够格!”过了会,又来了一句,“现在寺庙招聘,本科是最低要求!”

    什么?现在出家行情那么可怕?颜艺难以置信地对视了眼多宁,敢情顾嘉瑞是靠着a大的毕业证当了大师?

    多宁摇头,她觉得顾学长当大师,还是天资比较高吧。尤其是对比朽木不可雕的周大老板。

    ……

    多宁没想到回到蓝天花园还能见到周燿。机场打车回来要一个小时,夜里10点的老小区,外面的猫都比人多。

    夜深阑珊,周燿车子停在楼道对面,人依靠在车身。车子熄了火。

    因为楼道对面的路灯也坏了,周燿那圈唯有的光亮是今夜的月光,浅浅地镀在了他的身上。多宁走近了一些,才看清周燿棱角分明又帅气的脸。

    然后他冲她咧了咧嘴。

    夜色都变得生动了,多宁问:“你怎么来了?”

    周燿手里提着一盒保鲜盒,提了提,对她说:“我妈让我给你带点麻糍,我怕明天不好吃,先给你送来。”

    这样的场面,颜艺自然先撤了,接过周燿手中麻糍说:“周总你和多宁聊会,我把它带上楼。”

    周燿:“多谢。”感谢颜艺的识趣。

    多宁依旧站在周燿前面。机场等出租车的时候她回复周燿信息,告诉周燿她和颜艺今天去看了老大。后面周燿没什么,没想到直接过来了。

    “周燿……”多宁正要开口。周燿伸出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握住了她的腰,然后顺势一带,拢着她靠向了他的胸膛……

    月亮飘进了乌云里,四周更加昏暗,过了会又露出弯弯的边边,像是灯光从门缝里泄了一小圈出来。

    刚好落在多宁的脚后跟。

    多宁踮了踮脚,仰着头接受周燿落下来的吻。

    不知道为什么,多宁紧张得小腿发了麻。直到月亮完全从云层钻出来的时候,她推开了周燿。他的唇离开了她的唇,还有半分温热残留,周燿舔了下牙齿说:“……我情不自禁。”

    周燿的解释令多宁面色发红,更不会责备什么,因为刚刚她也是,情不自禁。

    今天她看了躺在病床没知没觉的老大,心情很沉重;中午走出病床的时候,她就特别想见周燿,和还在多伦多的闪闪。她无比希望,心中的三口之家能早点到来。

    可是,就算她心意已如月色般皎洁,还是会时不时地被乌云嚣张遮挡。

    第二天,多宁同闪闪视频。闪闪冲她扬了扬自己的护照,用中文对她说:“多宁,这是我的虎—照……”

    虎照!多宁用手碰了碰鼻子,闪闪的中文发音总能让她忍俊不禁。

    没想到闪闪的签证那么顺利下来。多宁怕闪闪会弄丢护照,对她交代说:“把护照给美妈。”

    闪闪立马听话地把护照递给了一旁的姨妈。本身护照对闪闪吸引力也不强,比不上有动物的图书。刚刚虽然对她秀了秀护照,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护照两字估计还是姨妈教她的,结果变成了“虎—照”。

    旁边姨妈抱起闪闪,对她说了一件事,让她下个月不用飞多伦多,来回一趟太累了。“我和你姨父会一起把闪闪带来,刚好回来探探亲。”姨妈这样说。

    多宁微眨了下眼睛。

    姨妈一向很强势,只要做出了决定:“就这样,你把机票退了。”

    多宁只能同意。

    然后姨妈要带闪闪洗澡了,让闪闪对她说再见。闪闪朝她biubiubiu了一番,然后挥挥手对她说:“多宁,i\'m going to take a bath……”

    “别偷看。”姨妈又教闪闪中文。

    不知道是不是“虎照”被她嘲笑了,闪闪闭口不说中文了。虽然听懂姨妈教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愿意说,自己换成了英文才说:“close  your eyes.”

    她的闪闪很聪明啊!多宁弯了弯唇,随即电脑视频暗了下来。她按下电脑,身子靠向椅背,有些明白姨妈姨父为什么要用探亲的原因带闪闪回国。

    比起她直接带回闪闪令人生疑,他们带回闪闪更有理由。或许他们带闪闪回来还想考察周燿一番,如果考察不过,闪闪肯定会被他们带回去……

    不管姨妈姨父怎么想,多宁都没什么意见,也没资格有意见。

    这些年姨父姨妈对闪闪完全视如己出,才让闪闪生活得无忧无虑,还进了多伦多最好的幼儿园小班学习……只不过姨父的公司呢,现在不忙了吗?

    多宁撕掉一张日历,距离闪闪过来还有一个星期。

    然后工作室成立,她和颜艺接到了开业后的第一单生意——楼上的黄老板找她们设计一个代表图书公司的吉祥物。

    工作室接待区,多宁问黄老板:“是动物卡通类型吗?”

    黄老板点头:“就要这种,最好还要可爱鲜明一点。”

    因为黄老板每次都是穿黄衬衫,颜艺问黄老板:“黄总,你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黄老板粗看是一个不管行为还是外貌都很文雅的中年大叔,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冲颜艺眨了下眼睛:“——你猜?”

    但是,不小心就露出很霸道总裁的笑容。

    没想到霸道黄总居然还想撩她!颜艺微微一笑,想了想回答:“难道是黄鼠狼?”

    黄老板:“……”

    怎么能这样对待邻居,当然重点对方还是她们的客户,开业第一个客户。多宁连忙递上一杯温水,对黄老板说:“我猜应该是考拉对不对?”

    “还是小许聪明!”黄老板笑了,笑容有些邪魅,开口问她:“来说说,怎么知道我最喜欢考拉?”

    因为他的出版公司就叫考拉图书公司啊……多宁又给黄老板端上一盆糖,主动说:“黄总,要不你先跟我说说要求?”

    多宁接下了黄总这单生意。只是关于设计费,黄总离开后,她拨号问了问对面的周燿。

    对面三楼,周燿立在落地窗,一边看着对面工作室的人,一边说话,感觉很好。

    设计费,他替多宁报了一个数。

    “是不是太高了?”多宁问他,明显底气不足。

    “的确比市面高了百分之三十。”周燿说,“不过这百分之三十是你的品牌费。”

    可是她现在哪有什么品牌。

    “多宁,很多时候品牌的价值是通过价格来体现的。”

    多宁还是不信:“这个价格,黄总嫌高怎么办?”那她第一单生意不是泡汤了么?

    同一个园区,还是对面楼,大家多少都有些认识。周燿对多宁报的这个价格自然考虑过那位黄老板的会不会接受,耐着心,他对多宁保证说:“放心开,这个价格黄老板会接受。”

    多宁:“……如果不接受怎么办。”

    周燿:“我把损失赔给你。”

    多宁狠狠心,按照周燿的指导价,报给了黄总。没想到,真成了。不过也是,指导她报价的人是周燿诶……

    就是事厉害的周燿,能不能通过她姨妈姨父的考验,或是认出闪闪是周家宝贝。

    闪闪的航班确定了下来,将近10小时的飞行,如果不延误,抵达a市机场刚好周一下午3点左右。

    多宁提前对周燿说了这事。两次。

    周燿十分明白,也会把握这个机会:“放心,那天我有空,一定跟你一起去接他们,然后晚上请他们吃饭。”

    “对了,你姨妈姨夫常年在国外,那天我们吃中餐还是西餐?”

    多宁:“中餐吧。”然后又加了一句,“但是不能吃辣。”因为闪闪不会吃辣。

    周燿:“放心,我一定会订好地方。”

    多宁还是有些不放心,但又不能多说什么,老实说她心情从闪闪航班确定下来,一直处于微妙又紧张的状态。

    感觉就像手里放着一个装满水的气球,沉甸甸地落在掌心,鼓鼓的水气球随时都会破裂。但是现在她还能让里面的水出来,狼狈地湿了一地,只能小心翼翼地捧着它。

    大概,人揣着秘密都是这般感受。

    闪闪的航班是周一,下午多宁同周燿出发机场;颜艺也想跟去,又怕自己话多泄露闪闪小公主的身世,开车去了佛教学院,去听课。

    停车的时候,又看到了那辆来自海城车牌尾号66的白色路虎。

    今天吴小姐又带着她前婆婆过来上顾嘉瑞的小葵花佛教课程了?不,不是小葵花,小木鱼……

    颜艺把自己车停在了最靠边的一角。她知道顾嘉瑞在佛教学院有一处休息室,特意绕了小道在休息室等了他。等得无聊了,摘了一朵粉色小花把玩着。

    果然,半堂课结束顾嘉瑞从上课的禅房回来,脚步迈得端正又大气。

    但是颜艺知道,顾嘉瑞只是趁着这十五分钟时间,回到休息的厢房玩手机。

    为什么她会知道,当然是被她抓包过一次!

    因为颜艺坐在一株榕树的旁边,顾嘉瑞进厢房的时候没有看到。正要推开门,身后响起一道轻轻柔柔的叫唤声——

    “一诚大师……”

    不好意思,顾嘉瑞因为受了一点点的惊吓,差点被脚下门栏绊住。转过头看向从花坛边站起来的人,连作揖都省了,直接发问:“今天又有什么事啊,郑施主?”

    懒懒散散的口气,同大学时期的花花学长并没有什么区别。

    ——

    a市机场,多宁和周燿一起等在2号出口,多伦多的航班延误半个小时。终于落地的时候姨妈给了她语音微信,他们已经出来了。

    多宁望了望前方,又偏头瞧了眼周燿,周燿单手插袋,对她扯了下嘴巴。表示他仍有耐心的样子,然后将一只手放在了她肩膀。

    多宁动了下肩膀,别乱放。

    就在这是,多宁看到了前方出门跑出了一个小小的人,是闪闪。她居然比姨妈姨父走得还快,然后站在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不知道继续往哪走。

    “闪闪!”多宁叫出了闪闪的名字。

    闪闪听到了,转了转小脑袋,终于看到她了,同样叫了她名字:“多——宁!”样子兴奋又开心。

    这alice是小葵花变得么?

    同样,周燿也看到了前方出来的alice,小辫子整齐的扎着,一身黄色小裙子,小脸蛋开心得像是一朵小葵花,然后还笑弯了腰,捂了捂脸蛋。

    忍不住,周燿勾了勾唇,这是太久没见面,还害羞了。不过刚刚多宁叫什么?闪闪?

    小葵花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吗?

    作者有话要说:  见面见面!

    明天两场戏,留言才给看!

    今天200个红包,颜艺送,祝她明天可以赢顾学长一次。

    ps:我原本觉得日行一善是一个很正能量的词,结果有读者问我行一善是谁?

    善哉善哉,红包见,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