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hapter34
    颜艺越说越玄乎, 多宁听着像是过把嘴瘾, 结果颜艺越说越认真。

    可是风水有人懂吗?

    有啊!她们不是认识一个现成的大师么?

    多宁和颜艺抵达a市机场差不多是夜里9点,因为连续好几架飞机落地,地下出租车乘客等候区排满了长队。一起站在队伍后面, 颜艺对着她打了一个哈欠, 嘴巴夸张地张成了o形;多宁侧了下头, 也捂嘴打了一个呵欠。

    然后各自拿出了手机。

    多宁是回复周燿信息,颜艺则是找大师问宿舍风水问题,曲着腿靠在过道围栏。因为是求人解惑, 态度很客气。

    “一诚大师, 你睡了吗?”颜艺先发了一条问候的招呼。

    ……结果她态度那么好,顾嘉瑞却没回她。

    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假睡?要不就是在敲木鱼念经!

    排队等到出租车上车的时候,颜艺真诚地看着打开车门的多宁:“宝贝,可以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吗?”

    “噢……好啊。”多宁对颜艺没有任何防备,刚好她和周燿发完了消息, 直接把手机递给了颜艺。

    出租车后座, 颜艺熟练解锁多宁的手机屏幕。背了背身,打开微信,同样找出了一诚大师的微信号。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顾学长,请问你在吗?”

    果然没有睡……因为不到半分钟,顾嘉瑞就回复了“多宁”消息:“在。”虽然只有一个字。

    颜艺真真感受到了什么是区别对待,想必多宁在顾嘉瑞那里就是善男信女里的信女,她就是避之不及的恶女。越是这样, 颜艺觉得有劲。

    “顾学长,我有事想请教你。”颜艺用多宁的语气继续发送消息。

    ——“你说。”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居然对多宁小可爱都那么冷漠,颜艺撇了撇嘴,输入说:“不知道顾学长你懂不懂风水,我想问您有关风水的问题。”

    顾嘉瑞那边一时没回复过来,颜艺等了好一会,发了一个:“难道学长不懂?”

    顾嘉瑞:“稍懂一些,你问吧。”

    颜艺开始问了,就是关于她大学宿舍南区16幢606号女宿舍的风水情况;怕顾嘉瑞不记得在哪,她还特别描述了一下,就是后面有一条河,前面是一个篮球场的那幢楼。

    大学时期,顾嘉瑞和周燿他们还常常来她们宿舍楼下打篮球。

    “……前面空地,后背靠水,是不是不好?”颜艺输入,然后主动提及,“我就是觉得这些年时运不济,才这样想的。”

    说完最后一句,颜艺满意了,开始等顾嘉瑞的回复。

    顾嘉瑞开始打字,很快发了过来;颜艺看了看这大段字,抿了抿嘴。之前顾嘉瑞回复都是慢慢悠悠,不是一个字就是两个字,像是手脚不利索,没想到这次打字速度很快啊。

    “你理解错了,按照风水学上说,你们606宿舍地势高低分明,四面平衡,属于上好的藏风聚气之地。虽然后面见水,也有好有坏,你们后面的杨柳河是活水,从北流向南,是非常难得的玉带环腰;此外你们的阳台朝向文昌位,特别利于学习和运势。如果我记错,你们宿舍那位学习最差劲的郑颜艺,大学时期也是没有挂过科吧。”

    只是看完了内容,颜艺:……

    顾嘉瑞说谁学习最差?!深深吸了一口气,颜艺忍不住回复:“顾学长,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吗?”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拿多宁手机找我,郑施主。”

    “……”

    颜艺把手机还给多宁,主动坦白:“我刚刚用你手机跟顾嘉瑞请教了一个问题。”

    多宁:“噢……”然后,看了看聊天记录,只是为什么能聊成这样!多宁看向颜艺,颜艺对着她撅了下嘴:宝贝亲亲。

    多宁推开颜艺的脑袋,觉得她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聊天最后,颜艺问顾学长:“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多宁?”

    顾学长回答:“第一句。”

    颜艺:“扯吧,净说瞎话的大骗子。”

    顾学长淡淡解释:“多宁根本不会在大晚上找我。”

    “多宁,顾嘉瑞那个和尚居然还嫌弃我!”颜艺呜呜了两声,扑进了多宁怀里。出租车车后座,多宁无奈地推开颜艺两天没洗的头,让颜艺先别吐槽。

    因为前方出租车小哥听到和尚两个字,立马露出了八卦又微妙的笑意,憋不住,直接问出来:“……和尚?”

    颜艺有气无力地回小哥:“对啊,和尚,你有兴趣吗?”

    出租车小哥笑,回颜艺:“现在和尚门栏那么高,我哪够格!”过了会,又来了一句,“现在寺庙招聘,本科是最低要求!”

    什么?现在出家行情那么可怕?颜艺难以置信地对视了眼多宁,敢情顾嘉瑞是靠着a大的毕业证当了大师?

    多宁摇头,她觉得顾学长当大师,还是天资比较高吧。尤其是对比朽木不可雕的周大老板。

    ……

    多宁没想到回到蓝天花园还能见到周燿。机场打车回来要一个小时,夜里10点的老小区,外面的猫都比人多。

    夜深阑珊,周燿车子停在楼道对面,人依靠在车身。车子熄了火。

    因为楼道对面的路灯也坏了,周燿那圈唯有的光亮是今夜的月光,浅浅地镀在了他的身上。多宁走近了一些,才看清周燿棱角分明又帅气的脸。

    然后他冲她咧了咧嘴。

    夜色都变得生动了,多宁问:“你怎么来了?”

    周燿手里提着一盒保鲜盒,提了提,对她说:“我妈让我给你带点麻糍,我怕明天不好吃,先给你送来。”

    这样的场面,颜艺自然先撤了,接过周燿手中麻糍说:“周总你和多宁聊会,我把它带上楼。”

    周燿:“多谢。”感谢颜艺的识趣。

    多宁依旧站在周燿前面。机场等出租车的时候她回复周燿信息,告诉周燿她和颜艺今天去看了老大。后面周燿没什么,没想到直接过来了。

    “周燿……”多宁正要开口。周燿伸出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握住了她的腰,然后顺势一带,拢着她靠向了他的胸膛……

    月亮飘进了乌云里,四周更加昏暗,过了会又露出弯弯的边边,像是灯光从门缝里泄了一小圈出来。

    刚好落在多宁的脚后跟。

    多宁踮了踮脚,仰着头接受周燿落下来的吻。

    不知道为什么,多宁紧张得小腿发了麻。直到月亮完全从云层钻出来的时候,她推开了周燿。他的唇离开了她的唇,还有半分温热残留,周燿舔了下牙齿说:“……我情不自禁。”

    周燿的解释令多宁面色发红,更不会责备什么,因为刚刚她也是,情不自禁。

    今天她看了躺在病床没知没觉的老大,心情很沉重;中午走出病床的时候,她就特别想见周燿,和还在多伦多的闪闪。她无比希望,心中的三口之家能早点到来。

    可是,就算她心意已如月色般皎洁,还是会时不时地被乌云嚣张遮挡。

    第二天,多宁同闪闪视频。闪闪冲她扬了扬自己的护照,用中文对她说:“多宁,这是我的虎—照……”

    虎照!多宁用手碰了碰鼻子,闪闪的中文发音总能让她忍俊不禁。

    没想到闪闪的签证那么顺利下来。多宁怕闪闪会弄丢护照,对她交代说:“把护照给美妈。”

    闪闪立马听话地把护照递给了一旁的姨妈。本身护照对闪闪吸引力也不强,比不上有动物的图书。刚刚虽然对她秀了秀护照,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护照两字估计还是姨妈教她的,结果变成了“虎—照”。

    旁边姨妈抱起闪闪,对她说了一件事,让她下个月不用飞多伦多,来回一趟太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