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7|chapter67
    ♂!

    “周总, 关于最近p2p行业频频曝出存在多个资金池现象,您怎么看?”

    “一源是否也存在资金池?”

    “关于网上有文章质疑一源为了吸引资金,依靠债券收益权拆分获得高收益, 其中是否隐藏着巨大的高风险?”

    “……”

    各大媒体记者像是炮轰般连连提出网上一源被质疑的敏感问题, 高举着话筒集中在周燿面前。m.. 移动网一时之间, 多宁还是紧张了。这次行业风波一源处在漩涡中心, 这些媒体记者又来自各大门户网站,他们的发言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从而, 现在周燿回应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显得至关重要。

    包括周燿回应的态度和语气。

    如果周燿其中有一句话不到位,就有可能被放大解读, 让一源再次深陷质疑风暴。

    “刚刚是谁第一个提问, 我先回答他。”周燿开口问, 声音不轻不重, 却有着见惯风浪的平稳和冷静;商量的口吻夹带着一份客气, 让整个媒体采访现场气氛从紧绷状态放松下来。多宁也很能理解记者们刚刚的一拥而上;因为理解就没有排斥。

    这些媒体记者之所以用拦堵的方式问话周燿,主要是怕周燿也像刚刚进场的某位老总那样谢绝访问, 或是玩太极的方式随意应对两句。

    不过,周燿不是一个应付的人,尤其是面临问题的时候。

    没有敷衍和虚与委蛇, 每一个记者问题, 周燿都作出了认真又客观的回答;包括大多网贷平台回避不谈的“资金池”“保险背书”“现金流”等问题,周燿都一一谈及。

    “一源是信息披露最及时最全面的一家互金公司, 我刚刚说的内容一源都有公开披露, 包括投资人需要了解的营运数据和项目信息;也算是真实信息。”

    “周总, 那你对p2p这个行业怎么看?”一个记者换了一个临时问题,“关于这次行业风波,又如何看待?”

    提问已经不是关于一源了,而是整个行业了。

    “关于这个问题……”周燿想了想,有所停顿,然后开口继续说,“我想到有个人对我说过的一句话,觉得刚好可以用来回应我对互金目前行业的看法。这话貌似是一个出名童话作家的名言——我们都身处在阴沟,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我们都身处阴沟,但仍有人仰望星空。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多宁微微侧过头,仰看向周燿的脸,心里泛起了涟漪。

    后面周燿继续关于互金行业做了相对客观的评价,没有美化,也没有消极,只说事实和他对未来的预测。

    而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多宁大学时候在王尔德书里看到的一句话。周燿对她看的书一向嗤之以鼻,认为她大学还看童话书不可理解。的确,她喜欢的王尔德除了是诗人和戏剧家,还是一个伟大的童话作家。当时她就用这句话反驳周燿:“童话怎么了?写童话就幼稚没有思想么?蠢蛋,刚刚这句话你能理解么?”

    周燿的配合和回应让媒体记者基本满意,记者之间都融洽了不少。刚刚提问的记者借着周燿的回答开着玩笑问:“周总,那人是你的老师吗?”

    “不是。”周燿笑着否定,然后看了眼旁边的多宁。

    记者立马明白了,露出了了然的笑意。登对的男女总是让人养眼,后面的摄影记者拍下了好几张合照。

    然后,记者开始问一源创始人的私人问题,也有意让多宁回应。

    事实,周燿并不想多宁被记者提问两人事情,即使他可以把握好大致的氛围,仍会有一些刁滑的记者问出一些尖锐的问题,他怕这些问题会刺伤多宁。

    然而,多宁比他想得还要镇定许多。

    两人手相握在一起,面对记者提出的两人感情问题,多宁声音柔和却笃定。有记者问她周总对她意义是什么,符不符合女性高富帅的要求,有没有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多宁嘴角挂着淡笑,对着媒体的话筒和摄像头说出她和周燿关系:“周燿对我的意义,就是他是我年幼最好的玩伴,年少最喜欢的男孩,现在最爱的男人,以及未来要一起携手共度余生的爱人。我不知道他符不符合其他女性要求,希望别太符合吧……我怕我自己会吃醋。”

    “五年前我和周燿是离婚了,原因并不是网上传言周燿移情别恋,而是误会。像是大多情侣都有过的误会,我们都以为对方好的方式分开,事实只是缺少了一起解决问题的信心和勇气。如果要追责,我和周燿需要五五算。”

    “分开五年的确也很可惜,但我也感激这五年,时间和离别让我和周燿对待感情方式从幼稚变得成熟,现在我们重新在一起,比很多因为误会分手的情侣多了一份幸运,更重要我们从小认识,不会因为误会真正责怪彼此……”

    多宁语气不急不缓,把当年离婚的事情如实讲述了出来。她没有面对媒体采访的经验,但是她觉得采访也是一种交流,交流最好的方式是真诚。

    她和周燿两人是什么关系,发生了什么,就是她所说的这样。她和他有过误会,更多是情意。两人的关系也不用区分到底是玩伴友谊、初恋心动,还是男女爱情。

    因为她和周燿,都有。

    然后也有记者让周燿回应她对他的意义,周燿早不知不觉满面春风如同新郎官;第一次面对蜂窝一样的记者感到心情愉快,因为多宁当众说出了她对他的感情。

    她的心比他想象得更勇敢,也比他触碰到的更柔软。

    周燿也以多宁的方式,笑着回应了一段话:“我对多宁的感情没有什么不同,她也是我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少年最喜欢的女孩,现在最爱的女人,以后要一辈子负责和爱护的人。”

    ……

    真是秀得一手好恩爱,郎才女貌令人羡慕。何昊站在媒体后面,嘴角不经意噙起了笑意。随即,看了看西装笔挺的邬江,开口说:“看来我们以前宿舍四人,现在还是周燿最幸福啊。”

    邬江也看了眼前方,不提周燿,而是口吻冷淡地说:“我以为你不会来天信。”

    “男人总要养家活口,存钱买房娶老婆的。”何昊笑笑说。

    何昊来天信没办法做项目经理,目前职位只是邬副总的助理。这是天信人事的特意安排,明显是有人要用他膈应周燿。

    不过,他膈应到的人不是周燿,应该是邬副总。

    至于他自己,何昊已经习惯了当人跟班,觉得当个副总助理也不错,尤其上司也是他的哥们室友。有关系好做事,是不是?这话何昊来天信的时候也以玩笑的方式对邬江说过。

    邬江只丢给他一句:“我不是周燿。”

    对,所以他也没有将邬江当做周燿。

    多宁和周燿进场后,还是从手牵手换成了手挽手;原因她还是习惯不了太高的鞋子,挽着周燿走路方便她时不时将周燿当做拐杖使用。

    前面看到邬江和何昊的时候,多宁是没有好脸色,下意识看向周燿。担心周燿会因为何昊的背叛动气。

    没有,周燿嘴角依然噙着笑,样子像是好事将近那般志得意满,带着她往前走说:“怎么都是老熟人,过去打个招呼吧。”

    多宁心里对何昊生气,同样也对邬江不耻;她可以对媒体记者扬起笑脸,对邬江和何昊实在笑不出来。倒是周燿根本不计较的样子,还要上前打招呼。

    有时候,她和周燿的气量确实不在一个频道。

    “怎么,你们俩都没有女伴?”

    四人面面相对时,周燿主动问邬江,也问何昊。口气是老友之间的随意问候,打趣的目光轻飘飘地扫了扫。

    何昊先回答:“我一个助理,带什么女伴。”随即,也替自己上司邬副总解释一句,“杨小姐出国看秀来不了,就轮到我陪邬副总出席了,跟着过来见识见识。”

    咳咳……

    多宁差点没咳嗽出声,明明何昊替邬江说话,站在了邬江那边,她怎么听出了不一样信号。大概是何昊这个特意的解释,不仅没有化解尴尬,反而让邬江沉下脸。

    “恭喜啊,邬副总。”多宁朝邬江道喜,也忍不住嘲讽地问候一声。因为苗苗,也因为周燿,她对邬江大学时候存着的一点好感已经所剩为零。

    眼前这个冷傲男人,早已经不是当年606宿舍崇拜过的第一男神。就像颜艺说的,她们都被邬江高冷孤傲的表象骗了。或者说野心和**让邬江失去了他最引以为傲的自尊,将一头高空猎物的雄鹰变成了一只食腐动物的秃鹫。

    邬江没有回应她的恭喜,在她露出不屑神色时,眼里的寒意像是冰块骤然破裂。怎么,被刺伤了?多宁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攻击邬江这个自负男人;可她也没想到,邬江会靠着女人上位。

    “多宁,你恭喜早了。”周燿悠悠地开口,告诉她说,“等邬副总和杨小姐真的喜结连理那天再说恭喜不迟。对吧,邬江?”

    说完,周燿眸光含笑地对视了眼邬江。

    邬江根本没收下这声恭喜,顿了顿,冷淡地开口说:“我想我才需要对周总和许小姐道一声恭喜吧。”

    “谢谢。”

    “多谢。”多宁和周燿几乎一口开口,默契得令人发指。

    “我和多宁那么多年,感情已经不需要多说了。”周燿理当如此侧了侧头,然后加了一句,“年底我们要办酒,到时候过来喝一杯吧。”

    周燿提前发出了婚礼的口头邀请,收到以及笑着答应只有何昊。不等邬江回应,周燿带着多宁离开,客气地结束了这场碰面招呼:“不多聊,我带多宁去吃点东西。”

    多宁拿着一小块蛋糕吃着的时候,问周燿:“……我们年底要结婚办酒吗?”

    周燿厚脸无耻地吃着她盘里的蛋糕,嗯了嗯,对她说:“这是我爸妈的想法。”

    “那你呢?”多宁又问,声音多了一份忸怩。

    周燿继续吃了一口蛋糕,多宁看着周燿又吃掉她一口蛋糕,眼睛从周燿的俊脸落到蛋糕,掩盖眼底赧色的睫毛轻轻眨了眨。

    “我恨不得明天就跟你复婚,办婚礼。”周燿告诉她说,嘴巴不忘舔了下唇齿里甜腻。

    切!多宁才不相信,最近她和周燿都那么忙,哪有时间办婚礼。还明天呢……

    “明天你有空啊?”多宁笑着问,故意作难周燿。

    周燿牵上她的手:“明天是没空,不过说真的,我现在倒是不急了。”

    多宁:……

    对啊,毕竟她和他孩子都有了不是吗?

    多宁心里哼哼唧唧,撇过头的时候,周燿正经又熟稔的声音不经意从她耳边掠过;他说:“我不是还没有求婚吗?”

    呃,他还要求婚么……

    第二天,多宁和周燿都醒得很早;外面的晨曦还是朦朦胧胧,她和周燿已经对着电脑同闪闪视频;多伦多那边是夜里,闪闪刚洗了澡,趴在地毯同她和周燿说话。

    最近周燿很忙,但是每天同闪闪视频一次,是他记在心上的事。

    视频里,闪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都快落在视频屏幕,似乎想从摄像头的孔里钻到他们的身边。

    多宁不得不对闪闪说:“不要把眼睛靠得那么近。”

    视频里,闪闪抬了抬脑袋,脸蛋嘻嘻地笑着,小嘴巴一咧一合,像是在说着话,却没有声音。

    国内的夏天已经过去,自从上次机场分离已经快三个月了;虽然每天视频,却不减心底的想念。多宁看着闪闪说:“闪闪,美妈在身边吗?”

    闪闪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小嘴张着,过了一会,才发出了声音。第一声很轻,第二声很重,像是提醒他们。

    “多宁……我想你们了。”

    “……想你们了!”

    闪闪对着视频里的他们说了两句想他们,说的是纯正的中文,音很准。尤其是第二句,语气还有些重,发音很用力,像是小孩对大人要许诺过她的糖果。

    “闪闪,只要你想我们了,我们就过来看你。”这是机场分别时,周燿对闪闪说的话。视频里,闪闪记住地转头看向周燿,这个同她拉钩的人,

    纯真的眼睛满满都是期待,抬起的小拇指微微弯曲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