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chapter66
    ♂!

    颜艺之所以浮想联翩, 主要曾经多次被上了年纪的男人暗示和调戏。她毕业后也工作过一小段时间,结果还没展现职场女性的美,就被部门主管以工作能力不足辞退。

    真正原因是部门主管安排她外地出差, 却在夜里找她谈话, 开头第一句同样是:“小颜, 我有些事想单独对你说。”

    也就在那时候, 颜艺见识了老男人道貌岸然的能力和虚伪。

    原本,颜艺是不会这样随便地猜测谢思危, 毕竟谢思危一看就是一个修身养性的“高级”男人。可是修身养性,不代表完全清心寡欲。也是在谢家小外孙生日宴那天, 她在谢家看到一个年轻女性, 谢思危很自然地和她介绍说:“她是我女朋友。”

    丧妻男人交往女友很正常, 何况谢思危财力雄厚。因为顾嘉瑞, 颜艺对谢思危下意识反感……如果谢思危和那位主管有什么不同, 大约就是段位的区别,岁月将一位成功男人修炼得更加温文尔雅, 然后男人把持着资本更理所当然的道貌岸然。

    心里吐槽得厉害,实则又紧张地要命。

    清雅的茶室里,谢思危还未开口, 颜艺战战兢兢喝了一口茶, 对着谢思危尬笑了两声。

    “郑小姐,你不用紧张。”谢思危温和地笑了笑, “今天我们就当做朋友私下谈话。如果可以, 今天谈话的事情我还希望郑小姐保密。”

    颜艺大脑空白, 眼神懵懵,先点了一下头。

    谢思危继续倒茶,手腕戴着的佛珠细腻温润,正式说事之前,先随意又特意地问一句:“郑小姐也喜欢佛学?这样倒是有缘了。”

    什么?颜艺点头,过了会摇摇头:“不……谢总……其实我就是为了alice进入百嘉特意讨好您才聊佛学,事实我一点都不懂,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原来这样。”谢思危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也不介意。

    “对,对。”颜艺点头,一脸认真又诚实的表情。

    “那你现在不讨好我了?”谢思危这样问,打趣说。

    颜艺回得小心翼翼:“我觉得不管如何……我都瞒不过您的眼睛,不如从实交代。”

    谢思危点头,不再说这个。

    然后令颜艺万万没想到,谢思危会提到她父亲的生意。这几年,民营小公司不好经营,基本都是靠银行放贷运转着。就在上个月她给家里打电话,她妈告诉一笔重要的银行贷款没有下来,需要卖掉原本写在她名下的一套郊外别墅筹集资金。

    前阵子她回海城并不是她妈跳广场舞摔了跤,而是需要她签字卖掉别墅。之所以不跟多宁交代实话,也是怕多宁担心为难,毕竟她动过心思找周燿贷款。可是合作多年的银行都都不放贷她家工厂了;一源这边自然不行,周燿已经明确地拒绝了她。

    “郑小姐,如果令尊有需要,谢家可以帮你。”谢思危直接把话说了出来,然后眸光含笑地看着颜艺反应。

    颜艺:“……”没反应,完全没了反应。

    如果原先只是多心猜测,这下颜艺基本明确谢思危目的不纯,alice低扣点进入百嘉姑且算是谢思危看在她和多宁同顾嘉瑞是校友关系。

    现在呢,谢家凭什么帮她家?!

    颜艺长在一个生意之家,从小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但是,alice已经着手在百嘉正式开业,百分之3的扣点她也不想不放弃,所以她要怎么做才能……装傻到底?

    机智总是在关键时候才能展现出来——

    颜艺主动对谢思危说了自己离婚的事,谢思危点头表示,他已经了解。他都知道郑家情况,自然也知郑颜艺离过婚。

    不过,谢思危自认不是什么迂腐之人。

    “谢叔叔……您知道我为什么离婚吗?”颜艺问,改称了谢叔叔,体现了两人的年龄差。

    谢思危喜欢这声称呼,笑问:“为什么?”

    这个原因就不太好说了,颜艺身子靠前,眼睛打转,深深地吸了口气,以最坦诚交心的神色说出了答案:“其实我是一个蕾丝边。”

    谢思危:……

    “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什么是蕾丝边,我离婚就是发现了自己性取向不太对……不妨也告诉您,我爱我的合伙人,多宁!”

    谢思危:……

    不行,他还是一个迂腐之人。所以,这位郑颜艺不合适。

    “——阿嚏!”

    多宁对着电脑设计专柜阵列图的时候,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她捧起水杯看向电脑里的alice第一家店的形象图。

    手机响起,多宁接听了颜艺打来的电话,顿了顿,点头答应:“……好,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颜艺说她开车突然腿软,车子停在湿地公园的南边,让她过去接一下。

    多宁按照颜艺发来的定位地址打车过去;颜艺的车停在路边。前面是一个湖,对面是一个小树林,颜艺正站在湖边朝里面丢着小石头,像是发泄什么。

    多宁踩着两片落叶走过来,轻轻叫了一声:“颜艺?”

    颜艺怔怔转过身,眼眶发红的模样,然后伸手抱住了她,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呜呜,多宁……我心里突然好难受。”

    “……怎么了?”多宁紧张地关心道。

    是不是和客户谈得不好?她摸了摸颜艺的头,轻松地安慰说:“没事颜艺,一个客户而已。”

    颜艺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多宁,今天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鬼;一个小时前她在谢思危“遗憾”的眼神里离开了茶室,原本还觉得很得意,为自己临时的机智点赞。然后车没有开回园区,胸口莫名堵得难受,就将车停在了湿地公园的旁边,下车透透气。

    她心里憋啊,真憋。

    “多宁……老实说我以前还看不上苗姐,认为苗姐小气又别扭,死死守着邬江离不开。现在才意识到,我只不过是仗着家里有点钱比苗苗多了一点底气和任性。”

    “或者说,如果我家里也穷,父母不能成为我靠山,我可能根本不会同王烨离婚。所以,我还不如苗苗呢。”颜艺一句句话从嘴里扯出来,样子自嘲极了。

    多宁不知道颜艺今天受到了什么打击,只能安静地听着颜艺说话。

    “多宁,你知道么……我还对顾嘉瑞动过心思。”颜艺把藏在心里的秘密说了出来,“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明知道顾嘉瑞身份,还同他表白,甚至任性地表示不介意他身份。”

    “现在想想我所有的任性,只不过仗着我父母有点钱,不用担心生计和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