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chapter66
    ♂!

    颜艺之所以浮想联翩, 主要曾经多次被上了年纪的男人暗示和调戏。她毕业后也工作过一小段时间,结果还没展现职场女性的美,就被部门主管以工作能力不足辞退。

    真正原因是部门主管安排她外地出差, 却在夜里找她谈话, 开头第一句同样是:“小颜, 我有些事想单独对你说。”

    也就在那时候, 颜艺见识了老男人道貌岸然的能力和虚伪。

    原本,颜艺是不会这样随便地猜测谢思危, 毕竟谢思危一看就是一个修身养性的“高级”男人。可是修身养性,不代表完全清心寡欲。也是在谢家小外孙生日宴那天, 她在谢家看到一个年轻女性, 谢思危很自然地和她介绍说:“她是我女朋友。”

    丧妻男人交往女友很正常, 何况谢思危财力雄厚。因为顾嘉瑞, 颜艺对谢思危下意识反感……如果谢思危和那位主管有什么不同, 大约就是段位的区别,岁月将一位成功男人修炼得更加温文尔雅, 然后男人把持着资本更理所当然的道貌岸然。

    心里吐槽得厉害,实则又紧张地要命。

    清雅的茶室里,谢思危还未开口, 颜艺战战兢兢喝了一口茶, 对着谢思危尬笑了两声。

    “郑小姐,你不用紧张。”谢思危温和地笑了笑, “今天我们就当做朋友私下谈话。如果可以, 今天谈话的事情我还希望郑小姐保密。”

    颜艺大脑空白, 眼神懵懵,先点了一下头。

    谢思危继续倒茶,手腕戴着的佛珠细腻温润,正式说事之前,先随意又特意地问一句:“郑小姐也喜欢佛学?这样倒是有缘了。”

    什么?颜艺点头,过了会摇摇头:“不……谢总……其实我就是为了alice进入百嘉特意讨好您才聊佛学,事实我一点都不懂,完全就是班门弄斧。

    “……原来这样。”谢思危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也不介意。

    “对,对。”颜艺点头,一脸认真又诚实的表情。

    “那你现在不讨好我了?”谢思危这样问,打趣说。

    颜艺回得小心翼翼:“我觉得不管如何……我都瞒不过您的眼睛,不如从实交代。”

    谢思危点头,不再说这个。

    然后令颜艺万万没想到,谢思危会提到她父亲的生意。这几年,民营小公司不好经营,基本都是靠银行放贷运转着。就在上个月她给家里打电话,她妈告诉一笔重要的银行贷款没有下来,需要卖掉原本写在她名下的一套郊外别墅筹集资金。

    前阵子她回海城并不是她妈跳广场舞摔了跤,而是需要她签字卖掉别墅。之所以不跟多宁交代实话,也是怕多宁担心为难,毕竟她动过心思找周燿贷款。可是合作多年的银行都都不放贷她家工厂了;一源这边自然不行,周燿已经明确地拒绝了她。

    “郑小姐,如果令尊有需要,谢家可以帮你。”谢思危直接把话说了出来,然后眸光含笑地看着颜艺反应。

    颜艺:“……”没反应,完全没了反应。

    如果原先只是多心猜测,这下颜艺基本明确谢思危目的不纯,alice低扣点进入百嘉姑且算是谢思危看在她和多宁同顾嘉瑞是校友关系。

    现在呢,谢家凭什么帮她家?!

    颜艺长在一个生意之家,从小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但是,alice已经着手在百嘉正式开业,百分之3的扣点她也不想不放弃,所以她要怎么做才能……装傻到底?

    机智总是在关键时候才能展现出来——

    颜艺主动对谢思危说了自己离婚的事,谢思危点头表示,他已经了解。他都知道郑家情况,自然也知郑颜艺离过婚。

    不过,谢思危自认不是什么迂腐之人。

    “谢叔叔……您知道我为什么离婚吗?”颜艺问,改称了谢叔叔,体现了两人的年龄差。

    谢思危喜欢这声称呼,笑问:“为什么?”

    这个原因就不太好说了,颜艺身子靠前,眼睛打转,深深地吸了口气,以最坦诚交心的神色说出了答案:“其实我是一个蕾丝边。”

    谢思危:……

    “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什么是蕾丝边,我离婚就是发现了自己性取向不太对……不妨也告诉您,我爱我的合伙人,多宁!”

    谢思危:……

    不行,他还是一个迂腐之人。所以,这位郑颜艺不合适。

    “——阿嚏!”

    多宁对着电脑设计专柜阵列图的时候,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她捧起水杯看向电脑里的alice第一家店的形象图。

    手机响起,多宁接听了颜艺打来的电话,顿了顿,点头答应:“……好,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颜艺说她开车突然腿软,车子停在湿地公园的南边,让她过去接一下。

    多宁按照颜艺发来的定位地址打车过去;颜艺的车停在路边。前面是一个湖,对面是一个小树林,颜艺正站在湖边朝里面丢着小石头,像是发泄什么。

    多宁踩着两片落叶走过来,轻轻叫了一声:“颜艺?”

    颜艺怔怔转过身,眼眶发红的模样,然后伸手抱住了她,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呜呜,多宁……我心里突然好难受。”

    “……怎么了?”多宁紧张地关心道。

    是不是和客户谈得不好?她摸了摸颜艺的头,轻松地安慰说:“没事颜艺,一个客户而已。”

    颜艺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多宁,今天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鬼;一个小时前她在谢思危“遗憾”的眼神里离开了茶室,原本还觉得很得意,为自己临时的机智点赞。然后车没有开回园区,胸口莫名堵得难受,就将车停在了湿地公园的旁边,下车透透气。

    她心里憋啊,真憋。

    “多宁……老实说我以前还看不上苗姐,认为苗姐小气又别扭,死死守着邬江离不开。现在才意识到,我只不过是仗着家里有点钱比苗苗多了一点底气和任性。”

    “或者说,如果我家里也穷,父母不能成为我靠山,我可能根本不会同王烨离婚。所以,我还不如苗苗呢。”颜艺一句句话从嘴里扯出来,样子自嘲极了。

    多宁不知道颜艺今天受到了什么打击,只能安静地听着颜艺说话。

    “多宁,你知道么……我还对顾嘉瑞动过心思。”颜艺把藏在心里的秘密说了出来,“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明知道顾嘉瑞身份,还同他表白,甚至任性地表示不介意他身份。”

    “现在想想我所有的任性,只不过仗着我父母有点钱,不用担心生计和未来。”

    “多宁……我以后可能也没有这个资本了。”

    多宁大概知道颜艺为什么难过,又是什么触动颜艺说出刚刚这些话。颜艺私下找一源贷款的事周燿同她说过,但颜爸爸工厂的确不符合放贷条件。

    一源帮不上颜艺家多宁很遗憾,但她也不能因为颜艺是她好朋友,让周燿不好办事。

    这个事情,颜艺摇摇头,解释说:“多宁……我是找过周燿,但我没有打着你关系让周总为难。”

    “我知道。”多宁点头,眼里全是信任。她不知道怎么更好安慰颜艺,想了想就把自己之前和最近的一些想法告诉颜艺。

    “颜艺,你也知道五年前周燿第一次公司出事导致我和他分开了。其实事情不只是周燿对我的刻意隐瞒,更大一部分原因是那时候我还不够强,成为不了他的后盾;像个小女孩似的经受不住大事。”

    “所以决定回国的时候,我有两个想法,我想和周燿重新在一起是为了闪闪;开始创业成立玩偶设计品牌,却是为了周燿也为了我自己。最容易成功的事情就是做自己最擅长的事。”

    “创业有风险,除了自身需求更多是一种很特别的人生经历,不管我会不会成功。”

    “如果不幸我能力不足创业失败了,那也没什么,因为我多了经历啊。我可以同样以创业者的身份和周燿对等交流,因为我一样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难题,客户、资金困难和市场打击……”

    “如果我成功了,那就更好了。如果有一天周燿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担忧。他可以完全放下担子,选择在我的肩膀靠一靠。如果他还想继续前进升级打怪,我除了跟随他的脚步,还可以给他加点血。”

    因为人生总是荆棘多过鲜花,一个家庭,两个人携手共进,总好过一个人单打独斗。

    ……

    两场台风下来,a市气温逐渐转凉,清凉了一阵子,转而又进入了秋老虎的高温阶段。等10月过去,冷空气又要来了。

    天气都有风云突变,何况是市场金融。

    由于严加控管和封堵,今年下半年的p2p不好做,整体行业提前进入了寒冬状况;行内贷款数额快速增长的同时,平台的兑付压力也越来越大。几家靠前的信贷平台同时披露了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借款累积坏账率全都逐年上升。

    虽然,也还在相对合理的预期范围。

    小平台跑路的跑路,转行的转行,“校园贷”“个人贷”频频出事,导致整个行业负面充满着消极的□□。

    一源抗风险能力比歇业的小公司要强,但一源目前的状况还要糟糕一些。一位海归金融人士写了一篇深度剖析一源经营状况的文章;文章全网发酵,一源立马成为了网络客户群体质疑的第一家信贷平台。包括之前网络视频再次被挖了出来,u壹合作项目被天信横空拦截,同样都成为一源被质疑的两起重要事件。

    当前环境敏感是一部分原因,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对手恶意操作。

    周燿已经连续加班了两个多星期,需要应付和处理的事情很多。多宁知道周燿很忙,再忙她还是找他一起吃饭;面对一堆烦心事情,周燿胃口还算不错,中间还能对她说笑两句。

    “明天,我要去s市一趟。”周燿对她交代说,“去两天。”

    多宁知道周燿去s市做什么,还是问了问。

    “参加一个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会议,还蛮重要的。”周燿告诉她说。原本这个高峰论坛会议有酒会,他也想带多宁出席。但是这次一源身处互联网金融行业小风暴的漩涡里,酒会现场肯定有很多媒体记者堵着他采访,问一些以小搏大的问题。

    这样酒会就没意思了,他一个人去应付应付就好。

    “周燿,我想跟你一块去。”多宁主动开口,眼睛看着周燿。担心周燿拒绝,她又说,“难道你觉得,我作为你的女人上不了台面吗?”

    周燿低头笑了起来,咧嘴露出一排白牙,眼神撩了撩她说:“是,你是我的女人。”

    周燿最讨厌的地方是什么,不管面对多大的事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然这也是他最迷人的地方。很多时候,人和事情都是矛盾,具有两面性。

    因为周燿的态度,多宁作势要生气,还没有说下一句。

    “好,一起去。”周燿答应了她,顿了下,“那等会我带你去买套衣服。”

    “不用,我可以准备好。”多宁对周燿说,然后像是闪闪那样对周燿眨眨眼,“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丢面子。”

    周燿真的很好笑,伸手捏了捏面前人的脸蛋:“我羊那么漂亮,怎么会丢我的脸。”

    两人认识那么久,周燿还是第一次夸她漂亮,多宁微微垂了垂眼眸,心里有些开心。

    脸颊,也不经意地红了红。

    第二天,多宁和周燿一块出发s市。白天周燿参加论坛会议的时候,她就呆在今晚宴会举行酒店等着。等傍晚周燿回来,她已经画好了妆、穿上了得体的礼裙。

    礼裙是白色云锦旗袍改良款,收腰贴身,素雅又不缺正式。一头长发,多宁也盘成了优雅的发髻,比平时随意披着或扎着添加了一份成熟和温婉。

    然后踏上十厘米黑色绒皮高跟鞋,她和周燿187cm的身高也更加搭配了。

    周燿看到她的时候,面上的笑意和眼神都是意外的惊喜,多宁神色自然地挺着脊背等周燿走过来,一样面挂着和煦笑意。

    今晚,她不是他背后的女人,而是和他共进共退的女人。

    天信那边,今天出席高峰会议是邬江和何昊,今晚他们应该也会出席宴会。没有像大多男女那样手挽手,周燿是牵着多宁的手出席宴会。

    也和想象中一样,宴会厅还没有到,记者媒体就一拥而上,炽热的闪光灯齐齐扫向他和多宁。周燿下意识看了眼站在他旁边的多宁,怕多宁会紧张这些高举的话筒和即将面临的尖锐问话。

    正要收了收手,多宁却比他更先握紧他的手心。面对刺眼的闪光灯,多宁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保持着落落大方最佳状态。

    一源越是被质疑和攻击,周燿的公众形象越不能出现问题。

    关于这次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宴会她一定要陪周燿出席参加,因为网络除了质疑一源的运营能力外,还有一些声音故意造谣抹黑周燿个人形象,认为他用情不专,抛妻弃女。

    周燿是一个什么人,她和他之间发生什么事,没有比她更清楚。虽然她也曾误会过他,但是她不允许别人借着误会用最恶意的揣测攻击周燿,一点都不允许。

    所以,她必须出现,亲口回应这些不实的造谣。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