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hapter31
    多宁拿着一张房卡从电梯出来, 差点撞上一个酒店客房男经理。西装笔挺的男经理立马礼貌后退两步,朝她点头致意;多宁更加彬彬有礼地发问:“您好, 请问1921房间在哪边?”

    “往左走,到底,接着往右拐第二间。”男经理说,然后还抬起手对她指了指方向。

    “谢谢……”多宁道谢, 加快了脚步,心里还是很担心周燿的情况。她是看过一次周燿喝多醉酒的样子,整张脸红得像是关大爷, 然后抱着她唱小星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 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 好像许多……宁的大眼睛……”那样的周燿,傻得就像一只大猩猩。尤其是对比他平时精明的狐狸形象。

    但助理说周燿已经不省人事,难道这次情况更严重?多宁不由提了提心。

    她手里拿着的房卡就是等酒店大堂的助理特意交给她。面对助理的再三解释,上楼前她不得不怀疑地问一句:“那么严重,怎么不送医院?”

    助理看着她一会,眼神真诚,告诉她说:“因为周总不省人事前, 一直叫着许小姐你的名字……”

    一直叫着她名字?她真的变成女主角了么?另外他确定周燿是叫她名字, 而不是羊小姐……?

    或是杨小姐?

    多宁方向感不好, 加上酒店长廊是弧形设计,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1921的房间。用房卡开门之前,她先敲了两下门, 朝着里面问话:“周燿,你在里面吗?”

    在啊,正躺着等候呢……周燿睁着眼躺在大床,想到一个问题,他助理不会没把房卡给多宁吧?如果这样,他还必须从不省人事的状态醒来,给多宁开个门。

    周燿呵了呵气,真的没有比助理不会办事更闹心的事情了。工作工作不出色,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好。

    ……外面突然没了声音,怕多宁就这样走了。周燿揉了揉额头,打算起来开门。就在这时,滴的一声,酒店房门打开了。

    周燿倏然倒下,闭上眼睛。从小到大,他就没有那么装过……

    多宁忍不住抬了下眉头,她已经刷卡进来,站在电视柜前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刚刚是她看花了么?她似乎看到周燿整个身体弹了一下,从上到下地,弹了一下……

    不管如何,多宁在心里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周燿,毕竟床上的他看起来真的很像酒醉不醒的样子。所以刚刚应该是酒店房间灯光太亮,她晃了眼。

    多宁走到床边,关心地叫了一声周燿的名字:“周燿——”

    没反应。

    床上的男人脸颊通红,眉头紧蹙,白衬衫解开了三颗扣,里面露出的胸膛也微微泛着红。多宁伸手探了探周燿的额头,居然还有些烫。

    “周燿……”多宁又叫了一声。如果还不醒,她打算掐他人中了。

    就在这时,床上的男人眼皮微微抖了两下,睁开了惺忪的狭长眼眸,对视着她。同样,眼白也是一片红,布满了一条条红血丝。

    今晚他到底喝了多少?多宁问醒来的人:“感觉怎么样?”

    “多宁,你怎么来了……”周燿不回反问,声音干哑。

    不是他一直叫她名字么……

    多宁想到接通电话时助理称她为羊(杨)小姐,也不确定周燿叫的是自己,但还是开口说:“是你助理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照顾你。”

    “谢谢……”周燿望着她,低低道谢。周燿声线好,如果声音放低,就会听起来很温柔。

    都这样了,就不用这样客气了。多宁点了下头,告诉周燿说:“你助理电话打来,我还刚洗好澡呢。”不然如果她还在卫生间,就接不到电话了。

    那正好啊……周燿抿了下唇,然后伸出了一只手。

    显然,多宁没看到这只伸出来的手,站直身子说:“对了,我下楼去给你买解酒药。”

    周燿:“……”

    过了会,“……多宁,我不需要。”

    接着,他撑起了身子,对他床边的人说:“好像好了不少……你给我拿瓶水就好。”

    多宁从对面的小冰箱里拿了一瓶水,打开瓶盖递向周燿,然后又缩了回去。因为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不应该趁着机会好好表现一下吗?展现一下女人的温柔和关怀?

    “我喂你吧。”多宁对周燿说。

    周燿眼睛微微眯着,然后点了下头说:“好啊。”

    多宁坐在床边,小口小口地喂着周燿。喝水周燿一向是牛饮,现在多宁像是喂一只鸟喂他,真的解不了渴,所以他一边喝一边要求:“不够,不够……”

    多宁却怕喂太多水周燿肚子不舒服,差不多便收住了手。她也不知道周燿现在情况如何,看着有些正常,又有些不太正常。

    因为过来的时候她看到酒店附近就有一家24小时药店,她还是周燿说:“我下去给你买点药……你先一个人躺着,不然明天醒来你会头疼。”

    说完,不等周燿回话,多宁拿起房卡和钱包,走出了酒店房间。

    房门再次关上,不带任何犹豫。

    慢慢悠悠,周燿从床上起来,穿上酒店的软底拖鞋去了卫生间。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他这人就是比较真,没办法像顾嘉瑞那厮那样拿糖作醋地做样子。

    ……

    楼下,多宁已经走出了酒店。现在还是夜里8点半,正是城市夜晚最热闹的时间点。酒店位于a市中心,所以她从蓝天花园过来倒是不远,开车过来不到十分钟。

    过来的时候,她开了颜艺的车过来,以为要送周燿回家,结果助理差不多已经把周燿安顿好了。

    多宁给颜艺打电话,迎着风颜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又有些激动:“阴谋,一定是阴谋!”

    多宁停下了脚步,问颜艺:“……怎么说?”

    颜艺开始分析,多宁握着手机听着,直到颜艺分析出了答案,多宁深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她心里也是这个想法。

    “多宁,你打算怎么做?”颜艺问她。

    多宁看着大街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开口说:“不管周燿真醉假醉,我先喂他吃药。”

    药店就在前面,多宁正要同颜艺挂上手机,看到从里面出来的人,张了张嘴,叫出了她的名字:“苗苗……”

    没想到,一直联系不上的苗苗会让她在市中心的药店撞上。

    段苗苗也没想到,她会在药店碰到多宁,对比多宁披着一头柔顺的乌发,看起来清新又亮眼;她同样是长发,却是乱糟糟地绑在脑后。同样两人都是短袖牛仔裤,却是不同画风。明明以前大学的时候,她比多宁更臭美更爱漂亮。

    现在五年后,多宁每次看到都比上次更美,她却被生活早早改变了样子。

    但是,这样的多宁苗苗也不是真的嫉妒,她和多宁大学关系也是真的好。她就是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她努力又付出,却比不上什么都没做的许多宁。原来大学时候感到的落差只是大家的生活费稍有不同,走出社会才发现落差是天和地的区别:她要通过一辈子奋斗得到的东西,对方可能一毕业就拥有了。

    “苗苗……”多宁下意识去拉苗苗的手。怕人跑了。

    苗苗任由多宁抓着,扯了一个笑说:“多宁,好巧啊。”

    “这些天,你去哪儿?”多宁直接发问,眼神担心。

    “怎么,邬江找你了?”苗苗也问她,眼神暗了暗。

    “邬江不止找了我,还找了颜艺。”多宁回苗苗,多说了一句,“他应该联系了所有能联系的同学。”

    苗苗收了收面部神色,没有再说话。

    多宁只好继续问:“这些天,你去哪儿了?你和邬江是不是……”

    “……我没去哪儿。”苗苗回她,“我就住在这附近,一个好朋友家。”

    多宁放心了一些,虽然有些遗憾她和颜艺已经不是苗苗的好朋友。然后苗苗扯了扯手,多宁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放在苗苗的手腕。

    这样抓着苗苗不太好,多宁松开了手。但是既然遇到,曾经还是关系很好的室友,她开口说:“苗苗……我们可以聊聊吗?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

    ……

    酒店房间,周燿把口都漱了,结果买药的人还没回来。难道多宁发现了他目的,所以就找了个理由丢下他?周燿心里摇摇头,他不能把多宁想得那么无情。

    许多羊是一只善良的羊,就算知道他居心不良,还是会先给他送药的。

    后面,周燿又把澡洗了,穿着睡袍坐在酒店的单人沙发,看着墙上的指针思考人生。手里握着手机。

    他决定再过五分钟,就拨号。手机屏幕,已经停在多宁的联系号码的页面。

    然后五分钟,多宁还是没回来,周燿站起拨号,视线从酒店落地窗往下看,终于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进了酒店大门。

    一颗心,终于放了放。有人去了那么久不回来,他会担心她被坏人抓走好不好……

    多宁这辈子认识最坏的人也就是周燿了。然后除了给周燿买了解酒药,她还带回一杯绿茶。结果打开酒店房间,对着已经起来还洗了澡穿上睡袍的男人,睫毛忍不住忽闪忽闪地眨动:“你……好了?”

    “我热……”周燿解释说,“所以冲了一个凉。”

    多宁沉默地垂下眼眸,心里自然有一些想法,她把药和茶放下,对周燿说:“既然你好了,我先回去了。”

    周燿已经上前一步,不同意她回去:“不可以,很晚了。你不能一个人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这话是真的,多宁却不太信。“……我开车,很安全!”她对周燿开口说。

    “那我送你回去。”周燿态度强势,作势解开睡袍腰带,然后转了下头,找自己原来的衣服。原来的衬衫和西裤早湿透了,全丢在卫生间一边。

    周燿不嫌脏地捡起湿衬衫,打算重新穿上。

    后面,多宁看着周燿这99分演技,妥协了:“别换了……我不走。”

    周燿回过头,嫌弃地看了眼自己的衬衫,对她说:“……好像真的不好穿。”

    “嗯。”多宁点头,抿了下唇,藏住齿间的笑意。

    周燿还是吃了一片解酒药,然后躺在了床中间。大床虽然大,但周燿这样霸道地躺着,多宁就没什么地了,但她也不会和一个装醉买傻的人计较什么,侧着身躺了下去。

    两个人身材比例相差太大。多宁就算躺在床边边,也是够她睡。但是身子很快被周燿一揽,她整个背贴在了周燿胸膛。

    “睡那边靠边,不怕掉下去吗?”周燿勾着她问。

    多宁不说话,是谁躺得那么霸道的……

    周燿体质偏热,体温好像也比一般人要高一些。多宁只觉得她靠近周燿一点,两人之间的空气分子都活跃一些,因为温度提高。

    更热是,周燿的呼吸,滚热地滑过她的后颈皮肤。

    “周燿,你是又上火了吗?”多宁问,微微动了下身子。

    周燿一时没回答,过了会声音发哑地说:“我很少不上火。”

    多宁扯了下嘴,周燿突然扳过她的身子,脸对着脸地朝着他,然后拿起她的手说:“不骗你,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长了什么东西。”

    说完,眯了眯眼睛。

    多宁心里狐疑,还是靠近一些,伸手拨开了周燿的上眼皮。

    “是下眼皮。”周燿说。

    多宁又拨下眼皮,的确看到里面有好几颗白色的点点。她记得周燿小时候得过沙眼,便问:“是沙眼吗?”

    “不是,就是常常上火导致的。”周燿对她说,手放在了她的后腰……

    多宁这才意识到,此时她半个身子都压在周燿的胸膛,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一起。因为她低头看周燿眼睛,长发滑落了一半。

    两人目光静静地交汇片刻,周燿什么都没没说,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一些。多宁任由周燿抱着,耳朵贴在了周燿的结实的胸膛。

    一时之间,他和她都没有说话,房间安静得可以听到楼下车水马龙的闹市声,以及周燿胸膛有力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地击着她的耳膜。

    多宁鼻子莫名有些发痒。这样紧密又静寂的拥抱,她可以在周燿身上闻到好多气味,沐浴的清香,淡淡又熟悉的体味,以及还没有完全挥发的酒精气。

    “周燿,你今晚是故意吗?”她还是问了出来。希望周燿可以老实回答她。

    “是。”周燿实诚回答。

    多宁哼了哼。

    周燿只是笑了笑,一只手按在多宁腰间,一只手滑过多宁乌黑的长发丝。印象中,多宁还是第一次养了那么长的头发。

    他手心很烫,摸着微凉的头发丝很舒服。

    更令他心舒服的是,他可以这样抱着多宁。心贴着心,多宁乖巧柔顺得像是一只窝在他怀里的羊羔。这样的感觉,周燿觉得比做男女之事还要好。

    虽然,他还在压抑着身体里某种**。

    但是,多宁这样半压在他胸膛,压着他的心跳,是一种比释放**更美妙的感受。仿佛空落很久的胸口,重新被填充,再次饱满回来了。

    嘴唇突然被轻啄了一下。周燿猛地眨眼。

    多宁同样眨眼,回视着他的目光说:“因为你的老实回答,奖励你。”

    唇边蓦地勾了勾,周燿恬不知耻地要求:“再来一个。”

    多宁红了红脸:“明早再给。”

    还要等明早……周燿有些急眼,怎么等!

    不管如何,夜里多宁睡着,周燿看着躺在他臂湾里人,觉得他距离男友岗位更近了一些。虽然男友身份比不上他曾经的配偶身份。

    但是他和多宁还没有好好谈过恋爱呢!

    稍稍歪了歪头,周燿提前要走了自己的吻,将嘴覆在多宁合拢的唇边,碰了碰;忍不住,还舔了一下。

    男人天性就会耍流氓。

    第二天,关于多宁答应他的一个吻,自然也不能少。

    因为昨天的衬衫和西裤都扔进了卫生间的脏衣篮,又湿又臭根本没办法再穿,周燿只能拨打了酒店服务,报了尺寸让酒店服务生在附近商店替他买一套男装。

    然后尺寸没有问题,风格就很难把握了。

    虽然周燿的身材和个子不挑衣服,但是条纹西裤搭配着深蓝色的龙纹衬衫,真的非常提升年龄。毕竟这套衣服,给周叔叔穿也毫不维和。本身衣服牌子也是出了名的爸爸装。

    “不准笑。”蓝天花园周燿送多宁回来,从车里走出来对她说,然后拉了拉紧绷的小领口。

    没笑啊。多宁瞧了眼周燿,她只是心里有些甜蜜,嘴角弯了弯。真不是笑他的衣服,怎么说,气质凌厉的周燿穿成这样反而很显沉稳……真心话。

    沉稳就是大叔对吧。

    周燿撩了下眼皮,视线往前,便看到了站着楼道口的一个小孩。怎么,有人还不死心啊,非要他打人是不是!

    他是男二又不是炮灰,怎么能死得那么快……刘熙提着一袋爱心早点,同样看着前方的“大叔”,然后不忍直视地撇了下头。

    ……男主这穿衣品味还挺一言难尽啊。

    作者有话要说:  周燿:为什么给我安排那么多戏精!

    ……因为男主您的演技也不错啊!

    周燿: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这人真的比较真。

    ps:事不过三。另外关于多宁头发为什么那么柔顺,打个。

    蓝天花园斜对面时尚造型的托尼老师有话要说:换发型找托尼,报你们作者名字,打折哦!

    今天200红包周总发,因为周总有钱,追加100个~送给支持他的小可爱。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