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hapter29
    邬江都给她打电话, 说明他真的找不到苗苗了。所以苗苗到底去哪儿了?

    以前宿舍四人就她和颜艺离家最近,老大和苗苗都是外省人;尤其是苗苗, 来自一个比老大还要远的西北城市;在a市基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一直以来她对苗苗和邬江的事了解不多,不过她在多伦多的时候,苗苗曾在“606少女帮”的群里提了提自己和邬江的情况,笑称自己是为爱留a市, 让她和颜艺给她当娘家。

    然后两年前,邬江把自己的母亲一道接了过来,听说身体不怎么好。对此, 颜艺说过一句:以后有得你哭。后面, 苗苗就很少在群里提她和邬江的事了……

    多宁还是给颜艺打了一个电话,颜艺说她同样接到了邬江的电话, 但是苗苗也没有联系她。

    “上次闹成这样,你说苗苗怎么会联系我们呢。”颜艺口气有些不爽地说,“反正我不管,保佑别出事就好。”

    “你也别管啊。”颜艺又嘱咐她说,“苗姐又不是小孩子。”

    多宁轻轻嗯了声,挂上了手机。

    “放心,真找不到还有警察。”周燿也对她说, “现在警察办事可有效率了, 你看我的猪都可以找到。”

    ……多宁有些无语, 重点是电脑,不是粉皮猪好不好?不然就报案找一只被盗的玩偶猪,看警察会不会理他。

    是啊, 所以他真要感谢电脑一块丢了。周燿弯了弯嘴,眉眼展开舒心的笑意,继续悠哉游哉地开着车。

    ……

    只是,猪还是没找到。

    警察大叔递给周燿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无比庆幸地说:“幸好你报案早,运气不赖,对方还来不及将电脑送到电脑城卖了。”

    周燿这台电脑价值好几万,警察大叔递来的时候瞧了好几眼牌子。周燿只是问:“那猪呢?”

    警察大叔嘬了嘬嘴:……什么猪?

    周燿很是无奈,告诉警察大叔说:“跟着电脑一起丢了还有一只玩偶猪。”明明报案的时候,他还将玩偶猪还写在了前面。

    警察大叔真有些搞不明白,咳嗽了下问:“玩偶猪……很贵吗?”

    “很贵。”周燿说,眼睛都不眨一下。

    能不能别这样欺骗警察啊。多宁连忙拉了下周燿胳膊,感激地看着警察大叔说:“谢谢您帮他找到电脑,玩偶猪一点都不贵。”然后她报了一个数,价格小一百。

    警察大叔绷了绷脸,看着周燿挑了挑眉。意思很明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要见那位小偷。”周燿说出请求。

    “……”警察大叔真不想搭理这位难搞的男人,看看旁边陪同的女人,点头同意了。谁让这女人长得那么投他眼缘……或许真是一只很重要的猪吧。

    偷电脑的人被关在拘留室,一个看起来特老实巴交的男人,年龄三十来岁左右。多宁和周燿一块来到拘留室,男人正沉默地坐在里面的长椅,低垂着乱糟糟的脑袋。

    周燿站在外面,直接问了玩偶猪去哪儿,以及为什么要偷他的猪。

    男人抬起头,黑黑的脸,黑黑的眼睛,但依旧不说话。

    多宁也很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多拿一只玩偶猪,因为对方露出害怕的样子,她仰着头对周燿说:“算了吧,拿回来你也不会要了。”

    “为什么算了。”周燿一脸的不好商量,他最受不了就是这样的小偷,年纪轻轻什么事都不做,偏偏做了偷车贼。还尽挑别人最好的东西下手。

    男人大概也知道周燿是谁,张了张嘴,过了会,对着周燿比划了一番。原来真是一个聋哑人。

    周燿完全看不懂男人表达什么,但是神色敛了敛。

    多宁在多伦多因为参加过一个给聋哑孩子设计玩偶的比赛,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哑语;大致看懂了男人说什么,她对男人回了一句没事的手势,然后对周燿开口说:“我知道玩偶去哪儿了……你别去找了,回头我给你做一个新的,手工的。”

    周燿倒不是非要拿回猪不可,只是真的不明白一个大男人偷玩偶猪干什么?难道有玩偶癖?如果这样,他还想打人呢。

    “……过几天是他女儿的生日,他把那只粉皮猪送给他女儿当生日礼物。”多宁走出警察局,对周燿解释说。

    “你编的?”周燿不太相信。

    “真的,我没有骗你。”多宁抬了抬头,她当然知道那男人当小偷是不对,但是他除了是小偷,还是一个父亲。

    “这样的父爱真廉价。”周燿再次评价说。

    多宁莫名有些不快,反驳说:“周燿,不一定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厉害。”那个男人是一个聋哑人,他可能来自很偏远很贫困的地方,或者他刚被辞退工作,失去了生存能力。

    当然,这些都不能成为他当小偷的理由。所以就算他可怜,是一个社会低层人,警察还是要关押他十天啊。

    同样,周燿更加理直气壮地反问她:“所以他可怜,我就要同情他,不计较他偷了我电脑我的玩偶?我要不要再给他送点钱,行行善啊?”

    多宁被驳地说不出话来,顿了顿,她强调说:“我只是觉得父爱没有廉价的说法。”

    有人一急,就容易脸红眼红。

    周燿不同多宁争辩,叹了叹气。他知道多宁心软,也比自己善良许多……没关系,这样他和她才般配。周燿将手放在多宁肩膀,转而大方地笑了笑说:“好了,所以我不是没有要回粉皮猪吗?就留给他的女儿吧。”

    多宁:……

    “不过我真心觉得啊,如果他女儿以后知道玩偶猪是他爸爸偷来的礼物,肯定不会高兴,反而觉得很丢脸。”周燿仍旧坚定自己说法,慢慢悠悠,加了一句,“父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的。”

    父亲,不是随便人都可以当的……真是一句好厉害的话。

    多宁张了张嘴,真没想到有人还挺有心得和准则的。“看来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好父亲啊。”多宁忍不住冒出一句话,挤兑说。

    “对啊。”周燿笃定地点了下头,不忘给自己贴了贴金说,“我现在不管从哪个方面,都可以胜任一个父亲角色。”说完,还冲她笑了笑。

    多宁:……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说说而已。

    就这样聊到了父亲这个话题,多宁坐在副驾驶托着脑袋,稍稍侧对着周燿;而左手滑动着手机里照片,低头看着里面闪闪的可爱模样。

    心里甜中带涩。

    “周燿,那你觉得一个好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多宁转头问周燿。

    多宁这样一问,周燿倒是很难回答,毕竟刚刚他只是随便一说。

    “……不打孩子?”想了想,他说了一条同多宁参考。

    手机屏幕快速暗了下来,多宁将手机放回包包里……她就不应该有太大的期盼。

    “老实说,我以后应该是一个严亲。因为我一点都不赞同溺爱孩子。”周燿开口说,继续说了几句自己的育儿概念,“溺爱是父母对孩子非常不负责的行为,尤其在孩子年幼的时候,特别容易助长孩子形成不健全的人格;实话实说,虽然小时候我常被我爸打,但我还是很赞同我爸对我的教育方针——拳头教育。小孩多打打没什么不好。你看现在为什么熊孩子那么多,基本都是父母宠坏的结果……”

    多宁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周燿,咬了咬牙说:“……你以为所有小孩都像你小时候那样吗?”

    “差不多吧,十个小孩九个熊。”周燿笑着说,回想以前的事,还是强调了一下,“不过你是那十分之一。”

    “所以,你上次说喜欢男孩,是因为……”多宁提起温泉山庄周燿说过的话,说出她的理解,“方便你实施拳头教育?”

    “……这倒不是。”周燿勾了勾唇边,莫名很喜欢同多宁讨论孩子问题,先讨论讨论,他才有当爹的机会,或是做当爹的事情。“不是大家都说女儿像爸,儿子像妈妈吗?”周燿拿出了老一辈子的说法解释说,“我只是觉得女儿像我……不太好。”

    像他?想得倒是很美。

    周燿语气越说越愉快,又给她分析起来:“你看如果女儿像我,就容易单眼皮,大鼻子,多毛发,说不准性格还暴躁,想想就可怕。”

    多宁先是呵出一口气,然后眨了眨眼,周燿这样一说,倒真是很庆幸啊。

    “不过自己的娃——”周燿扯了扯唇,露出了一点点笑意,“丑点都能接受,毕竟是自己的。”

    多宁默默撇过头,还好,终于说了一句还算能听的话。

    然后关于周燿公司对面的展示厅,多宁经过一番考虑,还是决定租下来。颜艺当然也没什么意见。毕竟官网都有了,有一家体面的工作室很重要。

    展示厅原本装修就很好,简约大方,后面她和颜艺只需要添置架子和沙发就好。架子是用来摆放玩偶样品,多宁想到闪闪卧室里拥有的“动物城”,好想搬一半过来。

    第二天清早她闪闪通视频,才知道闪闪发烧了,额头贴着一块卡通退烧贴。视频里,闪闪坐在垫子上玩耍,脑袋扎着的辫子还没有解开,怏怏地垂下来。

    虽然闪闪基本无恙地同她说话,手里还玩着积木玩具,多宁还是很担心。

    多伦多冬季比国内长,虽然现在多伦多气候也转暖了,但是只要降温,闪闪就容易发烧咳嗽。因为闪闪发烧,多宁没有同闪闪多聊天,让闪闪由姨妈带着早点入睡。

    “多宁……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最后挂断的时候,闪闪突然问她,说了一句特别连贯的普通话。因为生着病,闪闪没平常那么活泼,但是一双大眼睛依旧闪啊闪

    “闪闪……你想我了吗?”多宁问,好想到里面抱抱闪闪。

    然后闪闪对着她,很认真地点了下头。

    ……

    夜里,多宁做了一个梦,梦到闪闪回到了她怀里,软软的小身子紧紧地贴在她胸口,像是一只小天使……凌晨三点,多宁从梦里醒来,发现自己抱着不是闪闪,而是一只公仔兔。

    前两天,颜艺提出可以把闪闪先带回来,然后不和周燿提闪闪身份,让周燿自己发现这个大彩蛋。

    可是,多宁还是觉得冒险了一点,因为她还是不敢确定闪闪对周燿到底是彩蛋,还是……炸弹。闪闪活泼又爱笑,但也有小孩独特的敏感。闪闪现在还只有四岁,还活在人人都会喜欢她的世界里……

    多宁上网,打开手机周燿公司的app,发现页面又有了更新,上面重点推出了一个创业资金扶持的产品。多宁上下滑动页面,发现申请的创业者不少,而且都提供了创业计划书。同样,不少人都得到了贷款。

    多宁研究了一番,给周燿打了电话,开门见山说:“我想申请你们公司的贷款。”

    周燿:“……”过了会,他回她,“可以啊。”

    多宁提了提她刚刚看到的贷款方式,然后问周燿意见。周燿那边发出椅子和地板摩擦的吱呀声,和签字笔敲着桌面的嘚嘚声,然后他对她说:“这个信贷模式还不错,你可以试试。”

    其实多宁不一定要通过贷款的方式筹集创业资金,更多是想通过这个方式了解周燿推出的产品,因为她对金融真的一窍不通。

    “不过这个创业贷款挺难通过审核的。”周燿对她说,但是作为特别关系户,老板是会特别照顾,“这样,晚上我过来帮你一起写申请报告,这样通过几率大。”

    多宁:“谢谢。”

    “不客气。”周燿提醒她说,“我还在竞争上岗呢。”

    ……

    ——对不起,你的创业贷款请求未通过。

    三天后,多宁把通知截图发给周燿,这可是周老板一条条指导她写的申请报告,结果连初审都没有通过。果然……很难通过审核啊。

    很快,周燿回复了她:“我去问问风险部的人。”

    半个小时,申请报告通过;更快的是,她的10万贷款几乎秒下——债权人周燿。

    多宁走出房间,站在门边告诉颜艺说:“我从周燿那里借了10万,年化利率百分之12,你觉得怎么样?”

    颜艺躺在沙发敷面膜,听到她的话,弹坐了起来:“……周燿他是疯了吗?!”

    多宁只是笑笑。

    颜艺伸手指了指她,很快明白过来,即使覆着面膜,但整个面部表情都鲜活了:“多宁你厉害了,心机了啊……莫非你想通过这方式卖身抵债?”嘿嘿嘿嘿嘿嘿!

    多宁:……这倒没有。不过颜艺这个说法,她也可以考虑考虑啊。

    忍不住,多宁继续笑了笑,走到颜艺面前,商量地开口说:“颜颜,我打算下个月就把闪闪从多伦多带回来,跟着我住一段时间。”

    颜艺立马举起双手赞成,对她说:“我觉得很好……当然如果周总认不出,那就我来给闪闪当爸。”

    多宁点头,没问题。

    颜艺仰了仰面,感慨说:“天哪,我真的希望闪闪快点过来。”

    多宁也希望闪闪可以快点过来,但是她不得不颜艺说:“有时候闪闪可能比较吵,会影响你。”因为是小孩,吵起来的时候不太有分寸……不过闪闪已经很乖了。

    颜艺摇头,强调地告诉她:“多宁,你不知道我对小孩有多纵容!我姐姐家的孩子,那个熊啊。我都很能忍受。”

    “那你姐夫会打孩子吗?”多宁想到地问。咳咳!

    颜艺点头说:“打,当然打……每天吊起来打!”

    多宁:“……哦。”

    然后,颜艺也说了一件事,样子有些纠结:“我昨天无聊去听大师上课了。”

    大师?顾学长吗?多宁拍了下颜艺的肩膀说:“可以啊……修身养性。”当然,如果颜艺有其他目的,她权当做不知道。

    “结果你知道我看到谁了吗?”颜艺突然话锋一转,声音也有些下来。

    谁?多宁想不到会是谁。难道有其他女施主么?

    “我前婆婆和吴小姐。”颜艺说。

    多宁:……

    “她们是特意从海城过来上顾嘉瑞的课,厉害吧。”颜艺看着她,咧着嘴说,“粉丝……她们居然是一诚大师的粉丝诶!”

    这,怎么可能?

    完全有这个可能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顾嘉瑞那个装逼佛自然吸引云淡风轻的吴小姐的关注。颜艺靠了靠沙发,然后陷入了思绪里。

    多宁看了颜艺一眼,以她对颜艺的了解,颜艺肯定是要做点什么,才不会辜负这份天赐的……机缘。

    没错!颜艺微微地点了下头,扯掉了黑色面膜。

    作者有话要说:  “大师,求你帮帮我!”

    “郑施主……别为难贫僧好不好?”

    “一诚大师,你就不看在我们曾经没有完成的露水情缘,帮我一下。”

    顾嘉瑞:“……”不是还没有完成么?

    ps:周总希望你记住今天说的话:父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的……

    今天依旧20和180组合,偏心送给话多的小仙女。

    么么哒,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