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hapter29
    邬江都给她打电话, 说明他真的找不到苗苗了。所以苗苗到底去哪儿了?

    以前宿舍四人就她和颜艺离家最近,老大和苗苗都是外省人;尤其是苗苗, 来自一个比老大还要远的西北城市;在a市基本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一直以来她对苗苗和邬江的事了解不多,不过她在多伦多的时候,苗苗曾在“606少女帮”的群里提了提自己和邬江的情况,笑称自己是为爱留a市, 让她和颜艺给她当娘家。

    然后两年前,邬江把自己的母亲一道接了过来,听说身体不怎么好。对此, 颜艺说过一句:以后有得你哭。后面, 苗苗就很少在群里提她和邬江的事了……

    多宁还是给颜艺打了一个电话,颜艺说她同样接到了邬江的电话, 但是苗苗也没有联系她。

    “上次闹成这样,你说苗苗怎么会联系我们呢。”颜艺口气有些不爽地说,“反正我不管,保佑别出事就好。”

    “你也别管啊。”颜艺又嘱咐她说,“苗姐又不是小孩子。”

    多宁轻轻嗯了声,挂上了手机。

    “放心,真找不到还有警察。”周燿也对她说, “现在警察办事可有效率了, 你看我的猪都可以找到。”

    ……多宁有些无语, 重点是电脑,不是粉皮猪好不好?不然就报案找一只被盗的玩偶猪,看警察会不会理他。

    是啊, 所以他真要感谢电脑一块丢了。周燿弯了弯嘴,眉眼展开舒心的笑意,继续悠哉游哉地开着车。

    ……

    只是,猪还是没找到。

    警察大叔递给周燿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无比庆幸地说:“幸好你报案早,运气不赖,对方还来不及将电脑送到电脑城卖了。”

    周燿这台电脑价值好几万,警察大叔递来的时候瞧了好几眼牌子。周燿只是问:“那猪呢?”

    警察大叔嘬了嘬嘴:……什么猪?

    周燿很是无奈,告诉警察大叔说:“跟着电脑一起丢了还有一只玩偶猪。”明明报案的时候,他还将玩偶猪还写在了前面。

    警察大叔真有些搞不明白,咳嗽了下问:“玩偶猪……很贵吗?”

    “很贵。”周燿说,眼睛都不眨一下。

    能不能别这样欺骗警察啊。多宁连忙拉了下周燿胳膊,感激地看着警察大叔说:“谢谢您帮他找到电脑,玩偶猪一点都不贵。”然后她报了一个数,价格小一百。

    警察大叔绷了绷脸,看着周燿挑了挑眉。意思很明白,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要见那位小偷。”周燿说出请求。

    “……”警察大叔真不想搭理这位难搞的男人,看看旁边陪同的女人,点头同意了。谁让这女人长得那么投他眼缘……或许真是一只很重要的猪吧。

    偷电脑的人被关在拘留室,一个看起来特老实巴交的男人,年龄三十来岁左右。多宁和周燿一块来到拘留室,男人正沉默地坐在里面的长椅,低垂着乱糟糟的脑袋。

    周燿站在外面,直接问了玩偶猪去哪儿,以及为什么要偷他的猪。

    男人抬起头,黑黑的脸,黑黑的眼睛,但依旧不说话。

    多宁也很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多拿一只玩偶猪,因为对方露出害怕的样子,她仰着头对周燿说:“算了吧,拿回来你也不会要了。”

    “为什么算了。”周燿一脸的不好商量,他最受不了就是这样的小偷,年纪轻轻什么事都不做,偏偏做了偷车贼。还尽挑别人最好的东西下手。

    男人大概也知道周燿是谁,张了张嘴,过了会,对着周燿比划了一番。原来真是一个聋哑人。

    周燿完全看不懂男人表达什么,但是神色敛了敛。

    多宁在多伦多因为参加过一个给聋哑孩子设计玩偶的比赛,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哑语;大致看懂了男人说什么,她对男人回了一句没事的手势,然后对周燿开口说:“我知道玩偶去哪儿了……你别去找了,回头我给你做一个新的,手工的。”

    周燿倒不是非要拿回猪不可,只是真的不明白一个大男人偷玩偶猪干什么?难道有玩偶癖?如果这样,他还想打人呢。

    “……过几天是他女儿的生日,他把那只粉皮猪送给他女儿当生日礼物。”多宁走出警察局,对周燿解释说。

    “你编的?”周燿不太相信。

    “真的,我没有骗你。”多宁抬了抬头,她当然知道那男人当小偷是不对,但是他除了是小偷,还是一个父亲。

    “这样的父爱真廉价。”周燿再次评价说。

    多宁莫名有些不快,反驳说:“周燿,不一定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厉害。”那个男人是一个聋哑人,他可能来自很偏远很贫困的地方,或者他刚被辞退工作,失去了生存能力。

    当然,这些都不能成为他当小偷的理由。所以就算他可怜,是一个社会低层人,警察还是要关押他十天啊。

    同样,周燿更加理直气壮地反问她:“所以他可怜,我就要同情他,不计较他偷了我电脑我的玩偶?我要不要再给他送点钱,行行善啊?”

    多宁被驳地说不出话来,顿了顿,她强调说:“我只是觉得父爱没有廉价的说法。”

    有人一急,就容易脸红眼红。

    周燿不同多宁争辩,叹了叹气。他知道多宁心软,也比自己善良许多……没关系,这样他和她才般配。周燿将手放在多宁肩膀,转而大方地笑了笑说:“好了,所以我不是没有要回粉皮猪吗?就留给他的女儿吧。”

    多宁:……

    “不过我真心觉得啊,如果他女儿以后知道玩偶猪是他爸爸偷来的礼物,肯定不会高兴,反而觉得很丢脸。”周燿仍旧坚定自己说法,慢慢悠悠,加了一句,“父亲,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的。”

    父亲,不是随便人都可以当的……真是一句好厉害的话。

    多宁张了张嘴,真没想到有人还挺有心得和准则的。“看来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好父亲啊。”多宁忍不住冒出一句话,挤兑说。

    “对啊。”周燿笃定地点了下头,不忘给自己贴了贴金说,“我现在不管从哪个方面,都可以胜任一个父亲角色。”说完,还冲她笑了笑。

    多宁:……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说说而已。

    就这样聊到了父亲这个话题,多宁坐在副驾驶托着脑袋,稍稍侧对着周燿;而左手滑动着手机里照片,低头看着里面闪闪的可爱模样。

    心里甜中带涩。

    “周燿,那你觉得一个好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多宁转头问周燿。

    多宁这样一问,周燿倒是很难回答,毕竟刚刚他只是随便一说。

    “……不打孩子?”想了想,他说了一条同多宁参考。

    手机屏幕快速暗了下来,多宁将手机放回包包里……她就不应该有太大的期盼。

    “老实说,我以后应该是一个严亲。因为我一点都不赞同溺爱孩子。”周燿开口说,继续说了几句自己的育儿概念,“溺爱是父母对孩子非常不负责的行为,尤其在孩子年幼的时候,特别容易助长孩子形成不健全的人格;实话实说,虽然小时候我常被我爸打,但我还是很赞同我爸对我的教育方针——拳头教育。小孩多打打没什么不好。你看现在为什么熊孩子那么多,基本都是父母宠坏的结果……”

    多宁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周燿,咬了咬牙说:“……你以为所有小孩都像你小时候那样吗?”

    “差不多吧,十个小孩九个熊。”周燿笑着说,回想以前的事,还是强调了一下,“不过你是那十分之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