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hapter62
    订阅不足百分之三十, 内容明天再发放。   多宁笑笑。她懂颜艺, 因为她妈同他爸离婚的那天,是她给她妈梳头化妆。

    “还有, 你从来不在我面前骂王烨渣男。”颜艺又说,扯了下唇。

    那是因为那个男人再不堪, 也是颜艺爱过的男人, 她不提及颜艺反而更容易放下。多宁望着颜艺, 见颜艺眼眶微微泛红,握住颜艺的手。

    想了下,去王家之前, 她和颜艺可能要先去一趟眼镜店。

    刚好, 路过一家眼镜店。多宁和颜艺进去各选了一副墨镜, 对着柜台摆放的圆形面镜, 她重新替颜艺涂上口红,用颜艺最喜欢的橘红。

    涂好了。她让颜艺看镜子里的人, 颜艺昂了昂下巴, 十分满意。“多宁,你怎么想到要买墨镜啊。”颜艺出声问她。

    “因为……”多宁如实对颜艺说,“五年前我也这样陪过我妈妈。”陪她妈去见她爸和那位生了双胞胎的女人。

    当时她眼眶也是这样通红,是周燿找了一副墨镜给她戴上;他弯着腰对她说:“短时间也没办法让你变硬变强,戴个墨镜装装吧。”

    装像样了,也就差不多了。

    颜艺点点头,样子轻松地指了指她说:“多宁,那你也戴上。”

    嗯。等会她是给颜艺撑场的人, 的确需要提升气场。多宁一块戴上了墨镜,然后抬手将墨镜往上推了推。她是小圆脸,戴上墨镜立马遮住了半张脸,但如果要装腔作势,必须要刻意摆着脸。

    对着镜子,多宁将嘴角耷拉,很好很严肃。就算她只是气鼓鼓的奶油包,等会去了王家,也绝不能漏了馅。

    然后没想到,颜艺还有那么多东西扔在王家。

    其实,今天颜艺本来只想要拿回一些小物,因为王烨刚刚回复的短信,越想越不爽快,决定将那个家里所有只要是她花钱买的物件全部搬走。

    钢琴,动感单车,音响,床头灯……噢,还有一张贵妃榻。全部,统统都要搬走。

    可以。多宁立马替颜艺联系了一个搬家公司。

    十分钟前,颜艺发消息给王烨,说等会要过来拿东西,让家里阿姨给她开个门。王烨拒绝了她,理由是不方便,让颜艺明天再过来。颜艺就联系了还在王家做事的阿姨。因为颜艺对这位阿姨每天算计买菜钱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阿姨对颜艺有较深的雇佣情谊,透风报信地告诉了她——等会吴小姐要过来。

    吴小姐是谁,就是颜艺前夫留学谈的初恋女友,同样是海城人。国外读书时因彼此理想不同和王烨分手,结果回国之后,两人理想又一致了。

    什么都不说了,直接带着搬家公司上王家。

    王家位于海城西江一个出名的纯别墅小区,王烨和颜艺结婚之前买的新房,因为王烨孝顺,结婚之后颜艺一直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所以今天吴小姐过来,八成还是过来正式登门拜见。

    难怪,王烨说不方便。颜艺讽刺地啧啧了两声,转头看向车窗。

    带着搬家公司的卡车去王家,是多宁开的车。快到的时候,颜艺坐在副驾驶吸气又吸气,放在双腿的手依旧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抖。心里气愤导致的。

    其实,颜艺并不是一个强硬的人。如果强硬,两个月前颜艺也不会这样轻易地离婚。

    多宁更不是强硬的人,但是今天她要替颜艺强硬一次。

    按照颜艺给的地址,多宁将颜艺的ma停在了王家别墅外面,后面是跟着她的搬家公司,一辆五座的大卡车,威风凛凛。

    果不其然,今天王家很热闹,别墅外面多出了好几辆车。

    多宁转头看向颜艺。颜艺戴着墨镜瞧了她一眼,解开了安全带。多宁跟着颜艺下车。

    开门是王家帮佣的阿姨,面对突然杀来的颜艺,一下子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颜颜……”

    颜艺看向客厅。

    偌大的客厅,坐满了人。他们大概是聚会,原本高声阔谈的气氛,凝结在王烨站起来看向颜艺的瞬间。

    “我来拿东西。”颜艺开口,交代了来意。

    然后多宁要做什么呢,完全服从颜艺命令的人。颜艺交代结束,她立马安排搬家公司的大哥们做事。过来之前,她和颜艺拟定了一张详细物件名单,将今天要搬走的东西全部不落地写在纸上。

    这样就算等会颜艺情绪出现波动,该搬走的东西不会少。这样,颜艺就不用再过来第二趟。

    按照多宁的指挥,两位大哥要上楼搬最大的贵妃榻。王烨跨步上前,从沙发那边走来,他拉住了颜艺的手,低声问一句:“颜颜,你怎么来了。”

    “我来搬回我的东西。”颜艺又说了一遍。

    自然,王烨看到了一块过来的搬家工人,还不少。他对颜艺低声乞求说:“颜艺,今天那么多亲戚朋友……你给我留点面子。”

    颜艺将手放在墨镜,作势要摘下来,但又没有。

    “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他们又不是我的亲戚朋友。”颜艺回王烨,没有压低声音,也没有有意提高声音。然后看向对面沙发同样站起来的——吴小姐。

    因为颜艺结婚的时候她在多伦多没办法过来,今天多宁第一次见颜艺相亲认识的丈夫,传说中的“王爷”真人,很白很瘦的一个男人。面对王烨的打量,多宁非常认真地摆了摆脸,然后将墨镜往额头一推。

    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同王烨对视。

    颜艺结婚的时候她录了vcr,如果王烨记性好,应该可以认出她是谁。她是颜艺大学关系最好的朋友。作为礼貌,多宁还是需要跟王烨确定一下物件名单。她将写着数十样物件的纸张递给王烨,语气平实地开口:“王总,麻烦确定下纸上写的东西,是不是都是颜颜自己花钱买的,如果没有问题,我要开始了。”

    王烨叫出了她的名字:“多宁……你怎么也跟颜艺一块闹。”

    多宁没有理会王烨的故作熟稔:“既然王总不需要确认,那我就按照上面的搬了。如果搬错了,王总别心疼。”

    王烨呵了呵气,撇了撇头。

    然后沙发一块站起的高瘦女人走了过来,多宁同样与她对视,如果没有错她就是吴小姐。吴小姐身着一件灰色的棉麻裙子,气质清雅。不漂亮但气质出众。

    气质出众的吴小姐走到王烨的身边,轻轻落落地开口:“烨,你就让你前妻搬走吧。”

    面对云淡风轻又高贵的吴小姐,颜艺情绪忍不住有些起伏,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具体见到这位女人,多宁也能理解和明白颜艺为什么会干架。

    “对啊,还是吴小姐讲道理。”多宁挺了挺脊背,替颜艺回应吴小姐说,“初次见面,一看吴小姐就是一个大方之人,毕竟不是谁都可以继续用别人不要的丈夫……不用说,吴小姐这样大方,品味一定更好。等我们把东西搬走,刚好替吴小姐腾地方,腾空的地方吴小姐辛苦辛苦再替王总买吧。”

    吴小姐十分好笑,张了下嘴,欲要说话。

    多宁连忙加了一句,冷冷地堵了上去:“吴小姐,不用多谢。”这一招,是她从周燿那里学来。不错,很好用。

    多宁是不喜欢吵架怼人,但不代表她不会。她从小和周燿一起玩到大,周燿是谁,如果他要怼人,没人是他对手。

    很好,吴小姐不再说话了:“……”

    同时,“哐当——”

    开始做事的搬家大哥已经将玄关大门的一副油画拿了下来,见所有人看着他,哈了哈气说:“这,这也是吧!”

    “是。”

    “是。”

    多宁和颜艺一块回大哥。

    “好嘞。”

    同样,今天王家父母都在,其他都是王家的亲戚朋友。就是怕对方人多,多宁联系搬家公司的时候,加了双倍的价格要了两倍搬家工人。

    然后是其他的墙画,楼上楼下,卧室长廊,全部都要拿了下来。一幅都不能少。接着是跑步机、动感单车、贵妃榻……按照先后顺序,多宁指挥着搬家大哥们一一从王家大门搬了出来……

    客厅,墙上的曲屏电视还在播放着一档节目。但是已经没有人再看了,亲戚朋友们全盯着搬家工人拿走各种大件,目不转睛,又不好上前多事。王家父母也是好面子之人,没有上来阻止。

    既然电视没人看,那最好了。

    多宁又招了一个工人过来,对他说:“这电视也是,拿下来吧。”

    搬家工人都是事先说好,做事干练又不多话。多宁全程也是话少面冷,样子漠然。虽然她早已经手脚发软心口发慌。

    就在她装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的时候,手机响了。

    周燿来电。

    不能接。多宁面无表情按断了。

    然后,周燿又打来。

    没办法,多宁转了下头,当着王家的亲戚朋友们接听了这个电话。手机里周燿正要懒懒散散开口,她先不耐烦地开腔:“有事快说,有话快放,我现在很忙。”

    语气冷傲,像是女主人对待家里的男宠。

    “……”

    手机那端一下子没了反应。

    “既然没话说,我挂了。”多宁又说了一句。从进王家大门她就把自己气场提到了一个全新高度,现在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手机那边还是没有声音,像是断了气。

    多宁正要挂上手机,周燿连忙轻咳两声,有些试探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晚上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

    “再见,小宁。”周哥哥也开口说,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有时间来医院找我,我给你检查一下牙齿情况。”

    “好。”多宁鸡啄米地点头,特别开心。

    周家是她见过最和谐的家庭,她很喜欢同他们相处,小时候她喜欢周家多过于自己家。如果说周家唯一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就是——

    “走了。”周燿绕过茶几走到她后面,推了下她的后背。

    就是周燿了。

    一直以来,周爸爸都希望周燿和周哥哥一样子从父业,当一名本本分分的牙医。结果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周燿根本没有同家人商量,直接填了金融专业。

    对于周燿学了金融,周爸爸倒也没有很大意见;但是对周燿捣鼓的事情,意见很大,尤其每次上网看到个人信贷老板频频跑路的新闻,提心吊胆地担心下一个出事跑路的就是周燿。

    周燿也解释过,他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然而,周燿就是周爸爸眼里的“妖艳贱货”。

    不过,这都是五年前了,现在周燿做得这样好,她相信不管杜老师还是周爸爸肯定都为他开心骄傲。虽然周爸爸嘴上依旧很爱说教周燿。

    今晚,多宁真的很开心,从周家大门出来一直弯着唇。她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周燿。走路的时候周燿又接了一个电话,同她拉开一段距离。

    多宁主动停了一会,等等周燿。

    五米外,周燿看向前面等自己的人,放下手机走上前。

    他的车停在小区外面,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车位,开进来也没地停;他又懒得转圈找公用的车位,索性每次回家直接停在外面。正好他爸也不太愿意看到他那辆特斯拉。

    “这两天忙什么?”周燿开口问,问了自己关心的事。

    “搬家。”多宁清清脆脆地回答,“我搬到了外婆留给我的那套房子。”

    周燿:“蓝天花园?”

    多宁点头,就在这时,手机进来一条颜艺的消息,多宁低着头回复颜艺。回复好之后,想到地加了一句:“和颜艺一块住。”

    “颜艺?那晚醉酒的那个……?”周燿有些不快,然后同样想到地说,“她不是结婚了么?”

    多宁大学室友颜艺结婚的时候周燿是知道的,因为当时多宁在多伦多难得联系他,让他替她包个红包由另一个室友带去。

    那位室友他也知道,叫什么苗姐来着。

    大学的时候追了他的室友邬江,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一个主。

    就不知道现在两人还在不在一起。

    女追男,基本没好下场;追得还是邬江那块硬石头。

    周燿摇摇头,不由多宁说,大致猜到那位醉酒的室友为什么要住多宁这,冷冷幽幽地开腔道:“多宁,你少掺和人家婚姻里事,如果你不想以后同你那位颜室友断绝来往的话。”

    多宁:……

    周燿挑了下眉,听不明白?

    多宁也挑眉看向周燿。她当然能听明白,周燿以为颜艺和丈夫吵架才住她这,认为她在多管闲事嘛。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何昊和郑文娜,大师的忠告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小剧场

    多宁存钱买手办娃娃的事情,周燿是知道的。多宁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周燿把手办娃娃当生日礼物送给了多宁。

    多宁那个开心:“周大爷……你哪来那么多钱。”

    “我这学期本要换一辆自行车,全用来买你这玩意了。”

    多宁感动:“……谢谢。”

    “不用谢,等我生日你把我自行车买回来就好。”

    周大爷,没想到你是一个那么算计的男人!

    周燿:对,这样我和多宁每样拥有的东西都有彼此的意义。

    ps:顾学长真的只是去游历(旅游),想清楚一些事情,没有重大疾病这种狗血梗哈!

    今天红包顾学长送吧。

    善哉善哉,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