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hapter61
    车里的豆花油条和小笼包早已不能吃, 周燿看了看血迹斑斓的后座, 烦躁地将副驾驶的早餐丢到了路边的垃圾桶。

    如果不是救护车一时赶不过来,他肯定不会下车帮忙惹得自己一身腥。

    好在送得及时, 那个孕妇没事。或许,现在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很好, 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小天使或……小恶魔。

    关于闪闪出生的事, 多宁没有同他多说, 他却想听更多;然后多宁将脸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地强调说:“当时帮我的人很多,他们不仅送我来了医院, 还等在医院直到我生下闪闪……周燿, 我觉得这个世界, 不管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 但好人总比坏人多一些。”

    “我也特别庆幸,我们没有在一起的五年, 我总能遇到很多很多的好人。”

    ……

    他也很感激, 他不在的这五年,有那么多的好人帮到多宁。本身,多宁也是很善良很善良的人,不比他长着一颗坚硬冷漠的心。

    周燿不能开这车去找多宁,靠在驾驶座给多宁发了一条微信:“那个豆花油条我没有买,你自己先买点或做点吃的……园区见。”

    多宁收到周燿这条信息的时候已经坐在工作室等了半天的早餐,大清早有人给她发消息让她等他的早餐,他去以前两人都爱吃的那家老店买豆花油条。

    结果她等了半天, 他没买?

    多宁拿着手机输入了一个“嗯”,发送之前将它删除,听从内心的真实感受,换成了另一个字回复——“哼”。

    周燿回公寓换了一套衣服,又将车送去了清洗;打车来到园区,进公司前先去了一趟多宁的玩偶工作室,里面多宁正手工打样一个新玩偶。

    “吃过了吗?”周燿笑着问了问。

    “吃了。”多宁没好气地回,朝着面前男人抬了下眼皮,“……不然早饿昏了。”

    突然被通知没早饭,她临时只能吃土司和牛奶;一包土司她吃了两片,剩下的大半包放在工作台上,牛奶也还有半盒留着。周燿看到了它们,全不客气拿走说:“都给我了。”

    多宁:……

    “你也没吃早饭吗?”她开口问他。

    周燿点头说:“路上遇上一件事,耽误了。”

    多宁:“……噢。”

    今早这样的晦气事,多宁不问,周燿也没有兴致多说,拿着多宁吃剩下的土司牛奶回了公司;来公司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开晨会讨论同美国u壹最新的合作方案。

    一边吸着牛奶,一边提出意见。

    晨会结束,一源所有的部门经理副经理带着底下员工进入了高速运转的工作状态,周燿拿着只吃了两口半袋土司上楼。

    三步并两步,迈着长腿回办公室,后面助理跟着周燿上楼,脚步吃力,不忘贴心地问:“周总,需要我再给你买份早饭吗?”

    周燿斜了眼:“你很闲吗?”

    助理:“……还好。”

    “如果有时间,你去对面公司帮我约下那位黄老板,我有事找他谈。”周燿在办公椅坐下来,对助理说。

    好!助理猛点头。原来是周总有其他事情吩咐他做,单听前面一句,他还以为周总对他最近的工作情况不满意呢。

    嘿嘿,还好还好。

    全公司所有员工,周燿就对自己助理最不满意,偏偏助理自我感觉还很不错,怎么提醒都感受不出来。周燿头也懒得抬一下,指纹验证打开电脑,翻开昨晚没有看完的项目资料,看到一份广鸿项目跟进记录表的时候,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助理已经去联系了对面考拉出版公司的黄老板,今天黄老板亲自跑印刷厂看一诚大师的新书印刷情况,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几本样书。

    不知道一源的大老板找他这个小老板有何贵干,上门拜访的时候,黄老板带上了一诚大师的一本样书,用来赠送给对门的周总周老板。

    还有两本,送给楼下的两位美女邻居。

    反正一诚大师,他们也认识。肯定也很期待第一时间拿到大师的新书。

    创业园区公司数百家,规模也是有大有小。黄老板拜访一源的时候心里有些小落差,他每年完成的销售额可能都没有对方一天拉的款多。想到自己楼下卖玩偶兔的工作室,又恢复了一些心里平衡。

    ……没想到玩偶兔的小许总也在一源这里,难道是一起等着他过来吗?

    呃,对。周燿让她过来的,说他请了黄老板一起商量玩偶绘画故事本出版的事情。面对儒雅非凡的黄总,多宁从周燿办公室的沙发站起来,请黄总落座。

    黄总冲着多宁一笑,施施然地坐了下来。

    周燿也从办公桌走过来,来到了多宁这边,面对这位每天都是一副好心情的黄总。

    “周总,您找我什么事?”黄总笑呵呵地问,然后送上了一诚大师的新书。周燿道谢拿过,扫了一眼题目《一颗初心》就没兴趣了,递给了旁边迫不及待探头过来看的多宁。

    多宁两手接了过来,抱着敬仰的心情看向顾学长的新书《一颗初心》,只看一眼就被腰封上的一行字震慑到了——“一本记录一诚大师求佛五年的心境巨作。”

    不再浪费时间,周燿开门见山说了出版玩偶故事本的事情,如何出版,如何。出版方面他不了解,但也知道现在新书出版十个九个需要;也是因为这样,他直接找黄老板了。

    多宁脸皮薄又假清高,可能听到两字就打退堂鼓了。

    “对,如果小许总想出版绘画故事本配合玩偶专柜设立的宣传,必须要做好工作。”黄老板接了周燿的话,“什么是,我们这边直接都说炒作和包装。”

    “炒作?”多宁眨了下眼睛。

    黄老板点头,望着她说:“现在市场上的排行热书,基本都是炒作和包装出来的,必须有个提前造势的引导,才能推动市场群体蜂窝般的抢购。不然谁会买?现在纸媒不好做啊,不如养猪赚钱啊。”

    说完叹了一口气。

    养猪……多宁默默地低了下头,事实她不太相信的作用那么大。

    “人都是从众的。”黄老板说。

    多宁点了下头,她只是不太相信,不是不理解市场的从众心理。

    “如果小许总真有兴趣,我们倒是可以联合一次试试水呀。”黄老板眼睛突然发亮,对她说,“我对小许总还是很有信心,你的设计作品我看过,绘画本对故事要求不高……对了,你的玩偶是针对什群体?”

    “3—10岁。”多宁回答。

    黄老板:“……很好。”年龄群体越低越好。

    “关于方式这块?”周燿问了,他需要提前说清楚。

    “这个还是具体商量的。”黄老板如实说起了最近出版行情,“不过最近比较受用的方式是炒作人设,先红人,再红书。”

    多宁:……突然觉得出书也不是什么令人心动的事情了。

    “怎么炒作人设?”问话是周燿。

    “怎么说呢?”黄老板想了想,打了一个比方,“比如小许总要出版一本童话绘画本,明明很常见的事情,要包装得不常见……不过我觉得小许总还是很好包装的,现在社会吃颜值。”

    多宁:……所以是靠脸买书吗?

    周燿也没有再问了,黄老板寥寥几句话他已明白出版公司的套路。

    多宁看了看顾学长的新书,忍不住问了下:“……那一诚大师呢?”

    “他没有。”黄老板摇摇头,口吻特别骄傲地告诉她说,“一诚本身就是招牌了。”

    顿了下,“我们一诚真的是一点都不虚伪和做作!”

    噢,所以炒作和包装是分人的。多宁理解地点了点头。

    周燿办公室下来,多宁捧着顾学长的新书回到工作室,然后黄总又送给了她两本。

    颜艺翻阅着其中一本,嗤笑了两声点评说:“什么五年求佛心境巨作……吓得我都不敢看了,结果就是一本每天写吃喝拉撒的日记。”

    呃?日记……多宁一样翻开了顾学长的新书,便在目录上看到这样的标题:“我最爱的四道斋菜”、“记今天同僧友的一场篮球”、“山里的清风和白云”、“昨晚的一个梦”……

    “对了,多宁你在微信敲一下刘小熙,我刚刚发现他居然拉黑了我。”颜艺对她说,让她也验证一下刘小熙是不是拉黑了她。

    多宁找到了刘小熙的号,发现他的头像和id都变得不一样。一样,她也被刘小溪拉黑了;但是她通讯录多了一个好友添加——

    “多宁,我是小熙,这是我的新号。”

    多宁添加回了刘熙,刘熙很快发了一个大大的哭脸,和发来一段字:“多宁我好可怜……我这两天所有的社交账号都被公司拿走了。”

    “我签了一家大公司,他们对新艺人管理模式非常严格,因为他们对我原先塑造的年轻爸爸人设非常不满同意,已经限制我发言了。”

    “所以我又申请了一个新号加你,以后我们就用这个号联系噢。”

    刘小熙一句又一句地发过来,多宁不禁看笑了,过了会刘小熙又发来一句:“我不能给闪闪当小爸爸了……你怪我吗?”

    多宁连忙回复:“不怪不怪,你好好加油,等你成为最年轻的影帝。”

    半分钟后,刘小熙新微信的id改成了名——“最年轻的影帝”。

    ……这个影帝当得还真快。

    这世上大多人都在为自己的人生和生活努力,想方设法着。关于alice进入百嘉这件事,多宁觉得完全不告诉顾学长真不好,怕事后顾学长知道有了误会。

    颜艺原先说得不以为然,其实也有些担忧。

    颜艺:“要不?”

    多宁:“我们……”

    颜艺先说:“我们可以在顾嘉瑞面前提及我们进入百嘉的事,但是假装我们不知他和百嘉关系,这样不就解决了顾嘉瑞事后误会我们的问题吗?”

    颜艺说的解决办法,也是多宁刚刚差不多的想法。不管如何,她和颜艺都要在顾学长那里提一提她们和百嘉现在的合作。

    “这就是心机!”颜艺说,“顺便还可以看看顾嘉瑞听到百嘉的的反应。”

    “……”多宁看到了架上放着的新书,转了下话题,“还可以让顾学长给我们签个名。”

    “我不要。”颜艺突然抗拒地说,“你……自己签吧。”

    多宁:“……噢。”

    如果不是真的想知道,多宁不是一个多问的人;有时候是觉得多问不太好,比如颜艺喜欢顾学长的事,因为颜艺没有主动对她说。

    有时候,纯粹是好奇心慢半拍。

    关于周燿今早到底遇到什么事耽误了买早餐,下班的时候多宁想起地问了问,周燿如实对她说:“送一个被撞的孕妇去医院。”

    “人有事吗?”多宁下意识着急,问出第一个问题。

    “没事,我回来时给医生留了号,他们已经给我发了消息,母子平安。”周燿说。

    多宁点着头,神色已经少了一半的着急,还有一半她看着周燿问出来:“……人是你撞的吗?”

    “多宁,你过来一点。”周燿对她说。

    多宁走过去。然后,捂着突然被打的头,蹙着眉头看着周燿。

    “难不成人不是我撞的就不能帮忙送医院了?难不成我周燿就不能做一件好事了?”周燿不客气地质问她。

    不是……多宁摇着头,她就是有点不可思议。

    “周燿,你真棒!”多宁完全不计较周燿刚刚敲她的这一下,高兴地说,口吻满满是自豪。

    “咳……有吗?”周燿扯了下嘴,然后伸手摸了摸多宁的脑袋,希望不会被赖上吧。

    ——

    然而,事情有了戏剧般的发展。

    周五下午周燿找风控部门了解广鸿项目的事情,助理急冲冲地敲门进来,对他说:“周总,有电视栏目要采访你!他们已经在楼下了……”

    什么鬼,怎么安排工作的。周燿丢过去一个不悦的眼神。

    不是工作的访谈啊,助理开口说:“他们说你两天前在鼓南路救了一个待产孕妇,孕妇家人叫了1919新视觉的节目栏过来给你道歉道谢……对了,我看他们还拿了一面锦旗来。”

    周燿:……

    五分钟前,一源楼下停了一辆a市社会民生节目组的面包车,一个大叔主持人正站在一源的门前对着摄像记者说:“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两天前在鼓南路英勇救人当事人公司……”

    对面工作室,多宁和颜艺一块出来,嘴巴微张。

    “这个主持人很有名的。”颜艺说,“我妈妈每天都看他的节目的。”

    多宁也知道主持人,本地很有名的一档民生调节节目主持人。

    然后,周燿下来了,漠着一张脸。他后面跟着一个他的助理,那个笑脸迎人。

    多宁和颜艺赶紧小跑上前,看着主持人现场采访周燿两天前的事情。今天他们过来主要是带着当上爸爸的男人和周燿道歉,并送上一面人间真情的锦旗。

    对着摄像头,这位爸爸感激涕零地说了事情经过,包括最先自己的误会。今天他把1919新视觉的节目叫过来,就是想当众给救他妻儿的男人道歉,和道谢。

    ……现在这年头,戏精怎么那么多。

    主持人已经举着话筒,开口问周燿:“周总,对于当事人这份迟到的歉意,你会接受吗”

    然后将节目话筒送到了他面前。

    ……日!

    周燿姿态笔挺地站在摄像头前,面容保持着相对的冷静和自然,真没想到有生之年他可以经历这样的道歉和采访。

    对面许多羊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眸光闪闪,几乎快抿不住嘴了。

    怎么,很好笑吗?

    “我觉得这不算什么事……”周燿组织了下语言,仍然不想多说,朝着医院动手的男人点了下头,算是客气地接受了道歉。

    男人上前拥抱,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

    周燿被动地收下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拥抱,再收下了男人送上的锦旗,然后拿着红色锦旗对着摄影师拍照。

    ……妈的!

    “对了,我们节目明晚7点播出,a市六台。”节目工作人员临走前,对周燿说。

    周燿握了下手,努力保持客气:“走好。”

    终于,应付完了这一出戏。

    周燿上楼,把锦旗丢给了助理,助理又把锦旗交到了多宁手里说:“许小姐,要不还是你替周总收着吧。”

    多宁主动跟着周燿上楼,替周燿捧着锦旗,仿佛跟着他一荣俱荣。周燿心里那个冷嗤,其他事倒是没见过她对他这样骄傲。

    多宁是真的替周燿骄傲,这面锦旗她等会还要拍照发给多伦多的姨妈,让姨妈对周燿好好改观。

    “周燿,我们庆祝一下吧。”多宁把锦旗整齐地摆放在茶几,转过头对他说,“叫上顾学长他们,一起庆祝庆祝。”

    不好意思,周燿扫了眼锦旗,实在不想庆祝这样的事情。

    多宁有些沮丧地低下头。

    周燿呵了口气,仰着脑袋靠向座椅靠垫。“好吧……随你。”周燿又说,改了口。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关于当年的早餐付钱问题。

    第一天:“男的7块,女的三块,一共十块。”周燿付。

    第二天:“男的7块,女的三块,一共十块。”多宁付。

    第三天,第四天……

    一个月后,多宁:“周燿……我们还是各付各的吧。”她想存钱买一个手办娃娃。

    被嫌弃吃太多的周燿:“要不我付两天,你一天?”

    多宁:……周燿,你是欺负我数学差么?

    么么哒,今天红包还是周总送!

    爱你们,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