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hapter60
    多伦多那边姨妈下楼做早餐, 留闪闪在卧室用平板电脑同他们视频;闪闪刚起床不久, 人还没有下床,穿着浅黄色的连体睡衣揉了揉眼睛,没梳头没洗脸,却咧着嘴巴开心地笑着;两只小手按在枕头上, 对着视频里的多宁道早:“……good m, 多宁!”

    闪闪的声音从视频里传出来, 周爸爸杜老师便来到了多宁的身后;以及周大哥和周燿,分别站在她的两边, 五张脸一块凑在5.5英寸的手机屏幕前。

    视频屏幕实在有限,周爸爸和杜老师各自推开了周大哥和周燿, 尤其是杜老师推周燿的这一下, 带着满满的不爽和嫌弃。

    然后, 面对视频立马扬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对着屏幕里闪闪说:“闪闪呀,你那边是刚起床吗?”

    被推开的周燿轻轻扯了一下嘴角,不计较了。

    没想到今天视频可以看到那么多人, 还是见过面的周爸爸和杜老师,刚醒来的闪闪又欣喜又害羞,捧着平板电脑点了点小脑袋。

    “闪闪,快打招呼。”多宁轻声提醒闪闪说。

    “uncle……伯伯阿姨你们好!”嘻嘻嘻, 一句uncle后,闪闪称呼周爸爸杜老师伯伯和阿姨,说的是纯正的中文, 口齿难得很清楚。称呼同上次见面一样是伯伯和阿姨;尤其是这声阿姨,是杜老师自己要求的。

    杜老师瞬间好后悔,眼巴巴地看着视频看里面的小可爱……她不是阿姨,是奶奶呀。

    周爸爸也是差点哽咽了,泛着波光的老花眼眨了眨,他也不是伯伯,是爷爷啊。

    旁边听着视频声音的周大哥失笑地弯了弯嘴,呃,他才是大伯。

    多宁赶紧教闪闪改变称呼,周爸爸是爷爷,杜老师是奶奶。视频里闪闪似乎不明白是不是自己叫错,仰了仰头,又吐了吐小舌头,然后慢吞吞地对着视频叫了一声爷爷和奶奶。

    他们的心肝啊……

    杜老师眼泪都快出来,周爸爸更是动容,激动得说不出什么话,然后问闪闪一句最常见的亲近话:“……alice,你吃过了吗?”

    什么?闪闪捧着平板电脑没有说话,只是笑,过了会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英文。

    周爸爸有些着急地问多宁:“宁宁,我要不要用英文问呀?”

    不用的。多宁摇头,闪闪可能是刚起床大脑有些放空,每每起床冒出的话常常东一句西一句。刚刚闪闪说的英文是:“……我昨夜做了一个梦。”

    大概也是很高兴见到杜老师和周爸爸,闪闪就想同他们分享她昨晚的梦了。

    “闪闪,你梦到什么了?”多宁问闪闪。然后站了起来,同周叔叔杜老师换了位子,让他们坐在前面;她和周燿一块站在后面。

    然后,闪闪将手指戳了下视频,戳了两下,指向她和周燿。周燿高高地站在周爸爸后面,闪闪也看到了。

    所以昨晚闪闪梦到了她和周燿了吗?

    “我去看看betty……它醒来了没有?”闪闪又开始自言自语,高兴地说起了betty.

    “betty是谁?”周爸爸杜老师问。姨父不是叫皮特吗?怎么又变成了betty?

    贝蒂是闪闪最新的好朋友,姨父姨妈送给闪闪的一只灰兔子。然后闪闪应该是爬下了床,视频里看不到了她的人,只能听到她自言自语的说话声。

    话不停地,同她们说着betty每天吃什么。

    大概过了一会,下床的闪闪似乎想到平板电脑没有带走,又走了回来。视频里,再次出现闪闪的脸。

    嘿嘿,她又回来了!

    闪闪捧回平板电脑,笑嘻嘻地对着屏幕里等她回来的所有周家人。

    太好了,又可以看到了。

    ……

    今天视频,全程闪闪都用中文对话,国语进步似乎很快。然后姨父皮特进来,也用不流畅的中文问话闪闪的时候,多宁有些明白缘由。回多伦多后这段时间,姨父姨妈可能都和闪闪用中文交流;不然按照习惯,姨父和闪闪基本是英文对话。

    外面的夜逐渐暗了下来,多伦多那边闪闪也由姨父抱下楼吃早饭。视频结束,杜老师伸手擦了一下眼眶,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

    多宁低了低头,有些为难。

    杜老师赶紧擦干眼泪,对着她解释说:“多宁,我是高兴……真的,我太高兴了!”

    “对啊,我们都高兴。”周叔叔一样感慨说。

    他们家是积了多大的福多了一个那么乖的孙女,他们家的周总周老板是多走运真赢在了起跑线。

    “闪闪的头发,是遗传我的自然卷吧?”杜老师笑呵呵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问。

    多宁点了下头。是的。

    杜老师抿着嘴,那个得意又高兴,顿了下还是问了多宁:“那个宁宁,闪闪……什么时候回来?”他们不催不催,只要每个星期给他们视频看一看。但是,总要给他们一个盼头。

    这个问题,多宁把姨父姨妈之前的话转给杜老师和周爸爸说:“……我姨妈姨父他们想让闪闪把剩下的半学期幼儿园上完。”

    关于闪闪被带回多伦多的事,多宁不想周家人误会她的姨父姨妈。

    “好,好好。”杜老师点着头,然后说,“那么以后闪闪就是要回国上学?”

    多宁看了眼周燿,出声回答是周燿,告诉自己的父母说:“我已经联系国际学校了。”a市有很多国际幼儿园直读到高中,适合闪闪这样的入学小孩。

    太好了,杜老师继续点头,开心不已:“好,我们给alice上国际学校……国内应试教育小孩太可怜,我们家闪闪不上,不上!”

    这是一个在应试教育界工作三十多年的人民教师该说出来的话吗?

    杜老师咳嗽,以非常笃定的语气继续说:“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a市的重点小学,不管是老师学生还是家长个个都是哀声怨道,拼成绩拼分数,小孩简直比高中还苦。”

    讨论以后的一些问题,总能让气氛变得轻快又充满幸福感。

    多宁嘴角抿着笑,听着杜老师强调以后要怎么带闪闪,胸口仿佛多了一份沉甸甸的幸福。过了会杜老师看着她,眼神怔怔又透着歉意的慈爱,开口说了一句:“多宁,你生下闪闪这几年,很辛苦吧。”

    一句话,让气氛瞬间沉默下来。

    周燿低了下头,也看向她。

    多宁摇摇头,回答得很快:“不苦,姨父姨妈一起帮忙带着闪闪,闪闪也比一般小孩听话。”

    “哪有生孩子带孩子不辛苦的。”杜老师今晚情绪真的太敏感了,不小心眼泪又要落下来,看着多宁说,“你姨妈已经成了半个洋人,也没有生过孩子,都不知道有没有给你坐月子。”

    坐月子……多宁差点有些忘了。

    闪闪出生得很突然,当时姨妈从国内找来的一位月嫂还没有办好签证过来,她因为一次意外提前生下了闪闪。多伦多那边产妇没有坐月子这个做法,她和闪闪都很健康,又是顺产,四天后她和闪闪就出了院。

    后面几天,姨妈也给她炖鸡汤什么。

    “杜老师……你坐过月子的,姨妈把我照顾得很好,每天的食谱都是按照书上严格执行。”多宁说笑着,嘴边挂着轻松笑容。

    然而,杜老师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看到一直缄默不语的周燿,恨不得再狠狠打上一拳。

    “多宁……我现在就希望早点听到你叫我一声妈。”杜老师握住多宁的手,“你是好孩子,不管如何当年都是我们周燿对不起你。”

    多宁看了眼周燿,见他脸色不太好受,对着杜老师摇了摇头。她和周燿没有谁对不起谁,对不起是为他们操心和付出的长辈们。

    夜里8点后,多宁和周燿从周家离开;她见周燿车子直接往城西方向开,开口说:“我今天想回蓝天花园。

    周燿略微一愣,握了握方向盘。

    多宁今晚要回蓝天花园,不是杜老师提到坐月子的事她心里矫情难受,而是想到颜艺,她总觉得颜艺这两天心情有些低落。

    “我觉得颜艺最近心情不好,想陪陪她。”多宁对周燿说。

    “……那我心情也不好。”周燿说得很快,事实他心情真不算好,刚刚他妈提到的坐月子事情,周燿只想一想,就很懊恼自己当年做出的选择。

    如果当时他不那么冒险,或者不那么骄傲自以为是,他和多宁闪闪就不可能分开那么多年;甚至多宁回国之前,他还想着多宁喜欢着他哥。

    “周燿,你别这样。”多宁说了一句。

    周燿妥协了,到前面十字路口掉了一个车头,过了会说:“多宁,郑颜艺总不能一直跟着你住吧。”

    多宁没说话。

    “我知道她是你好朋友,又是离婚不久……”

    多宁开口:“周燿,我觉得我和颜艺这样住着挺好的。”

    对,她们是很好……不好是他。

    这个问题,周燿先不再计较,想起多宁傍晚发过来的消息说:“傍晚你要对我说什么?”

    对,正事!多宁开始说两件事,一件是她出版玩偶绘画故事做宣传的想法,另一件事是她和颜艺已经确定了一家商场做展柜宣传。

    周燿一边开着车,一边给予肯定:“不错。”

    “真的吗?”多宁问,“你也觉得不错?”

    周燿点了下头,扯出一句赞扬:“厉害了我的羊。”

    出版玩偶绘画故事应该是多宁临时想出来的主意,思路和宣传形式都很不错。后面说的找商场开一家店或设立展柜的事情,他和多宁前阵子就商量过。

    关于商场的选择,周燿也不是很了解这一块,本想联系一位市场的朋友帮忙问问,多宁已经自己去做了

    “我和颜艺选了百嘉。”多宁对周燿说,想到了顾学长,心里有些敲鼓。她和颜艺是先选了百嘉,才知道谢先生是顾学长的父亲。

    “百嘉?”周燿想了一下,“百嘉百货吗?”

    多宁点头。

    周燿又问:“百嘉百货给你们多少扣点?”

    多宁如实说:“还没有具体谈。”不过她和颜艺打听了一下,对于新品牌百嘉基本是月租金和扣点两种方式取其高,扣点百分之二十七,意味着100块的销售额要给百嘉27块。

    对比一些商场百分之十五左右的扣点,百嘉扣点算高。

    但是,百嘉又是a市最出名的百货公司。

    谢叔叔已经许诺她和颜艺,让经理给她们拿出商场最好的位子。所以关于扣点问题,她和颜艺也不好再同谢叔叔商量。

    尤其是颜艺,知道谢叔叔是顾学长的父亲,后面就没声了。

    “百嘉的确不错。”周燿说,“回头你具体谈扣点的时候,告诉我。”

    “嗯。”多宁答应下来。

    看样子,周燿都不知道百嘉是顾学长家的百货公司。周燿是顾学长大学最好的朋友,但是谢叔叔的事情顾学长连周燿都没有说,有可能是顾学长根本不想让他们知道他和谢叔叔的关系……所以,多宁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周燿。

    “周燿,你知道顾学长的家庭情况吗?”快到蓝天花园,多宁问周燿,语气有些犹豫。

    “郑颜艺让你问的?”周燿反问她。

    多宁不明白……不明白周燿怎么就扯到颜艺。

    “你看不出来郑颜艺对顾嘉瑞有点意思吗?”周燿提醒她。

    多宁:……对,她没看出来。

    但是周燿这样一提醒,她联系颜艺最近的不对劲觉得周燿说得对。

    周燿摇摇头,说起了顾嘉瑞的情况:“我大学时候听顾嘉瑞提过,他家是单亲,只有一个母亲,貌似还在他上大学之前去世了。”

    多宁:……

    “大概就是这样吧,顾嘉瑞对他的家庭情况提得很少。”周燿又说。

    多宁:……噢。

    周燿叹了一口气,侧了侧头,嘱咐她说:“郑颜艺那边你别瞎操心,顾嘉瑞不管之前什么样子,他现在确实是一个和尚。”

    多宁点头,情绪有些复杂,呼吸都变重了。

    ……

    这世上,大概每个人都有着不想被人触及的事情和秘密。

    多宁只把顾学长的家庭情况告诉了颜艺,颜艺同样惊讶地张了张嘴,很快愤愤不平说:“一定是那位谢思危抛弃妻子。”

    多宁想商量的问题是:“……那我们和百嘉的合作?”

    “继续啊,当然要继续。”颜艺立马换了神色,“一事归一事,何况刚刚百嘉经理给我打电话。他们那边给了我们很低很低的扣点……相当于免费送我们一个专柜位子。”

    “多少扣点?”多宁问颜艺。

    “百分之三。”颜艺说。

    多宁:……真的好低。

    多宁还是有些担忧,看着颜艺问:“如果顾学长知道我们进入百嘉?会不会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们事前又不知道!”颜艺反驳说,然后撇过头,“他都对我们隐瞒身世,连周燿都没说,我们何必在意那么多。”

    多宁眨了眼……颜艺真的喜欢顾学长吗?

    多宁一向不是多问的人,好比周燿不是多事的人。

    大清早周燿给多宁发了一条消息,驱车去城南的鼓南路买豆腐脑和油条。鼓南路曾是他和多宁一起住过的那条街,虽然两家早拆了,那家他和多宁都喜欢的早餐店还开在那里。

    读书时代为了赶早自习,他和多宁基本都在那家店买早餐。他付一次钱,多宁付一次。两个月后,多宁鼓着勇气对他说:“周燿,以后我们还是各付各的吧。”

    她是嫌弃他吃得太多。

    真是小气吧啦,后面就换成了他付两次,她付一次。

    曾经往事,不管怎么算怎么想,都是一笔温柔账。唯有多宁去多伦多五年,是他欠她的五年。

    周燿昨晚不知道怎么想,就想到了这里的豆腐脑和油条,早起给多宁发了消息后,直接驱车回来了。

    鼓南路临近菜市场,大清早就车来车往很热闹。周燿提着两份早餐上车,开着车驶出最拥挤的一段菜场路,然后被迫在前方停了下来。

    踩着刹车,他漠不关心地看向前面的突发情况。

    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倒在了路中央,周边围着一群人,地面洒落着一袋子苹果。然后有人叫救护车,有人拍照,有人拽着撞人的三轮车主。

    这样的事情,周燿以前是不会多管,多管闲事的人已经那么多,不差他一个。何况,已经有人叫救护车了。

    直到倒在地上的孕妇大腿流下了血,捂着肚子痛苦地□□着。

    围观的路人更加多,可是孕妇是一个很胖的女人,外加大肚子,大清早活动在这条街的人都是一些妇女和老人,没人可以抱起这位孕妇。

    “周燿,闪闪出生得很突然,提早了一个星期,当时我嘴馋偷偷去中国超市买零食……然后肚子就疼了,幸好当时很多人送我去了医院。”

    没有多想,周燿下了车,以逼人的气势挤进了人群里;二话不说,他弯腰抱起了被人扶起的大肚子孕妇。

    真重啊……估计有三只多羊的重量。

    周燿咬了咬牙。

    “你是她男人吗?”围观的一位老阿姨抓着周燿黑色衬衫,急切地问。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周燿深呼吸两下,朝着他们喊着:“……帮我开车门,我送她去医院。”

    然后,帮忙开车门的老阿姨就有三四个,周燿将受伤的孕妇放在了后座;回到驾驶座,掉了一个车头。

    驱动车子,出发最近的医院。

    周燿是一个人带着孕妇来到医院;事情太紧急,就忘记带一个证人一块上车。来到医院急诊,又火急火燎地抱着孕妇找医生;等孕妇安排进了急救室,他才拿着孕妇手机给联系最多的号码打了电话。

    孩子父亲很快赶了过来。

    一位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急红了眼,见面就朝着他挥拳,说出的话更是令人恼火:“……就你撞了我老婆是不是!”

    大清早,多宁还等着他的早餐,周燿甩开男人就走。

    “你叫什么名字……你别走……撞了人你还想走!”男人追上来,再次想要动手。

    周燿面色难看,一个反手擒住了男人的手,发狠将男人推到了墙上,面色凛然地开口:“我他妈也告诉你,今早我是好心好意送你老婆来医院……是男人就先关心关心你老婆有没有危险,抓着我干嘛,要钱啊!好……你觉得是我撞了你老婆,等你老婆生完孩子问问清楚……如果还有问题,也上法院起诉我,我叫周燿。”

    说完,从沾满血迹的西裤口袋拿出了一张名片,恼火地砸在了男人的身上。

    “记住,我叫周燿……我等着你告我!”

    妈的。

    作者有话要说:  欧拉拉,不会有敲诈的负能量事情

    两天后,周总收到了一面当代雷锋锦旗——‘积善德助人为乐,行大义情满人间。”

    多宁:厉害了我滴男人!

    顾嘉瑞:厉害了我滴周弟!

    周爸周妈:厉害了我滴儿子!

    助理:厉害了我滴老板!

    闪闪:粑粑,我就是这样出生滴

    ……

    ps:咳,做好事还是要留名……知道了咩?要像周总这样自然!所以你们也撒花留言让大珠看到,别客气!

    今天200红包我们的周雷锋送出。

    周六愉快,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