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hapter58
    多宁觉得自己不能凭着一句话判断邬江和杨小姐的关系, 臆想他们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交往。甚至站在道德角度苗苗已经和邬江分手, 邬江是否和杨小姐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

    可是,下意识她还是愤愤不平,为苗苗,为苗苗付出的五年。当然感情付出本身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可是上几个月, 邬江不还是满城地找苗苗吗?

    是不是性格本分的女人对变心男人都容易产生抵触心理, 如同对狐狸精一样的女人疾恶如仇。多宁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气呼呼得像是胸膛要爆炸。

    然后, 她还听到了杨小姐的挑衅。

    杨小姐话里意思,让她赶紧识趣地离开。

    多宁很难得没有识趣, 继续从墙上抽了一张擦拭的纸巾;挺了挺脊背路过杨小姐和邬江, 也以不轻不重的口气说:“的确, 我见识少。真没见过有谁在公共场所这样旁若无人的**……这样饥不择食的。”

    多宁全然不知道,这些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怼得像是周燿上身。

    说完,她迈腿就走,不做停留。

    多宁本是淡定又冷漠地从杨小姐擦身而过, 没想到她的回击立马惹怒了杨小姐,眼看杨小姐扬起手,试图朝她动手。

    杨小姐鞋子比她高,年龄比她大, 多宁和周燿从小打打闹闹,早练就了一身两人对峙的技巧。不等杨小姐动手,她已经擒住了杨小姐的手, 然后将杨小姐凶狠狠地往邬江那边一推。

    杨小姐被推得往后踉跄,差点摔倒。

    趁着杨小姐重心失衡的时候,多宁加快脚步离开了洗手间。

    逞能不过五秒,后面一段路多宁是跑回篮球馆的……怕杨小姐追上来找她算账。

    卫生间杨薇被多宁推到邬江的怀里,又再次被邬江嫌恶地拨开。邬江立在杨薇面前,两眼厌弃,口吻更是不耐烦地对眼前女人开口说:“杨小姐,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

    “别缠着你,对不对?”杨薇快速恢复笑呵呵的样子,“还有……邬江你说什么你最后警告我?那如果我还是要缠着你怎么办?你是要辞职吗?我很好奇地想一想,a市除了天信邬总你还能去哪儿,其他小公司怎么配得上邬总的才干能力我想天信对邬总也不薄吧,这个月邬总可是刚升职加薪呢!或者邬总可以去一源试试,也跟着周燿做事,看周燿会给你一个什么职位。”

    杨薇说得抑扬顿挫,每一句话都击中男性自尊。邬江一双眸子几乎快要要喷出了火。

    “好了,我开玩笑的。”杨薇仍然一脸肆无忌惮,再次靠近了邬江,软下语气仰着头说:“刚刚,我说我们是男女朋友,你不也是没解释吗?”

    邬江憎恶地撇了下头。

    杨薇自顾说着:“那个推我的女的,我知道她,是周燿的前妻。我打听了,据说也是你们a大的人,还是当时你们学校的一位系花……邬江你认识她吗?”

    “你看你刚刚神色挺紧张的,真认识啊?”

    “不认识。”邬江冷冷回答杨薇,顿了一下,再次丢下一句话,“不解释,是没必要。”

    既然早被误会了,何必像一只跳梁小丑同一个不相干的人百般解释;不仅没有任何用处说不准还会当成一个背后笑话被人评头论足。

    邬江厕所不上了,直接离开了卫生间。背影倨傲又不屈。

    “你怎么不上了呀?”杨薇站在后面一语双关地问了问,然后收起嘴边盈盈笑意。

    杨薇这几年只在两个男人这里铁板撞到脚,一个周燿,一个邬江。对比邬江,周燿才是令她颜面尽失的那一个。刚刚那个女的,她自然认出了对方是谁才出口挑衅。

    没想到,她居然还敢推自己?杨薇扯了一下嘴,给自己一位男性朋友发消息:“帮我查一查周燿的前妻。”

    “一源的周燿?”

    除了一源的周燿,这世上还有几个周燿。

    男性朋友提醒她:“周燿挺不好惹的。”

    杨薇回得不以为然:“真的么?我几年前就惹过他了。”

    多宁回到篮球馆,便后悔了。她干嘛得罪天信的杨小姐,对方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她简直是大脑充血才冲动得罪了那位杨小姐。

    被挑衅就被挑衅,回击什么啊!多宁低着头坐回前排位子。天信和一源位子挨着近,路过的时候她看到邬江和杨小姐还没回来,一颗心更加提了提。

    是不是最近她在周燿那里气焰嚣张了,整个人也能耐了啊。

    “多宁……我的汽水呢?”顾学长忽然问她,语气温柔。

    汽水?!多宁尴尬地抬起头说:“对不起顾学长……我忘记买了。”她回来的时候跑得太急,忘了给顾学长买碳酸饮料了。

    难怪回来得那么快。顾嘉瑞惊讶得一颗汗珠从光洁的脑门流下来,顿了下,关心询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同时,用纸巾压了压额头的热汗。

    多宁摇了摇头,站起来说:“顾学长,你还要喝么?我再去买。”

    “不用了。”顾嘉瑞微笑拒绝,“你坐着看比赛吧。”看着多宁还有些坐立不安,又说,“需要和我换个位子吗?”

    “好,好的。”她这个位子距离天信比较近,多宁也不希望杨小姐回来看到自己。

    从头到尾,颜艺坐姿笔直地目视前方,心里明明白白确定了猜想——顾嘉瑞在有意避着自己。

    显然,顾嘉瑞发现了她对他不一样的感情。采取了聪明的回避战术。

    多宁坐到了顾学长那边继续看比赛,一源和天信追逐激烈。即使一源拼命追赶,一源和天信现在还相差8分,剩下还有十五分钟比赛时间。

    周燿临时叫了暂停。

    十五分钟追上8分,除非后面每次投球能进。

    场内下来的周燿热得就像一只烧红的大虾,看到多宁座位变了,也跟着坐到了多宁的右边。多宁要去拿红牛给周燿,周燿直接拿过她手里的矿泉水,灌了两口。

    然后弯着腰,粗粗地喘气。

    黑色的短发全是湿漉漉的热汗,顺着发尖一滴滴落了下来。多宁递水又递毛巾,周燿再次接过多宁递过来的毛巾,随意地擦了两下。

    “结果不重要,一源已经很棒了。”多宁对周燿说。

    周燿侧过头,将紧绷的手臂挂在了多宁肩膀暂时放松,呵着热气开口说:“还没有打完呢。”

    就在这时,天信的杨小姐回来了,视线飘了过来。周燿没有注意到,站起来的时候摸了一把多宁的脑袋。

    多宁不经意缩了一下自己的羊头。

    最后的小半场,顾学长重回到了战队,颜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来了一瓶冰镇的汽水,递到了顾嘉瑞的面前。

    顾嘉瑞微微一愣。

    颜艺已经将汽水放到了顾嘉瑞手里,回到座位。

    才一会功夫,颜艺从哪儿买来的冰镇汽水?颜艺咳嗽了两声,没好意思说出来。刚刚她是跑出去买汽水,凑巧看到一个小年轻手里拿着一瓶没有开封的汽水,立马塞给对方一百块,从他手里夺过了汽水。

    接着,她将抢来的汽水送到了顾嘉瑞的面前。

    顾嘉瑞手里拿着汽水,顿了下,捏开了瓶盖,不紧不慢地喝了两口,然后把汽水朝椅子丢回去,转身上了球场。

    “啪!”

    多宁和颜艺同时被帅了一脸。

    不知道是不是汽水起到了作用,还是顾学长休息了半场恢复了体力,一上场连续进了两个球,快速追回了四分。

    然后比分只相差四分了。

    剩下的小半场,周燿他们换了战术,不给对方任何进球的机会;持续十分钟,双方都没有进球,直到快结束的时候,周燿再次进了一个两分球。

    比分只相差两分了。如果最后一源进一个三分球,一源的比分就超过了天信。周燿最擅长就是三分球,多宁还记得高中那会每次举办篮球赛都有一大帮女生喊着:“周燿周燿!”

    像是商量好一样,最后一个球,顾学长真传到了站在三分线外的周燿。周燿也顺利接到了球。

    好紧张,心跳瞬间加快。

    多宁已经站了起来,压根忘了什么杨小姐,眼睛直直地看着周燿手里的球。周燿举起手,似乎有些犹豫,比赛时间显示还有三十秒。

    然后周燿举起手,在天信那边的人过来拦截前,双脚一跃——

    球在空中划了一个流畅的弧线,顺利落进了球框里。

    “啊——”尖叫声震耳欲聋,半场沸腾。

    多宁站着一动不动,一源所有的参赛的人都在相互击掌,然后周燿朝她走了过来,抱起了她……多宁同样激动不已,什么杨小姐完全甩在了脑后。

    全心全意,咧着嘴看着周燿,眼神满满都是骄傲。

    闪闪和多宁最像的地方,就是开心咧嘴的样子。周燿恨不得将多宁举起来,让他的羊更加得意一点。

    直到一道女声打断了他。

    “周总,恭喜啊。”杨薇来到了周燿面前,道一声恭喜,“你们一源果然是聚集着雄兵猛将。”

    对于天信这位杨小姐,周燿真是多看一眼都嫌多,如果不是下一秒她提到了多宁:“许小姐,关于刚刚的事,我需要你向我道歉。”

    被点名的多宁僵硬地从周燿怀里转过头,看向杨小姐。

    “……对不起。”多宁道歉得很快。快得周燿都来不及阻止。

    周燿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杨小姐也没想到这位姓许的女人会道歉得那么快,一时间摆着脸说不出话来。

    周燿握住了多宁的手,不咸不淡地开口:“什么事?”

    他不相信多宁会对杨薇做出需要道歉的事情,如果两人有什么问题,肯定也是杨薇惹到了多宁。

    多宁暂时没说话。

    “那好吧许小姐,看在周总的面上,我不计较了。”杨薇敛了敛神色,转身走了。

    “等等。”周燿叫出了杨薇。

    杨薇转过头,知道周燿为什么叫自己,笑着回过头说:“周总你不要问我,可以问问你的前妻,她到底做了什么事。”

    说完,杨薇走到自己位子,拎起椅子上的红色皮包,继续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篮球馆。

    “她对你做什么事了?”周燿看向多宁,换了话问。

    多宁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波媒体记者涌过来采访周燿。今晚老板亲自带队参赛只有一源。面对记者各种褒奖,周燿客套又官方地一一回答。什么团队合作精神,不到最后不放弃,顺便宣传了一源的企业文化。

    “前面有人举报天信找了职业选手参赛,这事周总您怎么看?”一个最中间的记者问周燿。

    “什么?”周燿给了相当惊讶的反应,慢慢扯了一下嘴,一语双关地回答,“不管天信有没有请外援,天信都是一源实力强大的对手。”(客气地确定了天信找了职业选手。)

    顿了下,“不过我觉得像天信这样的大公司,应该不会做这些不光明的小手段。”(这样的球赛找职业选手真是相当的不光明。)

    “不公平竞争什么时候都存在,一源最重要是做好自己。”(他的一源自然很棒。)

    “善哉善哉。”回去的车里,关于周燿刚刚应对记者厚颜无耻的样子,顾学长给出的只有这句话。

    “天信找职业选手参赛是一源举报吗?”颜艺问出声。

    “不是,真不是我们。”何昊回答颜艺。

    他们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就得到了天信被举报的消息,因为天信被举报,后半场不管怎么打都不重要;甚至输给天信更好,引起舆论热点。

    的确这样……所以最后一个球,周燿有过半秒的犹豫。

    原来做好自己是这个意思,不是一源不会同天信一样采取旁门左道的手段参加比赛。怎么说,一源也请了顾学长呢。

    “大师不是外援,是我们一源人。”周燿说,口气笃定无比。

    “周弟,我怎么就成了你一源的人了?”顾学长也问,笑了下。

    “你不是顾问吗?”周燿揽上多宁的肩膀,笑得爽快又意味不明。

    顾嘉瑞哑口无言,只能说:“善……哉——”不小心,顾嘉瑞还没说完两句善哉,打了一个嗝。是刚刚喝下冰镇汽水的后遗症。

    商务车里,陷入了片刻安静,随即发出各种大笑。多宁原本还礼貌地憋了一下笑意,然后同大家一块咧开了嘴。

    副驾驶顾嘉瑞自觉尴尬,半秒后,无伤大雅地自我打趣说:“善哉善哉,你们这样嘲笑一个出家人,不好不好。”

    随即,一块勾了勾唇。

    今晚的球赛打得很尽兴,周燿和何昊他们等会还要出发吃宵夜大排档,顾嘉瑞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我也不去了。”颜艺突然开口,看向顾嘉瑞主动说,“顾学长,我送你回寺庙吧。”

    顾嘉瑞有所迟疑,片刻后,颔首以示感谢。

    ……

    颜艺表白了,送顾嘉瑞回到寺庙后门的时候,大脑一热,便将绕在嘴里的话说了出来。顾嘉瑞最近对她的态度,颜艺可以感受到顾嘉瑞明白了她心思。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把话说明白。

    “顾嘉瑞,我喜欢你。”颜艺开口说。

    ma车厢,空气瞬间凝滞。

    该来的,怎么也躲不了。关于杨小姐的事,多宁希望周燿别问,事情就这样过去。心里,更是无比懊恼自己怎么就冲动得罪了那位杨小姐。

    因为吃大排档的时候周燿没有问,多宁真以为周燿忘记了。

    结果回公寓的时候,周燿还是发问了,像是审讯地看着她:“你和那位杨薇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了?”

    “我就是不小心……”多宁仰着头,然后吻住了周燿。多宁真觉得自己惹了事,一时间不好开口。

    “等会吻——”吻了一会,周燿将头一撇,拒绝了多宁这种不走心的邀宠手段。

    多宁双手握着,站在了周燿的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周燿又问,多羊越是这样,他越是起疑。

    “我就是……推了她一下。”多宁低下头,轻轻开口说。

    周燿:……

    作者有话要说:  球赛写得比较多,主要将这个情节牵连人物关系,以及推动一些情节发展——

    小剧场

    关于文里主角那些对自己认识不清的一些理解。

    多宁:我是一个本分又普通的女人。(本分的带球跑,普通是系花)

    周燿:我比顾嘉瑞帅很多。(不好意思,读者都觉得顾学长更帅,人气更高。)

    颜艺:我是一个脸皮很厚的性感女人。(表白得如此纯洁)

    顾嘉瑞:我是一个一心向佛的男人。(……)

    么么哒,明天见,今天200红包顾学长送。毕竟今晚他被表白了……善哉善哉!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