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hapter57
    没想到时隔多年, 周燿他们宿舍还可以聚在一起打球赛, 虽然所在不同的球队。天信那边有邬江;一源这边是周燿,何昊, 以及刚刚加入的顾学长。

    顾学长换球衣的时候,多宁和周燿说了她在天信球队名单里看到了邬江的名字,这就意味着今晚一源和天信的球赛邬江会同他们对打。

    对此周燿并没有什么反应,点了两下头说:“看来天信是没什么人了。”

    ……有人话能不能别说得太满,如果今晚一源输了她都不知道是安慰周燿,还是嘲笑他。

    多宁一时没接话, 有些不爽地看着周燿红色球服上的号码,然后气又消了。从初中开始周燿的球衣号就是11;今天他球服一如既往是11号。她曾问过周燿为什么喜欢11,周燿解释的原因要有多得瑟有多得瑟:“我这人很专一,喜欢一样东西会一直喜欢,数字也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周燿这边有何昊和顾学长, 多宁对邬江反而有一种微妙的同情, 仿佛是以前看到那些抱团的女生。以前宿舍邬江和周燿他们三个就不怎么一起玩, 现在他们还成了对立的战队,以三对一。

    “同情邬江了?”周燿突然问她,仿佛对她心里想法了如指掌。

    多宁虚伪地摇头, 没有。

    周燿哼了哼,将手臂挂在了她肩膀,身子倾靠了半分,挨着她说:“知道上次发布闹事视频是哪家吗?”

    难道是天信?多宁不可置信睁着眼睛,她记得周燿在发布会指出来是一家叫布谷聚财的小公司。周燿冲她眨了下眼睛, 对她说:“布谷聚财的幕后投资人是天信。”

    多宁有些呆愣。

    周燿:“不相信?”

    不是,多宁只是没想到天信作为行业第一会使用那样的手段。周燿呵呵地笑了笑:“当然事后天信那边的负责人对我解释过,他们并不知情。”

    “他们真不知情吗?”多宁问。她知道商业存在各种竞争和陷害,不免担心财力雄厚的天信如果要对付周燿,事情是不是就大了。

    周燿不再多说,抿着唇摸了摸她的头。仿佛和她表态,不管外面多凶险,他都会保护好她。

    “……”多宁最讨厌就是周燿这样,将她当一只羊对待,一副很有本事的样子。有本事,他真的牵着一只羊过一辈子去吧!

    多宁甩开了周燿的胳膊,走向了沙发上的颜艺。周燿看了看突然对自己不满的多宁,愉快地咧了咧嘴。这几天他的羊脾气好像大了一点。

    不过没事,他都能接受。不管多宁乖顺或暴躁,都是他喜欢的样子。因为她是他的女人,他的羊。

    男女之事,真的很神奇。周燿大学的时候曾奇怪自己为什么喜欢多宁,而不是深深地爱着她。当时知道他对多宁感情只有顾嘉瑞,用一副无奈地口气说:“大概你们还不够亲近吧。”

    不够亲近?周燿都要笑出声,这世上就没有比他和多宁关系更亲近的人了。

    后来周燿算是理解顾嘉瑞的话,顾嘉瑞说的亲近不是亲近,而是亲密。比如男女之事的亲密;如果说喜欢是两个人不由自主的靠近和向往,深深的爱意有时候的确需要用相对成人的方式表达。

    比如昨天后半夜,他就表达得很到位。

    不得不说,顾嘉瑞对男女之事看得很透,但是真看透了也没意思了。里面换衣的人迟迟不出来,周燿受不了,催促了两句:“顾嘉瑞,你能不能好。”

    “好了。”里面传来顾嘉瑞的回应,然后卧室的门推开。“僧袍比较难换下。”顾嘉瑞无奈地解释一句。

    周燿懒得听。

    沙发上,颜艺眼睛直直地看着卧室方向。不只是颜艺,多宁一样抬眸看着卧室出来顾学长,目不转睛。顾学长换上了和周燿一样背心款红色球服;不同周燿麦色的男性肌肤,顾学长露出的胳膊和长腿,肤色十分白皙。

    好一个养尊处优的和尚。颜艺这样想。

    顾学长一定是常常闭关修行,才会那么白吧。多宁这样想。

    “顾嘉瑞,你……你现在还能打球吗?”颜艺出声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如果在球场上被人推倒可就难堪了。

    “业精于勤荒于嬉,等会的确需要周弟多多关照。”顾嘉瑞回话颜艺。然后问话周燿,“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对。”周燿说,一脸的不耐烦。

    何昊他们已经出发奥体中心了,因为顾学长要去一趟周燿公寓换球衣球鞋,等他们赶到a市奥体中心的篮球馆,里面几乎都满场了。

    报道的媒体记者也都来了,早早搭好了各种录像设备,好多家媒体记者拿着话筒对着摄影机报道现场盛况。这是由a市百强科技公司联合举办的篮球联赛,自然噱头很大;参赛的公司除了大多是崭露头角的科技新贵公司,还有不少互联网巨头。

    赞助商更是有一百多家,天信和一源都是其中之一。

    今晚比赛,天信和一源是第一场;两家公司的位置也近,都是对面的第一排。身穿红色球服的何昊和邬江坐在了一块,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像是老友叙旧。

    天信的球服是黑色,他们一红一黑,双双抬起头。何昊只是到天信这边串个门,扬着笑朝过来的多宁挥挥手;邬江冷冷的视线也顺着看了过去,看到顾嘉瑞的时候扯了下嘴。

    邬江和顾嘉瑞也是四年室友,自然知道顾嘉瑞出家当了和尚,根本不是一源公司里的人。

    何昊从位子站起来,拍了下邬江的肩膀,开着玩笑说:“友情助阵,都是一个宿舍,你不会举报吧。”

    “……无聊。”邬江说,抬了下肩膀,示意何昊放开手。

    “没想到小江子也在啊。”顾嘉瑞坐在一源的位子,微微一笑地说。多宁反应了一会,小江子是谁。何昊已经走回来,坐在周燿旁边;路过顾嘉瑞时,手痒地抬了下手。

    试图袭击顾嘉瑞的光头。

    不好意思,顾嘉瑞速度更快,立马反手擒住了何昊的手。“不可以这样喔,小耗子。”顾学长抓着何昊的手提醒说。

    “……你是进少林寺吗?”何昊想不到顾嘉瑞反应速度这样快,尬笑着问。

    然后求放手,来到周燿旁边说正事。

    刚刚他到天信那边是为了打探敌情,故意同天信的球员聊行业话题,结果十个有六个闷声不答。“天信那边至少有五个,是职业球员。”何昊判断说。

    周燿往天信那边扫了一眼,其中就有两个一米九多;从他们的体格和样子,是不太像金融业内的人,也不像技术程序员。

    这样的比赛,为了获得更好的成绩,找职业篮球选手偷梁换柱,是很多公司会偷偷采用的作弊方式。只是天信这次换上五个职业选手,明显是冲着他们一源来的。

    因为一源和天信是第一场。

    或许天信还想捧一个冠军回去。周燿轻轻地扯了下嘴巴。

    多宁也听到了何昊的猜测,担忧地看了眼周燿:“那怎么办?”她相信一源球队的实力,也相信周燿曾是校篮球队的实力,但是业余球员怎么对抗职业选手。

    多宁就坐在周燿的旁边,她旁边是颜艺。刚刚颜艺位子抢得快,导致顾学长坐在了最右边,挨着颜艺。

    面对多宁的担忧,周燿开了一个玩笑:“他们有职业选手,我们不也有大师么?”

    周燿真不觉得天信那边请来五个职业选手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即使他们全上。这样的百强联赛天信也不敢直接从一个职业球队里找人。所以今晚天信请来的职业选手可能来自国内各地球队,配合天信剩下几个篮球打得好的员工。

    但是,球队得分需要默契的传切配合。

    现在比赛还没有开始,还不能看出对方最大薄弱点是什么。

    ……

    比赛即将开始,多宁没想到周燿会无耻地要求:“亲我一下。”他需要爱的鼓励。刚好多伦多姨妈那边发了视频过来,多宁打开视频,就看到了闪闪。

    没想到比赛前还能看到他的小闺女,周燿抿着笑,一块和多宁对着手机摄像头。

    闪闪也看到了周燿,开心得小舌头在嘴里打转。从闪闪回多伦多后,多宁尽量每次视频都和周燿一起,不过由于a市和多伦多的时差,两人只能挑晚上的时间。

    既然周燿需要爱的鼓励,多宁对视频里喝着牛奶的闪闪说:“闪闪,周燿哥哥等会要比赛了,你给他一些飞吻好不好?”

    视频里闪闪似乎理解了下比赛的意思,重重地点了下头,然后朝着周燿biubiubiu地发射飞吻。视频里,姨父也提醒闪闪说加油,闪闪看着周燿穿着的球服,咧着嘴喊起来:“加……油,加油!a! ”

    a!?因为闪闪常常跟着姨父看国际球赛。

    ……真的,加油后面就只差爸爸两字了。

    周燿微微垂了垂眸光,然后拿过了多宁的手机,在手机屏幕落下一个吻。用他的方式回以闪闪biubiubiu的飞吻,然后将手机递还多宁。

    多宁拉了下周燿的手,同样开口说:“周大爷,加油!”

    一个吻,不经意就落在了多宁额头。大庭广众她不敢吻周燿,周燿却弯下腰吻了她的额头。然后,周燿笑着说:“……怕你吃闪闪的醋。”

    多宁吸了半口气,脸红得都快要爆炸。

    “看来进展神速。”上场的时候顾嘉瑞笑着打趣。

    周燿看了眼顾嘉瑞的光头,不置可否地勾唇。

    比赛开始,整个球场的气氛也热了起来。天信那边来了一个身穿短裙的黄发女人,坐在了天信候补队员的最中间。看来天信的确很重视这次比赛,大小姐都亲自过来坐镇。

    “邬江,加油噢!”杨小姐对着球场的一人喊了喊。

    “那个老女人就是天信大小姐?”颜艺问多宁,忍不住打量。

    “你上次还夸她美得像网红。”多宁提醒颜艺,因为苗苗的关系颜艺关注了杨小姐的微博,前不久还对着杨小姐发出来的照片说什么苗苗要悲剧了,这样一个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追求邬江,即使离婚过又如何,邬江肯定抵不住诱惑去天信那里当老三了。

    多宁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邬江和苗苗多年爱情长跑,即使苗苗离开了邬江,她心里也不希望苗苗是输给了别人。

    颜艺也承认自己眼瞎,解释说:“鬼知道杨小姐修图功夫那么好。”

    多宁:……

    然后多宁激动地站了起来,刚刚周燿进了一个首球。球场里周燿和顾学长相互击了下掌。两人多年没有一起打球,没想到作战的默契还保留着。

    稍稍往观众席看了眼,周燿走到何昊那边交代了一句,新的一轮较量重新开始。

    接下来的比赛有些吃紧,天信那边请来的职业选手似乎感受到了周燿他们实力,连续仗着经验抢了两个篮板。

    一下子夺回了分。

    对方都是职业选手,每天训练吃着蛋□□练肌肉,周燿体力和体格都不错,但毕竟是一个脑力工作者;一源其他队友也一样,由于对方作战速度太快,他们每一秒都在消耗大量体力。

    天信主要得分的基本是那两个一米九的人。

    这场球赛,比多宁想象得还激烈许多。

    多宁从初中就看周燿打球,这场球赛更是她看得紧张得一场。她双手握着矿泉水瓶,咯咯地响着。由于对方得分非常快,后面,周燿何昊顾学长一直都在追分。

    中间周燿还被对方狠狠撞了一下,然后他靠罚球得了两分。

    中场休息,周燿浑身热汗淋漓地走了过来,直接掀起球衣蒙头拭擦脸上的汗水。多宁递过一瓶矿泉水,周燿换着红牛喝。

    同样顾嘉瑞也出了不少汗,本想像周燿一样用球衣拭擦汗水,顿了一下,放弃了。

    当了五年和尚,总归有了一定的心理包袱,不能像某些男人一样放荡不拘。

    就在这时,一张纸递给了他。

    “善……多谢。”顾嘉瑞从颜艺手里接过了纸巾。拭擦自己冒汗的光头。

    颜艺看得目瞪口呆。

    顾嘉瑞转身特意对周燿说:“周弟,没想到你传球技术越发精湛了。”顾嘉瑞说的是刚刚场上的一个球,周燿在那样被包围的情况还可以将球传给他。

    周燿呵着热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借指顾学长的剃度的光头,玩笑地开口说:“佛光反照,你最闪耀。”

    顾嘉瑞:……真损啊!

    下半场球,顾学长换了下来,天信那边邬江也换了下来。上半场天信和一源两队得分只差两分,导致下半场更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顾嘉瑞,你觉得周总他们能赢吗?”颜艺问场下休息的顾嘉瑞。

    顾嘉瑞:“能。”

    “你怎么知道。”因为顾嘉瑞口气太笃定,颜艺反而不相信了,犹豫一下问,“……算的么?”

    顾嘉瑞没回答。

    颜艺也不再说,抬了抬下巴。

    “多宁,给我一瓶红牛。”顾嘉瑞对隔了两座位的多宁说。可能等会他还需要上场帮帮周弟。

    多宁连忙递上了一瓶红牛。刚刚周燿何昊他们都喝红牛补充体能,只有顾学长喝着矿泉水,她心里还猜测出家人是不是不能喝饮料。

    出家人是分类型的,顾嘉瑞不是特别忌讳饮料,不喝酒的时候也会喝点汽水可乐。不喝红牛只是单纯不喜欢红牛的口感。

    “多宁,等会方便给我买一瓶汽水吗?”顾嘉瑞对多宁说,“带气的那种,冰爽的。”

    多宁:“……好。”

    多宁快步离开座位,去给顾学长去买汽水。中场休息的时候她想上厕所都没有去,因为想看完整场比赛。结果还是出来给顾学长买汽水了。

    途中,她顺带上了一个洗手间。隔着一定的距离,球馆灯火通明,传来各种呼喊声。

    听喊声,好像是一源又进球了……

    顾嘉瑞是故意指使多宁去买汽水,因为下面有佳人看着,他的周弟好几个球都用力过猛,显然是荷尔蒙的作用力太强了。

    球场外面,多宁洗手间出来,来到外面的盥洗台洗手,结果转身便看到在邬江进来。面对面撞上,她和邬江都有些尴尬。

    更尴尬是——

    杨小姐踩着高跟鞋从后面追了进来,同上次一样杨小姐对她熟视无睹,仿佛这个洗手间只有她和邬江两个人。

    然后,不等多宁迈腿离开,杨小姐已经身子靠过来拉上了邬江的手,媚笑如丝地说着小话:“邬江,今晚要不我去你哪儿吧?”

    声音不轻不重,全传入了多宁的耳里。

    多宁:……

    “这位小姐,你没见过男女朋友**吗?”就在这时,杨小姐将声音提了提,看向站着不动的多宁,质问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怼或不怼,是一个问题。

    小剧场:

    多宁问周燿:顾学长叫邬江小江子,何昊小耗子,为什么只叫你周弟?

    周燿:因为他不敢。

    因为小……燿……子?

    今天200红包多宁发,送给今天和昨天刷新半天的读者。

    ps:昨天我中午12点放在存稿箱更新了,有事出门,结果晋江抽了,回来发现很多读者没及时看到。

    么么,关于邬江,你们有什么说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