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hapter56
    颜父颜母昨天一块来了a市, 一方面看看他们女儿生活得怎么样, 一方面也考察考察女儿创立的玩偶品牌;知道女儿和大学室友多宁住在一起,特意从海城带了大包小包特产。

    可惜多宁参加堂哥婚礼, 没有看到颜父颜母。

    对于自己父母难得来一趟,颜艺开着车带他们到处瞎逛,从蓝天花园到园区工作室,一路积极热忱地介绍着;尤其是工作室这块,因为她的出资人是自己父母,对颜艺的意味就是两董事长的存在。

    面对董事长, 颜艺毕恭毕敬地递上自己的总监名片。

    可惜颜父颜母并不买账,拿着名片摇摇头,叹气说:“就你们现在这个订单量,亏到年底也就关门大吉了。”

    颜艺没话说,从小到大她父母对她期待值就不高, 不敢相信她也能做出一番事业;也因为这样, 她大学毕业后不久, 他们就到处托人给她介绍对象。

    找个有点资本,有点能力,有点孝顺的男人, 平平顺顺安安稳稳地共度她的余生;不需要她操劳或操心什么。至于王烨,就是她父母当时挑选对象里最符合标准的一个,结果是一个渣。

    归根到底,也是她自己不争气,将日子得过且过, 人生自然也就被生活将就了。

    然后,回去的车里不免继续听着一些唠叨。

    她现在生活得这样顺风顺水,她妈最操心还是她的终生大事,颜艺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直到她妈让她继续相亲,再找一个再婚对象——

    她现在之所以成为离婚妇女,难道不是他们当年催婚的结果?

    颜艺用这话反驳自己父母,后座顿时一片鸦雀无声。过了会,颜母妥协地开口说:“好了,我们不催了不催了。”

    突然,颜母又笑起来,发出细细碎碎的呵呵声。

    颜艺手握方向盘,她妈的笑声听得她十分坐立不安,琢磨着发问:“是有什么好事吗?”还是被刺激到了?

    当然是好事了,因为王家出事了。她妈说了王家最近的情况,王家和吴家已经彻底闹翻了,十月的婚礼也不举行了;她前婆婆以八字不合阻拦了吴心进门,吴家也是爱面子之人,受不了这样的侮辱,然后双方很快闹得不可开交。原本两家还有生意往来,尤其是今年一块花大钱建立两条全新的生产线。

    然后,颜艺也发出轻笑声,呵呵,呵呵呵。难怪前阵子王烨各种联系她,原来是这个原因。很好,她再次被王烨膈应了一把。

    佛学院顾嘉瑞帮她扯淡前说了一番话:家和万事兴,王家现在已经家不和,你真不需要同他们继续较量计较;就等着他们兴风作浪,然后在一旁看个笑话。

    不然,你始终意难平。

    直到现在,颜艺终于有些体会到了顾嘉瑞这番话。不知道是不是王烨已经成了她的蚊子血;还是她喜欢上一个出家的男人,思想境界也提高了。

    因为没有其他事情,颜父颜母打算回去了,颜艺目视着前方,开口说:“今天日子不错啊。”这一路已经看到了好几辆婚车路过;结婚人那么多,日子自然很不错。

    “要不我带你们去烧个香吧。”颜艺对后座两老商量说,然后有意轻松地笑了笑,“我知道a市有家寺庙很不错。”

    颜父颜母:……

    颜艺直接带着自己父母去了北童寺,顾嘉瑞所在的寺庙;然后买了最好的香烛,跪拜在宝相庄严的大殿佛祖前。

    双手合十,磕了三个落地头。

    阿门!佛祖她有罪,喜欢上你们家的一位和尚。但能不能看她一颗诚心的份上,让顾嘉瑞还俗啊!只要他还俗了,她一定想方设法将他追到手。

    而不是,日日夜夜肖想一个和尚;

    不管什么年龄,什么身份,暗恋最苦。苦中最苦,对方还是一个不可能的人。发现自己喜欢上顾嘉瑞后,颜艺最近抽空就上网看看一些佛法的书籍。

    晦涩难懂又深藏奥妙,说的就是佛学;难怪有句话是佛法无边。

    然后,她猜测地给顾嘉瑞发了一条消息问:“难道你当和尚,是对佛学感兴趣?”

    “是。”顾嘉瑞回复她。

    第一次,颜艺觉得她和顾嘉瑞两颗心也是可以靠近一点。

    ……

    烧香祈福结束,颜艺带着父母从大殿出来,凑巧看到顾嘉瑞领着一帮小和尚走了过来。颜艺停下脚步,看着顾嘉瑞越走越近,只觉得自己心跳如梵音,安静得仿佛可以听到回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顾嘉瑞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侧了侧目光;明明她一动不动站在人群香客里,根本不显眼。

    颜艺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变得这样正经认真,同观望的所有善男信女一样,对顾嘉瑞保持着虔诚的瞩目。

    虽然,她觉得顾嘉瑞根本不在意他们用什么目光看他。

    沙沙簌簌,寺庙忽然起风;吹动夏天茂盛的银杏叶片,吹动顾嘉瑞浅棕色的僧袍衣角,也吹动她的心……

    “刚刚那个和尚长得真俊。”寺庙出来的时候,颜母回顾地想了想说,“看着年纪也不大,就已经当上了法师,不知道结婚了没。”

    颜艺听得耳朵都直了。她妈这话是不是太随便了?就像是随意夸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男人,例如刚刚车里她妈也用一样的方式夸那个要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什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主任。

    可能在她父母眼里,男人只有两种,结婚和没结婚,事业成功和不成功。他们不知道每个男人除了身材智商的不同,也是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灵魂和胸膛;是否有趣或宽阔。

    除此,他们还有着不一样的思想和大脑。

    以及无法比较的人生境界。

    颜艺叹着气,对自己妈说:“他可是和尚,什么结婚不结婚,别侮辱了出家人。”

    颜母有些莫名好奇:……突然感觉女儿不是自己生出来了。如果是以前,母女两人早将那个帅和尚一起评头论足八卦了好几遍。顿了下,颜母告诉女儿说:“现在结婚的和尚不是很多么?和尚结婚早自由了,好伐啦!”

    颜艺莫名反感,反感她妈这样评价和尚这个行业,虽然她以前也是这样认为。“妈,就是有你们这样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这几年和尚才会被网络添油加醋黑得那么厉害。”

    颜母被女儿反驳得哑口无言。

    颜艺还在深呼吸。

    “好啦好啦,我不说好伐啦。”颜母不说了,撇了撇眼睛说,“反正那和尚也不可能成为我女婿。”

    颜艺瞬间呼吸打结了,原本还在深呼吸,现在连气都出不来了。

    第二天,颜艺送自己父母坐高铁回海城。因为多宁人在园区工作室,颜艺直接去了工作室;工作室里,多宁已经在工作,对着电脑轻点着鼠标。

    “昨天我没回蓝天花园,你猜我做什么了?”颜艺主动问,昨晚她和自己父母住在了她姐那边,为了逗逗多宁,故意说得引人遐想。

    让多宁好好猜一猜。

    “咳!”电脑前多宁咳嗽了一下,呛得白皙的脖子泛出了淡淡的粉红。多宁抬了下头,问颜艺,“昨晚你干嘛了?”

    颜艺立马笑咧咧,手指着多宁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