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hapter55
    chapter55

    老市区医院夜里的后街, 行人并不多。对面开着几家鲜花水果店, 几家小吃店,各式各样的招牌闪着五颜六色的彩灯, 透着微薄又温暖的光;它们是城市最有人间烟火气息的普通一角。

    人间烟火,总是有喜有悲;就像人的情绪易乐也易怒。

    多宁着地只为了同周燿对峙, 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周燿,满腔的怒火。她还没有算他和叶思思的老账, 他倒是先生气了。

    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对她的行为横乱指责;标准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周燿,我真没想到, 你是一个这样可笑的男人。”多宁开口说。

    周燿有一点好, 知道多宁真正生气的时候, 基本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会想着办法降低对方的愤怒值;医院背人出来的时候他的确是醋意大发, 现在看着眼前比他更气咻咻的多宁, 周燿抿了抿唇, 顿了顿, 顺着多宁的话发问:“……我哪里可笑了?”

    声音很轻,隐隐约约含着一份委屈的意味。这是周燿独特求饶的方式, 用来面对突然变成羊大王的许多宁。

    多宁撇了一下眼。哪里可笑?哪里不可笑!不止是可笑,还幼稚、狂妄、混蛋……多宁一个词一个词地从嘴里冒出来, 周燿眼睛眯了又眯,觉得多宁骂得不是自己。多宁对视着周燿眼睛,加了一句:“不要怀疑, 骂得就是你。”

    周燿点了下头:……哦。

    多宁的性情,周燿是最清楚的,温柔善良敦厚,但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则和脾气的人,一旦什么事触犯了她的原则,该算账一定会算账。对别人她或许还可以好商量,对他绝对没有任何商量。

    所以只要多宁真生气了,周燿还是会下意识服软和妥协;不然他就是故意想和多宁拌嘴取乐。然而现在并不适合两人拌嘴,时候不对地方也不合适。他必须把自己吃醋的原因告诉多宁,他不是一个胡乱吃醋的男人:“不管如何……你脚扭伤了,第一个找的人应该是我。”

    周燿说得很认真,语气也平实。

    周燿最擅长什么?倒戈一击。现在最让多宁生气不是周燿的话,而是他这种理所应当的口气!他凭什么那么理当如此。

    更生气是周燿误会了她和周大哥关系。她可不相信,周燿只是生气周大哥送她来医院。

    “怎么,周大哥看到我扭伤,送我来医院都不行么?”多宁冷冷地反问周燿,“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周燿,你不只是可笑,你还龌龊!”

    多宁的话,周燿基本明白是自己误会了,过度计较了。“对不起。”周燿道歉。

    别,别道歉。她和他之间的事情还没有算清楚呢!“周燿,我真不知道你的大脑装的是什么!”生她气就算了,连周大哥的醋也吃;为了她和他重新在一起,周大哥在她这里说了周燿多少好话,他知不知道。

    “对不起,多宁。我只是想到以前你喜欢过我哥……”周燿把实话说出来,当年日记的事周燿一直记在心里;多宁少女怀春的感情虽然不能太当真,但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每每看到多宁和自己哥相处亲昵,他就忍不住大发脾气。何况多宁去多伦多这几年,每次回国找的人也不是她,而是他哥。

    他难过的时候也想过,只要多宁别成为他嫂子就好,不然他可能真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当时他对多宁的感情还只是简单的喜欢和亲近,还不是现在一个成熟男人对心爱女人的爱意和占有。

    不管是身和心,他都想完全占有。

    多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明白周燿为什么吃周大哥的醋……日记!当年周燿偷看她日记的事多宁差点忘了,但她真没想到周燿现在还认为她喜欢周大哥。

    那本日记多宁用来记录学生时代的生活琐事,周大哥出现在她日记本里很正常。当时她看到周燿翻看她日记,之所以紧张,因为那本日记里更多是周燿的名字。

    她在上面记录了她对周燿感情的变化,苦恼周燿只当她是好朋友。结果看完日记的周燿为难地问她是不是喜欢周大哥……让她一颗少女心又惊又怒。

    联系周燿那副调笑的样子,她以为周燿是看到了她对他的感情,才故意这样说。

    好把她推给了周大哥。

    毕竟前段时间周燿一直对她说什么他们的系花跟他表白了,每天晚上给他发短信,那卖弄的口吻简直令人作呕。后来她是看到他没有和系花在一起才同他和好。当时她也问周燿为什么不和系花在一起,周燿给她的理由更是让她咬牙切——

    “xx还不够漂亮,达不到我的标准。”

    “那我呢,可以达到你的标准吗?我和你们系花谁漂亮”她也大过胆子问,为了底气足一些,厚着脸皮陈述实情,“我也是我们系的系花。”

    然后,周燿笑得更加欠抽,告诉她说:“多羊……你这明显是想要我给你友情分。”

    一句话,否定了他和她的可能。不仅表明她不如他们系花,还把她和他的关系明确地归纳友谊。虽然后面周燿又加了一句:“放心,不管我们系花长得多天仙,我都选你。”

    她咬着牙:“周燿,我谢你大爷!”

    周燿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么办?夜里躺在床上气得胸口又酸又疼,然后霍霍地咬着牙,差点把舌头咬到……

    结果,周燿现在告诉她,那时候他真的以为她喜欢周大哥。时隔多年,多宁再次霍霍地咬着两排牙齿,差点又把舌头给咬到了。

    “周燿,你这头自以为是的猪!”多宁骂了出声,然后将手里提着的一只高跟鞋,狠狠甩在了周燿的身上。

    就是他这头自以为是的猪,不仅自以为是地猜测,还自以为是地做决定!

    “你和叶思思的事没有任何交代,还反过来问我和周大哥。你的系花呢,你的一见钟情呢?”多宁磨牙凿齿地翻着一笔又一笔的旧账。

    周燿:“……”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还是他和多宁都更加心有灵犀了,多宁两句一句自以为是周燿基本明白当年日记可能是他误会了。

    也对,如果多宁真的喜欢过他哥,哪还轮得到他!

    周燿身姿劲挺地站着,目光微微往下,即使被打了,眼神却多了一份难以言说的温柔。对,他是一头猪,一头自以为是的猪!

    不远处,三三两两的男女路人路过,视线假装不经意地撇过他和多宁;多宁还单脚穿着一只高跟鞋站着,包着扭伤带的右脚也已经落地保持着身体平衡。

    都这样了……什么旧账都回家算,好好算!

    周燿一把抱起多宁,距离他停靠的车子还有五十米的路,周燿几乎一口气抱着多宁上了车。周燿学生时代练了一手好臂力,抱着多宁还能将车门打开,然后他将多宁放进了副驾驶。

    多宁配合地坐进副驾驶,绷着脸没有说话,神色还有些小小的尴尬。

    如果不是医院出来的时候真气到了,她也不会在街边同周燿吵架;刚刚好几个路人观望她和周燿,多宁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很懊恼自己。

    ……

    因为在喜欢和爱面前,她和周燿都有过自以为是。不止是周燿,她也是。

    周燿没有送她回蓝天花园,而是去了他在城西的房子,然后再次抱着她从地下停车场到电梯间。

    “周燿,你放我下来。”多宁对周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