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hapter54
    会会?

    多宁看向周燿,扯了一下周燿的手。如果周大哥面前的女人真是周大哥谈婚论嫁过的女人, 她和周燿还是不要过去比较好。她怕周大哥会尴尬。

    然而, 周大哥和那位女人也看到了她和周燿。尤其是周大哥, 面朝她露出了笑意。今天周大哥穿得没有周燿这样正式,只是简单的条纹衬衫搭配棕色长裤。

    可能是医生的职业关系,不管穿着眼神,还是笑容,周大哥永远是干净磊落又温和模样。

    周大哥被悔婚是前年冬天, 多宁刚好从多伦多回一趟a市, 当时周大哥请她出去吃火锅,因为愤愤不平, 她吃着吃着眼眶就红了。周大哥却小心翼翼问她:“……要不要我把周燿约出来?”

    事实她根本不是为自己的事难过生气, 而是被一些闲言碎语气哭。周大哥笑了,对她说:“多宁,如果你是为了我的事气不顺,完全没有必要。相反你还要恭喜我才对,然后祝我也快点找到真爱。”

    这就是周大哥,如此宽厚又温柔。

    多宁和周燿已经来到了周大哥和女人的面前, 女人意外还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让多宁着实一愣。“你就是多宁吧。”女人身材娇小, 声音却很成熟;尤其是语气,那种自来熟让多宁下意识不舒服。

    或许也是先入为主了不好印象。

    “多宁,我们小时候见过的。”女人笑着提醒她说,“我是你大伯母三婶婶的女儿。”

    多宁:……

    a市这个城市就是这样, 不管如何国际化、有活力有创新,gdp上升得多快,土著市民的人际交往方面依旧保持着七大姨八大姑的风格;尤其是婚礼上到处都是亲戚熟人,相互牵扯着关系。

    原来周燿的前准嫂子,是她大伯母那边的亲戚。难怪周燿评价周大哥当年的相亲是深受七大姨八大姑的毒害。

    “怎么,今天杜太太不带着孩子过来一块喝喜酒?”周燿凉凉地开口问,口吻比多宁想象的要好一些,但随意的一句问话,不仅让多宁明白了这位杜太太已经结婚生子,也令这位杜太太面色微微僵硬,有些难以面对周大哥。

    想必这位杜太太已经嫁给了当年劈腿的对象。多宁以前听大伯母说过一句话,女人婚姻是否幸福可以从女人的脸看出来——这位杜太太并没有一张幸福的脸。

    “周燿,我只是碰巧见到你哥……随便聊两句。”杜太太对周燿这样说,声音有些干巴巴。不管从面色和语气,似乎都很顾忌着周燿;话里的解释,又透着一份细微的委屈。

    杜太太好言好语解释,周燿仍然没什么好样子。他这辈子很少对一个女人有敌意,但这位杜太太就是一个。劈腿,怀孕,然后设计让他大哥接盘……总之没脸没皮还扮可怜,这样的女人,他们周家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才避免了她进门。

    “呵。”周燿不屑地轻哼一声,懒得再多说一句。

    “……那我先过去了。”杜太太抬了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周大哥道别。

    周大哥点了下头,也没有什么话。刚刚真是撞面得太突然,对方又主动冲他招呼,他实在不好回避。显得在意又生硬。

    和自己弟弟性格不一样,周烁很难当众怼人,甚至连甩脸都不会。所以,很多时候周烁对自己弟弟头疼的时候,心底也存着一份羡慕。再次感激地看了眼弟弟,周大哥看向多宁,脸上多了一份笑容,由衷地赞美说:“多宁,你今天真漂亮。”

    “谢谢周烁哥哥。”多宁像小时候那样叫周大哥。

    周大哥又问她:“难道今天你也是伴娘?”

    多宁摇头:“就是上台送个婚戒。”然后她把周燿拎了出来,“周燿是伴郎。”

    周大哥忍俊不禁,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弟弟为什么会成了伴郎;看着眼前身穿礼裙的多宁和西装笔挺的周燿,周大哥只能想到金童玉女这个词。

    从小到大,这两人都是非常般配的一对人。“需要给你们拍张照吗?”周大哥说。

    “不要。”多宁拒绝,新郎新娘都还没有合影,她和周燿合影什么。

    只是比她拒绝更快,周燿已经把手机递给了周大哥,说了句:“谢谢哥。”

    堂哥和叶思思今天结婚的婚宴厅布置得高端又浪漫,一眼望去都是粉粉白白的玫瑰花;香槟美酒气球,还有专门让宾客留影的地方;一个偌大的玫瑰花环,里面写着大大x&y两个字母。

    多宁并不羡慕堂哥和叶思思今天的喜结连理,因为堂哥说他和叶思思只是各取所需的结合。但是今天的婚礼殿堂还是让多宁有些心生向往。

    她和周燿虽然领过证,但她和周燿没有举办过婚礼,她也没有穿过洁白的婚纱,更没有同周燿一起走过红毯。那不长不短的一段路,多宁也曾想象挽着周燿的手一起携手走过。

    留影处,两个男孩正在相互推着,他们的妈妈正给他们拍照。这两个男孩,身体里和她有一半相同的血缘,多宁并没有多少感觉。

    同样,他们对她也陌生。

    “……多宁。”他们妈妈叫了她,手里拿着一只手机,面庞和和气气地望着她,似乎等着她过去。片刻之后,叫了她的两个儿子,让他们叫姐姐。

    “不用理会,一句话都不用说。”周燿轻轻对她说。然后,直接带着她从这个女人擦身过去。

    多宁和周燿一块坐在前排的伴娘伴郎席位,对比其他粉色裙子的伴娘,多宁身上这浅绿色的长裙的确同她们不太一样。周燿这位伴郎,也是临时插一脚,他自己要求当伴郎,却白白占着伴郎的身份不做事。

    其他五位伴郎,从大清早接新娘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停歇;现在又站在宴会厅门口一块帮忙迎接客人,哪像他闲闲地坐在她旁边。

    多宁不得不提醒周燿一句,别太闲了。

    周燿完全不以为然,对她说:“伴郎不就是和伴娘凑在一起吗?”顿了下,周燿对她加了一句,“我问了许文邺,我是和你凑对的伴郎,和你坐一块就好。”

    多宁:……

    周燿的伴郎红包拿得可真省力。多宁也拿到了堂哥给她的额外红包,事实她这个红包,拿得也很轻松,等会只需要上台走一趟。

    前面,那位双胞胎的母亲无意识又往她这边望了望。

    多宁撇开视线,握了握的手心。有时候她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可以做到若无其事,那个女人是这样,她父亲是这样,所有的许家人都这样。

    “有些人前面为了满足私欲不择手段,后面又为了心安理得享受幸福,开始扮弱小善良祈求原谅。”周燿突然开口说。说那位杜太太,也说多宁这位小妈。

    多宁转过头看周燿。

    “你妈妈已经去世了,她只能从你这里入手。只有你原谅她了,她的身份和儿子才会更名正言顺。”周燿继续说,眼睛也看着她。

    “你觉得我会原谅吗?”多宁问了声。

    “不会。”周燿说。

    所以刚刚他才让多宁不要理会,多说一句都会给那些人错误的暗示。不管说什么,都是有害无利。语气客气一点她们会得了便宜还卖乖,觉得有了被原谅的可能;一旦语气不客气,她们又做出一副被伤害的样子,更加得了得寸进尺,然后倒打一耙。

    五年前的事情在周燿这里,多宁永远是最大的受害者。当年也是许阿姨早早知道了一切却瞒着多宁不说,多宁承受的不只是许阿姨重病的消息,还有许叔叔的背叛。

    婚礼即将开始,好几个伴郎走了过来,落座的时候视线嗖嗖地往多宁这里飘。周燿恨不得挖下他们的眼睛,然后他脱下了西装外套,披在了多宁肩头。

    纯黑的男士西装外套,很搭浅多宁的绿色长裙。

    不远处,许家穿着暗红色旗袍的大伯母过来,亲自把一对婚戒送到多宁手里,和善又亲切开口说:“多宁,等会就麻烦你啦。今天真是太忙了,都没有好好招待你和周燿。”

    顿了下,看向周燿打趣说,“周燿,什么时候和我们家多宁补办婚礼?我们许家人可都等着呢!”

    周燿扯了下唇,客套地回应:“谢谢许伯母关心,我还在努力阶段。”

    大伯母又看向多宁,弯了弯腰,用多宁和周燿两人听到的声音开口说:“多宁,不管你奶奶那边态度怎么样,大伯母只认你妈妈是我的弟媳妇。”

    说完,大伯母走了,含笑地去招呼其他宾客。

    “你们许家,还是你们大伯母最厉害。”周燿评价了一句。厉害,是褒义。

    多宁点了下头,承认这话。如果没有大伯母,她大伯也不会发家。从小到大,大伯母对人都是和和气气,她去多伦多后,大伯母对她的关心也比较多。

    周燿伸手,将手搭在多宁的椅背;不管是倾斜的坐姿,还是歪着头交流的样子,完全呈现了男人对自己女人的占有欲。

    多宁站了起来。周燿眼睛一眨:“你去哪儿?”

    “后台。”多宁回周燿,她等会要从后台上去。“怎么,你要一起么?一块去见见新娘子?”多宁瞅着周燿问。

    周燿抿了唇,回答说:“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你下来。”

    多宁离开了伴娘席,肩头披着周燿的西装,一时没留心将它脱下来还给周燿。而不是故意穿着它,到叶思思面前耀武扬威。

    叶思思人在后台,已经重新补了妆,穿着巴黎定制的手工婚纱,美得精致又动人。多宁在叶思思脸上看到了幸福。

    叶思思视线落在她的穿着的男士西装,笑了笑,再次道谢说:“多宁,谢谢你。”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堂哥走过来说,碰了碰多宁的肩膀。

    多宁看向自己堂哥,赞美一句:“哥,你今天真帅……恭喜你们。”

    “谢谢我家妹妹。”堂哥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对她说,“希望早日喝到你和周燿的喜酒。”

    多宁弯了弯唇。

    堂哥和叶思思上台了。多宁站在后台听着主持人感人肺腑地介绍两人的爱情经过,明明都是一些编造的台面话,多宁还是听出了一份感动。

    难怪周燿说,感动是人心最廉价的衍生物。因为人心总是更容易相信修饰过的谎言。

    然后主持人邀请了她上台,多宁上台,亲自将婚戒递给了堂哥和叶思思。看着他们彼此交换戒指,以及相互亲吻对方。

    多宁移了移视线,望了望了台下的宾客,只见前方周燿手里拿着一只手机,同大多宾客一样,对着台上拍照。

    多宁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

    多宁回到后台,一块下来还有新娘叶思思,看着她提出了一个请求:“多宁,你可以帮我换一下敬酒服吗?”

    叶思思是要换敬酒服了,也需要人帮忙,但五个伴娘都在后台,叶思思怎么会找她帮忙。

    因为……叶思思想对多宁说清楚事情,不允许有任何意外让许家人对她有什么不满;更重要许文邺非常看重他这位堂妹。如果多宁在许文邺那里说一些话,她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让五年前假装出来的一场恋爱,毁掉自己婚姻。

    换衣室里,叶思思抱歉地抓住多宁的手说:“多宁,不管你信不信,我和周燿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你千万别误会我们。”

    多宁:……

    然后,她摇了摇头。

    “当年,周燿就是对我开了一个玩笑,让我误会了他的心意;后面我们几乎没有联系,我贴在校内网的照片都是假的……”

    叶思思说了当时她知道的所有事情。

    多宁一时之间不知道回应什么,也没办法把自己当年的误会怪在叶思思这里。

    不管如何,她的猜测得到了当事人的证实。更衣室里,多宁有些感激叶思思,也有些佩服叶思思。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为了把握住当下幸福,承认一些不太光明的事情。

    不过叶思思应该误会了她。多宁对视着叶思思,见叶思思神色琢磨,开口说:“谢谢你把事情告诉了我。”

    多宁回席位前,去了一趟洗手间。不知道宾客多,洗手间用的人比较多,宴会厅外面的酒店保洁阿姨正在拖地。

    地砖一片湿漉漉的水,水亮得光可鉴人。

    多宁鞋子高,出来洗手的时候尽量走得小心翼翼,因为进去的时候,她就差点崴了脚。结果不管她走得如何小心,还是别了脚。

    她在鞋子里放了两块半码垫,颜艺的鞋子给她还是大了一点。

    多宁由保洁阿姨扶着出来,十厘米的高跟鞋随便一崴,比她学生时候跳高扭伤还要疼,正疼得眼泪巴巴,她拿出手机给周燿拨号时,前面的周大哥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

    多宁接到周燿电话的时候,已经坐在周大哥的车去医院。周大哥给她检查了脚踝的扭伤情况,认为伤情严重,直接带她去了医院。

    半个小时,周燿过来的时候,多宁右脚绑着扭伤带,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吃着周大哥买回来的葱肉饼。

    周燿穿着黑衬衫,面色不太好地朝她走过来。

    “我哥呢?”周燿问她。

    周大哥刚好取了擦伤药回来,刚好周燿过来,他把手里的药交到了周燿手里,交代说:“既然你过来了,多宁就交给你了。”

    周燿道谢:“谢谢哥。”

    周大哥走了,看了看多宁和地上放着的高跟鞋说:“忘了给你买双鞋……这样,让周燿等会背你回去。”

    不需要自己哥说,周燿也会背多宁回去。医院长廊,周燿蹲下身,多宁伏在了周燿的后背,由周燿背着她走出了医院,医院停车场太麻烦,周燿的车停在医院后门的街道。

    随便一停,不管会不会贴上罚单。

    周燿就这样背着多宁往前走,冷着一张脸,一句话不说。

    “周燿,你干嘛生气。”多宁忍不住问出来,实在理解不了周燿生气的点。

    周燿的确很生气,至于他为什么会生气,不是很明白的事情么!周燿喝喝地哼了两声,对后背的人说:“许多宁,你扭伤不叫我,叫我哥……你不觉得很过分么?”

    多宁:“……”

    周燿:“怎么,没见过男人吃醋啊。”

    多宁:“……”

    周燿把背上的人往上托了托,直抒胸臆的怒火:“许多宁,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是很生气……不管对你,还是对我哥。”

    “周燿,你放我下来。”过了会,多宁开口,吸了一口气。她不要周燿背了。

    周燿自然不会放人下来,他恨不得直接将多宁背到家里,然后将她狠狠甩在床上。他一直在等,不代表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等着。

    “周燿,你放我下来!”多宁又说了一边,然后掰开了周燿的双手。

    从周燿的后背,单着脚,落了下来。

    “……多宁,你干嘛?”周燿扶着多宁,神色又有些服软了。

    干嘛!因为此时此刻,多宁完全没有其他想法,她想只打人,即使只是单着脚,她也要跳起来打爆周燿的脑袋。

    作者有话要说:  咳,一起算总账了。押注押注!

    今天红包堂哥发,毕竟是新郎~么么哒,堂哥其实也还好,就是有点小小的势利。

    ps:过两章,顾大师都要脱掉僧袍,套路有四种,1顾学长还俗了,2顾学长要游泳,3顾学长要和周燿一起打球,4顾学长的僧袍被颜艺泼了水……

    继续来一发脑洞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