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haopter53
    好一个特意为你去的。

    多宁勾唇微笑的时候,仿佛唇上有一颗突起的小肉揪。除了嘴巴, 多宁其他五官都是秀丽柔美那一挂;唯有嘴巴是很漂亮的那种含珠唇, 给她乖顺端庄的面庞增添了一份俏丽。

    配合此时眸光一闪一闪的模样, 就像一只披着狐狸皮的羊。

    狐狸和小羊成为好朋友,玩久了,狐狸就有了一张伪装的羊皮,小羊也有一张狐狸皮;这张皮都是对方相互给的,然后两人玩得越来越好, 也越来越熟悉彼此的行为方式。

    对于多宁的有意提醒, 周燿也笑了起来,想起地说:“对, 你堂哥和叶思思是快结婚了。”

    “对啊。”多宁点头, 然后转过头去,继续选鞋子,不忘随口一损,“你贵人事忙,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

    周燿心里呵呵一笑,只是看着转过身的多宁。一头乌发软软地散下来, 多宁伸手将头发别在耳后, 露出了弧度圆润的耳朵。

    白腻如凝脂的皮肤, 从耳后连着脖颈到后背,像是一抹最勾人触碰的白雪,白生生地落入周燿的眼里。即使这样弯腰蹲着找鞋,因为体态好, 背后的曲线依旧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仿佛是初春最嫩的杨柳枝条轻轻一折。

    浅绿色的裙摆拖在了地板上,周燿手痒弯下腰给多宁拉了下裙子,视线继续扫了眼多宁的后背……这裙子,是不是太露了一些?

    周燿轻咳出声。

    许家的婚宴肯定宾客满堂,多宁这样过去当伴娘?还穿成这样?周燿觉得不太好。

    “我觉得还是别去了,抢什么风头。”周燿开口说。

    “抢风头?”多宁重复了周燿话里的字眼。

    “对,抢风头。”周燿从多宁最为会他人考虑的性格入手,“你穿这样不是抢了新娘风头了么,叶思思毕竟是新娘子……不太好。”

    多宁:“……”周燿这是夸她,还是损她?她抢叶思思的风头?还是他替“前女友”考虑啊!

    “放心,这件礼服是叶思思选的,我抢不了她的风头。”多宁回周燿说

    “多宁,你故意的。”周燿笃定地说。

    “当然。”多宁回答得更是直率无比,“我刚刚就跟你说了,我是特意为你去的,周总。”

    周燿真是哭笑不得,可是多宁这个反应他意外很受用,低低一笑问:“多宁……你还吃醋我和叶思思啊?”

    “没啊,我代表周总给您前任送上祝福,怎么是吃醋?”多宁反驳周燿,回得大大方方,理所应当。

    周燿:“……”

    还是不愿意同她说,是不是?多宁现在也不急着周燿同她说叶思思的事,周燿能拖多久,她就可以等多久,反正已经是五年前的陈年老账了;这账拖得越久,等连本带息算起来的时候才带劲,毕竟她才是他的债主。

    “那伴郎是谁?”周燿突然问,问出一个他开始关心的问题。

    咳,多宁摇摇头,不是很清楚。她忘了问堂哥了。主要她也不算正式的伴娘,就是婚礼现场帮忙送上婚戒,堂哥说他只有她一个妹妹,由她送婚戒很合适。

    不过堂哥不说,多宁都要忘了,许家只有她一个女;她是奶奶唯一的孙女。

    周燿哼了哼,许文烨的话他真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关于多宁堂哥许文邺,周燿并不太喜欢这个人,一个嘴里说着好话又手里办着坏事的人。当然这些印象更多是小时候留下来。每次他带着多宁玩,就许文邺最事儿逼,挑拨起他和多宁的关系来毫不手软。明明他和多宁玩得最好,许文邺总仗着他和多宁一个姓,将他和大哥划成了二等关系。

    更可恶是仗着亲戚关系,搞特权。

    现在大家都长大了,谁也不会那么幼稚,周燿当然也不会拿小时候的事斤斤计较。只是许文邺这人属于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现在做事方式是体面了一些,然而骨子里依旧是那样的老德行。许家搞实业,他玩金融,本是交集不多,偏偏多宁这位堂哥善于钻营,哪里有钱钻哪里。

    最关键,还是一个势利眼。

    女人势利他见多了,男人势利成那样,果然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儿子。

    周燿看人一向挑剔又不客气,自然能入得了他眼人的并不多。其实多宁的这位堂哥也没有多坏,就是有些讨人厌。对于许家搞得这次婚宴,周燿也早早收到了邀请,如果不是周家和许家关系不错,他是不会参加许家的婚礼;然而所谓的关系不错,也只是大家曾经住在一片的邻居。

    后来许家发了,就搬去了大房子。

    至于新娘叶思思,根本不是周燿思虑的重点。

    所以,伴郎是谁?

    其实,多宁也算不上是什么伴娘。叶思思已经有了五个伴娘,许家也找了一个五个伴郎,组成了颇壮观的伴郎伴娘团。多宁只是婚礼时候上台送上婚戒的人,什么临时伴娘怀孕都是许文邺借口,许家堂哥就是想让多宁上台给自己送上婚戒。

    原因也很纯粹,他真的只有多宁一个妹妹。何况自己这位妹妹是他们许家颜值最高的人,漂亮得像是女明星,满足许文邺一定虚荣心。

    这个决定,叶思思本是不太同意,说出理由:“多宁离过婚,会不会不太好。”

    多宁和周燿是离过婚,他们许家人知道的原因是当年他婶婶生病,为了婶婶的一句嘱托,两人过家家地扯了证。婶婶去世后,多宁和周燿就离婚了,提出结婚和离婚的人都是多宁。

    这是多宁同他们的交代的话,因为这样这五年里许家和周家相互愧对着,客气得不得了。

    多宁和周燿那样的关系,他们也会相信两人会办出这样的事。不过堂哥许文邺眼里,周燿对自己的妹妹更在意一些,现在混得这样好,还愿意一直等着出国留学回来的多宁。

    没有几个男人可以做得到。

    不管是亲人朋友外人,都喜欢用知道的一点真相去猜测和窥探事情缘由。又不管什么时候,对他人的事情看得很“透彻”,对自己的事情又是“雾里看花”。

    关于周燿和叶思思的“交往”过,许堂哥完全不知情,更不知道自己这位准妻子心里还对周燿念念不忘。

    不然当周燿打电话过来提出来要当伴郎的时候,许文邺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而不是欣喜的答应。

    挂上手机,许文邺把周燿要过来当伴郎的事告诉叶思思,叶思思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只能露出最自然的笑容说:“……真意外。”

    许文邺倒是很快想到原因:“大概是为了多宁吧。”

    叶思思顿时心塞到不能心塞。

    五年前,叶思思和周燿短暂地“交往”了两天。她看上周燿的时候,周燿说他先回家离婚,后面周燿真离婚了,在叶思思这里她和周燿自然是交往了。

    叶思思是真的对周燿有过很心动的感觉,也承认那样的心动更多是一种征服感和虚荣心,因为当时在她眼里最优男朋友就是又帅又有能力,加上周燿身上那股子帅而不自知的爷们拽劲也特对她的胃口。结果等她再次找周燿,周燿却丢她一句:“谁说我是为你离婚的。”

    原先是“我先回去离个婚”,到“谁说我是为你离婚”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的感受。叶思思真不愿意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借口,所以她立马主动提出了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