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hapter52
    颜艺送顾嘉瑞回寺庙, 没有走高架,从市区最闹的地方挤着往城西驶过去;一脚油门一脚刹车, 车技同周燿完全是两种风格。

    中间穿过了二十多个红路灯, 终于来到郊外大道。颜艺瞥了眼右边副驾驶,顾嘉瑞微微垂着眸,一脸的泰然处之,不知道在打坐念经还是闭眼假寐。蓝天花园上车的时候, 顾嘉瑞本是打开后座车门, 她拦了顾嘉瑞。怎么,真把她当司机了。

    “要不, 一诚大师您还是坐前面吧。”颜艺主动打开了副驾驶车门, 扬着笑说, “帮我看看路。”

    然后顾嘉瑞是坐进了前头,结果从上车到现在, 几乎全是闭着眼。

    颜艺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让他帮忙看看路, 就闭上眼睛。还真当自己是得道高僧啊!

    偏偏, 她对他有些心动, 仿佛又重回大学时期自己对顾嘉瑞的感觉。不同是经历了一段失败婚姻, 她心糙了,脸皮厚了,对男女感情也没那么纯粹简单了。

    所以有时候,颜艺也真的很羡慕多宁,不管经历多少事依旧有一颗美好的玲珑心, 知世故而不世故。难怪顾嘉瑞觉得多宁比她有慧根。可是颜艺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这世上多宁那样总是小数,她才是大多数,才是正常的!

    “顾嘉瑞……你为什么要出家当和尚啊?”颜艺问顾嘉瑞。车行驶在郊外的双车道,路灯昏黄,路面还坑坑洼洼,她的ma开得一抖一抖。

    抖得人没了脾气,还有些别样的小尴尬。

    不知道是车巅,还是她问出的问题,顾嘉瑞微微叹了一口气,回答她说:“一半兴趣,一半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什么原因?

    第一次,颜艺控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多问。但是对于前面一半的解释,颜艺还是呵笑了一下说:“大学时候真没看出来你的兴趣是……当和尚。”一个学期换两女朋友的人,兴趣居然是当和尚?当她是三岁小朋友好忽悠。

    顾嘉瑞自然能听出来颜艺话里夹着的挤兑和挖苦,开口说:“这个兴趣是后来才有的。”

    “噢,噢。”颜艺点了两下头。所以还是发生了什么事,顾嘉瑞才遁入空门的?不会是找不到好工作才出家吧。

    顾嘉瑞不再多言。

    然后,颜艺心平气和地说了一句公道话:“老实说,你当和尚也挺好的,至少不祸害良家少女了。”

    话音刚落,气氛莫名又有些轻微的尴尬。因为曾经她也算是差点被顾嘉瑞的祸害的少女。

    “善哉善哉。”顾嘉瑞口气带笑地回她,话语意外的直白,“我自己也这样认为。”

    咳,后面这句算是自我反省,还是自嘲?没想到,顾嘉瑞对自己还是有着很清醒的认识。颜艺的车子已经按照顾嘉瑞的要求停在了寺庙的后门,专门从前门绕了一大圈。

    因为顾嘉瑞不要在前门下车。

    对此,颜艺忍不住再次奚落一句:“看来一诚大师还是挺谨慎的。”是怕被人发现女人送他回来,才害怕地走后门吧。

    谨慎两字,顾嘉瑞收下了,握着安全带说:“主要是后门距离贫僧的禅房比较近。”

    颜艺:“……”什么都不想说,多走两步会死人啊。

    过了一会,颜艺看向仍然坐着的顾嘉瑞,抬着眼问:“你……怎么还不下车?”

    顾嘉瑞看着她,如实说起了难处:“你这安全带,我解不开。”

    最近副驾驶这安全扣是出了一点问题,多宁好几次也不好解,需要用蛮力才能拉出来。颜艺愿意替多宁费力,可顾嘉瑞这一个大男人,她干嘛帮他。

    “你用力一点。”颜艺故作不耐烦地说。

    你用力一点……

    念了五年的经,依旧洗不掉大脑里的污。顾嘉瑞继续按了按安全扣,依旧没拉出来,然后他换了一个稍微纯洁的说法:“我使力了,仍然拉不出来。”

    日!污倒是不污了,但是怎么听着感觉又有些恶心了。

    颜艺仰了仰头,深深地吐出了一口郁气。果然有人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连个安全扣都拉不出来。她转过身,将两只手放在顾嘉瑞的安全带下方,使出学生时期扔铅球的力,用力一拽。

    不好意思,的确有些紧,她也没有拉出来。

    颜艺弯着腰,抬了抬头,顾嘉瑞也抬起头,两人脑袋差点撞在了一起。淡淡的檀香萦绕着鼻尖,令人心痒得仿佛闻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都这样了,只能一不做二不休,颜艺继续拿出了女子扔铅球第一名的力气,狠狠地拔出了安全扣,然后拿着安全扣对顾嘉瑞说:“就这样,要用力知道吗?”

    顾嘉瑞:……

    如果不是必要,颜艺也不会在男人面前展露自己力大如牛的特质,刚刚只是气氛太紧张,她必须这样做,才能让顾嘉瑞快点下车。

    “好了……你下车吧。”颜艺说。

    “多谢。”顾嘉瑞出声道谢,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袍,打开门下车了。颜艺没有立马开车离去,而是亮着车灯给顾嘉瑞照了一段路。

    山脚寺庙静寂地可以听到风穿过树叶之间的沙沙声。

    ma的氙气大灯很亮,投在顾嘉瑞笔挺的背影像是给他整个人打了光,顾嘉瑞走得不疾不徐,直到迈腿进了寺门,完全消失在耀眼的灯束里。

    出现在生命里的人总是这样来来往往,不同是有些人是迎着光走来,有些人却背着光离开。手机里前夫王烨半个小时前发来一条短信息:“明天我来a市考察,一起吃个饭好吗?”

    她微信已经拉黑了王烨,王烨发她是移动短息,颜艺捧着手机,一字一字地输入:“吃你妹,忙着约会,没空。”

    一句话解决,不多给一毛钱的短信费。

    颜艺回来已经晚了,见周燿从多宁卧室房间出来,笑呵呵地打了一声招呼:“周总,你还在啊?”

    周燿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对,他还在,洗完碗后,又陪多宁一块拖了地,洗了衣服。好不容易可以说会话,让多宁替他擦擦药,有人就回来了。周燿走到沙发从茶几拿起自己的车钥匙,后面颜艺咳嗽两声,开口问他:“周总,你知道顾嘉瑞为什么当和尚吗?”

    他们关系那么好,总知道吧。

    “……无聊发慌吧。”周燿回答颜艺,又来到多宁的卧室门旁,敲了两下说,“多羊,我走了啊。”

    多宁趿着拖鞋出来,手里拿着一瓶药膏,放在了周燿的手里说:“回去开车小心。”

    药只擦了一半,剩下的部位,周燿应该自己擦得到。周大哥发来的视频里看不出来周叔叔杜老师打得那么狠,周燿这样皮厚,都被打出了道道红印。

    周燿脱下衬衫给她看的时候,还挺触目惊心的。

    “明天还要发布会是吗?”多宁问,然后交代说,“回去早点休息。”

    “嗯。”周燿真想把他的羊拐回自己的圈,结果一边等着关门的颜艺对他说:“周总,我衣服还没换,要不要送你下楼。”

    颜艺主动提出送周燿下楼,是想多问两句顾嘉瑞的事。

    “不用了。”周燿不客气地拒绝颜艺的热情,回去了;随手关掉了门。

    周燿这样的性子,真的想象不出五年前对其他女人一见钟情啊!甚至,连出轨的可能性都极低,毕竟对女性连绅士的客套都没有。

    “多宁,我突然也有一个形象的比方。”颜艺对多宁说。

    多宁抬了下眸:“什么?”

    “周总真的挺像孙悟空,就是那种石头蹦出来的男人,英勇善战,但是脾气又臭又硬。”颜艺说,这个比法也是受了晚上顾嘉瑞的影响。

    多宁笑了。的确,周燿真的很像是从石头蹦出来的男人,不过不是猴子,是狐狸。

    原来,周燿送给闪闪的礼物是一幅合影油画,手工画的油画。画的是她和他带着闪闪在乐园旋转木马前找人拍下的一张合影。油画周燿应该是在美国让街头油画师参照照片画出来,油画下面写了作画的具体日期。

    然后油画,已经挂在了闪闪多伦多的卧室。不得不说,周燿从美国带回来的礼物很好。

    好到姨父都夸他有心。

    第二天,颜艺外出谈业务,多宁留在工作室画小和尚的3d图;电脑前面放着一只手机。手机屏幕一直留在直播的平台,上午从9点半等到10点,发布会终于开始了。

    关于今天周燿开发布会澄清视频误会,多宁之所以知道是她自己关注了官方消息,并不是周燿和她谈及;周燿也不是不会对她说这些,只是觉得这些工作的事比较烦。

    不想对她多说。

    直播视频里,周燿坐在最中间,穿着并不是很正式;灰黑色的休闲西装搭配着简单t恤,比起他人相对随意很多。但是周燿只要摆一摆脸,样子就显得很正经,因为他五官分明,气质清朗凛然,无端就会给人不太好商量的样子。

    的确,周燿也是不好商量的人。

    网上传播的视频是一次恶意陷害,比起很多同类事件一些公司处理方式都是含糊其辞,保留体面不说出对方的名字;周燿对着记者们的摄像头,很直接地指出了是哪家公司的行径,然后保留了追究以及上诉的权力。

    一块面对着今天的媒体记者,还要赵律师。有关的法律责任基本是由赵律师阐述。

    不过视频解释并不是周燿今天召开发布会的重点,而是借机推出了一个全新信贷计划,他已经同美国u壹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推出了国内外联合管理的信贷概念。

    u壹是国外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随着金融科技,大数据的联合运用,未来互联网的金融会有着很大的提升,同时行业信息更加透明,发展方会越来越规范和健康,达到风险更可控,资产管理更优质。

    “像xx家这样不规范的公司,也一定也会越来越少。”周燿这样说。最后,特别强调一句,“正所谓人不御己,必被人御。”

    多宁看着直播视频,微微吸了一口气,因为周燿的不留情,也因为周燿放出来的豪言和信息。不过媒体记者对周燿很满意,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挖到太多东西。

    周燿这次借着澄清的名头推出了新计划,对他来说更是一箭双雕的做法。

    然后,一位女媒体记者问周燿一个私人问题:“外界传周总是已婚身份,不知道是不是谣言?”之所以这样问,一源信贷公开的管理层信息资料里,周燿身份写着未婚。

    有时候,公司执行人的婚姻情况对外界一样很重要,尤其是对一家上市投资公司,周燿的婚姻情况到底有没有隐瞒。面对着特意拐着弯发问的女记者,周燿停顿片刻,回答说:“对,我已婚。”

    视频里弹幕瞬间爆炸,今天看视频除了关注网络视频的人,不少还是冲着周燿的颜值的年轻女孩子;因为周燿出场的时候,多宁看到好几条我家老公真帅,她们叫的应该不是何昊赵律师他们。

    “曾经。”周燿又加了一句。

    女记者被周燿说得一愣一愣,开了一个玩笑说:“恭喜周总恢复单身……”

    “千万别恭喜我,因为我特别想复婚。”周燿回女记者,语气严肃又认真,根本不像是在说玩笑话,而是事实。

    完全不和媒体记者玩太极,也不给任何人过度八卦的机会。

    ……

    发布会结束,多宁关掉了直播视频,然后捂了捂脸。姨妈带闪闪回多伦多之前,她对姨妈解释过五年前周燿可能是创业失败才离婚,并不是姨妈所认为的人品问题。

    只是,两人分手也并不是只有人品问题。

    事实,猜测到周燿可能是五年前创业失败用叶思思欺骗她,她比他真的为了叶思思放弃她更生气。少了伤心,多了生气。

    生气得,也想像周叔叔杜老师那样,狠狠地打周燿一顿。

    下午,多宁接到了一个请求,堂哥临时求她给他和叶思思当个伴娘,不过很简单,就是在现场婚礼帮忙送上婚戒。因为叶思思原先找的伴娘突然怀孕了。

    电话里,多宁听着堂哥哭笑不得解释,答应了下来:“好啊。”

    “真的?”堂哥有些不相信。

    多宁说了一句真心话:“哥,我是你妹妹啊。”

    她的话,堂哥开心得不行,对她说:“那什么时候有空,我过来接你去试试伴娘服。”

    还有几天时间,不管大了小了都还来得及改。

    伴娘服和叶思思定制的意大利名牌婚纱都在婚礼公司放着。

    叶思思原本准备的伴娘服给多宁的确有些大,多宁试穿伴娘服的时候,叶思思也在婚礼公司试穿婚纱,笑着说:“我体质胖得快瘦得也快,最近为了结婚减肥得厉害。没想到这件婚纱又大了,还是需要修改一下。”然后客气地问她要不要再选一套。

    多宁换下了伴娘服,准备带走它,对于叶思思的提议摇摇头拒绝了。她做了多年的布艺玩偶,改个裙子大小对她来说并不太难。闪闪的很多裙子,都是她手工缝制。

    关键,重新选一条伴娘裙子对她来说比改裙子还麻烦。

    “多宁,真的谢谢你,江湖救急呢。”叶思思对她道谢,然后亲昵地挽着她的手。

    多宁看着叶思思,有些好笑。真没想到,有生之年她会给叶思思当伴娘。不过她答应堂哥过来给叶思思伴娘除了兄妹情意外,其中若没有一点歪歪心思,多宁自己都不相信。

    叶思思突然小声地问她:“对了……周燿知道你给我当伴娘吗?”

    “知道啊。”多宁理直气壮地回答叶思思,眼睛都不眨一下。

    知道个大头鬼。

    多宁在房间里试穿修改好的伴娘裙子,刚好周燿过来找她,多宁直接穿着伴娘长裙给周燿开门。周燿看着她的抹胸浅绿色裙子,眼皮也眨了好几下。

    “……干嘛穿成这样?”目光继续不留痕迹地朝她落了下来。

    “好看吗?”多宁说,也瞧了瞧周燿。

    周燿回:“还好。”顿了下,“说,干嘛穿成这样!”难道又要去钓凯子么?

    她和周燿的重点完全不一样。

    多宁说出她的重点,特意有所强调地告诉周燿:“下星期给你前女友当伴娘,这是伴娘服,漂亮吗?”

    周燿:……

    多宁气质佳地提了提裙子,然后若无其事地蹲下身找搭配的鞋子,背对周燿的时候唇角不经意扯了扯。周燿不是不对她说出事实么,可是他也说过的,这世上多的是办法。

    “……叶思思啊?”周燿终于想到前女友是谁,问了出来。

    “对啊。”多宁歪过头,笑了笑,回答说,“我特意为你去的。”

    感动吗?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周总还有一顿打,是多宁给的。

    周燿:作者,你似乎忘了我是霸道总裁的设置……信不信后面红包我不发了。

    作者:信不信,我真可以写那个百分之一的可能,然后让表弟男二上位,

    刘小熙:……谢谢作者还记得我。

    ps:今天红包霸道周总发,么么哒,爱你们!

    相爱这件事,势均力敌会更带劲,同时狼狈为奸,才更好玩。后面的感情线,大概是这个方向,彼此的升级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