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hapter51
    周燿昨夜睡在家里, 因为基本不回家睡,他卧室里的床单被子早被杜老师收了起来。懒得铺床, 周燿直接用被套对付了一晚;第二天裹着花色被套睡成了一条筒形, 然后还没有醒来,大腿感到一阵剧痛。

    身体突然受惊,本能地弹了一下。

    周燿睡眼松醒地睁开眼,抬了下头, 便看到了老周手持着藤条, 凶神恶煞地立在他床头。他去……真是防不胜防,昨夜入睡他特意将门反锁, 却忘了老周有钥匙。

    不等他从床上弹起, 噼啪一声, 老周的藤条再次落在他的皮肉上,力道很足。老周还边打边骂:“周燿, 我让你能, 让你厉害!别以为你当大老板了不起, 今天我照样打你个半死, 让你什么事都瞒着我们……”

    大清早, 天还没有亮, 周燿被打得猝不及防。

    身处最令人感到温暖和安全的家中,面对这样的突然袭击,周燿反应速度还算快,一跃而起,人高马大地跳到了床的另一侧, 然后抬起双手同周牙医对峙着。

    先让他穿上衣服,行不行!

    就算被打,他一个成年男人,还是一个当爸的男人了,能不能被打得体面一点?

    不行!老周继续甩了下藤条,又在周燿手臂打了一下,发动着雷霆之怒。

    手臂吃痛,仍然要找到自己的裤子。周燿一边穿上裤子一边防着周老的藤条落在自己肉身,心情简直日了狗。他已经多年没有惨遭这样的对待了,距离上次他这样被打,还是同多宁离婚的时候;他在多宁出国后才通知他的家人们,自然狠狠挨了一顿揍。

    只不过那时老周鞭打他的道具还是皮带,今早从哪儿找来的藤条?

    难怪天还没有亮,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楼下开门的声音,原来是老周出门找作案工具了!周燿穿上裤子,又套了衬衫,老周也不打他上半身,只打他的腿。

    周燿是跳着脚扣上两颗衬衫纽扣,拿出了学生时代跨栏冠军的本领。

    “爸,你冷静点,我周一还有一个发布会。”周燿已经来到了卧室的门,一只手握着门把,一只手继续对峙着老周,开口说话。

    “发布会?开发布会了不起啊!”周爸爸手持藤条,只是怒不可遏地瞪着眼睛,然后咬牙切齿道,“行,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发布会!行,那我今天就要打到你周一坐轮椅去开发布会!”

    说完,又要打周燿的腿。

    这样打下去,他周一真有可能坐轮椅去开发布会了……周燿太阳穴突突突地跳了一下,身体再疼都没有头疼。

    没的商量是不是?周燿使了技巧,一把夺过了老周的藤条,然后打开了门,接着把门关上,将老周关进了他的卧室。

    正要快速下楼,楼梯拐角处,杜老师直对着他站着;手里拿着一条竹条戒尺。

    周燿:……

    忍不住,周燿呼出了一口气。

    然后,堵在前面的杜老师绷着脸开口说:“周燿,你过来!”看今天她不打死他!

    搞什么!昨天他父母一夜未眠,就是决定一起打死他么?

    还轮流上阵?周燿想笑,又不能笑。

    面上的笑容实在有些苦,周燿抿了抿嘴巴,好男不跟女斗,他可以同老周对峙,但是他妈一旦打他,真是只有全挨着的份了。

    何况打起人,杜老师比老周还在行;教坛耕耘多年,杜老师可不是奉行素质教育的温柔老师。对比那些逃课斗殴的学生,杜老师修理起来丝毫不手软。

    周燿只好商量:“妈……昨晚不是好好的吗?”就是因为昨晚都好好的,他才安心地睡在了家里。

    对,昨晚是好好的!因为儿子送给了他们一个好消息,仿佛从天而降掉下来一个可爱的小孙女,这是值得高兴的大好事。高兴得他们,差点忘了追责!

    但是,是谁导致他们跟亲孙女错过了四年!是谁瞒着他们不说,才让alice昨晚上了飞机回多伦多了!又是谁结婚又离婚,让多宁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等到今早动手,这个问题很好。儿子那么大了,不等大清早趁虚而入,他们还能教育得了吗?

    “妈,我都快三十了。”周燿一脸的无奈,试图商量说,“我现在还是当爸的人了。”

    不说还好,一说更让杜老师恼火,直接拿起戒尺狠狠地落在周燿的后背:“周总周老板,你还知道你三十了啊,你还知道你也是当爸的人了啊!那你给我记住,我也给你当妈快三十年了,你有记住我是你妈吗!”

    “结婚结婚我们不知道,离婚离婚我们被通知!现在孩子都回去了,你告诉我们alice是我们的亲孙女……周燿周同学周老板,你真是要气死我啊!”

    “啪——”又是利落的一下。手起手落,毫不留力。

    完全没办法辩解,又不能对自己妈还手,真的只能逃了。周燿是跳着逃下了楼梯,结果在楼梯角又看到了拿着手机的他哥。

    不会吧,还有一个。周燿回过头,眼皮忍不住挑了挑。

    周大哥微微一笑,告诉他说:“……我录个像,发给多宁。”

    狠!这个最狠!周燿从玄关抓起车钥匙,不等杜老师和老周追下楼梯,大步跨出了周家。一顿大清早的男女混打,终于结束了。

    直到逃回了自己的车里,才彻底恢复了自己的人身安全。

    车窗紧锁,周燿呼了呼气,然后不慌不忙扣上剩下的衬衫纽扣;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红条印子,呲了呲牙……也不知道他哥会不会真把录下的视频发给多宁。

    如果这样,还真够丢脸的……应该够许多羊笑他一个星期了。

    何止一个星期,多宁觉得笑一个月都没有问题。

    多宁和颜艺一块吃早饭的时候,收到了周大哥发给她的视频。她小时候就常看到周叔叔杜老师双人混打周燿,不过随着周燿年龄大了,就很少看到那么精彩的场面了。

    “你还知道你三十了,你还知道你也是当爸的人了……”视频里响着杜老师训斥周燿的声音,那个掷地有声,口若悬河,简直把周燿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颜艺放下筷子,急不可耐地过来一块观看。

    “……哈哈,哈哈!”居然看到周燿被这样对待,颜艺眼泪都笑了出来,“没想到周总在家里还会被这样对待啊。”

    多宁点着头,对啊。周叔叔和杜老师都是特别有原则的本分人,即使周燿现在是大老板,事业有成公司上市,在他们那里周燿只是头疼儿子。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情。

    颜艺看到了发多宁视频的周大哥,有些奇怪地问:“那个周燿的哥哥结婚了吗?”

    周大哥吗?多宁摇了下头,还没有呢……她对前几年周大哥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女方劈腿悔婚了;知道真相的时候她真的特别生气,差点都气哭了。

    不管怎么说,那个女人眼神一定特别不好,连周大哥那么好的男人都辜负。

    周大哥至今没结婚的原因,多宁没有同颜艺说出来,然后想起顾学长今天要过来做客,赶紧同颜艺说了说。

    “……顾嘉瑞要过来做客?”颜艺瞬间紧张,声音都抖了抖。

    多宁瞧着颜艺,点了下头说:“是啊。”过了会,她问颜艺,“方便吗?等会一起去菜市场买点食材。”

    “方便啊。”颜艺猛地点着头,然后开口问,“多宁,顾嘉瑞为什么要过来啊?”

    多宁摇了下头,不知道诶。昨晚顾学长没有说,她也就没有问了,觉得顾学长这样的身份主动来她们这里做客,最好别询问原因。

    只需要表现出无上荣幸就好了。

    颜艺觉得多宁真的挺把顾嘉瑞当一回事的,不过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一回事。顾嘉瑞不就是一个和尚么?充其量还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和尚,能有什么身份啊!

    咳,多宁的职业属性,大脑有时候会自动将身边的朋友动物化,比如周燿是精明火狐狸,何昊是斑马……至于顾学长像什么,多宁对颜艺说:“你不觉得顾学长就像神奇的锦鲤吗?”

    声音有些轻,仿佛会被顾学长的神耳听到。

    锦鲤!

    人人转发求好运的那种锦鲤大仙吗!

    颜艺张了张嘴,试着想了想,乐出了声:“好形象啊。”

    所以她从喜欢上一个和尚,变成了喜欢上一条锦鲤么?多宁在菜市场挑选有机蔬菜的时候,颜艺低着头在微博和朋友圈发了一条锦鲤——求好运求爱情。

    果然锦鲤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被转发了几百条。

    ……

    同样,顾学长过来做客的事,多宁也和周燿说了说;实在不想她和颜艺两个人招待顾学长。主要是怕颜艺和顾学长抬杠,然后她帮谁都不好。

    有周燿在,顾学长和颜艺抬杠的可能性就比较少;因为比起颜艺,顾学长和周燿才是相爱相杀的一对……咳!

    手机里,周燿对她说:“我知道了,傍晚我去北童寺把他接过来。”北童寺一样在城西,周燿从公司那边过去倒是挺方便的。

    的确,这段时间顾学长一直住北童寺里的上等禅房;可是上等禅房又如何,他依旧要同一帮小和尚抢wifi;总之北童寺的网速渣得他很暴躁,然后这个月又包了2个g的流量。

    今天,顾嘉瑞是过去看小可爱的,想知道周燿这个男人上辈子到底修了什么福气,可以收获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娃娃。

    可惜,晚了一天,小可爱已经飞回多伦多了。

    寺庙后门,顾嘉瑞携带着一个乾坤袋上车;周燿扫了眼鼓鼓的黄布袋子,没兴趣多问。难不成怕多宁不准备素菜,自带馒头了?

    比起周燿的不客气,对于周燿能过来接自己,顾嘉瑞仍然表达了感谢:“周弟,难得你有心过来接我。”

    周燿谢绝了谢意:“不用,过来接你只是方便我一块去。”

    顾嘉瑞端坐在副驾驶,遗憾道:“没想到你孩子都有了,同多宁关系还没有丝毫突破。”

    周燿哼了哼,随便顾嘉瑞怎么说,然后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方向盘前的转表瞬间转了半圈。

    顾嘉瑞忘记系安全带,差点吓坏了他的一颗菩提心。

    蓝天花园,颜艺从早上知道顾嘉瑞要来,整个状态一直保持着微妙的若无其事,然后时不时发问多宁两句顾嘉瑞的事情。

    多宁一一回答颜艺。

    晚饭两人已经准备好,一荤四素,此外还包了两种饺子,猪肉白菜馅,以及全是白菜馅。顾嘉瑞快要过来的时候,颜艺看了看自己的居家服,哎呀一声:“怎么都脏了……我去换一件。”

    多宁笑了笑,然后门铃就响了。那么快?

    的确很快,因为有人车技好,车速快啊!门外顾嘉瑞对着多宁双手合一,颔首点头道:“多宁,打扰了。”

    “不打扰的,顾学长。”多宁回话,打开了门。

    颜艺还在卧室换衣服,多宁又瞧了眼一旁站着的周燿。周燿和顾学长一块进来,比起第一次过来的顾嘉瑞,周燿显得轻车驾熟,还替她招呼顾嘉瑞:“随便坐。”

    顾学长是一个客气又讲究的人,坐下之前,笑着对她说:“我带了一样礼物过来。”然后从鼓鼓的布袋里,拿出了一套芭比娃娃套装。

    这个礼物,毫无疑问是给闪闪带来的。

    没错,顾学长对她说:“这是我从网上买来的,遗憾没有见到小家伙,就先把见面礼给你了。”

    顾学长就是客气,多宁特别不好意思地接了过来。刚好右边卧室,颜艺推开了门,身穿一袭长裙走了出来。

    “顾嘉瑞,你来了啊?”颜艺打了一个招呼。

    顾嘉瑞扯唇,微微点头,依旧是一句:“打扰。”

    没想到顾学长是过来看闪闪的,多宁也遗憾没让闪闪见到顾学长。她想闪闪看到顾学长应该会很惊喜。正巧,闪闪发了视频过来。多宁把顾学长的芭比娃娃拿起给闪闪看,告诉闪闪是一位哥哥送给她的礼物。

    视频里,闪闪开心地捂了捂嘴。

    多宁问顾学长:“你要和闪闪说两句吗?”

    “正好。”顾学长说,接过了手机。

    顾嘉瑞将视频对着所有人,多伦多那边闪闪也没想到会那么热闹,然后视线一直停在顾学长的脑袋。周燿咳嗽了一声。

    顾学长说了声你好噢。

    视频里,闪闪深深倒抽了一口气,真的是抽了一口气,眼睛愣愣地看着顾嘉瑞,然后冒出一句:“你……系汤森吗?”

    多宁失笑,因为明白闪闪问什么。周燿也抿了下唇,一样听懂了。顾嘉瑞后面,只有颜艺张着嘴,汤森?tonson?

    汤森是顾嘉瑞的英文名字么?

    搞什么,和尚还有洋名儿!颜艺只好问了问多宁:“闪闪怎么叫和尚汤森?”还是和尚的英文也是这个发音。

    不是汤森……多宁正要解释。

    就在这时,顾嘉瑞双手合十,对着视频里的闪闪微微一笑,配合着闪闪的想象力说:“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刚从西天取经回来,小施主你好啊。”

    闪闪眼睛睁得大大的,开心不已,顿了下发问顾学长:“……那你知道孙悟空去哪儿了吗?”

    顾学长回答闪闪:“他变成了你的爸爸。”

    然后,顾学长抬了下手,周燿出现在了视频里。闪闪眨了下眼睛,笑嘻嘻,原来是周燿哥哥呀。周燿抿了下嘴,心情一下子柔软下来。虽然让顾嘉瑞占了一下便宜,但这一次完全能接受。

    噢……原来闪闪说的汤森是唐僧啊。

    颜艺看了看多宁,又看了看周燿,所以他们都能get到汤森是唐僧,只有她不可以吗?

    好吧,颜艺觉得自己是太紧张了,才导致脑瓜子秀逗了!

    不得不说,顾嘉瑞还是很机智,都能听出闪闪这个口齿不清的伪混血儿说的是唐僧,颜艺侧了下头,便看到了顾嘉瑞光溜溜的脑袋。

    莫名,想抬起手摸一摸……

    颜艺赶紧转了下脸,突然理解了《西游记》里那些妖精抓住唐僧第一件事不是吃他,而是摸他的脑袋,想必手感一定很妙吧。

    颜艺吞了一口口水,在多宁结束和闪闪的视频后,赶紧对大伙说:“我们……开饭吧。”

    晚饭,多宁和颜艺将荤素分得很好,结果还是出了一个差错。一个猪肉白菜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只有白菜饺子里,然后被顾学长不小心吃到了。

    当着所有的人的面,顾学长吃了下去。

    周燿抬了下眼皮,不当一回事。

    多宁却紧张了一下,怎么办,因为她和颜艺的不小心,顾学长破戒了。

    “顾嘉瑞,你破戒了啊!”颜艺突然叫了一声,看着顾学长将猪肉白菜饺子吃了下去,惊讶地说道。

    “不好浪费。”顾学长说。

    多宁默默地低下头。

    周燿轻轻呵了声。

    只有颜艺还在纠结,关心地说:“但是你都破戒了诶……”要不要趁着破戒直接还俗吧。

    顾学长对颜艺抬了抬俊俏的眉眼说:“没关系,我回去多念几遍金刚经就好了。”

    颜艺:“噢……”没想到还可以操作!

    饭后,顾嘉瑞没有立马离开,坐在客厅看起了电视。周燿瞧了一眼,心里很明白,顾嘉瑞这是等着他送回去。需要车接车送的和尚……也就是顾嘉瑞了!

    客厅沙发,颜艺鼓着勇气一块坐了下来,以很随意很自然的方式,同顾嘉瑞一块看纯洁的《人与自然》,结果节目刚好讲到了老虎繁殖的知识点。

    顾嘉瑞坐的很正,看得很认真;过了会,拿起手机转过头,看向旁边的颜艺。看了半秒,似乎要问她什么。

    颜艺心跳骤然加快了一下。

    “你们的wifi密码是多少?”顾嘉瑞开口问。

    “12345678……”颜艺撇了下眼,回答说。

    顾嘉瑞点头,输密码的时候,随意地说了一句:“想必这个密码一定是郑施主设置的吧。”

    这句话颜艺听懂了,顾嘉瑞骂她大脑简单!“……对啊,有问题么?简单点不行么!”颜艺反问。

    顾嘉瑞摇头,强调说:“我的意思是很好,很好记。”

    然后,晚上依旧是颜艺送顾嘉瑞回寺庙,周燿提出来的时候,颜艺特别爽快答应了。倒是顾嘉瑞露出了为难的样子。

    晦暗不清的楼道里,颜艺故作轻松,似笑非笑地开着玩笑:“一诚大师,你刚刚那么为难的样子……难道还怕我变成老虎,吃了你啊!”

    “善哉善哉。”顾嘉瑞双手合十,不紧不慢地回应颜艺的玩笑,“贫僧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如果郑施主真变成了老虎,恐怕也是没有还手之力。”

    颜艺……

    两人之间气氛总是因为几句微妙的话发生了质变,如同楼上厨房里,多宁在水池边洗碗,被周燿从后面圈住了腰。周燿靠着她肩颈吸了一口,开口说:“我来洗吧。”

    “好吧,你来洗。”过了会,多宁回答说。

    谁是谁的妖,谁是谁的僧……为什么这世间诱惑总是那么多。

    作者有话要说:  咳,小剧场:

    今天周燿开会结束回到办公室,助理不小心看到了老板手臂上的两道红条。

    弱弱地问:“周总……你是被鞭子打了吗?”

    周燿冷冷道:“别问你不该问的。

    助理深深吸了一口气:……完全想象不出许小姐居然那么烈!

    么么!今天200红包顾学长送,送给一直追文的有缘人,锦鲤都出来了,不来留言一番吗?

    善哉善哉,么么哒。

    ps:对于今早的男女混打?你们还满意吗?要不要继续打到周总坐着轮椅开发布会?听你们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