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hapter49
    多宁抱着闪闪上了车,周大哥一块陪同;周燿将车驶出地下停车区, 要转弯进入主道的时候问周大哥:“去……儿童医院吗?”

    “不用, 夜里儿童医院的急诊小孩多。”周大哥否定说。他刚刚已经看过闪闪伸出的小指头, 去儿童医院可能还得不到紧急处理, 想了想对周燿说:“就去这附近的第六伤科医院, 拍个片检查有没有骨折或骨裂。”

    “好。”周燿踩着油门,视线看了眼后视镜,双手紧紧地握了握方向盘。

    “嗷呜……”夹到的手指再次作痛, 闪闪又开始哭了, 边哭边说, “多宁……呼呼……呼呼。”

    “好……多宁给闪闪呼呼。”

    多宁已经用冰袋给闪闪的小指头冰敷。也幸好周燿出门前拿了块冰袋, 可以稍微缓解了闪闪的疼痛。她一边冰敷, 一边给闪闪呼呼。而闪闪贴在她怀里,像是刚出生那样, 哭的样子像,紧紧偎依她的感觉也像。

    当时她抱着哭成一团的闪闪, 喜悦多于难过。因为这个世界多了一个同她亲密相连的小生命。可是, 她并不是一个多好的妈妈。

    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多宁连忙擦掉。

    因为疼, 也因为大哭了一场, 闪闪冒出了很多汗, 额头的细发湿哒哒地贴下来。周大哥从口袋里拿出了好几颗糖,问闪闪说:“要吃吗?”

    闪闪还在凝噎,小嗓子被气憋着, 摇了摇脑袋。

    周大哥又将糖果藏进了手心里,问闪闪:“那你猜猜我手里一共多少颗糖?”

    周大哥在转移闪闪注意力,多宁配合着周大哥,也问闪闪:“闪闪,你猜一猜?”

    闪闪听话地猜了一下:“……五颗。”

    “不对噢。”周大哥摇头,视线温柔地对视闪闪的大眼睛,笑了笑说,“再猜一下。”

    “四颗。”闪闪又猜了一下。

    周大哥还是摇头。

    闪闪也摇头,她猜不到了。

    周大哥让闪闪闭上眼睛,然后像是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把糖。闪闪再次睁开眼睛,看着周大哥掌心的糖果,忍不住抬了下眉毛,流着鼻涕冒出一句:“……好多呀!”

    多宁低下头,亲了亲闪闪的额头,又用纸巾擦了擦闪闪流出来的鼻涕。

    “鼻涕虫……”闪闪对她说,已经不哭了。

    多宁抿了抿嘴:“对啊,鼻涕虫。”

    “别太担心,小孩子磕磕碰碰很正常。”周大哥也对多宁说。只是他落在闪闪脸蛋上的目光更加探究,然后他看看前面开车的周燿……刚刚他弟弟是闯了一个红灯吗?

    多宁没注意到周燿刚刚闯了一个红灯,一直给闪闪冰敷着指头。

    不知道其他小孩什么情况,闪闪很少磕磕碰碰,姨妈对闪闪照顾得特别仔细;闪闪也很听姨妈话,需要玩什么,可不可以玩都会问一遍姨妈。闪闪也很聪明,一旦姨妈不同意,就问她;她也不同意,就抱着她说:“可是多宁,我真的好想玩呀。”

    唯一一次,闪闪受伤就是她带闪闪学骑车。

    不过闪闪呆在医院最久一次是传染了流行性感冒,发了两个星期的低烧。也就是去年六月,周燿公司上市要去美国敲钟的时候。

    车子停在了第六伤科医院的急诊大门,周燿还要停车,让她和周大哥先下车。周大哥直接抱出了闪闪,然后对闪闪说:“alice,等会你可以自己跟医生说手指是怎么受伤吗?”

    闪闪看了看自己小指头,点头表示可以。

    “好,那你现在先跟我说一说。”周大哥想着各种办法,转移闪闪的注意力。

    不知道是不是周大哥常常与小孩接触交流,经验丰富,今晚闪闪很听周大哥的话。还没有见到急诊医生,闪闪坐在急诊室,先对周大哥表达了自己受伤的整个过程,中文里夹着英文。

    “真聪明。”周大哥表扬闪闪。“那等会也要这样跟医生说,好不好?”周大哥又对闪闪商量。

    闪闪点了下头。

    急诊外科医生很快来了,刚刚正给一个病人做了清创处理。他坐下来询问情况,闪闪真的自己回答了。这个年轻的外科急诊医生笑了笑,又问闪闪;“那是爸爸把门打开,还是妈妈开了门?”

    到底谁是罪魁祸首呢?

    爸爸……妈妈……

    闪闪摇了摇头,然后指向出现在门口的周燿,对医生说:“……是周燿哥哥。”

    周燿正走了进来。

    咳!医生把注意力放回电脑,开了一张ct的单子,对多宁说:“先拍个ct看看有没有骨裂。”

    “拍……ct疼不疼?”ct室外,闪闪问多宁。

    多宁低声细语地回答闪闪:“一点都不疼……就像给闪闪照相一样。”

    闪闪好奇了:“可是为什么要给我照相?”

    回答闪闪这个问题,是周大哥,用特别简单的语言对闪闪解释了ct是什么。

    周燿手机又响了,没有接听,直接按断了。多宁看了眼周燿,周燿握上她的手,眼神全是歉意。

    多宁:“……”

    如果是闪闪今晚受伤这事,周燿没必要道歉;闪闪受伤她和他一样自责,但没必要分谁的责任更大。可是,他必须对赵律师的事情有所解释。

    ……

    周燿承认,他是想要回闪闪的监护权,但真不是要同多宁的姨父姨妈打官司。

    赵律师是他一直合作不错的律师,合作很多年了。五年前就是赵律师替他处理了公司股份的事情。今天他请赵律师过来,一方面是为网络视频侵权问题,另一方面商量他前阵子提出的多宁股权回归处理办法。

    顺便,问了问闪闪监护权更改问题。

    不管事情怎么处理,他如何割地赔偿让多宁姨父姨妈归还闪闪监护权。因为闪闪的国籍和年龄,监护权一旦发生转变,肯定要通过法律方式。

    周燿靠了靠长椅,想想今晚多宁的态度,可能是误会了。然而,周燿也很懊恼自己,爸爸还没有当上,就被这突发情况弄得手忙脚乱,比处理公司状况都令他棘手。

    真是白看了那些育儿书。

    “带孩子一项漫长又细致的伟大工程。”这是书里的一句话。今晚坐在医院,周燿才对这话有了具体的理解。

    ct结果出来了。

    还好,只是轻微骨裂。以防万一,需要给闪闪的小指头按上两块小小的夹板。处理的时候,周燿抱着闪闪,多宁和闪闪说话转移注意力。

    周大哥拿着临时病历卡到外面付钱;多宁一直把闪闪的护照放在包里,也一块给了他。

    急诊挂号收费处,周大哥看了看闪闪的护照,留意地看了看上面的出生年月,和护照上的可爱笑脸,某个猜测的可能性从心底明明确确地冒出来——alice是闪闪?闪闪是周家的闪闪?

    周大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消化这个猜测。如果alice真是多宁的宝宝,从他弟弟最近表现,他想自己的弟弟肯定也是知道的。

    唯一不知道就是他们的爸妈了。

    周大哥抚了抚额头,从医护人员手里接过了药和回单,真不知道是要笑,还是要叹气。

    ……

    夜里急诊回来已经很晚了,然后等闪闪睡着差不多是深夜12点整。多宁躺在周燿的床上用柔软的湿巾沾了热水给闪闪拭擦额头,然后将闪闪夹了夹板的手,轻轻地放进了被子里。

    赵律师的事,周燿已经对多宁解释了一遍。他不是找律师同姨父姨妈谈判,只是询问赵律师更改监护人中间涉及到法律问题。

    对不起……是她误解了。多宁低头看着闪闪,过了会,低声开口请求说:“周燿……我们别太急,好不好?”

    怕吵到闪闪,两人说话声音都很轻,同样熄了灯。落地窗外,宁静的月光银雾般地洒落地板;星光点点,夜色美得很纯粹,没有一丝云影。

    周燿一样躺靠着,然后侧了下头,道歉一句:“对不起。”他是急了一些。

    多宁摇了下头,然后将具体情况同周燿说明白,当然也有些难以启齿:“……闪闪虽然不叫姨父姨妈爸妈,认为是我变出来的小天使;但她同姨父姨妈一起生活了四年,姨父姨妈一直仔细地照顾着闪闪……闪闪潜意识里,她还是将姨父姨妈当成了爸妈。”

    多宁的话,周燿点了下头。

    “但是我也知道,闪闪早晚会知道事情,我也没办法一直骗她。”多宁呵了呵气,然后继续说,“今年闪闪四岁了,还上了多伦多幼儿园……姨父姨妈跟我说过,他们希望可以等闪闪再大一些,再想办法跟闪闪说谁是她真正的爸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