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hapter48
    周燿原本要说的话是:“多宁,我想把闪闪的监护权要回来。”

    多宁原本要说的话就是表白, 回应周燿对她说过的那句——我爱你。

    头顶漫天华彩, 五光十色的火光熠熠地掠过四周, 照进了彼此的眼里;周燿抱着闪闪稍微弯下腰, 立马回应了多宁这个吻。真是意想不到的一个吻, 仿佛突然中了□□那般令人欣喜。

    隐隐约约,周燿有些明白多宁要说的话,心情更是激动不已, 然后他腾出一只手捧住了多宁的后脑, 试图加深这个吻。

    多宁:……

    她原本只是想轻轻吻一下, 再同周燿表白心意, 现在全没有了开口的机会。原本睡着的闪闪已经睁着眼睛, 正趴在“周燿哥哥”肩膀仰望头顶的童话城堡,大眼睛惊叹地一闪一闪, 然后回过了脑袋,找多宁。

    唔!她看到了什么?闪闪的眼睛更亮了。

    闪闪猛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嘴巴嘻嘻地笑着, 嘻嘻嘻。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比头顶的奇幻美景更吸引她注意力。

    爱, 总是令人愉快又开心, 连围观的闪闪都感受到这份幸福, 即使捂着眼睛也感受到了爱带来的快乐,嘻嘻地笑个不停。

    小下巴一抖一抖的。

    即使还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却又真的能感受到, 爱是什么。

    周燿松开多宁,舔了下嘴,然后他把闪闪的两只小手拨下来,让闪闪同他一起看着多宁,顿了顿开口道,“说吧……你要对我说什么,当着我和闪闪的面一起说。”

    他需要一个见证人,他和多宁最好的见证人就是闪闪了,也是他和多宁最重要的见证人。

    听到了自己名字,闪闪一下子也表现认真起来,同周燿哥哥一起看向多宁;咧着嘴巴等多宁说话……

    多宁就这样被“闪耀”父女两人一块对峙着,抬着头,样子有些紧张;磕磕碰碰,她用最老实的方式,把话说来:“上次你说爱我……我也爱你,周燿。”

    周燿勾了勾唇,瞬间胸口也像是烟火绽放,花炮升腾五彩斑斓。

    闪闪笑得更是灿烂,大大地张着嘴巴,念了一声:“love……”

    “还有闪闪……我也爱你。”多宁朝闪闪伸出了手。很爱很爱,比爱爸爸更爱你。

    “我也爱你喔,多宁。”闪闪探过身子回抱多宁,咧着笑地表达爱意。多宁在闪闪脸颊亲了一口,闪闪也亲昵地回亲多宁。

    啾啾两下,同周燿百分百演示了什么才是正确的回应方式。

    周燿低了低头,就这样看着,感受着,愉悦着……今天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一定是。

    比公司上市敲钟的那晚,更让他体会什么是充实和愉悦,前者是他一个人借着云梯站在了高处寻找风景,可是高处没有他的多羊;现在是不管人和景,都已经是他眼底最美。

    然后——身处幸福的时候,如果不想被打断,记得一定要关掉手机。

    因为总有很多影响心情的工作电话,突如其来。

    ……

    周燿是回到酒店回复了何昊电话,看城堡烟火秀的时候他直接按断了何昊电话,何昊又给他发了短信,具体说了说事情。

    前几天上门闹事的场景被人拍下了视频,现在正在网上各种传播;比较麻烦是他们的投资人derrick也得到了消息,打了电话过来。周燿看了看自己的未接电话里,的确有一通是derrick打来的。

    至于闹事的视频被发布在网上……这事算小,又不算小,因为现在明显是有人将它做文章。

    多宁和闪闪休息后,周燿继续来到酒店长廊外面的休息厅打电话,躺靠在皮垫的木椅沙发;对比手机那边十万火急的公关部经理,他不急不缓地安抚了两句。

    才开始吩咐。

    团队年轻有年轻的好处,积极上进又敢拼,只是一旦遇事就容易着急沉不住气。周燿也不算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尤其是火爆脾气上来特别情绪化。

    不像多宁,是一只温和又有耐心的羊;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家老周一直说一物降一物,别看从小到大多宁都是跟着他混,事实多宁才是降服他的那只羊。

    思绪冷静,简明扼要,周燿同公关部经理一一商量处理办法;因为网上除了视频传播还有特意抹黑的文章一涌而来,需要考虑的问题比较多。

    整个电话,周燿讲了40多分钟,挂上的时候,手机都微微发烫了。

    抬起头,他看到了站在对面的多宁。

    “……怎么了?”多宁开口问,眼神担忧。

    周燿放下手机,从沙发站起来,笑着说:“工作上的事,已经处理好了。”

    多宁直接问:“我刚刚听到什么闹事视频……”

    周燿朝她走过来,问她:“闪闪睡了?”

    多宁点头,就是闪闪睡了她才走出来。

    周燿将双手放在多宁肩膀,因为上面有个摄像头直对着多宁,他带着多宁换了一个方向;不想酒店保安室值班的人看到多宁的脸。

    多宁莫名转了一个身,以及半个圈,不知道周燿要做什么。

    “把你今晚说的话,再说一遍。”周燿开口说,特别的认真。

    ……有病!

    多宁不理周燿了,刚刚他打电话样子那么严肃,还打了那么久,不用想事情肯定比较急,结果现在他还有心思同她说这个。

    多宁往酒店房间走。

    周燿扯着笑跟着后面,回房间之前,拉了下多宁的手,侧着身挡在多宁前面,然后认真问一句:“多宁,你爱我……是不是因为我是闪闪的爸爸?”

    多宁:“……”

    周燿等着,因为很在意。

    多宁开口,告诉周燿说:“周燿,我爱你……不只是因为你是闪闪的爸爸。”

    真好……

    嘴巴扯了扯,周燿直接将多宁抱入了怀里。多宁心底微微喟然一声,也伸手抱住了周燿。安安静静地任由周燿将下巴抵在她的脖颈。

    吸了吸,又吸了吸。

    多宁被周燿吸得一动不动,同样也动弹不得,因为周燿将她抱得很紧;如果,如果说周燿是一只狐狸,应该是一只带着吸血鬼特性的火狐狸。

    ……

    网上视频的事,第二天回a市的路上周燿还是同她简单说了说,然后加了一句放心。事情不大,两天时间他就能解决好。

    多宁相信周燿解决问题的能力,也相信这个事情在周燿眼里不算大。但是五年前创业失败差点破产的事呢?

    多宁选择暂时不问。

    ……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她不能给周燿出谋划策,也不好扰乱他的大脑。

    然后送她和闪闪回了星海湾,周燿就去了公司。分别的时候,闪闪在周燿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害羞嘻嘻地从周燿怀里溜下来,牵上多宁的手。

    多宁带着闪闪上楼。

    没想到,姨妈姨父也知道了网上闹事的视频。闪闪把带回来的迪士尼纪念品同姨父皮特一一展示,它们都是周燿哥哥买给她的。

    “那多宁有买给你什么吗?”皮特故意问闪闪。

    闪闪摇摇头,没有诶,但是仰着头告诉皮特说:“……他们是一样的。”

    这是昨天乐园里周燿一直付钱时对多宁说的话,没想到闪闪记住了一半。原话是:“对闪闪来说,你付钱我付钱不是一样吗?”

    皮特摸摸闪闪的头,说:“我们家alice很聪明噢。”

    多宁站在旁边,不禁笑了笑。

    “多宁,你跟我来一下。”姨妈对她说。

    多宁和姨妈去了卧室,然后姨妈就说了网上视频的事,问她:“这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多宁同姨妈解释事情原委,并不是网上传播的这样。她知道这事会让姨妈对周燿产生不好的印象,开口说,“周燿已经在解决了,应该很快能消除不良影响。”

    然而,姨妈对周燿的不好印象,比网上的抹黑更难消除。

    关于五年前的事,多宁虽然不太确定,还是把自己猜测同姨妈说出来:“五年前,周燿可能是创业失败破产才那样做……”

    听着,就像是为周燿辩解。

    姨妈也没有听她这个话,因为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让周燿做出当年的事。姨妈看着她,同她相似的眉眼有着一份血脉相连的关爱。

    “多宁,姨妈不是不想把你和闪闪送回周燿手里……我只是不想那么快。”姨妈抿了下抿嘴,反问她说,“如果以后周燿再破产了呢,怎么办?”

    多宁:……

    过了会,她回答姨妈:“还有我啊……姨妈,我也在做事。”

    如果周燿再破产了,她可以养他啊……不管他会不会重新开始。就像姨父破产了,不是一样好好吗?

    姨妈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很确定地对她说:“周燿不会。”

    多宁听懂姨妈话里的意思,不是说周燿不会破产不会出事,而是周燿再次破产或者失败,他不会需要她的帮助。

    同样,多宁也明白姨妈的担忧——闪闪在姨妈眼里是需要照顾的小孩,她也是。姨妈这样护着她,替她着想,这些多宁都明白;所以她也很听姨妈的话。

    自然,也不想周燿和姨妈为了闪闪的事起冲突。

    多宁去了园区工作室,不知道周燿在不在忙,呆在工作室没有去周燿公司。她给周燿发了一条信息,周燿半个小时后回复了她——“开完会了,过来一起喝下午茶吧。”

    难道周燿那边开会解决好了问题,然后订了下午茶庆祝?

    多宁问:“问题解决了吗?”

    周燿回她:“差不多解决了。”

    多宁笑了下,不过她就不去蹭他们的下午茶了吧……

    周燿来了一句:“等你啊,老板娘。”

    呃……

    多宁捧着手机,想到了颜艺前两天的话——有时候不是周燿不会跟她多说,是她不愿融入他的工作和圈子。一个做玩偶设计,一个玩金融信贷,完全是不同画风。

    关键,还是要融入……融入啊!

    多宁从包里拿出一只口红,对着手机屏幕稍微涂了一层颜色。然后,走出工作室的时候,又用纸巾抹掉了。

    她是去喝下午茶……涂什么口红!自然点不好么!

    多宁受不了自己,来到周燿公司的前台,结果还没有进去,里面出来一个人。一个西装笔挺的利落男人,多宁完全不认识。

    而他居然叫出了她的名字,还朝她伸出手:“你好,许小姐。”

    多宁:“……你好。”

    男人又递给她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说:“我是景天律所的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多宁双手接过了名片,看了眼名片上的名字:“……你好,赵律师。”

    心里,还是不知道这位赵律师为什么会同她打招呼。

    “关于你们女儿监护人更改的问题,虽然涉及国内户籍问题,但也有解决的办法……你放心。”赵律师微笑地提了提这事。

    ……周燿找律师了!多宁一时之间,没有任何话。

    赵律师有些奇怪,还是笑了笑:“我还有事,下午茶就不陪你们喝了。”说完,对她颔首致意,提着公文包离开了。

    多宁真的没想到周燿会找律师解决这个问题。

    她又接到了姨妈的电话,姨妈对她说:“你姨父突然想去张家界看看,那边路比较差,我们不好带alice一块去,这几天你和周燿继续好好带alice吧。”

    张家界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一个著名景点,的确路途不太好。不过姨父皮特之所以要去,可能是为了帮她。

    多宁吸了一口气,点头答应。

    姨妈忍不住,还是对她吐槽出来:“皮特这样想法设法帮周燿,看来最近周燿和他聊得很不错。”

    多宁轻轻地笑了下。

    的确,她除了有一位很好的姨妈,还有一位很好的姨父。原先不让她回国的是姨妈,是姨父帮忙劝说,然后还为姨妈背了黑锅——告诉她说是他不愿意。

    姨妈姨父当晚就出发,多宁没有进周燿公司吃下午茶,而是回星海湾把闪闪带了过来。闪闪再过来的时候,周燿这边也快下班了。

    周燿走出公司的时候,闪闪正坐在alice玩偶工作室外面的小板凳,玩着面前的一盆水。多宁给闪闪折了纸船,闪闪把纸船放在脸盆里,小手晃动着脸盆里水。

    小船就游起来了。

    就这样,闪闪玩了十几分钟……

    周燿迈着长腿过来,然后一把抱住闪闪;多宁从里面走出来,立在玻璃门说:“姨父姨妈去了张家界,闪闪就过来了。”

    闪闪抱着周燿脖子,已经可以同周燿毫无顾忌地玩乐了。

    多宁的话,周燿自然很高兴,开口问多宁:“那他们玩几天?”

    多宁低头说:“两三天吧……”

    晚上,多宁和周燿带着闪闪在创业园区对面的文化广场吃饭,自然回的不是星海湾,而是周燿在这附近的住宅。

    多宁必须要问问周燿,为什么找律师。

    晚上9点,闪闪睡着了。多宁从周燿房间出来,周燿立在客厅的吧台喝着水。对面的落地窗开了半扇,透着风。

    高空风很大,呼呼地刮着深蓝色的窗帘。

    周燿招呼她过去,多宁上前两步,看着周燿说:“我在公司前台,遇到了……赵律师。”

    周燿点了下头,嘴角有些笑:“他跟你打招呼了?”

    多宁不知道周燿怎么还笑得出来,直接问周燿:“你找律师解决闪闪的监护权问题?”

    周燿一下子不笑了,抬眸看着她。他和多宁是要好好讨论讨论闪闪监护权的回归问题。

    “这个事,你怎么想。”周燿问她。

    多宁抬着头,忍着情绪:“……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周燿扯了下嘴巴,口气很笃定:“闪闪是我们的女儿,当然要跟我们生活在一起,越快越好。”

    “所以你找律师了?”多宁看着周燿。

    “我只是……”周燿想解释一下律师问题,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的来电号码,对多宁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周燿拿着手机,走过了客厅,然后打开了大门。

    然后,一阵过堂风直接刮了进来,对着周燿,对着吧台的多宁,还对着卧室的门——卧室的门正被醒来的闪闪推开,然后小手就放在门框。

    随着一声“啪”的关门声,闪闪的手被门夹住了。

    “哇!”闪闪吃了剧痛,立马大哭出声。

    闪闪猝不及防的哭声,多宁和周燿一块回头,周燿直接挂上了电话。

    “多宁,好痛……好痛!”卧室门旁,闪闪疼得快要跳起来。多宁双手发抖,检查闪闪被门夹住的手。

    小指头已经红肿。

    “多宁……好痛!”闪闪趴在她怀里大哭起来。如果不是真的很痛,闪闪不会这样哭。

    多宁眼泪忍不住往外冒,急切地回过头对周燿说:“你快去开车……我们带闪闪去医院!”

    周燿脸色也变了,转过身去找钥匙,然后又折回冰箱,拿了一袋冰袋。

    多宁抱起哭到不行的闪闪,两人等在电梯。周燿试图接过多宁怀里的闪闪,但是闪闪用力地抱着多宁,两人几乎变成了不可分开的整体。

    “怎么了……”停车区,意外撞上了周大哥,他看了看一切,关心地发问。

    闪闪在多宁怀里哭得一抽一抽,大概已经痛过头了,看了看这位给过糖果的叔叔,抽咽伸出了自己小指头,流着泪珠子说:“被……风打了。”

    然后,多宁要带她去医院。

    闪闪表述不清楚,被门夹了说成了被风打了。多宁心早揪成了一圈,眼眶泛红,也没有对周大哥多说什么。

    前面,周燿已经把车开了过来。

    “一起去。”周大哥开口说,同样一脸的着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居然写哭了,所以就别打我。

    呜呜,闪闪对不起,以后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爱。

    闪闪伸出小指头,摇摇头:没关系……是风打了我。

    周燿:怪我,是我开了门。

    门:怪我,是我没长眼。

    风:怪我,是我在做妖。

    作者:……总之,别怪我。

    ps:今天红包周大哥发,因为明天他就升级大伯了。

    么么哒,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