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hapter46
    大清早没有开门大吉,面对却是一波上门闹事的无赖。

    路数不明, 身份不明, 连目的都不明确;含含糊糊声称家里老人被他们骗了数十万, 现在过来讨个说法。

    讨个说法?怎么不去今日说法那里讨说法?不去法院讨说法!

    家里老人被他们骗了数十万?当他们是披着互联网金融皮的小型借贷公司呵?

    今早周燿原本心情很不错, 即使昨晚在办公室睡了半宿的办公椅, 结果早上醒来便听到公司楼下砰砰作响的闹事声。

    一股子虚张声势的造作和动机不良。

    昨晚一块睡公司还有何昊那个项目组的几个年轻技术员, 他们比他先下楼查看情况,同闹事的人周旋,以及了解情况。

    然后,其中一个上来同他汇报情况。

    周燿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视线冷冷地往下扫,晨曦的阳光斜射在他紧绷的面庞。清朗的声线多了一份烦躁的严肃。因为这样的情况,十有**就是特意上门泼脏水。就是不知道是哪家同行给他请的蹩脚演员, 没有一点演技。

    手段也如此低端又恶劣。

    周燿第一个电话拨了创业园区的保安室, 对方时间选得好, 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保安还没有上岗。一共来了三个安保人员,寡不敌众, 差点又起了冲突。

    第二个电话,他拨了线下业务部的老张了解具体情况,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老张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粗声粗气地问他:“周总,您现在在哪儿?”

    “我在公司。”周燿回答,因为老张那边气喘吁吁, 叮咛一句,“你不用太急,过来再说。”

    然后挂了手机。

    周燿继续往下扫了眼,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看来对方是想要拖到园区上班的时间,趁着人多好闹事。楼下处理今早突发情况是昨晚睡公司的四个技术人员,他们都是优秀大学出来的研究生,技术流弊,但根本不擅长同这些人扯嘴皮子,打交道。

    周燿再次拨了一个电话,给楼下四个技术员工里体格最壮硕的小张,简单交代两句。没有辜负他厚爱,小张不再同他们废话,直接抓到了对方团伙里一个最精瘦的男人。

    “……就是那个穿黑色短袖,手臂有刺青的人。”刚刚手机里,周燿这样交代说。

    然后按照他的吩咐,小张和另一个同事一块带着这个男人进了公司大门,接着快速关门。对外同他们说:“我们老板要同他讲话。”

    这个人,直接被小张他们带下了地下室,一个没有监控的死角。刚刚周燿就是在楼上看情况,看这群闹事人里哪个是他们的小头目。

    周燿也去了地下室,精瘦男人被小张小丁拽着,试图挣脱桎梏,嘴里却喊着要见老板。

    “我就是老板。”周燿走过来,直接问话,“是谁请你们过来?”

    “什么请……我就是过来讨说法的!”男人一脸凶恶的回话,虽然眼睛早已经泄露了他的怯意和恐慌。

    “好!”周燿点了下头,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录音之前,没有废话,他先给了对方一脚,又狠又准地落在这个男人身上最痛又不会多留痕迹的地方。

    “——哎!”男人吃痛,哀叫一声。

    很好,是个怕痛的。

    小丁小张也没想到他们的周总会直接出手训人,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后,将人拽得更紧更牢靠。尤其是大个子小张,他真以为老板让他把人带进来只是问话。没想到老板会用这种方式招待对方……意外感到很爽快!

    对付野蛮人有对付野蛮人的方式,就是让他们恐惧,然后再给他们一些好处挠挠痒。古代之所以有严刑逼供审讯方式,因为它可以高效又快速地抓到对付弱点。

    至于后面的好处,他该给也会给,就看这个人还剩多少智商。

    ……

    十五分钟后,小头目拨了一个电话,聚集在公司的其他人听到他的指挥后便散了。周燿满意地点了下头,对小张使了一个眼色。

    小张立马蹲下身,拍掉他那一脚落在男人身上的印记,边拍边说:“得罪,得罪了!”

    因为他们的老板……有时候真是一个暴脾气!

    小头目拿了好处,也没有计较什么,还说了一句谢谢老板。

    这个社会有差距有阶层,周燿混捞人钱的金融圈自然感受深刻。但人和人就算有贫富和智商差距,都没有低级高级,偏偏有些人自愿将自己活出了低人一等。

    周燿回到办公室接到了多宁的电话,她已经来到了工作室;周燿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对面alice玩偶工作室的人,嘴角微微勾了勾。

    幸好,他已经处理好了那群人,对方早十五分钟离开了。

    多宁知道周燿昨晚没有回他的新居,所以今早过来创业园区的时候多带了一份早餐。早餐是街头赶地铁公交上班族们最常见的选择——黑芝麻豆浆搭配生煎包;稍有不同是,她是在口碑最好的那家生煎店排队买来的。

    周燿胃口一直很大,比如她每次最多只能吃五个生煎包,周燿可以吃掉二十个。比较奇怪是,胃口那么好的人,居然也没有吃成大胖子。

    手里拎着两份豆浆和二十五个生煎包,多宁握着手机笑呵呵问楼上的男人:“我给你送点早餐,方便上来吗?”

    周燿回她:“方便……很方便!”

    多宁提着早餐上楼,周燿公司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员工,他们都对她点头致笑。多宁尽量大方自然地同他们打招呼,然后上了二楼;没想到周燿也下了二楼接她。

    直接带着她上了他三楼办公室。

    周燿的总经理办公室,多宁蹲在茶几把早餐袋里的豆浆和生煎包拿出来。周燿还没有洗漱,进了办公室里面的独立卫生洗脸刷牙,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过了会,还传来剃须的声音。

    多宁:……

    心里忍不住吐槽——吃个早饭而已,又不是出门办事,干嘛要那么龟毛!

    然后又拿出了小袋子里格外装的辣椒油和陈醋,将它们调好放在周燿那边。周燿除了胃口大,口味也比她重一些。这些辣椒油和陈醋,都是他吃生煎包的必备蘸料。

    周燿洗好了脸,刮了冒出的胡渣,整个人恢复了清爽;额前黑发悬挂着细微晶莹的小水珠。他擦了下鼻子走过来,视线往下看着蹲在地上的多宁,同样吐槽了一句:有人习惯真是万年改不了,有沙发不坐,偏偏喜欢蹲着。

    突然想起以前两人过家家,多宁也是这样蹲着将一些叶子石头当食物捣鼓一番,然后认真十足地端在他面前说:“饭做好了……周燿快吃吧。”

    真不明白……小时候他怎么会同多宁玩那样幼稚的游戏!更幼稚是,他居然还装模作样说一句:“许多宁,你会不会做饭,根本不好吃。”

    周燿走到钢化玻璃茶几,一样没有坐沙发,在茶几蹲下来;然后掰开多宁递给他的一次性筷子;夹了一只生煎包,一口吞下。

    多宁也咬了一口生煎包,看着旁边蹲着的周燿,眼睛微微闪烁着笑意,然后出声问:“周燿,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一口吞下一只生煎包吗?”

    她真的好奇怪啊,明明嘴巴也不大。

    周燿:……

    因为他饿了!

    狠恶恶地瞪了眼打趣他的许多羊,周燿用筷子轻戳了一下多宁的额头,像是以前那样欺负她。猝不及防的一戳,多宁捂了捂额头,然后拿纸巾擦额头,难以忍受地回瞪他:“周燿!”

    周燿低下头,继续用筷子夹了一只生煎包,忍不住笑了笑。

    两个人之间,好像永远嬉闹比爱情多一点。关于闪闪,更像小时候过家家实现了愿望,她和周燿真的拥有了一个小天使般的孩子。可是,她和周燿现在都已经成人很久了;闪闪也是真实存在她和他两人之间的生命体,将她和周燿紧密地牵连在一起。

    如果说小时候的过家家是一只纸做的小船放进了脸盆里,水面平静世界又小;真正的生活就是船行驶在汪洋大海里,随时都有狂风暴雨。

    无边无际的大海,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会驶向哪里。

    唯有不同是,有人撑着木筏,有人开着快艇,也有人经过一番又一番的努力,把木船换成了巨轮,抵抗随时袭击过来的狂风暴雨。

    巨轮是比木筏好,但也有出事的泰坦尼克号。

    ……

    多宁之所以想这些,只是希望她和周燿可以呆在一艘船上航行,可以一起看风和日丽的美景,也可以一起携手抵抗狂风恶浪。

    唯有遗憾……她好像弱了一些。

    办公室外面,老张已经等着。

    多宁不知道外面有人,问了周燿一个问题:“周燿,现在国内的p2p好做吗?”一直以来,她都很少问周燿做的事,因为不太懂,也因为周燿从不会同她说。今天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主要昨晚姨父姨妈同她讨论这个问题。姨父讨论是国内外金融环境的不同,姨妈却担心周燿现在搞的p2p风险太大。

    周燿握着筷子,抬头告诉她说:“还好,只要国内经济环境好。”

    多宁笑了笑,周燿真的欺她什么都不懂。

    “……其实。”周燿打了一个比方,再次对她说:“不管做什么行业,都有坏账的存在。比如我公司风控部门每天都出风控报告,但坏账一样存在,不管是谁风控谁当老板都一样。”

    多宁点了一下头。

    周燿又打了一个比方说:“就像坐飞机,方便快捷,但有空难的风险。p2p的融资速度十分方便和快捷,但风险一样存在其中,同时永远会有人为它买单。”

    多宁继续点了下头,完全听懂周燿话里的意思。

    “别担心,一旦出事,老板还是有很多方式跑路。”周燿同她开了一个玩笑,以为她也是担心周叔叔担心的问题。

    多宁摇头,她才不会担心周燿会跑路……闪闪是小短腿,怎么跟着周燿跑。

    所以,要相信他啊。周燿眨了下眼。

    多宁点头,她一直相信呢。

    多宁从周燿公司回来,颜艺也已经来到了工作室,一坐下便开始工作:伪装成水军上网宣传alice玩偶品牌。堂堂一个营运总监,做起了发帖的事情。

    多宁坐在颜艺面前,看着颜艺手写的宣传稿,心里有些感动。对于这种回报小,又耗脑的事颜艺一向不会做,没想到昨晚亲自写软文宣传稿。

    “自己写,才放心啊。”颜艺对她说,又解释几句,“多宁,你别小看网上宣传,很多大品牌都是这样起来的。”

    多宁点头。今天她设计图画得差不多,事情比颜艺少一些,所以服务她的营运总监说:“需要我做什么?”

    颜艺对着电脑头也不抬:“帮我到商业街买杯星冰乐……”

    多宁:“没问题!”

    多宁拿着手机去了园区商业街星巴克,下午买咖啡的人很多;她排在一个身材性感的女人后面,不免听着女人同前面另一个女人说话,然后从她声音听出前面的人就是何昊的女朋友郑文娜,上回看过她星海湾房子的长颈鹿小姐。

    “……真没意思,还不如分了好。”郑文娜有气无力地开口说,“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分手么?因为最近我发现,女人还是要现实一点好。”

    “你还不够现实啊。”前面一个女人打趣,应该是郑文娜的朋友。

    郑文娜背对着多宁站着,否定女伴说:“当然不是,你是不知道我们公司那位未来老板娘……对比起来,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现实。”

    未来老板娘……是她吗?多宁一直尴尬地站在郑文娜屁股后面,闻着郑文娜身上的香水味,以及听着她的不满说辞,低头碰了碰自己的鼻子。

    “那个女的在我们周总快要破产的时候出国,结果看现在周总有钱了,人又回来了。每天过来嘘寒问暖,还送早餐!”

    多宁:……

    “真是不要脸又有心机!”

    多宁:……

    “关键人看起来,还是特别小白兔那种,你懂么?”

    多宁:……

    “哪像我们,心机直接写在脸上,人家是藏在心里。”

    多宁:……

    “你们周总……周燿诶,居然也吃这一套?”郑文娜的女同伴转过头说,因为不认识多宁,看到当事人就等在后面,也没有任何顾忌。

    “当然了,男人都是一样德行,我们周总也一样。”郑文娜说,然后对着收银台的小哥说,“六大杯的拿铁——”

    视线一转,落在了后面多宁,面色如同画面定格了一般。

    郑文娜:……

    多宁没有吭声,待郑文娜买好六大杯的拿铁,对收银员轻轻开口说:“一个大杯的星冰乐,一份香草拿铁,也是大杯……”

    付好钱,等到她的星冰乐和香草拿铁,多宁头也不抬一下,快速走出了星巴克。

    外头太阳有些炽热,有些刺眼。

    多宁心底微微叹气……走得太快,她居然把遮阳伞忘在了店里。

    其实,听到郑文娜那样说自己,她真的一点都不生气,甚至很感谢郑文娜刚刚话里提供的信息;唯一遗憾的地方,不希望是郑文娜对她的误会才导致她跟何昊分手。

    当然如果是这样,她也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回到工作室,多宁咬着一截吸管,心思上上下下,想着郑文娜说的话,心底慢慢有着抽丝剥茧的开窍;她又想着她和周燿袒露闪闪身份的那晚,周燿说的所有话。

    貌似其中一句是——我爱你?!

    周燿说他……爱她?

    多宁突然眨巴眨巴眼睛,对颜艺说:“颜艺……我突然想到前几天周燿对我表白了……好像说他爱我……”

    什么!颜艺也眨眼:……那么多天了,现在才想到?羊的反射弧是有两万公里那么长吗?

    不是,当时她脑里心里只想着闪闪。多宁解释。

    然后眸光水亮又兴奋地看着颜艺,多宁伸手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吸了一口气,认真地开口问颜艺:“你说……我要不要也对周燿表白一下?”

    颜艺问:“那个……感觉到位了吗?”

    多宁想,到位了七成,还是八成吧……不过四舍五入算是到位了!她对颜艺扯唇一笑。然后,决定周六带闪闪去s市迪斯尼玩的时候同周燿表白!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颜艺不知道多宁有个外号叫dolly,也不知道周燿为什么叫多宁多羊。

    有一天知道了,当着多宁的面问周燿。

    求解求解。

    周老板懒得回答。

    回答是一旁玩积木的闪闪,走过来,仰着头对她说:“dolly is a sheep!”然后,迈着小短腿继续回去玩积木。

    颜艺:……

    她去……她居然被闪闪秀了一脸的英文!

    今天200个红包,周总发,送给即将被表白的他!

    么么哒,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