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hapter46
    大清早没有开门大吉,面对却是一波上门闹事的无赖。

    路数不明, 身份不明, 连目的都不明确;含含糊糊声称家里老人被他们骗了数十万, 现在过来讨个说法。

    讨个说法?怎么不去今日说法那里讨说法?不去法院讨说法!

    家里老人被他们骗了数十万?当他们是披着互联网金融皮的小型借贷公司呵?

    今早周燿原本心情很不错, 即使昨晚在办公室睡了半宿的办公椅, 结果早上醒来便听到公司楼下砰砰作响的闹事声。

    一股子虚张声势的造作和动机不良。

    昨晚一块睡公司还有何昊那个项目组的几个年轻技术员, 他们比他先下楼查看情况,同闹事的人周旋,以及了解情况。

    然后,其中一个上来同他汇报情况。

    周燿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视线冷冷地往下扫,晨曦的阳光斜射在他紧绷的面庞。清朗的声线多了一份烦躁的严肃。因为这样的情况,十有**就是特意上门泼脏水。就是不知道是哪家同行给他请的蹩脚演员, 没有一点演技。

    手段也如此低端又恶劣。

    周燿第一个电话拨了创业园区的保安室, 对方时间选得好, 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保安还没有上岗。一共来了三个安保人员,寡不敌众, 差点又起了冲突。

    第二个电话,他拨了线下业务部的老张了解具体情况,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老张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粗声粗气地问他:“周总,您现在在哪儿?”

    “我在公司。”周燿回答,因为老张那边气喘吁吁, 叮咛一句,“你不用太急,过来再说。”

    然后挂了手机。

    周燿继续往下扫了眼,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看来对方是想要拖到园区上班的时间,趁着人多好闹事。楼下处理今早突发情况是昨晚睡公司的四个技术人员,他们都是优秀大学出来的研究生,技术流弊,但根本不擅长同这些人扯嘴皮子,打交道。

    周燿再次拨了一个电话,给楼下四个技术员工里体格最壮硕的小张,简单交代两句。没有辜负他厚爱,小张不再同他们废话,直接抓到了对方团伙里一个最精瘦的男人。

    “……就是那个穿黑色短袖,手臂有刺青的人。”刚刚手机里,周燿这样交代说。

    然后按照他的吩咐,小张和另一个同事一块带着这个男人进了公司大门,接着快速关门。对外同他们说:“我们老板要同他讲话。”

    这个人,直接被小张他们带下了地下室,一个没有监控的死角。刚刚周燿就是在楼上看情况,看这群闹事人里哪个是他们的小头目。

    周燿也去了地下室,精瘦男人被小张小丁拽着,试图挣脱桎梏,嘴里却喊着要见老板。

    “我就是老板。”周燿走过来,直接问话,“是谁请你们过来?”

    “什么请……我就是过来讨说法的!”男人一脸凶恶的回话,虽然眼睛早已经泄露了他的怯意和恐慌。

    “好!”周燿点了下头,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录音之前,没有废话,他先给了对方一脚,又狠又准地落在这个男人身上最痛又不会多留痕迹的地方。

    “——哎!”男人吃痛,哀叫一声。

    很好,是个怕痛的。

    小丁小张也没想到他们的周总会直接出手训人,睁大了眼睛;反应过来后,将人拽得更紧更牢靠。尤其是大个子小张,他真以为老板让他把人带进来只是问话。没想到老板会用这种方式招待对方……意外感到很爽快!

    对付野蛮人有对付野蛮人的方式,就是让他们恐惧,然后再给他们一些好处挠挠痒。古代之所以有严刑逼供审讯方式,因为它可以高效又快速地抓到对付弱点。

    至于后面的好处,他该给也会给,就看这个人还剩多少智商。

    ……

    十五分钟后,小头目拨了一个电话,聚集在公司的其他人听到他的指挥后便散了。周燿满意地点了下头,对小张使了一个眼色。

    小张立马蹲下身,拍掉他那一脚落在男人身上的印记,边拍边说:“得罪,得罪了!”

    因为他们的老板……有时候真是一个暴脾气!

    小头目拿了好处,也没有计较什么,还说了一句谢谢老板。

    这个社会有差距有阶层,周燿混捞人钱的金融圈自然感受深刻。但人和人就算有贫富和智商差距,都没有低级高级,偏偏有些人自愿将自己活出了低人一等。

    周燿回到办公室接到了多宁的电话,她已经来到了工作室;周燿站在落地窗前看向对面alice玩偶工作室的人,嘴角微微勾了勾。

    幸好,他已经处理好了那群人,对方早十五分钟离开了。

    多宁知道周燿昨晚没有回他的新居,所以今早过来创业园区的时候多带了一份早餐。早餐是街头赶地铁公交上班族们最常见的选择——黑芝麻豆浆搭配生煎包;稍有不同是,她是在口碑最好的那家生煎店排队买来的。

    周燿胃口一直很大,比如她每次最多只能吃五个生煎包,周燿可以吃掉二十个。比较奇怪是,胃口那么好的人,居然也没有吃成大胖子。

    手里拎着两份豆浆和二十五个生煎包,多宁握着手机笑呵呵问楼上的男人:“我给你送点早餐,方便上来吗?”

    周燿回她:“方便……很方便!”

    多宁提着早餐上楼,周燿公司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员工,他们都对她点头致笑。多宁尽量大方自然地同他们打招呼,然后上了二楼;没想到周燿也下了二楼接她。

    直接带着她上了他三楼办公室。

    周燿的总经理办公室,多宁蹲在茶几把早餐袋里的豆浆和生煎包拿出来。周燿还没有洗漱,进了办公室里面的独立卫生洗脸刷牙,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过了会,还传来剃须的声音。

    多宁:……

    心里忍不住吐槽——吃个早饭而已,又不是出门办事,干嘛要那么龟毛!

    然后又拿出了小袋子里格外装的辣椒油和陈醋,将它们调好放在周燿那边。周燿除了胃口大,口味也比她重一些。这些辣椒油和陈醋,都是他吃生煎包的必备蘸料。

    周燿洗好了脸,刮了冒出的胡渣,整个人恢复了清爽;额前黑发悬挂着细微晶莹的小水珠。他擦了下鼻子走过来,视线往下看着蹲在地上的多宁,同样吐槽了一句:有人习惯真是万年改不了,有沙发不坐,偏偏喜欢蹲着。

    突然想起以前两人过家家,多宁也是这样蹲着将一些叶子石头当食物捣鼓一番,然后认真十足地端在他面前说:“饭做好了……周燿快吃吧。”

    真不明白……小时候他怎么会同多宁玩那样幼稚的游戏!更幼稚是,他居然还装模作样说一句:“许多宁,你会不会做饭,根本不好吃。”

    周燿走到钢化玻璃茶几,一样没有坐沙发,在茶几蹲下来;然后掰开多宁递给他的一次性筷子;夹了一只生煎包,一口吞下。

    多宁也咬了一口生煎包,看着旁边蹲着的周燿,眼睛微微闪烁着笑意,然后出声问:“周燿,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一口吞下一只生煎包吗?”

    她真的好奇怪啊,明明嘴巴也不大。

    周燿:……

    因为他饿了!

    狠恶恶地瞪了眼打趣他的许多羊,周燿用筷子轻戳了一下多宁的额头,像是以前那样欺负她。猝不及防的一戳,多宁捂了捂额头,然后拿纸巾擦额头,难以忍受地回瞪他:“周燿!”

    周燿低下头,继续用筷子夹了一只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