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hapter45
    周爸爸真的太久没有开腔说英文了, 结果还没说两句就感觉不够用了,一下子用光了自己所有的英文储备, 怎么办!想了想, 又有了一句:“o meet you.”

    同时,伸出了自己的手。

    嘿嘿。闪闪一样伸出了小手,软软地放在周爸爸的大手里,声音甜甜地回周爸爸说:“o meet you,too.”

    果然, 这个alice太可爱了!周爸爸忍不住表扬一番:“good……good!”

    周爸爸的表扬,让闪闪有些小开心, 露出了一排小牙齿, 回头看后面的多宁美妈皮特, 以及周燿哥哥。周燿微微垂眸, 扯了扯嘴角, 随即又压了压快逸出唇齿间的笑意。

    然后也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了旁边人的手。

    多宁侧过头看向周燿,周燿朝她勾了一下唇, 一个细微的弧度。眼底微蕴着的一点点笑意, 仿佛给了她一个明确讯号——他完全同她站在一边。

    多宁低了低头,嘴角也不经意地抿了抿。

    周燿可以在姨父姨妈那里装作不知情, 也不告诉周叔叔杜老师他们, 这样的处理方式让多宁感到不少的安心和信赖。

    想必,周燿应该也是怕太早告诉周叔叔他们,怕他们着急吧。

    不……这个不是。不告诉他们, 周燿只是更想知道——他们还可以瞎多久。

    周爸爸已经带着闪闪进屋,跨进大门的时候,大脑灵光一动,又冒出了一句全新的英文:“wele to our ……home.”

    闪闪仰了下头:“thank you.”

    一块进屋还有周大哥,眸光温柔地落在闪闪额前的小卷毛……可能是他多虑了吧。他父亲刚刚这英文说得还是很溜……交流得也很好。

    事实周爸爸快三十多年没讲过英文了,他是老牙医,资格老口碑又好,医院里有什么出国交流的机会,直接都是让给年轻人。至于英文好坏,对他来说完全不重要,如果有外国人来牙科医院看牙,直接转给自己的大儿子。或者叫助理帮忙翻译一下。

    不像其他老牙医,为了跟上国际化的大时代开始学英语,一大把年纪还在自找苦吃。

    最重要是,他两个儿子都不可能给他找什么外国儿媳妇,自然也生不出混血儿。不像他们牙医医院里的老赵,两个外孙都是混血儿,为了同外孙交流几句,必须要背那英文单词。

    实在有意思得紧!

    然而,周爸爸也是万万没想到,现在他手里牵着这个伪混血儿……会是他嫡亲的小孙女。

    闪闪跟着周爸爸进屋,转着小脑袋,又对着周爸爸说:“what a beautiful house!”

    这是闪闪在多伦多幼儿园新学的礼貌话,阿曼达老师让他们到别人做客,就必须夸夸对方的房子。然而闪闪说得太快,导致周爸爸一时没反应过来。

    ……闪闪仰着头,还等着回话。

    姨妈上前,对闪闪说:“alice,你忘了飞机上我跟你的话吗?”

    闪闪拉了周爸爸手,重新用中文表达一遍:“你家好……漂亮。”

    不管是发音和用词熟练程度,闪闪都是英文好于中文。姨妈笑了笑,对周爸爸说:“您别惯着她,alice可以说中文的。”

    闪闪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可以。

    周爸爸咳嗽,果然这个伪混血儿像老杜说的那样,可爱懂事又好玩。然后他们家这套房子,是周燿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新置换的四居室;上下两层的叠墅。因为他们年纪大了,选了一楼和二楼,免费赠送一个大花园。当时买下这套房子,就是为了这个大花园,方便以后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客厅的落地玻璃门推开就是大花园,周爸爸又带着闪闪去了外面的花园;姨父姨妈一块跟了去。花园周爸爸每天都打理得很好,四十多平方的草坪放着一副编藤的桌椅,还有一架秋千。周爸爸带alice来花园,就是带她过来玩秋千。

    没有小孩不喜欢秋千,闪闪看到秋千眼睛也亮了;想玩的时候,抬手指了指秋千,笑咧咧地询问周爸爸说:“……我可以玩一会吗?”

    “of course ……sure.”周爸爸抱着闪闪上了秋千。

    秋千有些高,姨妈下意识从藤椅站起来,走到秋千护着,怕闪闪会从秋千掉下来。当然,也就是防范于未然——秋千上的闪闪晃荡了小腿,那个开心。

    刚刚同姨妈一块站起的,还有周燿,然后又重新坐下来,继续同皮特姨父聊国内外的金融环境……

    里面,周家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多宁跟着杜老师到厨房帮忙端菜,一起进厨房还有周大哥。然后周大哥将她撵了出来:“这里有我就够了。”

    多宁还是帮忙端了两盘菜出来,看了看菜色,今天这顿晚饭的主厨还是周大哥。

    “没错,特意提早下班回来……感动吧!”周大哥一脸的轻松随意,随即,视线往外看了看,又说了一句:“alice真可爱……同你小时候很像。”

    多宁下意识碰了下鼻子,笑了下说:“……是吗?”

    “当然,你忘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周大哥也笑着说。

    可是,周大哥只比周燿大三岁,比她大四岁。明明是一起长大,结果在周大哥这里成了他看着她长大。话里话外,周大哥的意思是小时候他没少照顾她呢。

    多宁继续笑了笑,周大哥可以看出闪闪像她,可以看出闪闪也有些像周燿么?

    周大哥被周爸爸叫走了,有事要问他,问题也真的很紧急——“那个,牙医英文怎么说?是teethdoctor吗?”

    因为刚刚周爸爸又忍不住同闪闪聊天,闪闪就用磕碜的中文问周爸爸:“你做什么呀?”

    周爸爸就回答:“牙医啊。”

    闪闪不知道什么是牙医,摇摇头又问:“牙医是什么?”

    周爸爸以为alice听不懂牙医两个字,就招呼大儿子过来了。至于为什么不问现成的周燿。两个儿子,谁能指望得上,周爸爸心里门儿清楚。

    周老板……如果问他牙医英文怎么说,不要被嘲笑就很好了。

    周大哥蹲下身,近距离蹲在闪闪面前,对闪闪说了牙医的英文dentist,可是很抱歉,闪闪也不知道dentist是what?眨着大眼睛回视着周大哥。

    还有些小害羞了。

    周大哥耐心十足,用最简单的英文把牙医这个职业同闪闪解释了一遍。闪闪张了张嘴,露出了一排小牙齿,明白了。

    因为职业是牙医,周大哥每天或多或少都会给一些小朋友看牙齿,所以口袋里随身带着一些糖。面对alice,他从口袋掏出了所有的糖果……可惜也没有多少颗。

    彩色的糖果躺在宽厚的手掌里,周大哥送到闪闪的面前。

    闪闪明白意思,从里面选了一颗,说了谢谢。

    周大哥笑了下。真的好像,同多宁小时候一样,从来只会拿一颗。“都给你。”周大哥温柔地看着alice,又温和地加了一句,“它们都是你的。”

    闪闪这才拿走了所有的糖,又说了谢谢。

    她有漂亮的糖果……可是姨妈不太喜欢她吃那么多糖,拿到糖的闪闪没找到多宁分享快乐。但看到了这里她最熟悉的周燿哥哥。

    而且,他还看着自己。

    忍不住分享的喜悦,闪闪走到了过去,把得到的糖果拿出来给周燿看,开心地说:“i have five dies!”然后望了望不远处的周大哥,告诉周燿是那位哥哥给他的。

    那位可不是哥哥……是伯伯了。

    周燿眸光沉沉,视线落在闪闪的小脸蛋,又落在她手里的彩色糖果,然后伸手摸了摸闪闪的小脑袋,眼底的温柔仿佛可以冒出了水。

    但是,他还是必须要告诉闪闪:“不是五块,是四块。”

    闪闪:……

    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是小天使,周燿忍不住低低一笑,指了指闪闪手里糖,对着闪闪数了一遍,1,2,3,4……没有五块,对不对?

    闪闪点了点小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感谢“周燿哥哥”重新帮她数了一遍,再次告诉多宁的时候,闪闪准确地说出了她有四颗糖。多宁看着闪闪手里拿出的两颗糖,没有说话。

    闪闪笑得得意,朝多宁咧了下嘴,她嘴里还有一颗呢!

    那还有一颗……

    旁边周燿也微微张了下嘴,在他这里。

    多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