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hapter43
    dolly用湖水变了眼睛, 又将湖里的水草变成了头发,她变出了一个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天使……用她眼前的一切。

    虽然她失去了很多, 可是眼前仍然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伤心难过的时候不要放弃希望, 一定会有意外的惊喜出现。

    ……

    以上都是她对闪闪说过的话,因为闪闪很喜欢这个故事,她同闪闪讲了很多遍。闪闪每次都听得很认真,听完之后认真地问她:“多宁,我真是那个小天使吗?”

    她点头说是, 换着话告诉闪闪说:“you are my angel.”

    然后每次她回答是,闪闪就非常开心, 笑嘻嘻地仰着小脑袋, 似乎在看她掉下来的地方。因为天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因为还是这个世界最可爱的小天使, 闪闪也会不好意思地捂着脸蛋, 甜蜜地感受着这份独一无二。

    语言表达能力再好一点的时候, 闪闪还会问她:“多宁,我也是你意外的惊喜,对不对?”

    对, 虽然当时有些意外, 可是她真的很欢喜;从闪闪出生到现在,她也一直很感激。

    这个代表闪闪出生的童话, 闪闪每隔一段时间就让她讲一遍, 讲多了,也就记住了。

    但是闪闪现在不知道,这个小故事只是她特意编织的一个童话谎言, 因为她暂时还没办法告诉闪闪一切。但闪闪和所有同龄小朋友一样,对自己的出生充满着好奇。

    更没想到,周燿也知道了这个故事。

    挡风玻璃外的天际闪烁着两颗星,车子停在道路旁的路灯下;夜色已深,路边的重重树影在前面的路灯下微微摇曳,街道似乎起了小风;对面有一家奶茶店,旁边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经过……多宁撇了下眼睛,这段时间她做足了准备,但此时此刻同周燿说闪闪的身份,胸口仍然有些慌,有些空。

    然后,她触碰到了周燿的眼睛,黑幽又深沉;他将目光静静地落在她的脸庞,车厢安静,他眼里却仿佛氤氲着许多的话语。

    他在等她先说。

    多宁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藏了五年的秘密,它意外没有变成炸弹,而是化成了心间的一滩柔水。月色照着她的心意,即使心底仍有些酸涩,有些涟漪;却很温柔。

    真的温柔,仿佛闪闪的笑脸出现在了她眼前。

    “闪闪很可爱……对不对?”多宁转过头,看向周燿说。这是她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

    对,很可爱。周燿点了下头,伸手碰了下自己的鼻子。

    “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没告诉你。”多宁又说,这是她第二句话。

    周燿闭了下眼睛,眼底已经湿润。

    “可是……周燿……是你先混蛋的……”第三句话,多宁还是不禁地哭了。声音夹着细弱的哭腔;眼眶微红,里面满是清亮的水光。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出声指责周燿混蛋。他提出离婚的时候她骂过一次混蛋,现在一次。两次,时间晃眼过了五年,他和她的闪闪已经四岁了。

    她真的原本打算永远都不告诉周燿,因为不想要闪闪知道她有个混蛋爸爸。可是她和他的女儿又叫闪闪,“闪耀组合”的闪闪。那是她很早很早就取好的名字,她舍不得扔掉这个名字,更舍不得丢掉她和他二十多年的感情。

    哪怕这里面没有爱情。

    可是一起朝夕相处长大的感情,哪一天比不上所谓的男女爱情!爱情只不过是荷尔蒙临时分泌的产物,而她和他从小到大度过的每一天,分享的每一份成长和快乐,早已经融入了彼此的时光和生命里。

    最后这样的感情,她还是输了。

    她不抱怨,不委屈,可是真的很难过……

    多宁哭泣的时候习惯用牙齿咬着唇,哭声很轻,但是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这和闪闪是完全不一样,闪闪是哭声大,眼泪少。不过闪闪也不是一个爱哭的小孩,一直是开心的小太阳。

    因为闪闪这个小太阳,她已经很少难过了。

    只是今晚,五年的秘密这样摊开,情绪像是琴弦一样被拨动。

    一只修长的手朝她伸过来,手背对着她。这是她和周燿的默契,小时候只要他惹哭了她,他就会朝她伸手……多宁一如既往抓起周燿的手,不再咬自己的唇,狠狠咬在了周燿的手背。

    她咬得一点都不留情,有多用力就多用力,像是发泄这五年所有的不满情绪,周燿也没有吭声,任由她咬着他,直到唇齿间感受到了一丝丝腥咸。

    多宁松开了牙。

    “多宁……对不起。”这是周燿第一句话。五年前是他太混蛋,太自以为是。

    “相信我,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再难过。”这是周燿第二句话。

    然后第三句是——“我……爱你。”比他自以为的喜欢要多很多;如果那还不是爱,又是什么?

    ……

    多宁低着头,眼眶蓄着的眼泪吧嗒吧嗒地砸在周燿的手背,咸咸的泪水混合着周燿手背的血丝……那么深的牙印,很痛吧。多宁哼了哼鼻子,就算她是一只不太计较的绵羊,也是有尖锐的小牙。

    不痛,一点都不痛。周燿抬起手,又碰了碰多宁湿润的脸庞。

    多宁撇开脸。

    周燿沉默,过了半晌,叫了她:“……多宁。”

    多宁还是撇着头,不理会。

    “dolly……”周燿换了一个称呼。

    多宁仍然撇着头。

    “多羊?”周燿又换了一个称呼,轻轻地叫着她。他虽然同她开玩笑,但也是温柔又小心翼翼。

    这样的周燿,多宁心底已经没有多少脾气。就像以前两人闹别扭,她有一百个生他气的理由,也有一百零一个原谅他的理由。

    讨厌的周燿,再讨厌,也有很多迷人的地方。何况她根本不会同他真正生气。

    然后,周燿低低笑了笑,最后换了一个称呼:“孩子他妈……”

    谁是他孩子他妈……多宁最后吸了下鼻子,看向周燿。周燿两只手都朝她伸过来,然后倾过身拥抱住了她。多宁直接将眼泪鼻涕都在蹭在了周燿的衬衫袖口。

    毫不留情。

    ……

    “多宁,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好一个爸爸。”周燿对她保证说,无比确定地看着她。

    怎么做好?就是看那些育儿书吗?多宁没有反驳周燿,因为她自己也不是一个好妈妈,何况是突然知道真相的周燿。

    他能买些书,她已经很欣慰了。刚刚短信里的书单,的确表明了周燿要当好闪闪爸爸的决心……除了最后一本,她有些无法理解。

    最后一本……是畅销书籍。

    这五年他错过了太多,生理课又太差,但他想对五年的事情多点了解,不管是多宁生下闪闪之后,还是他在多宁身体里留下小种子的那刻——他都想知道他的dolly是什么样的状态。

    周燿表白又表态。

    多宁也必须同周燿说一件事,闪闪在国外的监护人不是她,是姨父姨妈。这个决定,她是四年前做出来,现在也没什么好后悔,因为闪闪过得很好。同多伦多所有正常的家庭一样,闪闪不会被外人议论,填写幼儿登记信息的时候,父母那一栏都有名字。

    还可以上最好的幼儿园。

    周燿沉默了会,意外对她说了句:“……我明白。”但是,他必须要把闪闪要回来。

    多宁回到蓝天花园,周燿送她上了楼。颜艺已经睡了,给她留了一盏灯,多宁回了身,对门外的周燿说:“你回去开车小心点。”已经很晚了。

    周燿点了下头,随后又说:“……我不想走。”

    多宁:……

    周燿提出请求:“我可以睡你们的客厅吗?”

    ……

    凌晨四点,颜艺起来上厕所,猛地看到客厅沙发窝着一个庞然大物,身上盖着卡通空调被,伸出两条嚣张的长腿。

    原来只是男人……吓她一跳。颜艺上前,小心翼翼地拨开被子,原来是帅气的周总。

    周燿倏然睁开了眼睛,毫无情绪地对上颜艺的探视。

    颜艺故作礼貌地扯了下自己的睡衣。周燿已经冷漠地闭上眼睛,不是所有男人都跟顾嘉瑞一样,喜欢这样的大胸……

    颜艺撇了下嘴,不错!

    昨夜周燿要留宿这里的时候,多宁本想让周燿睡她房间,结果他提出来睡沙发,多宁也不好拒绝什么。夜里她给颜艺发了一条信息,提醒颜艺出房间的时候不要穿太暴露的睡衣。

    结果第二天清早颜艺回复她:“放心,周总很能经受住诱惑,不喜欢大胸。”

    多宁:……

    她不是怕周燿被颜艺的好身材诱惑,她是怕颜艺……尴尬啊。

    多虑多虑,完全多虑。一个离婚少妇在男性面前稍微穿着暴露有什么好尴尬的,不然她郑颜艺岂不是要得尴尬癌挂掉了。从初中发育开始,她郑颜艺就能大方回应男同学的额外注视了。

    第二天出发千山工业园区的高速路上,颜艺当着周燿和多宁讨论起初中发育的小烦恼。虽然她可以做到大大方方,但是面对有些特别讨厌的男同学,还是有些恼火。

    当然,现在他们肯定后悔当初对她的嘲笑吧……嘿嘿,嘿嘿嘿!

    这个话题,颜艺说得带劲,周燿和多宁的回应度都不太好。

    这不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么,为什么他们都不回应她?开车的周燿不说话全当是男性礼貌,多宁怎么也兴趣不大的样子?

    因为她根本没有颜艺这个烦恼啊。

    “……我初中发育比较慢。”多宁咳嗽,告诉颜艺说。因为全然不回颜艺的话题,也有些不好。

    前方,周燿开着车,后唇边蓦地扯起一个弧度。多宁初中是发育比较慢么?还是根本没发育?他记得多宁第一次来例假还是初三毕业的暑假。

    今天公司那边没什么重要的事,周燿亲自送多宁去千山工业园区谈合作,反正当天去当天回;给这两位离异少女创业者当司机。

    离异少女创业者当然不是周燿给的定义,是后座这位郑颜艺特意强调的。“离异”两字自然有些刮周燿的耳朵,对于五年前的事,他必然要给多宁一个解释。

    等他把一源股份处理好,把他曾经要回的股份还给多宁。

    车里响着轻松的音乐,阳光在挡风玻璃跳跃,多宁把自己墨镜递给周燿戴。手机里,好久没有出现的苗苗,发了一条朋友圈——“生活,从心开始!”

    配图是格子办公桌上一份企划案书的一角照片。

    苗苗这条朋友圈透露的信息是她找到了新工作,也已经重新开始了新生活。至于企划案书苗苗应该是故意只拍了一角,不想透露更多的信息。比如让人知道她在哪,又在哪儿工作。

    颜艺也刷到了苗苗的朋友圈,留下了一个赞。

    多宁默默地浏览完毕,没有过多的询问。既然苗苗不想她们知道,她最好保持沉默。有时候不多问,是一种礼貌。但是看到苗苗这条朋友圈,多宁真的放心了不少。

    因为苗苗一直是一个努力的人。努力的人,就算有时候不太如意,也能把路走顺。

    最重要,苗苗发这条朋友圈,更多是想让邬江看到吧。

    ……

    “周总,你和邬江以前是室友,你怎么评价邬江这个人?”车子停在千山工业园区,颜艺问了问周燿。

    周燿一时没回应。

    太阳有些大,多宁从车里带下了一把伞,周燿回答颜艺前,从多宁手里接过伞,要替她撑着。多宁拒绝,拿着伞走到颜艺这边。

    他一个大男人又不需要打伞。

    周燿:……

    颜艺幸福地挽上多宁的手,冲着周燿得意一笑。周燿将落空的手放在口袋里,口气极淡地回答颜艺说:“我和邬江不太熟。”

    颜艺又问,给周燿下套:“……那你和谁最熟?何昊是不是?”

    周燿偏偏不回答。

    回答是多宁,看了眼周燿说:“我觉得是顾学长吧。”

    “那周总你怎么评价顾嘉瑞这个人?”颜艺立马一问,问出真正想讨论的话题。

    女人就是这样扭捏,喜欢用兜圈子的方式达到目的。颜艺承认,最近她对顾嘉瑞很感兴趣,每天看顾嘉瑞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一边鄙视一边上心。

    这倒是一个疗伤的好办法,不管失恋还是失婚,最好的忘却办法就是有了另一份感情取而代之。不比多宁和周燿是二十多年感情没办法随便取代,她和王烨没这样的情意——

    只是在这个工业园区看到王烨同吴心一块从车里下来,颜艺同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候,牙齿还是咬了咬。

    即使她对王烨,更多是意难平。

    下意识,颜艺脑里冒出了一个无耻的念头,同时无耻地将念头说出来:“周总……你能不能扮演一下我的追求者?”

    “……”

    “……”

    嗤——周燿忍不住嗤笑出声,怎么可能,他可不是那个五千块请来的男戏精。然后他要牵上多宁的手直接拒绝……手感完全不同。

    他没有抓到多宁那只柔软无骨的小手,而是抓到了一只“猪蹄子”,周燿冷眼瞧着猪蹄子的主人——郑颜艺。

    颜艺抿了下嘴,抱歉地朝他歪了歪脑袋。

    ……妈蛋!

    不好意思,就在刚刚颜艺提出主意的时候,多宁已经往后退了一步——主动让位了。

    颜艺都可以花五千给她请男二号,颜艺这个小要求,多宁自然会配合;也理解颜艺提出这个要求想法:做人已经那么累,为什么要装云淡风轻,而不是直接气死对方。

    当然最重要,多宁对周燿有信心……非常有信心。

    什么是中国好闺蜜……周燿算是见识了!

    多宁心虚地低了低头,抬头对视周燿投来的眼神,偷偷地眨巴了下眼睛:拜托拜托,满足一下颜艺吧。

    怼人一流的周燿,以一敌十都没问题,别说前面这一对虚伪男女了。

    周燿:……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作者,你居然让男主牵女二的手,负分负分!

    女主:没关系没关系,我不介意。

    男主:……

    读者:所以,为了不多写人物,推波助澜的男二角色都是临时抓用?

    男主:……

    刘小熙:……不,我是真正的男二!

    男主:……

    ps:么么哒,今天红包颜艺送。毕竟周总他不是一个轻易出场的人!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