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hapter40
    “……周总喜欢小孩吗?”

    见大客户的路上, 颜艺问了多宁这个问题。之所以这样问, 也是发现了周燿对小孩好像不太感冒;尤其是同表弟刘小熙做过对比之后。昨晚吃饭,基本都是刘熙同闪闪互动, 闪闪对刘熙也很喜欢,分别的时候两人还依依不舍地互亲脸颊。

    总之,那才是打开亲子互动画面的正确方式啊。

    颜艺的怀疑,多宁不置可否地笑了下,打心眼里告诉颜艺说:“其实周燿对闪闪……已经比我想象得要好了。”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周燿他不是还不知道吗?”

    颜艺点头, 她能理解,但也有些不满:“真奇怪,闪闪那么可爱, 周总居然不为所动。”

    多宁低了低头, 再抬起头对颜艺说:“……周燿一直以来都不太喜欢小孩。对他来说,小孩只有讨厌和不讨厌两种。”

    几乎每一句话,都是为周燿解释。

    颜艺喔了一声,张了张嘴。

    真的,她没有开玩笑。多宁望了望前方。周燿对小孩除了没有爱心, 还没有耐心。记得以前有次她在周家玩,一个亲戚的小女孩想要周燿抱一抱, 周燿直接将小女孩推进了她的怀里。没有任何夸张,当时还把小女孩吓哭了。事后周燿还有理:“男女授受不亲。”

    当时周燿也有十三岁了对吧!?

    “那多宁……如果周总发现不了闪闪身份,你要主动说吗?”颜艺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多宁想了想说:“……我还在想怎么跟周燿说。”

    这世上很多事情, 都有两面性。不说有不说时候的忧虑,说了也有说了后的问题。这次姨妈姨父给闪闪办的回国探亲签证时间只有一个月。这代表一个月后,姨妈姨父还是要带闪闪回多伦多。但是以周燿的性格,如果他知道闪闪是他的女儿,应该是没办法接受这一点。

    甚至,他可能还会第一时间同姨妈姨父要回闪闪的监护权。到时候……

    就是这个问题,多宁反复思虑了好多遍,越想越为难。她希望事情有一个圆满解决,更希望她和周燿一起携手解决这个问题。中间可能需要周燿暂时妥协,但问题关键……周燿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人。

    多宁微微叹了口气。因为了解,才有顾虑。

    她更怕这中间,会伤害到闪闪。闪闪虽然还是懵懵懂懂的年龄,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四岁,正是小孩对这世界开始真正理解的年龄。如果周燿和姨夫姨妈起了争执,最受伤不是她,是闪闪。

    大人难过了可以去想解决办法,小孩只会无助和哭泣。

    “放心,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颜艺开口说,分享自己的人生感悟,“自从我和王烨离婚到现在,我特别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车到山前自有路,船到船头自然直!”

    多宁点头,完全同意。

    “这不,现在就有一万只订单朝我们招手了啊。”还没有见到客户,颜艺又亢奋了。

    不是说,客户还需要下午面谈后才能确定合作吗?

    “因为我对等会的面谈充满信心,也对你充满信心!”颜艺说,然后挑眉问她,“你呢?”

    多宁向来都是捧场,不会泼冷水,高高兴兴地回应颜艺说:“当然,我也对自己……充满信心,对我们充满信心。”

    同样,对以后的生活和未来,充满信心!

    然后,有时候人生除了“车到山前自有路,船到船头自然直”;还有一些出乎意料的缘分和机会。

    原来昨天颜艺见的大客户不是大客户本人,只是大客户的一位办事经理,今天要见她们的大客户,才是大客户本人。

    话有些绕,事情却不绕。这位大客户就是上次她和颜艺开车撞的男人……不是,就是她和颜艺赶着参加同学聚会路上同她们发生刮擦的那位车主——a市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谢思危,谢先生。

    谢先生这次之所以联系她们,就是上次撞车事件颜艺给了对方一张名片。当然那会接名片的人是谢先生的司机,从头到尾谢先生都在车里没有下来过。

    ……万万没想到,撞车撞出了一个大单。

    昨天颜艺已经提前见过了谈事的经理,现在还是和多宁一块懵逼;两人等在会面室的时候,都用手机搜索这位谢思危的具体资料。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对方真是一个大人物。

    不过越是大人物,越是平易近人。虽然平易近人同真正的亲切和善还是有很大区别。毕竟谢先生也不是街边寻常买油条包子的大叔。

    刚刚下车的时候,她和颜艺还相互提醒等会要装腔作势……现在完全不用装了,怎么装她们都是一盘豆芽菜,最多区别也就是绿豆芽和黄豆芽的不同。

    好比大人物,也只是人。

    ……

    谢先生是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中等身材,样貌普通,但是眉眼舒朗贵气,身穿棉质的长衫长裤,此外手腕戴着一串佛珠。然后不需要她们自我介绍,他已经叫出了她们名字。

    一个郑小姐,一个许小姐。完全知道了她们的身份和底细。

    既然这样,谢先生肯定也知道她们那张名片水分有多大了。多宁实在不明白谢先生为什么会找她们合作。谢先生笑了笑,看向她说:“我的小外孙非常喜欢你的兔子。”

    兔子……

    多宁眼睛睁了睁,更加不可思议了。

    谢先生又解释了一句:“他从培训班带回来的六一礼物。

    “天哪!”颜艺感慨说,“……谢先生好福气!真的,我完全看不出谢先生您都已经有外孙了。”

    “谢谢。”谢先生微微一笑,对颜艺说,“虽然我知道郑小姐是在恭维我,但我还是很高兴。”

    颜艺:“……”然后,点了下头。对,刚刚她就是在阿谀奉承。

    多宁一向不擅长应酬,也跟着颜艺点了下头。对,刚刚她也听出颜艺在恭维谢先生,力度还有些大。

    谢先生:“……哈哈!”

    然后谢先生亲自说正事,这次他找她们,就是要先订一万只玩偶兔,送给国内一些福利院机构的小孩。后面,还会追加订单,找她们重新设计新玩偶。

    完全没问题!

    因为意义不一样,多宁开口说:“谢先生,我们一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

    “不需要。”谢先生笑了笑,“我是生意人,看得出你们兔子质量很好,所以才找你们。我喜欢心诚的人,你们赚你们该赚就好。”

    多宁:……好。

    心里也明白,这位谢思危先生应该是根本不需要她的优惠。

    后面,谢先生还有事情要忙,就不招待她们了;但是安排了那位提前见过颜艺的经理继续招待她们。多宁和颜艺不约而同谢绝了晚上的饭局。

    经理自然也不会勉强她们。

    多宁和颜艺从从容容地一块回到车里,手里捧着合同书,心情都有些难以平复。替她们打开车门的经理站在外面朝她们点了下头,恭送她们离开。

    多宁和颜艺回以笑意,然后镇定自若地将车驶出一段路……五分钟后,颜艺将车停在路边,多宁下车,到对面肯德基买了两杯可乐和一袋炸鸡。再次回到车里,两人欢欣地捧着可乐碰了碰,用大学时候的方式庆祝这大单的建立。

    以及意外获得谢先生这样的超级vip客户。

    忍不住开心,多宁给周燿发了一个消息:“……我好了!”

    因为一个感叹号,周燿便知道合同应该是谈成了。然后,他给多宁回复:“嗯,我和闪闪一块在公司等你。”

    快到公司了。多宁拿出纸巾擦了擦嘴,下车的时候问颜艺:“可以看出我吃过炸鸡吗?”

    擦得很干净,完全看不出来……但颜艺有些不明白。

    多宁笑了笑,对颜艺解释说:“不能被闪闪发现,不然她会生气。”随后,她把车里的炸鸡盒子清理到袋子,继续消灭证据。

    颜艺:……原来是这样,原来还可以这样当妈!

    周燿办公室,助理买了好几个口味的冰激凌回来。闪闪虽然都想要,还是只选择了巧克力口味的。然后像小猫一样,一口一口地吃了半盒。

    接着,递给了周燿。

    这是还要剩一半给他吗?周燿全程看着闪闪一口一口吃冰激凌,一颗心跟着融化了又融化。最后在闪闪递给他一半的时候,彻底化成了一滩甜水。

    “多宁说小孩只能吃一半……不然会肚子痛。”闪闪对周燿解释,摆了摆手,坐回了沙发。虽然,眼睛还看着自己交出来的冰激凌。

    周燿看了看这半盒冰激凌,心脏又软又酸;吸了吸气,他对闪闪开口说:“还有一口才到一半。”

    闪闪:……还有一口吗?

    “所以你可以再吃一口。”周燿又说。

    闪闪眨了下眼,然后点了下头,有些开心。

    最后一口,周燿喂了闪闪,闪闪舔了舔,然后心满意足地窝在了沙发。至于还剩一半的冰激凌,周燿询问闪闪:“可以给我吃吗?”

    原本剩下的一半闪闪也没什么想法,周燿这样一问,倒是想了起来,同周燿摇摇头,有些为难地说:“……我想给多宁吃。”因为她和多宁吃冰激凌,都是她一半,多宁一半。

    “但是多宁她还没回来,我先吃了……后面再给你们买好不好?”周燿说。买一辈子,好不好?

    周燿语气这样商量,闪闪再舍不得,也点头同意。

    商量成功。周燿摸了摸闪闪的头:“谢谢……小天使。”

    小天使闪闪握着自己的小腿肚,红了红脸,表示不用谢。

    根本不需要做dna验证,周燿心里的石头已经落了地——闪闪就是他和多宁的小天使。在闪闪低头亲吻他膝盖的时候,心里的石头也已经变成了软软的棉花糖。

    那个瞬间里,他身体僵硬,心脏震颤,浑身的血液反复沸腾。心情是喜悦又痛心,纯粹又真实。胸口仿佛被什么击中,然后发现是一只柔软的小手。

    闪闪拍了两下小手,想到了多宁,问周燿:“多宁……回来了吗?”

    闪闪的中文表达句式比英文简单很多,而且有些断断续续。之前视频的时候,周燿还觉得这小孩怎么不太会说话,现在已经完全没这个想法了。

    现在,更不会说话的人不是闪闪……是他。

    然后,多宁也回来了。

    她上来的时候,正看到周燿对着闪闪吃冰激凌,闪闪眼巴巴地瞅着。冰激凌早已经化了,上面混着闪闪的口水,但他也不嫌弃,一边吃一边对闪闪说:“……真好吃。”

    闪闪笑得开心,跟着周燿说:“真好吃!”

    多宁就站在门口,望着沙发的两人,以及办公室七零八落的纸飞机。一只,两只,三只……一边数着,一边想着。

    一定会有那个更好的可能。

    一起出现在办公室门外,还有助理大人,送冰激凌的时候他小心翼翼不踩到这些a4白纸折的纸飞机,现在过来送文件,同样不能踩到它们。

    面对办公室里周总和小可爱。整个下午他都没有一点办公的心情,全在猜测小可爱的可能性,然后得出来的最大的两种可能便是他们周总喜当爹,以及……“喜”当爹。

    同样一个下午,周燿都没有办公。多宁打算带闪闪回工作室,周燿回到办公桌对她说:“一起走,等我签个字。”

    闪闪都要挥手道别了,又放下了小手。

    “多宁,我吃冰激凌了……”回到沙发,闪闪对多宁主动交代,然后指了指办公桌的周燿。告诉多宁是谁买给她的。

    呃……她也吃炸鸡了呢。但是大人就是没有小孩诚实,多宁可怜兮兮地看着闪闪,用英文问:“有没有留给我一半?”

    闪闪没回答,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多宁碰了碰闪闪的小脸蛋,然后伸出一根手指,闪闪也伸出一个手指,与她碰了碰。这是一个小动作,周燿看不懂的小动作。

    办公桌,周燿低了低头,细密的睫毛掩盖着眼底情绪;然后右手握着笔,在一份份信贷合同签下名字,张张都是力透纸背。

    内疚,痛心,懊悔,遗憾……

    所有情绪像是他手中的签字笔,划在他心里,眼底是多宁和闪闪玩乐的画面,耳边仍响着闪闪那句“失去所有的dolly坐在石头上伤心难过……”

    他是有多傻,一直认为多宁同他离婚,是一件根本不值得伤心难过的事情。他是自己看得太轻,还是把她看得太轻。

    还是他们的感情看得太轻……

    多宁和闪闪有小秘密。多宁回来的时候,周燿和闪闪也有小秘密。虽然闪闪有些听不明白,但是很认真地同他确认:“不要告诉多宁……我从toronto过来么?”

    ……不是。

    然后闪闪已经点了下头。明白!

    晚饭,多宁和颜艺一块请周燿吃饭,因为下午获得的大单。餐桌,周燿自动忽略颜艺。作为这一家三口的电灯泡,颜艺也很自觉,回蓝天花园的时候一个人开车走。

    把多宁和闪闪都留给了周燿来送。

    a市的交通不太好,特别容易堵堵停停。多宁和闪闪坐在后面,周燿坐在前面开口说:“……是不是要买个儿童座椅给闪闪?”

    虽然是一句商量话,但是口吻确定。周燿是知道儿童需要专门座椅,因为有次听人那么说。刚刚上车的时候,他看多宁给闪闪系安全带,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周燿这样提,多宁自然能明白周燿意思。但是,她和颜艺都已经买了一个……

    “没关系,我再买一个。”周燿说。

    多宁:……

    蓝天花园,颜艺比周燿早到了十分钟,因为车开得比周燿快;也因为早回来,提前招待了等在门外的……杜老师。

    周燿的妈妈。

    杜老师今天纯粹是过来看看多宁,顺便带着一些吃的;没等一会,就看到多宁和周燿一块回来,还带了一个小孩。

    看着真像是三口之家一样啊……但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事。杜老师反应了一会,高兴地上前,问多宁说:“她就是你姨妈的那个女儿吧?”

    多宁站在周燿旁边,脊背有些僵硬……还是先点了下头。

    “长得太可爱了。”杜老师说,她有些轻微近视,不上课基本不戴眼镜。如果不戴眼镜,人也显得和蔼一些,尤其是看着闪闪,一脸的笑意:“怎么长得那么好看……看着就像混血儿。”

    “你叫什么名字?是混血儿吗?”然后杜老师已经蹲下身,亲自问闪闪了。笑得那个亲切。

    站在门外的周燿什么话都不想说,撇了下眼睛。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瞎……比他还瞎!

    作者有话要说:  杜老师:这是谁家孩子,长得那么好。

    闪闪:……你看我的小卷毛呀。

    么么哒,今天红包杜老师送,为了后面的惊喜!

    杜老师:周燿,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还有没有我这个妈!你……

    周燿:你瞎,还怪我?

    么么哒,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