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hapter39
    周燿亲自送她们去钓凯子。

    一块出发还有刘小熙, 因为多宁要陪闪闪坐后座, 刘小熙主动坐进副驾驶位,系上安全带。

    “你也去?”周燿斜了一眼。

    刘小熙坐直身子, 只有一句:“谢谢周燿哥。”

    周燿转了转脖子,不再说什么。后视镜里两大一小,分别是仙女、小仙女以及王母娘娘,盛装出席,像是要去参加蟠桃会。

    不。alice说了,是凯子会。

    后座, 多宁给坑爹的闪闪系上安全带,闪闪晃着两条小腿。

    刚刚闪闪语出惊人回答周燿,是因为在楼上的时候颜艺说了两遍钓凯子。但是记住不代表知道, 闪闪坐在车里问她:“多宁……凯子是什么?”

    有时候小孩大脑也很奇怪, 之前她教的中文词语闪闪全记不住,偏偏凯子让闪闪充满好奇。多宁脸色红了红,尤其面对驾驶座的人。

    只是一个车厢,她说什么都会被听到。但她又不能不回答闪闪。

    “凯子是……”多宁想了想,那个难以启齿。怎么说好呢, 是一种甲鱼?乌龟?还是小虾米?

    “凯子是冤大头。”颜艺回答闪闪,顺便摸了把闪闪的脑袋。随即, 冲多宁挑眉笑。

    闪闪仍然摇摇头,还是听不懂,又问颜艺说:“那冤大头是什么?”

    颜艺也有些难回答了:“冤大头是……”

    “是一种胖头鱼。”多宁抢先回答闪闪,随后用英文解释了一遍, “bighead……”

    闪闪了然,挤了下大眼睛,binggo!

    前方,周燿咳嗽了两声,把车驶入了小区。有人忽悠小孩的本领真是很厉害的……但是对小孩的教育,不应该是以身作则么?

    一边带着alice钓凯子,一边骗alice凯子是胖头鱼?

    周燿有些担心alice的未来,幸好多宁不是真当妈的人。不然alice……周燿不再想这个问题,转而想想,以后他和她的小孩,教育问题还是他来抓比较好。

    一夜清醒后,周燿基本又确定alice不可能是他和多宁的孩子;归根到底可能是他太想当爹了。问题再深入想想,他也不希望alice是他和多宁孩子。五年时间不长不短,但错过的时光是没办法补回的。

    也是昨晚,他特别清晰地认识到他和多宁错过了五年时间。可是,大概因为前面二十二年两人都在一起,让他有些自以为是。

    和执迷不悟。

    把喜欢看得太重,又把爱看得太轻。

    颜艺订的巨轮餐厅位于a市的古唐江边,古唐江隔着新旧老城。两边都是高楼大厦,夜晚商业大楼的璀璨灯光瞬息万变,倒影在江面显得熠熠生辉。如同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餐厅二楼,四人位外加一张儿童椅。

    闪闪趴着船窗看外面的大江,时不时发出哇偶的声音,下面有人垂钓,闪闪扭过脑袋对她说:“哈哈,钓上一条……胖头鱼!”

    多宁漾唇,捏了下闪闪的鼻子。高兴闪闪中文说得越来越溜,也感谢闪闪刚刚只说胖头鱼,不是什么凯子。

    闪闪继续看大江,多宁收了收目光,掠过周燿投来的视线。

    周燿一直看多宁,顺带看几眼alice,心情像是波光粼粼的江面,微微起伏着。他觉得多宁不像是当妈妈的人,可是看着多宁和闪闪同框画面,一举一动如此和谐,心思又有些涌动,如同风平浪静的江水起了风。

    尤其是刚刚他看alice的嘴角……似乎又有些像他了。是眼花了么?周燿闭了下眼睛。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还是要偷偷找机构验证一下dna;不是验证可能性,而是让自己彻底死心。不然再这样下去,人都要疯了。

    一天二十四小时,二十个小时都在怀疑伪外国小孩是他的小孩……简直令他自己都无语。周燿呵了一口气,坐在他旁边的刘熙问了一句:“周燿哥,你很烦躁么?”

    周燿侧了下头。

    刘熙闭嘴,还是同闪闪说话比较好玩。全桌同闪闪最有话题,也是刘熙,尤其是神态语言方面,两人丰富程度不相上下。

    ……小孩自然同小孩比较玩得来。周燿抿了抿嘴,冷眼旁观着,原本还是心思波动,突然就整个人如同翻了船——

    事情经过就是刘熙对着alice扯他两只大耳朵,问alice像什么;alice也学着刘熙扯她的小耳朵,问刘熙像什么。然后在alice扯起她小耳朵的时候,他看到alice耳朵是反骨。

    ……同他一样,是反骨。

    “哈哈……”闪闪和刘熙一起笑着,纯真无邪。

    周燿彻底懵了,整个人如同大船翻了江,虽然面色如旧。然后,他对刘熙开口:“有微信么?加一个。”

    刘熙也有些懵,好在他准备充分。但是他为什么要加啊!

    “……加一个吧。”颜艺已经机智地删除朋友圈里同刘熙的几条对话,朝着刘熙抬了下眼皮。加啊!加了才能发挥作用!

    两人顺利加了微信,周燿靠着餐椅浏览刘熙朋友圈,第一条朋友圈就是晒了一只表。周燿睨了眼刘熙手腕。

    ……表还在。

    “感谢我的小宝贝给我画的表。”下午陪闪闪玩的时候,刘熙在朋友圈发了九张图。此外还有一排的闪动的小爱心,搭配满满的爱意。

    同样,alice手腕也画着手表,还是两只。左右小手各一只。

    ……

    “多宁,你说周总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洗手间,颜艺站在后面问。

    盥洗台多宁抱闪闪洗手,闪闪十分心疼手表要被洗掉,对她说:“多宁……别洗我的手表,它很贵的……”

    闪闪又一次语出惊人。

    没错……是很贵。下午刘熙给闪闪画手表的时候,特意同闪闪强调过两块都是超级名表……价值好几十万。

    多宁抱着闪闪下来,对着颜艺摇摇头,她还不知道。这两天,她也在纠结什么时候把闪闪的事告诉周燿……即使姨妈还不让她说。

    这次闪闪回国,就是希望周燿通过接触喜欢上闪闪,然后她再告诉他真相。而不是因为闪闪是他的孩子,让他去接受闪闪。

    心情每天都很矛盾,但也是多宁真实的想法。

    女士洗手间,颜艺接到一个电话,是中午联系过的大客户。多宁抱着闪闪先回餐厅座位,周燿和刘熙相互不说话地坐着。颜艺很快回来,兴奋地说了刚刚接电话的内容:“大客户约我们明天见面谈,如果成了……是1万只订单!”

    一万只……!

    多宁和闪闪一块睁大了眼睛,一大一小,表情同步又神似。虽然小的完全听不懂。但是小孩最会感受,可以通过大人的面部神态感受语言。闪闪虽然听不懂颜艺讲什么,但可以感受颜艺话里的兴奋!

    自然,跟着一起兴奋了。

    可是,明天如果要见客户,闪闪怎么办?一起吗?

    “我来带闪闪。”

    “我……”

    周燿比刘熙抢先了两秒,这两秒里,抢占了先机。周燿看向多宁,又说了一遍:“明天你去见客户,我来带闪闪。”

    闪闪:……

    因为情绪复杂,周燿面上没有笑意。这样的周燿让闪闪却有些抗拒,摇了摇头,表示不要。

    一脸严肃的周燿:……

    第二天,还是周燿带闪闪。因为带了若干好吃的过来,闪闪已经忘了昨晚的抗拒,虽然仍有些舍不得多宁,拉着多宁的衣角问她回来的时间。

    上次多伦多机场,闪闪也是这样问她。

    但是闪闪又很听话,只有好好讲道理,大人的安排都会同意。多宁和闪闪在工作室外面分别,虽然她只离开三个小时。

    把闪闪交给周燿,也是希望周燿和闪闪多点相处时间。然后像姨妈嘱咐她,她嘱咐周燿。

    周燿点头,神色难得有些郑重,答应她:“放心吧,我就带闪闪在办公室。实在不行,找几个员工过来陪她玩。”

    ……这倒不用,闪闪很乖,只要给她点玩具或者画笔。

    “嗨。”颜艺车子已经停在前面,探出了一个头,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意。

    同样,周燿勾了勾唇,神色也有些意味不明……

    周燿是抱着闪闪进了公司,从一楼抱上二楼,从二楼抱上三楼,然后抱进了他的办公室。关上了门。

    一路闪闪挽着周燿脖子,好奇地回视所有人注视。

    更好奇的,是公司的员工,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其中一个正在喝水的女员工,差点打翻了到嘴巴的水杯;连忙抽纸巾擦拭嘴巴。

    助理进来,给周燿端了一杯咖啡,随后看向沙发上的小可爱,笑着问:“你要喝点什么小朋友?”他这里除了咖啡,也有好喝的果汁!

    但是闪闪:……

    小朋友不理他,助理有些尴尬,从来没有招待过小孩呢。

    过了好一会,闪闪用英文开口:“ice cream……”

    身处陌生环境,以及面对陌生人,闪闪本能说的是英文。

    啊?冰激凌……小朋友要吃冰激凌怎么办?助理看向周总。

    周燿:“去买。”

    闪闪能听懂去买的意思,助理离开后,有些开心地趴回沙发,小腿蹬了蹬。这样的小动作……和一旦开心就面露喜色,同多宁简直一模一样。

    周燿刚刚已经用电脑查询了本地dna验证的私立机构,完全下了决心。想起前天多宁接听姨妈电话,以及说的话,他觉得自己整个方向都错了。

    逆向思维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是姨妈姨夫替多宁带孩子。这样一想,周燿觉得思路反而更通畅,整个人像是吃了通气散。

    因为闪闪在这里,周燿已经完全没心思办公,拿了一叠a4纸和签字笔给闪闪玩……可是签字笔太重,闪闪很难握住,还给了他。

    周燿也不知道怎么陪小孩玩,他唯一会的就是折纸飞机。

    然后他就折了一只,又一只……

    这些纸飞机飞到落地窗台,飞到办公桌,飞到门边……闪闪全程咧着嘴巴,不知不觉,对这里已经没有了陌生。

    闪闪也丢了一只纸飞机,结果掉在了她的鞋头前。周燿弯腰捡回,重新一飞,飞到了办公桌另一边。闪闪欢呼,然后回过头告诉周燿哥哥说:“我也是飞来的。”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大飞机飞来的。”

    说的都是中文,虽然有些吃力。

    ……周燿单手放在闪闪后背,勾笑问了问:“那你是从哪儿飞来?”

    “多伦多。”闪闪回答,小牙齿咬了下嘴。

    心思一动。周燿眼底神色复杂,看着眼前的小人问:“闪闪,那你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来的吗?”

    完全不同的问题,闪闪回答了一样的答案:“toronto……”坐大飞机来的。

    周燿摇了摇头:“我是说,你知道你是谁生的,怎么来到这个世界?”

    话刚说完,周燿也有些好笑,闪闪怎么会知道。他居然问一个孩子这个问题。

    意外,闪闪朝他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

    不等周燿反应,闪闪开始说了;全程蹦英文,像是在对他讲故事,开头是one day,中间搭配了手势和丰富的面部表情。

    周燿英文不好,也就是达到同外国人商务谈判的水平。

    但是,他好像听不懂闪闪在讲什么。

    闪闪还在说,口齿比说中文要清楚一些,但是这段话她应该是太熟悉,导致倒背如流,语速太快。因为听懂一些,周燿垂着眼眸对闪闪说:“可以再对我说一遍吗?”

    闪闪点头,又开始从头说了:“#¥¥%%……@##¥%……&”

    周燿听得很认真,这一次他基本听懂了。刚刚闪闪讲得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应该是多宁告诉她的,因为里面出现了dolly这个名字。

    有一天,dolly因为失去所有坐在石头上难过哭泣,然后天上出现一个仙女,仙女送给dolly一朵彩色的花朵,它可以让dolly用眼前的一切变出一样她最想要的东西。dolly用湖水变了眼睛,又将湖里的水草变成头发,她变出了一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天使。

    然后bang的一声,小天使就从天上掉下来啦……

    闪闪用英文又说完了一遍,说到bang的时候,夸张地挥了下手,仰头看向了周燿。

    周燿眼眶已经微微泛红。

    闪闪没发现周燿情绪异常,认为周燿哥哥没听懂,有些小小的沮丧。她就是那个小天使啊……

    “alice,你就是那个小天使吗?”周燿问了,声音很低。

    闪闪咧嘴,点着头。好像也有些不好意思。

    “dolly也就是多宁吗?”周燿又问。简单的话,说出来意外困难,喉咙像是被什么卡着。

    闪闪面朝着周燿,穿着白裙子靠在周燿膝盖,继续点了下头。dolly就是多宁噢……

    过了好一会,周燿再次开口,却是请求说:“闪闪,你可以吻我一下吗?”

    闪闪还是笑着,然后点头,没等周燿抱起她,低下脸,在周燿的膝盖,轻轻碰了碰。

    落下一个小天使般的吻。

    ……

    没错。多宁真的变出了一个这世上最可爱的小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用这个柔软的方式揭开闪闪的小马甲……

    呃,闪闪说的这个童话应该可以交代一些事吧——她真的相信自己是变出了的小天使。

    多宁的确性格柔软又简单,可是柔软也有表达母爱的方式。单身妈妈是一个选择,让闪闪无忧无虑生活也是一个选择。

    好比开头回国找周燿,也是一个选择。人在不同时候面对不同问题想法和心态都会变。你们那么善解人意,一定能理解,对不对。

    故事还在继续,一起圆满最后的人间欢喜。接受不了节奏的,可以养养肥,都没事。

    爱你们!

    然后恭喜周总啦。

    今天200个红包当然是周总发喽,所以加量么?

    周燿:必须。

    ps:作者你的“#¥¥%%……@##¥%……&”是什么鬼,请用英文写出来!

    抠鼻,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