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hapter38
    “你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自己几岁对不对?”周燿又加了一句。

    闪闪重重地点头, 接受了这虚伪的表扬。她身上穿着新裙子, 头顶戴着新发箍,微卷的头发软软地散在耳边, 看起来就像一个懵懂又纯真的小天使。

    和上次一样, 她朝周燿做了ok手势, 伸出三根手指。

    周燿有些信了,看来真是三岁。的确,alice看起来就三岁左右的孩子。

    “i\\\'m five.”闪闪突然开口说, 笑咧咧, 说的是英文。

    周燿撇了下头, 这是逗他呢,还是压根记不住数字……

    周燿对着闪闪伸出五根手指,告诉她:“这才是五, 记住了吗?”

    闪闪弯了弯嘴, 露出两小酒窝, 学着周燿伸出五根手指,念了一声five, 然后将张开手指的小手贴在了周燿的大手, 自然活泼地开口:“give me five.”

    周燿:……她以为他在同她做游戏吗?

    过了会, 他还是将大手心轻轻碰了碰闪闪的小手心,回了一句:“give me five.”

    然后继续大手牵小手,周燿带着闪闪走到楼梯口,打算抱她上楼;刚弯下腰, 楼上下来一个散步的大妈,看到alice自来熟地冲周燿打招呼,但周燿压根不知道她是谁。

    大妈弯了弯腰,笑呵呵地问周燿:“这娃长得真好看,几岁了?”

    周燿不知道怎么回答,来了一句:“……你猜?”

    闪闪仰着头,也学着周燿说:“你……猜?”

    “……”大妈瞧了瞧,猜了一个数,“四岁了?”

    闪闪点头。

    周燿:……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然而,闪闪不知道自己几岁是有原因。因为刚被教过虚岁和实岁不同的算法,还是用两种语言教学;然后她就彻底分不清了。本身,数数就比别的小朋友学得晚。

    归根到底,是遗传到的数学基因不太好。

    这个数学不好的基因,自然不会是周燿的。

    多宁数学就不好,怎么个不好法,全科最差。成绩虽然不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对比她其他课程,就有些薄弱了。因为这样,她常常被杜老师语重心长地带到办公室教育以及特别辅导。

    杜老师对她说得最多一句话就是:千万别有压力以及抗拒学数学。

    但是她怎么会没有压力?每次考试都是亚历山大。老实说,后面同周燿领证结婚,多宁还是很佩服自己,婆婆是她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闪闪跟周燿去买小龙虾的时候,多宁笑着同颜艺说起自己这段高中阴影史。

    颜艺忍不住感慨:“多宁,你简直是一条好汉!”

    其实还好……毕竟杜老师一直很疼她。多宁抿了下唇,比起高中每次数学考试的压力,她现在是揣着秘密的压力。不知道后面要如何面对杜老师和周爸爸。

    颜艺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对她说:“多宁,错的不是你……相反他们周家要感激你。”

    多宁摇头笑了下,感激什么。她生下闪闪也不是为了他们的感激,纯粹是为了她自己。

    选择隐瞒,却是没有办法。闪闪那么可爱,多伦多的时候每天看着闪闪一天天长大,她都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

    闪闪和周燿回来了,小龙虾周燿买了辣和不辣两种。多宁给闪闪剥着吃,商量晚上只能吃5只,闪闪伸出两只手表示:不行,她要10只,一只都不能少。然后因为闪闪不太记数,多宁实际只给闪闪喂了6只。

    虽然,6只已经很多。如果姨妈在这里,根本不会给闪闪吃这些。

    面对一堆虾壳,周燿问了问:“alice,你刚刚吃了多少只?”

    闪闪朝他伸出了两只手,一共十根手指,回答说:“ten.”

    周燿微微一笑,实在是一言难尽。

    晚上,周燿想等闪闪睡着再离开,好同多宁说两句话。但是他一直在,仿佛家里有客人,还是一个帅气的哥哥,闪闪是不会睡的。

    多宁只能要求周燿先回去,周燿没办法,说:“我先去外面。”

    周燿立在楼道外面等着,靠着楼道的消防栓。大脑有些复杂,有些不清醒;同样想得很多。如果他没有记错,多宁曾给他的小孩取名闪闪,说什么闪耀组合。

    不过,那是初中时候的事。因为多宁在给她画的那些卡通动物取名,他提前从她这里要了一个名字。然后她还告诉他说:“我把我以后小孩的名字也取好了。”

    “噢……叫什么?”

    多宁告诉了他,是一个英文名。周燿没记住,只觉得当时多宁有些无聊,都十二岁了,居然还那么幼稚。或者说是母爱过剩,所以他嘲笑多宁是不是想嫁人了。

    多宁红着脸反驳不是,她只是提前取名而已。还有她帮他小孩取名,他居然还嘲笑她……

    然后笑归笑,周燿倒是记住了闪闪两个字。闪耀组合,很好记不是么?大学的时候,他有次提到自己以后儿子要叫闪闪,旁边多宁点着头说:“闪耀组合嘛!”

    所以,她也还记得,对不对?至于为什么是儿子,闪耀组合难道不是两个男人的组合么?

    里面卧室,多宁给闪闪洗了澡,擦了身子然后陪她入睡,中间还讲了两个童话故事。终于,闪闪闭上了眼睛,乖乖睡着了。多宁摸了摸闪闪微卷的头发,看到旁边手机亮了亮。

    进来一条消息——“我还在外面。”

    多宁抚了抚自己额头,差点忘了周燿还在外面楼道口……

    多宁轻手轻脚起来,外面客厅灯亮着;颜艺穿着睡袍路过,用嘴型问她:“闪闪睡着了吗?”

    多宁点头,指了指外面,走了上前。

    颜艺不明白,待多宁开了门,看到外面靠着的周燿,忍不住哇了声。还没走啊?

    客厅泄出了半片光亮出来,斜斜地拉长了周燿的身影。多宁抱歉地开口:“对不起……”如果周燿没发消息过来,她真把他落这里了。

    随即,又有些好笑。

    里面,颜艺继续路过客厅,手里握着一只水杯。

    然后,楼道口骤然暗了下来,随着一道轻轻的的关门声,门被关上了。是周燿,他将手绕过她,直接带上了门;将她一块关在了门外。

    同他一起,站在外面。

    “多宁,我有话要问你。”周燿说。

    “周……”多宁也开口,但话刚说出来,憋了回去。

    楼道灯是感应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灵,灯没有亮。多宁等眼睛适应了晦暗不清的光线,才看到周燿的脸,和他的眼睛。

    眼珠子又黑又沉。

    “alice叫闪闪,不叫姗姗,是不是?”周燿说,语气确定。

    多宁抬了抬头,点了下头:“是。”

    “闪闪是我……”周燿又说。

    多宁心跳到了嗓子眼。

    “是我儿子的名字。”周燿咬了咬牙,提醒多宁是否还记得这事。

    所以,周燿等在楼道口,是找她兴师问罪她用了他儿子的名字么?多宁实在难以置信,扯着唇问:“闪闪这名字你注册了么?”

    周燿:……

    多宁加了一句:“既然你没注册,alice为什么不能叫闪闪。”

    还一口一个儿子。

    周燿:“我……就是随便问。”

    多宁低下头:“还有事么,我进去了。”

    一切只是他的异想天开,周燿有些小心翼翼,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白,只能用试探的方式说:“但是昨晚吃饭你姨妈说alice叫姗姗……”

    说完,周燿呼了一口气。手心差点冒出了汗。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很紧张。

    “alice原本叫姗姗,但是国外叫susan的小女孩太多,就改成了闪闪……”多宁解释说。但护照上面,一样是shanshan的拼音。而姗姗的确是姨父姨妈给闪闪取过的名字。

    是她要求才换了闪闪。

    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