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hapter37
    周燿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想太多,就算五年前3月16号那天真是多宁的排卵期, 也不能证明什么。除非他带alia鉴定。国内dna鉴定需要双方同意。只见了一面的小孩就认为是他自己的, 不管是多宁还是她姨父姨妈,都会认为他有臆想症吧。

    确实, 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行为特别符合臆想症的症状——还不如想点实际的。

    周燿闭上眼睛, 因为回想了一些画面, 起来灌了一杯冷水;然后拿着水杯,倚靠在吧台观望北窗户外的灯火。夜色已经沉沉,但心绪仍然灼热。大晚上, 周燿又去了楼下老中医那里去火, 拔了若干个火罐。

    结实的后背留下了一个个深红色圈圈。

    第二天, 周燿出现在周家的早餐桌,导致周父周母包括周大哥都很奇怪。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周燿什么时候回来,是昨晚回来还是今早。

    周燿是今早赶回了周家, 因为昨晚几乎没睡, 面对自己家人毫无情绪。样子有些困倦。

    “怎么了?”周大哥问。

    “没事。”周燿靠了靠餐椅, 问家里人,“还有早饭吗?”

    “还有粥和馒头。”周爸爸说, 不满地摇了摇头。

    周燿:“那就给我来些粥吧。”

    周爸爸受不了, 呛了一句:“你当家里是小区外头的早餐店?”

    周燿头疼, 起来自己去拿。周大哥坐在对面笑了笑。周燿站起来的时候,杜老师注意到他手臂上的火罐印,关心地问:“最近又拔罐了?”

    “嗯,有些上火。”周燿回, 想到自己今早回来的目的,问自己妈说,“妈,我们家的相册,你放哪儿?”

    “相册?”杜老师推了下眼镜。

    “就是有我和多宁小时候相片的那本。”周燿具体说了说。

    杜老师想了想,年纪大了记忆就不太好,一时想不起放哪,反问周燿:“你怎么突然要看小时候照片了?”

    周燿咬了一口馒头,回了两个字:“怀——旧。”

    怀旧?杜老师和周爸爸同时无语,尤其是周爸爸,嘲笑起来:“你可赶紧怀旧吧,然后多宁就让别人追走了。”

    周燿懒得搭理。他现在是还没办法找家人一起断定,怕刺激到他们。但是如果他确实了那个可能性,一定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赢在了起跑线。

    没错,因为昨夜梦到他和多宁alice一起春游的梦,周燿又有些不死心了。

    “那本相册我知道在哪儿。”周大哥站了起来,对他说,“我去给你拿。”

    “谢谢哥。”周燿扯了下唇,又问,“家里还有咖啡吗?速溶也可以……”

    “在你左边第二个抽屉。”周大哥告诉他,上楼拿相册了。

    周家两兄弟,性格区别太大。一个居家,一个不太居家。

    而周家的杜老师除了是资深班主任,还是一位优秀数学老师。周燿灌着咖啡,将昨晚的问题变了变,问自己妈妈:“妈,有个数学问题问你。”

    数学问题?杜老师有些惊讶:“你问。”

    “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如果她经期6天,28天一个周期,是否可以准确推算出她三十岁某月的排卵期。”

    这是什么问题……杜老师回答儿子:“理论可以,组合公式就可以推算。但实际不行。”

    “为什么?”

    “因为二十七岁女人是最佳生育年龄,女人一旦生了孩子经期就会有些调整。”

    所以他昨晚白算了?周燿嘴巴像是被馒头堵住了,然后他继续求知问:“为什么?”

    杜老师:“……”

    周爸爸什么都不想说,直接骂了一句:“猥琐。”作为父亲,他当然知道小儿子在算谁的排卵期。

    周燿:“……”

    杜老师也不太想回答,顿了顿,开口问:“……难道赵荣没教你?”赵荣是a一中的生理老师。

    周燿已经没兴趣说这个问题,强调说:“我们高中生理课男女分开上。”而他这辈子接触过最多的女性除了他妈,就是多宁。

    杜老师推推眼镜,看儿子的眼神像是看地主家的傻儿子,叹着气提醒儿子一句:“计划赶不上变化,你要抓住眼前。”真是的,算什么多宁三十岁的排卵期。

    “谢谢妈。”周燿点头,他吃饱了。

    同时,周大哥从自己房间找出了相册,拿下了楼。周燿接过相册,他要带走它。

    周大哥不得不出声嘱咐:“唯一的一本,别弄丢了。”

    当然不会。这本相册他找了很久,原来是被他大哥私藏了。不过他这次拿走,就不会拿回来了。车里,周燿翻开了老相册的第一页。

    第一页就是他和多宁的各自的满月照。多宁现在纤细小只,但小时候的多宁就像一只白面团子。脸蛋胳膊到处都是肉,眼睛又大又灵,得像是水浸过的黑色大葡萄。

    alice真的很像小时候的多宁啊。

    周燿又看第二页,里面有他四岁和多宁三岁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真是越看越像……就是不知道这两张照片合成后,会是什么样子。

    ——

    同样第二天,多宁到姨妈姨父所住的酒店陪闪闪吃自助早餐。昨晚她熬夜赶出三只考拉,为了今天有更多时间陪闪闪。

    姨妈姨父今天就去桐乡,一共去四天,处理祠堂的事情;然后闪闪留在a市,由她照顾。只是姨父姨妈照顾闪闪习惯了,分开四天比她还舍不得,临走前各种交代她。

    不能让闪闪多吃冰激凌,不能让闪闪超过夜里11点睡觉,不能……

    多宁和闪闪一块点头答应。

    终于,她可以带闪闪回蓝天花园,晚上抱着闪闪睡觉了。唯一令她感到遗憾是,姨父真的破产了,所以才有时间回国探亲。但姨父状态这样轻松,多宁想起周燿对她说的话,有时候破产是一种解脱。

    出租车下来,多宁摸摸闪闪的头。今天闪闪没有扎辫子,卷曲的头发已经长到了小肩头。因为从姨妈那边解放出来,闪闪整个状态都有些飞。

    进小区的时候,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东张西望。多宁一只手牵着闪闪,一只手拉着闪闪的小号行李箱。闪闪依然自己背自己的小书包,嘴里不停地说着话。

    不是同她说,而是自己跟自己说话,一会中文,一会英文。闪闪表达欲强,但是双语环境导致她语言比同龄小朋友稍微差一些,常常说一些风牛马不相及的话。

    幸好,多宁基本都能听懂。

    清早小区中庭活动的小朋友很多,他们对闪闪很好奇,闪闪对他们也好奇。

    大概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多跟她同龄又同肤色宝宝,他们还一直瞅着她,闪闪紧张地牢牢地抓着她的手,往她身后躲了躲。

    多宁蹲下身,用普通话对闪闪说:“不用怕闪闪,他们都很喜欢你,想认识你。但是他们也很害羞,你可以主动和他们打个招呼吗?”

    真是自己缺什么教孩子什么,多宁自己都不是主动的人,还要让闪闪主动热情。但是闪闪比她活泼,听懂了她的话,放下了矜持和害羞,同小区的小朋友打招呼。

    闪闪的打招呼方式,就是biubiubiu……

    都是家长带着娃玩,闪闪这样热情又友好,他们自然也回应了招呼。闪闪露出笑脸,扑进了她怀里。多宁低了低头……她好像都脸红了。

    多宁把三只考拉设计图用邮件发给黄老板,黄老板爽快地直接通过,然后还给了她第二单生意。一诚大师八月份有签售,需要准备一些活动礼物,比如q版小和尚玩偶就很好。

    黄老板同她想到了一块,多宁也觉得q版小和尚很可爱。但是黄老板很快抛给她一个难题:“可是一诚不同意用他的个人形象设计。”

    多宁:……

    电脑里刚好有她之前给周燿画的小和尚样子,多宁发给了黄老板:“这个可以吗?”

    黄老板:“……这是周总吧?”

    没想到黄老板眼睛那么毒,多宁回复:“是的。”

    黄老板:“那个周总的版权费更贵吧。”

    多宁:……

    卖出小和尚设计图的版权前,多宁还是打电话问问周燿本人。结果手机正在通话中。

    重新拨,还是正在通话中。半秒后,周燿给她发了一个短信:“你别拨,我给你打。”

    原来刚刚她和周燿都在打电话给对方。

    “什么事?”手机接通的时候,两人一块问。

    多宁先说了,想把他的小和尚设计图卖给黄老板,换闪闪的奶粉钱。当然,多宁只说了前面。

    “多宁,顾嘉瑞的粉丝都是一些阿姨大妈。”周燿提醒她,“难道你要把我送给她们?”

    这个问题,多宁倒是没想到,说了一句:“对不起。”她刚刚只想着多赚奶粉钱。

    “没事,只要你不介意。”周燿说,然后说了他的事,“你姨妈姨父……”

    “他们去桐乡了。”

    “那alice……”

    多宁:“在我这里。”人正在颜艺那边,试穿颜艺给她买的新裙子。大方又有钱的颜艺居然给闪闪买了十条裙子,作为见面礼。

    “我晚上过来找你们。”周燿说。

    多宁:“哦……”

    手机那边,周燿从办公椅起了起身,刚刚他给多宁打电话的时候,已经用电脑合成了他和多宁小时候照片,因为性别设置了女孩。

    合成照片里的小女孩小肉脸,单眼皮大鼻子,咧着大嘴嘿嘿地笑着……

    傍晚,周燿去找多宁,多宁围着围裙给他开门。沙发坐着alice,手里捧着一个大桃子。小腿悠荡地挂着沙发,边啃桃子边看电视。

    多宁和颜艺正一块做包子。

    周燿走到小葵花alice那边,闪闪回过头看他,仰着头笑了笑。周燿坐了下来,心脏莫名有些奇妙地加快,但是周燿提醒自己不要臆想症了,alice不可能是他孩子。

    悠悠然然,他开口问alice:“在吃什么?”

    “中国的……桃子。”闪闪用中文回答周燿。因为同多伦多桃子不一样,加了中国两字。

    中国的桃子……周燿坐了下来,扯唇,对闪闪说:“我也想吃,可以给拿一个吗?”别人的小孩,使唤一下也没事吧。

    没问题!闪闪点头,滑下了沙发。桃子都在多宁那里,闪闪去找多宁。多宁看了看客厅坐成大爷的周燿……真可以,居然能指使闪闪过来拿桃子。

    多宁真想用桃子直接砸向周燿的脑袋,但是在闪闪面前,她需要表现得礼貌以及客气。亲自带着闪闪,多宁将洗好的桃子递到周大爷手里。

    周燿勾了勾唇,接过桃子,张嘴,咬了一大口。

    闪闪眼睛一闪:“……哇偶!”

    闪闪爬回沙发,同周燿一块啃桃子,学着周燿大口吃。结果根本咬不动。周燿摸了摸alice的头,然后alice直接把桃子递给了他。

    ……周燿明白alice意思,可是这桃子上面都是口水啊……周燿这辈子唯一不嫌弃就是多宁的口水。昨晚到现在,周燿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对alice的感情也回归到了正常。她就是别人的小孩;即使比较可爱,也是别人的小孩。

    “……我去洗一下啊。”周燿拿过alice的桃子,开口说。

    闪闪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仍然开心地晃着小腿说:“蟹蟹。”

    多宁和颜艺的包子并不成功。原来做包子比烘焙难啊。多宁的烘焙差不多达到了专业水平,但是出炉的包子有些惨不忍睹。

    周燿开口说:“我看到你们小区对面的小龙虾店开业了,我去买点加餐?”

    “好啊!”颜艺完全同意,举着手,“我想吃小龙虾。”

    闪闪跟着举小手,然后发音缓慢地问周燿:“……什么是小龙虾?”

    周燿随口一问:“要跟我一起去吗?”

    闪闪点头,从椅子下来了。

    多宁:……

    身后,颜艺拉了下她的围裙扣,用眼神对她说:给周燿和闪闪一些相处时间哈。

    周燿完全没想到alice那么好拐,只能抱着闪闪去买龙虾;回来的时候一手提着龙虾,一手牵着闪闪,慢慢悠悠地走过小区一盏盏的路灯。

    路灯柔和,小手贴着大手。因为实在走得慢,周燿对闪闪开口说:“不知道你爸妈怎么教你,作为小孩,不能随便跟人走知道么?”

    闪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像你这样的,真的很容易会被拐的。” 周燿又说,加了一句。

    闪闪大脑一时放空,过了会抬头问:“什么是拐……”

    周燿:……

    走了好一会,他无奈开口:“你走得太慢了,我抱你好不好?”

    闪闪摇头拒绝,大概明白自己被嫌弃了,小腿腿迈得更快了。她可以走得更快一些。

    周燿有些好笑,这样较真的小孩也少见啊。

    “姗姗……”周燿叫了叫alice中文名字。

    闪闪点了头,应他。

    “闪闪。”周燿换了一种叫法。

    闪闪还是点了下头,应他。

    果然这个伪国外小孩分不出闪闪和姗姗。周燿再问了几遍都是一样效果。就在这时,alice对着他指了指天上的星星,开口说:“……闪闪。”

    发音很准,是闪闪。

    周燿一块抬头看了看夜空,反应了一会。alice又念了一句闪闪,脑袋一直仰着。

    ……难道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闪闪?周燿反应过来,蹲下了身,单手握着alice的肉胳膊问:“你是闪闪,星星闪闪的闪闪,对不对?”

    对!闪闪开心地点头,因为周燿准确地解释出了她名字。

    然后,闪闪还冲周燿眨巴了下眼睛。眨得很用力,很可爱。

    周燿吸了吸气,继续解读闪闪的语言,跟着眨巴着眼睛问:“还是大眼睛闪闪的闪闪?”

    对!闪闪继续开心地点头。

    周燿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然后他指了指上方的一盏路灯,问闪闪:“还是灯光闪耀的闪吗?”

    然这个复杂的词,闪闪完全听不懂,摇了摇头。

    不管如何,周燿样子和语气都变得更加认真,连呼吸都变重了。对视着闪闪纯真无比的大眼睛,他开口说:“闪闪,你知道当一个小孩最重要是什么?”

    闪闪认真地摇摇头,不知道。

    “是诚实。”周燿说。

    闪闪点头,对……是诚实。

    “好。”周燿发问,“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到底几岁了?”

    闪闪:……

    作者有话要说:  闪闪,你的小马甲掉了。

    闪闪:……什么是小马甲?

    闪闪,你知道当一个小孩最重要是什么吗?

    ……不尿床。

    今天200红包闪闪的小马甲发。

    读者:所以是谁发?

    小马甲:……

    么么哒,明天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