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hapter28
    “……如果你要找对象, 怎么不重新考虑一下我?”话音落下, 周燿发现自己不小心将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但是,他也很好奇多宁的回答。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目, 多宁略微移了移视线,将注意力投向挡风玻璃外的一个绿色垃圾桶。这样她就不会太紧张,不小心被周燿套出了话。

    “考虑你……什么?”

    多宁从来都是谨慎又胆小的作风, 她二十多年里最头脑发热做出的事就是五年前同周燿领证结婚, 虽没有后悔,但也承认那时候她像是只羊一样被周燿牵着走。他说结婚就结婚, 他说离婚就离婚。现在呢?如果她还被周燿这样一句话点头答应, 放弃了原先的打算。等过几年,又出现了一个叶思思怎么办?她没关系, 闪闪呢?

    所以, 她把问题抛回给周燿——她等着他回答。

    周燿靠着车座靠垫,脑里想起前几天杜老师叫他回家说的话,他觉得很有说服力。唯有不同是杜老师为了说服他,而他想说服多宁。

    “其实多宁……这次你回来,我对你一直有些想法。”周燿直视着前方, 坦诚了心意。话里的“有些想法”是一个笼统说法,里面包括他一直以来的念头, 顾嘉瑞灌输给他的三条谏言,和他父母的苦口婆心。

    “……什么想法?”多宁问了问,瞧了一眼周燿。

    “重新在一起啊。”周燿回答,简单表述了出来。

    多宁一样看向前方, 陷入了思考。她觉得像是又按了快进键,和五年前领证一样只要她点头答应,她和周燿立马恢复关系。

    但是,可以么?

    “周燿,你为什么有这样想法?”多宁发问,尽量让自己坦然一些。

    周燿看了看她,组织语言说:“首先我们一起长大,从小就认识了解彼此,没有比我们关系更亲密;然后你也熟悉我的家人父母,不会存在太大沟通问题,他们也是看着你长大,都很喜欢你。最重要现在我的公司也上了正轨……”周燿抬了抬眼睛,说的是杜老师说的话。

    不过他觉得男人炫耀成就和事业很幼稚,吐了一口气,把另一个理由换上,“还有,我们已经当过真正夫妻了,不是么?”

    真正夫妻?什么意思……多宁没说话。

    周燿也沉默了下来。如果不是必要,他也不想提起两人已经突破过男女关系,不想让多宁多尴尬。更不想以这个作为理由。

    没想到,多宁回他一句:“可是,我也不是非要从一而终的女人。”

    好,很好。周燿拨了下唇,侧过头,自我玩笑地说:“但我是啊。”他是从一而终的男人……

    周燿这个玩笑,多宁笑了,想提醒周燿叶思思呢;话到嘴边又不想自己这样揪着过去不放。她这次回来,就是要自己完全放弃往事。

    只可惜,今天周燿没有说服她。五年前她会被周燿牵着走,但现在不会。而且她还学会了虚与委蛇,扬了扬唇说:“好啊,我会考虑的。”

    此外,再加一句:“因为我们关系特殊,我还会特殊考虑。”

    明白了。周燿点了下头,觉得自己就是在报名竞争男友岗位,现在终于报上了名,有了竞争资格。但是多宁说的特殊考虑,他需要确定一下:“特殊考虑,是优先考虑吗?”

    想得真美。多宁撇了下眼,拉着已经解开的安全带,回答周燿说:“……不是。”给予完全否定后,她直接推开了门,下车了。

    他以为她会说是吗?要不要她再给他加一档友情分,直接高分录取?她现在才不会呢……背对着周燿,多宁走得气鼓鼓,气势一下子上来,脚下小白鞋差点踢到了楼梯口……

    车里,周燿将手肘搁在车窗,目送多宁上楼。不解地蹙了蹙眉,他怎么就送她回来了……周燿对自己有些无语。

    他从来都是一个容易性急又上火的男人,偏偏同多宁拉了一段那么长的感情。可是青梅竹马,最好的朋友,两者身份都不输于男女朋友,甚至是现在的夫妻关系。基础决定他和她随时可以变回温水煮青蛙的相处模式。

    温水煮青蛙,不温又不火。没有比这好,也没有比这更糟。

    继续坐在车里没有离开,周燿右手搭在方向盘,陷入了部分往事的回顾。这五年他走来不容易,一源信贷从创业到现在更是一波三折。外界那些媒体吹捧的文章更多是一种夸夸其谈,甚至还是一种对外界的虚假造势。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五年他经历了什么,获得成功的同时他失去了什么……

    回顾这五年,他先想起是多宁的日记本;粉色的小本本,上面印了一只羊。大学还写日记的女孩有几个?周燿不知道,但多宁是其中一个。

    她会在日记本里画画,以及记录每天心情,是她从小到大保持下来的好习惯。

    当然,他不会没品到做出偷看多宁日记的事情,那天真的是不小心看到了一行;谁让她写一半放在书桌,而且纸张下方,画了一只捧着大爱心的羊。

    随便用脚趾头想一想——少女怀春了。

    那已经是他大二,她大一,他过来找她玩;多宁在卧室的卫生间洗头,他推开没有关的门,直接登堂入室。他斜靠着椅子发现了摊开的日记本,瞅了两眼。发现是日记,不再看,但是忍不住,还是继续看了一眼。

    日记本开头都在写他大哥,以及下面画着一只抱爱心的羊。他觉得幼稚!又有些生气!还没有发作,卫生间出来的多宁急切地上前,抢过了他手中的日记本,脸色发红地吼了起来:“周燿,你怎么那么没品,看人日记!”

    “你放着,我不小心才看到!”他反驳,看着湿漉漉冲出来的人,实在是好笑。她干嘛这样着急……

    当然,他还生气呢。那么多年好朋友,有人居然藏着那么多歪歪心思。生气令他口不择言,他不遮掩反而直接问出来:“原来你喜欢我大哥啊?”

    “……我没有!”

    “还没有呢,我都看到了!”他将手拍了拍桌面,嚣张地看着她,“原来你想当我小嫂子啊,想法真不错。”

    “周燿,我说我没有!”多宁抱着日记本,对他喊着,眼睛都红了。刚洗过的头发湿润的在额头,稍稍挡住了她眼睛。

    看起来,是那样紧张,那样在意。

    他不想吵架,也不想多说话,他需要时间自我调节一下,留下一句虚伪的对不起,直接走了。随手,还替她关了门,然后在心里低骂一句没眼光。

    只是没眼光又如何,第二个星期他和她还是重归于好。就算他偷看了她一行的日记,就算她同他冷战了一星期,他和她还是可以很快毫无芥蒂地恢复关系。

    他不会对她多生气;她也不会真不理他。

    就算他知道了她喜欢他大哥的秘密,又如何?同她玩的人依旧是他。

    就这样大学毕业,大三他想过表白,乘胜追击一把,结果中间出了错;想想作罢,他和她那么熟,表白这事多生分啊。

    结果多宁毕业没一会,他和她意外领了证。

    希望他能照顾多宁是许阿姨在病床同他提出来的请求,他立马借机而上,在多宁最悲痛难过的时候,不给她思考时间,直接带着她领了证。

    领证这件事,周燿一直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但是无耻又怎么样?像是小时候过家家,他理直气壮从大哥那里抢了新郎的身份。

    只是有时候做人可以无耻,却不能太贪心。为了给他扩大公司规模,多宁拿出了她妈妈靠着最后一口气争到的钱;一部分听他建议买了一套房,剩下的全部给了他作为创业资金。

    像是小时候,她将整个储蓄罐放在他这里保管。因为他对她说,他以后要开银行。所以她就成了他第一个储蓄客户。

    她如此信任他,让他不得不问一句:“多宁,你就这样相信我啊?”

    她点头,告诉他说:“我们家所有人都认为大伯很厉害,因为他是上市公司老板,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周燿,你以后一定会比我大伯还厉害……因为你才是我认识里最厉害的人!”

    你那么精明,不当大老板太可惜了。她还这样打趣他。

    他跟着点头,没错,他是一只精明的狐狸。

    只是有时候狐狸再精明,却抵不住冒险的诱惑。因为那是许阿姨留给她的所有钱,他还是有些战战兢兢,最后打着比方问她:“如果,我说如果血本无归了怎么办?”

    多宁一时没回答他,然后笑了笑,露出浅浅的小酒窝,看着他说:“那我就跟你哭。”

    ……

    后来有段时间,他真的好怕她哭,更怕天上的多宁妈妈后悔将多宁托付给他。阿姨弥留之际让他好好照顾多宁,他却骗光了她的钱。

    冒险决定导致公司出事。除了严重的信贷危机还有被起诉的风险。只是多宁除了是他的妻子,还是她公司大股东。怎么办,他唯一想到是离婚,赶紧把多宁的钱还给她。

    血本无归的是他,不能是她,因为那是她妈拼了最后一口气才要到的钱。这笔钱多宁给他的时候,眼里除了信任也有心疼,比小时候她抱着储蓄罐放在他那里更心疼。

    放储蓄罐的时候她说:“周燿,你是银行长,可不能偷拿我的钱。”

    投资入股的时候,她说:“周燿你要谨慎点。”

    对不起,他还是太冒险了。

    后面他用半个月时间考虑离不离婚,企图出现转机的可能;当然没有转机,而是逼着他尽快做出决定。当时有个女人追着他,自信得令人反胃。

    终于他做出了决定,或者是想出了离婚的办法,他对那个女人说:“那好,先让我回家离个婚。”

    当晚,他就同多宁提出了离婚,编了一个理由。多宁自然不相信,他没办法,让那个女人发了一张照片过来,递给了多宁看:“是不是很漂亮?”

    多宁骂了他:“周燿,你这个肤浅的男人。”

    对,他就是一个肤浅的男人。

    离婚比他想象得顺利,多宁同意很快,她还祝福了他。

    在许阿姨出事之前,多宁本是要考多伦多的研究生,因为阿姨出事以及同他结婚中止。现在离婚了,她也可以继续完成学业,暂时离开他和这个城市。周燿觉得挺好,后面不管多困难,他可以完全破釜沉舟了!

    终于,去年6月12号,一源信贷融资成功在美国纽交所准备上市,成为了国内互联网金融海外第一股。他站在纽约最高层的酒店给多宁打电话,他告诉她一源要上市了,后天有个庆祝会在纽约举行,问她能不能过来。

    多宁特别开心恭喜了他,说了好多替他高兴的话,然后十分为难地拒绝了:“对不起,周燿,我来不了。”

    “为什么啊,多伦多和纽约不远啊。”才五百英里不到不是吗?他努力争取着,“过来吧,我给你订机票。后面我还有几天空,可以带你玩两天。”

    “周燿,我真的来不了。”多宁依旧拒绝他,还找了一个理由,“我……姨妈生病了,我要照顾她。”

    他笑了笑:“你姨妈不是还有姨夫照顾么?”

    多宁还是没答应,过了会说:“这样,庆祝会你给我发照片好不好?”

    “好。”他答应了下来,低了低头,加了一句,“……不过那天我忙,看情况吧。”

    上市的庆祝会,宴会还未结束他提前从热闹里抽身出来,走到外面的露台望了望月亮有没有真的比较圆,想了想今晚自己到底有多开心。

    月亮没有更远,他也没有很开心。他想起了多宁说过的话,她大伯虽然是上市公司老板,但她觉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对,多宁说的没错。上市真的没什么大不了。除了没什么大不了,还没什么意思。

    ……

    车载电台从变成了音乐,播放了一首很老很老的歌,张国荣的《别话》。这首歌,周燿很熟悉,因为多宁很喜欢,他曾学着唱给她听。现在再听,意外觉得歌词很入心。

    尤其是最后一句——“总想想日后,始终会会面……”周燿跟着哼了哼,呼出一口肝火旺盛的郁气,推开了车门。

    走上楼道,还没有敲门,他先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抓到了偷他电脑的人,让他到警察局认领并做个笔录。

    一边感谢地挂上手机,一边敲了两下201的防盗门。很快门打开,立在门里的多宁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又来了?”

    “我没走。”他解释,随后商量地问,“还有时间么,陪我去趟警察局。”

    “做什么……”

    “我的猪找到了。”

    去警察局的路上,多宁才知道周燿车窗没了是遭了贼,不止被偷了电脑,还有那只粉皮猪。多宁有些无语,不知道是谁连……猪都不放过。

    警察局未到,多宁先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来电。不同周燿完全不接陌生号,多宁基本都会先接听,就算是推销员,也是礼貌回绝再挂断。

    不过号码虽然陌生,打她电话的人却不陌生。

    “你好,请问……”

    “我是邬江。”

    ……邬江?!

    开车的周燿睨了一眼,继续漠不关心地开车,多宁握着手机问:“邬江,有事吗?”

    “这几天,苗苗有联系过你么?”邬江疏离而客气地问她。

    “没,没有啊。”多宁回答地很快,猜测可能是出事了,忍不住多问,“苗苗怎么了?”

    邬江没有回答她,她说苗苗没有联系她,更客气疏离地说了一句打扰,直接挂上了电话。

    多宁:……苗苗是离家出走了吗?

    即使邬江什么不说,多宁基本能猜到苗苗应该是离家出走了,所以邬江才找到她这里。同样,开车的周燿听完她和邬江通话,哂笑一声道:“有没有搞错,老婆丢了来你这找?”

    多宁:……

    “真有意思。我的猪找到了,他老婆丢了。”周燿勾了勾唇,继续表示,“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啊。”

    多宁:……能不能别说风凉话。

    周燿答应,换着话说:“所以说有时候做人,千万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多宁突然有些get到周燿话里的意思,猜到周燿可能知道什么情况,蹙眉,直接地问了出来:“……你说邬江也出轨了吗?”

    所以上次苗苗情绪才这样失控。

    出轨?周燿摇了下头,保持口风:“我不知道。”

    多宁:……不知道话还那么多!

    作者有话要说:  大珠给周男主宿舍情商排个对。

    顾嘉瑞>周燿>何昊>邬江

    所以?

    周燿指教情商最高的顾嘉瑞:“当时这种情况,你怎么办?”

    顾嘉瑞实在不想作答,过了会才说:“周弟,其实五年前我已经给你指了路。”

    什么路?跟他一起出家么?

    顾嘉瑞:“善哉善哉。”

    周燿:……!

    ps:交代清楚,你们也知道开头周燿反对多宁创业的原因了。

    明天见,红包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