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hapter24
    偶遇是需要巧合, 或者提前安排。周燿这明显是提前安排的。

    不过, 奇怪是周燿为什么知道今天碰面的地方,以及在11点赶过来?多宁记得自己并没有和周燿提过茶馆和时间,然后她看向颜艺。

    颜艺眨了两下眼睛, 装作不明白。

    多宁有些明白了。

    不是啊, 茶馆和11点见面真不是她说的。颜艺表示自己很冤。只是过来的时候, 周燿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问她是不是天通路的和静茶社,以及中午11点见面。周燿这样问,颜艺自然认为周燿是事先知道,所以给确定了一下……

    难道不是多宁告诉周燿吗?如果不是,那一定也是顾嘉瑞通知了周燿!

    然后到场的周燿也很无奈, 因为顾嘉瑞这厮每次下山约他见面都在这家和静茶社, 以及中午11点。这样万年不变的约面方式, 他根本不需要多猜。

    跨着长腿走过来,周燿立在了多宁身边, 直对着顾嘉瑞。眼神里的防备, 像是看一位大师要拐走两位呆傻女施主。

    顾学长微微叹了口气, 压根不看周燿, 而是看向了多宁——

    面对顾学长略微困惑的注视, 多宁十分心虚,转头看向周燿问:“你怎么也在这里……”

    周燿没有回她。

    顾学长谅解地笑了笑,开口说:“没关系的……多宁。你无需太介意。”

    那就好……多宁对着顾学长点头。然后顾学长看向了颜艺,特意打了招呼:“郑施主, 好久不见。”说完,又朝颜艺双手合十,微微颔首。

    颜艺憋得不行,僵硬地点了点头,憋出了一声最常见的见面招呼:“……嗨!”

    顾学长回应:“阿弥陀佛。”

    颜艺:“……”日噢。

    ……

    周燿同样一脸日了狗的样子,真是所有的逼都让顾嘉瑞给装了!

    老同学突然出了家是一种什么体验?里最有发言权就是周燿了。顾嘉瑞是他公司出事那阵子有了出家想法,为此还特意问他要不要一起。

    当时他刚开了一次荤,出家?神经病!

    后面他同多宁离婚,多宁出了国,顾嘉瑞也顺利出家了;去了天坨山当关门弟子。那半年,是他最艰难的半年。半年后顾嘉瑞回a市办事,约他见面。即使那阵子是他焦头烂额的时候,看在顾嘉瑞足足闭关了半年的份上,他还是抽了时间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和静茶馆里和顾嘉瑞见了面。

    当时他以为顾嘉瑞熬不过半年,特意回来没准可能是还俗,没想到坐在他面前的顾嘉瑞俨然成了一个真和尚。闭关了半年后顺利出师了!对着他,一口一句都是阿弥陀佛和善哉善哉。他实在不想同顾嘉瑞多聊,也聊不下去,打算找个地方请顾嘉瑞吃一顿,然后让他自己滚回天坨山。

    不好意思,顾嘉瑞认真地回绝他的招待,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布包乾坤袋里拿出两个粗粮馒头,对他说:“周弟你不用请我吃饭,我怕自己忍不住,已经自带干粮了。”

    随后,还递给他一个:“偶尔吃吃粗粮,很好。尤其是对你这种火气大的男人。”

    作为同学,周燿觉得自己真的算仁至义尽了,没有咬牙离开,而是陪顾嘉瑞吃了一餐馒头;他也问了顾嘉瑞为什么要当和尚,结果顾嘉瑞给他来一句:“我觉得做和尚比做人更有意思。”

    ……他还能说什么!

    四人一块进了茶馆,多宁很感激以及庆幸今天顾学长没有披袈|裟,只是穿了一件灰色长袍,还不太显眼。但是走进茶馆,她还是下意识看看人多不多。

    顾学长以为她是打量环境,告诉她说:“这是一位僧友介绍给我的茶馆,很不错。”

    多宁:……难怪如此雅致又有佛气。

    茶座对面,挂着一副浑圆流畅大字——“把茶冷眼看红尘,借茶精心度春秋”,书法收放有度自成天趣,再看一眼,提名之人还是……一诚。

    底下还盖了好几个戳。

    多宁默默收回视线,周燿拉了下她的胳膊,直接带着她在茶椅坐下来。因为她和周燿坐在了一边,颜艺需要同顾嘉瑞相坐一边。对此颜艺并不介意,甚至乐意;穿着红裙子,娉娉婷婷地走到了顾嘉瑞这边。

    裙子长度有些短,顾嘉瑞不小心看了不该看的,赶紧一念:“阿弥陀佛。”

    颜艺撇过头,她现在心理防备还没建设好,暂时不说话。

    这家茶馆自然是顾学长最熟悉,都坐下后,同他们推荐了碧螺春和太平猴魁,然后点的时候,又替她和颜艺换了温性的红茶和花茶。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了和尚,对女性还是如此温柔又细致!

    “你这次下来做什么?”周燿开门见山地问。

    “办事。”顾学长简短地回。

    “什么事?”周燿又问,抬了下眼皮。

    顾嘉瑞摇摇头,似乎遗憾周燿怎么还是一副臭脾气,顿了顿才回答:“过来上课。”

    上……课!

    多宁好奇地眨了下眼睛,颜艺直接问了出来,托着脸问:“上什么课?”

    “其实也不是上课,只是来北童寺做个佛学交流,顺便再给一些佛教学生讲讲经。”顾嘉瑞说得很谦虚,但透出的讯息一点也不谦虚,至少震慑到了多宁和颜艺。

    但没有周燿。

    a市的确有个佛教学院,北童寺也就在a市城南山脚下,所以顾学长后面要在a市待一段时间了?多宁了解地点头,由衷地称赞顾学长说:“顾学长,你真厉害。”

    三十六行行出状元,这话真不假。

    “没有,多宁你谬赞了。”顾学长谦和地对她开口,“其实早在前两年他们就邀请我下山讲课,是我不想而已。”

    多宁:……

    旁边,周燿重新给她添了一杯茶,凉凉开口:“拍错马屁了吧。”

    多宁红了红脸,小声说:“我没有拍马屁。”

    对面,顾嘉瑞叹了叹气,再次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又没办法详说的样子。

    真的。装腔作势,颜艺现在最服的人就是顾嘉瑞,不扶墙都服他!抿了抿唇,颜艺忍不住开口了:“周总,同样是a大毕业,我最佩服就是你们宿舍了,真的每一个都混得那么好……特别是顾学长啊,不说其他……顾学长您现在是不是只要往别人面前一站,都会有人给您送钱呀?”

    最后两句,颜艺是看向顾嘉瑞问的,一脸故作的疑惑。

    顾嘉瑞哪听不懂颜艺的揶揄,如果以前他一定回她一句呵呵,但现在身份和境界都不一样了,面带微笑地回一句:“阿弥陀佛,郑施主夸张了。”

    颜艺:……吸气。

    “顾学长,我有事想请教。”怕颜艺继续抬杠,多宁连忙开口,转了一个话题。

    顾学长温温柔柔地看向她:“多宁,你说。”

    事实她哪有什么事可以请教,多宁憋住一句说:“你到佛教学院上课,就是类似天坨山上早课那样么?”她在天坨山,是见过顾学长上早课。

    “也不是。”顾学长对她解释说,“上早课对象只有皈依佛门的弟子,佛教学院受众是一些佛教徒。”

    多宁明白了,点了点头说:“所以佛教学院上课也有很多修行的普通人对不对……你对他们授课类似……佛教的搬运工对不对?”多宁打了一个比方说。

    “非常对,完全可以这样理解。”顾学长眸光带笑,回赞了她一句,“多宁的悟性和慧根真的不一样。”

    尤其是,对比这里另外两个。

    这样的悟性和慧根,真是不要也罢……周燿靠了靠茶座,提出一个必要问题:“中午吃什么,就喝茶么?”

    今天顾嘉瑞没有带乾坤袋,那就应该没有自带馒头对吧。周燿对视着顾嘉瑞,问的也是顾嘉瑞。因为这里他最特殊,需要特殊照顾。

    自然,中午要进食。顾嘉瑞能主动邀请多宁吃饭,自然也选好了地方,他开口说:“我另一位僧友告诉我,这附近有一家很好的素菜馆……”

    多宁点头,可以。

    只是顾学长话音未落,就被颜艺打断:“吃素啊?”

    不好吗?

    “不行的,我这人一顿不吃肉都不行的。”颜艺也说出了她的要求。

    多宁:……

    “这样,我知道一个私房菜馆,可以做荤也可以做素。”周燿开口,解决了两难问题。

    “好啊!”颜艺没意见了。

    周燿招呼茶馆服务生买单,老板亲自上前,告诉周燿不用买单。

    顾嘉瑞朝周燿点头致意,用眼神告诉周燿——他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

    周燿作罢,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