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hapter23
    多宁和颜艺还要成立一个工作室。工作室注册地址和办事地点, 周燿同样和她推荐了他公司所在的创业园区。那里有文创区域, 玩偶设计和开发都符合注册要求。

    多宁和颜艺商量了一下,决定注册工作室;周燿替她们联系了文创园区的李经理同她接洽。按照李经理的指导,开始注册工作室流程的第一步——取名。

    但是, 她和颜艺连名片都已经印出来了……qaq

    专业将她和颜艺原先的行为衬托得像是儿戏。颜艺对她解释说:“宁宁你知道的,我毕业就相亲结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她也是……

    多宁想了想她在多伦多这几年,先是完成了她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然后学语言继续读书, 后面机缘巧合给一家玩偶公司画设计图, 运气好被录用了一只粉皮猪和一只小海豚的作品, 然后也没然后了……

    老实说,国内比国外难混多了。但是——她和颜艺现在努力还不算晚啊。

    怎么说她和颜艺还有一些资源是不是?虽然这个想法不太对, 但是资源就是资本。多宁抬着眸看着颜艺,笑着鼓舞道:“加油……不管如何,亏了你还可以卖身是不是?”

    这是颜艺决定同她合伙时说的话, 结果现在又不认账了,还要作势来抓她痒痒。就在这时, 手机嘟嘟地震动起来, 多宁一边拿出手机, 一边躲着颜艺说:“我姨妈给我打电话了, 我接一下……”

    多宁回到房间,视频链接成功,入眼不是姨妈而是闪闪欢欣的小脸蛋。“good m, 多宁……”视频里,闪闪抬起头跟她打招呼。

    闪闪那边还是早晨,她这边已经是天色昏暗。窗外还起了风,树枝摇曳。

    今早闪闪的食物是意大利面,吃得嘴角全是番茄酱。像是看直播,多宁看完了闪闪用刀叉吃盘里的意大利面,同时她和姨妈姨夫说话。

    因为她姨夫也在,多宁问了问姨夫公司的事。

    视频切换成姨夫的脸。姨夫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温和地问她:“多宁,你在国内还好吗?”

    多宁点着头回答:“好,很好。”因为前段时间姨夫忙多伦多公司的事,她每次同姨妈视频,姨夫都不在。难得今天他们三人一块吃早餐。

    “那就好。”姨夫亲切地扯起笑意,然后有所犹豫地开口说,“其实,原本我是不同意你姨妈让你回来的……”

    多宁知道姨夫的考虑,他怕她回国会委屈受气嘛。不管是她父亲那边,还是她在周燿那边。其实,她父亲那边她早已经接受事实,那就谈不上受不受气;何况她那么大了,不再是一个需要父爱的小女孩。至于周燿那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觉得周燿并不坏……她和周燿认识那么久,还有什么是她不了解,或是不理解的。

    原先结婚,也是他为了帮她完成妈妈的心愿。

    “姨夫,你让我再看一会alice……好不好?”多宁笑着提出请求。她想继续看闪闪吃面。

    “没问题。”姨夫切换视频画面,顿了下,抱歉地笑着对她说,“不好意思……你姨妈可能要带上她去洗手间了。”

    “i want to piss……”视频里,闪闪从餐椅下来,不停地揪着自己小黄人背带裤,十分着急的小模样。

    然后,被姨妈抱走了。

    多宁抿了抿唇,忍不住笑。

    像是知道她还在看,闪闪趴在姨妈肩膀,朝她拜拜手,然后张了张嘴,有些舍不得地对她开口:“再见……多宁。”但是没办法,还是piss最重要。

    同样,多宁也朝着闪闪拜了拜手,直到姨妈抱着闪闪上了二楼……

    再见,宝贝。

    同姨夫挂上视频,多宁看了看手机里最近往返多伦多机票的价格,叹了叹气。价格还好,只是她已经提前买好了8月的往返机票。

    ……

    关于玩偶设计工作室取名,园区的李经理让她和颜艺多取几个备用,因为会有重名的风险。一番头脑风暴后,她和颜艺取了十多个工作室名称。

    这里面,多宁加了一个闪闪的英文名字——alice.

    alice玩偶设计开发工作室。多宁觉得很好,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选用。

    周四,多宁和颜艺一块去了城西创业园,登记资料,然后办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途中,多宁想到她和颜艺几天前完成的第一单生意,轻轻问颜艺说:“我们那100只兔子,算不算偷税漏税了……”

    按照营改增的说法,以及商品流通概念,她和颜艺从头到尾没有开过增值税□□……当然女同学那边也没有同她和颜艺要□□。

    就是不知道税务机关会不会查……

    偷税漏税?这的确是一个严肃问题,所以颜艺同样严肃地想了想,摇头说:“……我觉得不算。”

    为什么?

    颜艺转过头:“因为我们不仅没有赚到钱,还亏了两千。哪来的钱上交国家?!”

    多宁:……

    办理好注册和登记,刚好是园区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傍晚五点半,周燿公司应该也下班了。多宁下午过来提前给周燿发了消息,晚上她和颜艺一块请他吃饭,问他有没有时间。

    然后,周燿现在才回复了她:“有。”

    不用想,整个下午周燿都忙得不可开交。

    没错,今天周燿很忙,原本还要和何昊他们一块加个班。看到多宁发来的短信,靠着会议桌回复了过去,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半了。

    周燿拿着手机,示意何昊过来:“说个事。”

    何昊点着头,聆听吩咐。

    周燿悠悠开口:“你晚上带着他们继续加班,结束后再带着组员吃个宵夜,犒劳犒劳。”

    “可以,没问题。”何昊还以为是什么事,不由笑了笑,“周总,那你呢?”今晚要一起吃宵夜么?”

    “不了。”周燿低了下头,然后抬起头说,“我现在就去吃了。”

    何昊:……

    周燿走了,临走前拍了两下何昊肩膀说:“……记得开□□。”

    ——

    多宁和颜艺就在附近的创业广场请周燿吃饭,就是距离周燿新居很近的这个广场。多宁想到上星期在这里遇到周大哥,不知道今天他回不回这里住。

    不比周燿不爱回家,周大哥一个星期只有一两天住在这里。所以,上次她和周大哥在超市意外碰到,还吃到周大哥做的排骨面,真的是她有口福。

    所以,她下午也给周大哥发了消息。

    刚好,今天周大哥要从牙科医院回到了这边。比起晚到的周燿,周大哥还提前了五分钟过来……

    然后多宁真的没想到,因为她多叫了周大哥,周燿会和她生气。

    虽然,周燿从送她回蓝天花园到上楼,一直克制着神色,但关上门的时候,颜艺都感觉到了周燿的不对劲,小声问她:“多宁,我感觉今天吃饭周总不太对……”

    “我下去一趟。”多宁对颜艺说。

    颜艺点头,交代她说:……别硬碰硬啊。”

    多宁从小到大和周燿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架,但其中一半她觉得都是周燿莫名其妙的情绪化导致的。他是周大爷嘛,开心了或不开心,所有人都要顺着他对不对。

    他开心了,你要陪他开心;不开心了,立马甩你一脸臭脾气。

    多宁呼呼地从楼梯追下楼,一路脚步带着风,嘴里呼着气,终于在楼道出来100米处看到了周燿的车。还好,车还停着没有开走。

    她上前,看到了周燿坐在车里,隔着灰蒙蒙的车玻璃,周燿侧过头望向她……车里亮着一盏顶灯,雅白的光线笼罩着周燿分明的面庞,以及他那双嚣张不行的眼睛。

    多宁同样立在一片路灯下方,生气地瞪着里面的人,然后她伸手敲了下周燿车玻璃。

    车窗被她敲落。

    “多宁……”里面,周燿叫她名字。

    “周燿,你说清楚,你今晚摆脸给谁看,你在生气什么!”多宁出声质问。她不就是多请了周大哥一起吃饭么?不说周燿和周大哥是亲兄弟,就算她一次请两个,又怎么了!

    最重要……她不想和他有什么误会。

    周燿一时木着脸,顿了下,他笑起来:“我怎么了?”

    多宁低了低头,每次都这样,都这样!

    “好吧……”周燿扯了下嘴巴,开口说,“我今天公司事情很多,心情很烦,等会我还要赶到公司去一趟。”

    多宁:……

    “真的,跟你无关。”

    车内车外,路灯车灯;一时之间空气都凝固了。多宁朝着里面说:“如果事情多,你忙。你可以不过来的……我下次再请你吃啊。”

    周燿伸出一只手,半托着脸看她,然后斯条慢理地说;“你好不容易请我吃一次……我怕下次要等很久呢。”

    “我有那么小气么?”多宁反问周燿,声音很轻。

    周燿摇头,过了会对她说:“……是我小气。”

    多宁吸了吸气,再次开口:“以后别这样了。”想了片刻,“你如果心情不好,或者烦了,别像今天这样憋着。你没时间过来,跟我说一声。我时间比你多,可以随时都再请你吃饭……”

    周燿点头,点了好几下。

    “多宁,今天其实……”临走前,周燿玩笑地来了一句,“你就当我大姨夫来了。”

    扯——

    淡!

    事实,周燿觉得自己这种突然情绪不善的情况,真的像是男人来了大姨夫一样。女人来大姨妈是正常的生理循环周期,而他应该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的。

    所幸这样的不良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周燿在公司办公椅醒来,看到了落地窗外第一缕射穿云雾的晨光;他眯了眯眼,感觉天正破晓,太阳似乎已经燃烧。

    他拿出手机,找到多宁的微信,发了一只鸟过去。不够,又发了一条虫。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同样也醒来的多宁看到周燿发来的鸟和虫,给周燿回了一盆虫。既然他这只鸟起得这样早,一定可以吃到一盘子虫。

    五六分钟,周燿回了她一只鹰。告诉她,他不是鸟,是老鹰。

    幼稚!

    第二天就是周六,多宁同样一大早收到了顾学长发来微信,一个茶馆地址。过了一会,加了一个时间:11点。

    11点在这个茶馆见面吗?

    多宁立马起床去叫还在睡梦里的颜艺,然后她看了看时间,凌晨五点一刻。

    顾学长比周燿起得还早……

    因为颜艺可以一块去,多宁也就不叫周燿一起了,毕竟顾学长明确地说不想见到周燿。然后11点见面,那应该就是吃午饭了。

    多宁在衣柜里挑了一件最素雅的衣服,走出卧室,看到颜艺穿了一身红。

    颜艺穿的是一件红色掐腰连衣裙,头发也盘成了辫子扎在脑后。然后颜艺对她解释说:“这是我去年拍写真买的一件裙子,平时觉得太红了不好穿。”

    所以,今天就……好穿了么?

    颜艺笑得很明确:“终于找到机会穿它了。”

    多宁和颜艺一块开车去顾学长发来的茶馆地址。因为颜艺一直催着,提前了半个小时出发,然后在10点55分的时候抵达了茶馆。

    顾学长还没有到,她和颜艺在外面等了等。

    “多宁,你猜等会顾嘉瑞是开车来,还是走路来?”颜艺站在旁边问她。

    多宁有些明白颜艺为什么一定要在外面等了……真是好奇心强烈。不过她印象里好像和尚不管去哪儿都是徒步……不过,多宁是不相信顾学长会从天坨山步行过来的。

    所以她回颜艺说:“应该是打车过来吧。”

    多宁猜得对了。

    10点59分,路边停下一辆a市最常见的绿色出租车,里面坐着就是顾嘉瑞……一诚大师。

    “师傅,多少钱?”顾嘉瑞坐在副驾驶,不紧不慢地询问出租车师傅乘车费用。

    “大师您好,一共二十三块……”出租车大叔偷偷瞥了一眼,有些紧张,但语气很虔诚。

    顾嘉瑞从袖口拿出一张钱,递了过去。

    是一张百元大钞,出租车大叔正要接过,想了想拒绝了:“大师你好,我没零钱……要不我给你免费吧。”

    他也不是没载过和尚这类的乘客,但是今天这个和尚真的不一样,一看就是大师级别。真正的出家人那种。宽额高鼻,眼睛明亮又睿智……

    总之那么好的机会碰到,他要多积德行善。

    “师傅您真是一个好人,佛祖一定会保佑你。”顾嘉瑞淡淡开口,面上和颜悦色地挂着笑,然后转了转语气继续说,“——但您真不必这样,这二十三块钱是您应得的劳务报酬……这样,既然您不方便找我钱,我也可以用支付宝支付的。”

    说完,顾嘉瑞又从宽松的袖口拿出一只手机,打开支付宝问出租车师傅:“您扫我,还是我扫您?”

    出租车师傅憋红了脸:“……我,我扫您。”

    瞧,顾学长把出租车大叔紧张的……

    多宁和颜艺双双立在路边,看完了顾学长付钱的整个过程,然后顾学长又对出租车司机双手合十,特意感谢了一番。

    再施施然地下了车,朝她们走了过来。

    太拉风了。多宁脊背倏然站直了,偷瞄了旁边颜艺。真的好佩服颜艺的淡定,居然没什么反应。

    只有五六步距离,顾学长很快立在她们的对面,然后,同样对她们来了一个双手合十。

    作为简单的问好。

    咳咳,颜艺抬了抬头,其实她刚刚没反应,是因为刚刚差点被顾嘉瑞云淡风轻的僧人气质给震慑到……然后看着眼前朝她双手合十的男人,颜艺实在憋得很慌。

    对于这个曾经差点将她拐上床的男人,再次见面,她不能打他骂他,她还要……拜他?!

    颜艺想先看看多宁怎么做——

    旁边,多宁已经非常认真又乖巧地回拜了顾嘉瑞,样子就像是参拜一尊佛。颜艺心情那个复杂。

    其实,多宁心情也是很复杂,因为就在她刚刚回拜完顾学长,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前方杵着的周燿。

    噢,他还是来偶遇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颜艺:他曾经差点拐她上床,好在她临阵脱逃;结果再次见面,她还要拜他……呜呜呜!

    多宁:……这是回礼而已。

    周燿:对,你可回得真好。

    明天12点见。饭局吃素还是吃肉是一个问题……

    继续200个红包回馈支持正版的童鞋,顾学长友情提醒你们继续日行一善,会有好运降临。

    么么哒,善哉善哉。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