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hapter20
    温泉山庄不只有温泉, 除了温泉,其他玩乐的项目也有很多。骑马、划船、滑草, 还有丧尽病狂的赶猪, 游戏名称小猪赛跑。

    小猪赛跑基本是年轻的父母带着小孩在玩。多宁和周燿一块杵在栅栏外面观望战况, 周燿一身牛仔白t站在她旁边,笑了笑说:“多宁, 今天我带你出来玩,是不是帮你找灵感了?”

    找灵感……确实, 刚刚多宁脑里浮现一头小猪疯狂奔跑的可爱画面。但是对于周燿这种末本倒置的说法,多宁表示不接受;她转了个身, 仰头,看着周燿认真反问:“不是我陪你过来泡温泉……泻火么?”

    怎么突然就变成他陪她出来玩了?

    泻火两字因为被颜艺分析得多了另一层意思, 多宁说出来不小心停顿了下。也因为这不自然的停顿,周燿心跳跟着加快了一下, 差点以为多宁听懂了泻火两字真正含义。

    “对, 你陪我……不是我陪你。”周燿妥协说,刚刚他心跳加快的反应,从生理学上说完全是肾上素分泌加快导致。因为眼前人看着太过神气,随手,周燿摘掉了多宁一直戴着的墨镜。

    然后, 自己戴了上去。

    多宁脸小, 她的墨镜给他有些夹耳朵,但是周燿一点都不嫌弃。戴上后,对着多宁扬了扬唇, 展示了一个标准的露齿笑。

    墨镜就这样被抢了……多宁伸手试着抢回来。

    “别小气,给我戴一会。”周燿按着多宁的手,然后对上多宁乌黑乌黑的漂亮眸子,实话实说,“你不戴墨镜好看。”

    多宁:……她又不是为了好看!

    “我要挡光。”多宁开口说,神色有些不悦地看向抢她墨镜的男人。

    “我替你挡。”周燿安抚说,然后将人拉到他投在地面的影子里站着,用自己身体替她挡着现在的午后阳光。

    两人挨着站,周燿用他高个子替她挡了全部阳光,多宁没理由了,转了转话题问周燿说:“泡温泉要等晚上么?”

    “嗯……”周燿回她,一本正经地说起来,“泡温泉一定要晚上更好,一方面皮肤更容易吸收水里的矿物质,美容养颜;同时晚上泡完结束,加快身体里血液循环,有助于睡眠。”

    多宁点了下头,作出一脸受教的表情:“原来是这样。”

    周燿也点头:“就是这样。”随即,笑了笑,露了露一排大白牙。最重要是今夜他可不是正人君子周燿,而是大灰狼·燿;一头打算生吞掉小羊羔的大灰狼。

    “多宁,你看那只猪好好笑。”收起男人的心思,周燿抬手指着前方一只不停操地的小猪说,帅气狭长眉眼里堆着满满的笑意。

    “哈……”多宁配合地笑了下,然后默默地,将嘴角耷拉下来。

    五月的太阳晒得人有些乏,看完了一场小猪赛跑,多宁要回酒店房间午睡一会。周燿自然同意,陪同多宁回酒店。心里打着算盘先午睡一觉也是好的……

    路过酒店大堂的超市,周燿看到里面挂着的七彩泳衣,问旁边人:“带泳衣了么?如果没有,先买一身。”

    “带了。”多宁微微一笑,比基尼呢。

    周燿点头,那就好。顿了下,“我没带,陪我买一件吧。” 周燿说。

    多宁给周燿选了一件纯黑的平角泳裤,周燿不太满意,仔细瞧了一番提醒了她说:“……这件可能有些小。”

    “难道你喜欢宽松款的?”多宁将视线扫向另一边适合老大爷穿的大裤衩堆里,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周燿不再挑剔,直接拿走了她刚刚选的黑色平角泳裤,付了钱。

    “如果小了,穿着不太舒服。”回酒店房间的路上,周燿还在纠结泳裤会小的问题。

    有时候周燿这人真的很龟毛,多宁看向周燿,嘟囔了一句:“要不你别穿好了。”

    “……”周燿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笑了下,正要回应,手机响了。

    是一通工作电话。周燿先倾过身替多宁拉开酒店房间的推门,然后绷了绷唇角,走到一边接通手机。

    大灰狼·燿立马恢复了精明周老板面孔,握着手机对那边提出的新方案给予了无情的否定:“不行,这样的盈利点根本不够。”

    多宁瞧了周燿一眼,默不作声地进了酒店的套间。

    酒店是日系风的套间,里面有两个相对的房间。上午确定房间类型的时候,她抢着对前台人员说:“我们要一个套间。”

    旁边周燿同样对前台小姐说:“对,我们只要套间。”嘴角微微勾了勾。

    两间相对的卧室都是木质的推门,多宁走进了左边这间。她的大包放在类似榻榻米的床榻,麻质的米色落地窗帘轻轻垂落地面,窗户半开,山风吹拂着窗帘挂珠,清脆作响。

    外面,周燿还在接电话,语气时重时轻。多宁将窗帘拉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了小香风比基尼,心想晚上她可能要喝点酒……

    房间外面,周燿接完了电话,见多宁已经回了房,走到左边房间,习惯伸手推门。

    ……结果反锁了。

    大白天的,有必要反锁么?周燿无奈回他右边房间,然后又折回来敲了两下左边的木门,对里面要午睡的人说:“……晚饭我叫你。”

    两秒后,里面传来客气的道谢声。

    周燿点点头,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居然还是下午两点不到。

    晚上依旧是自助餐,但样式变成了自助烧烤,露天bbq,白色餐椅颇具风情地摆放在花丛之间,戴着高高帽子的厨师位于一角反转着整只烤全羊。

    气氛热闹,又惬意。

    周燿餐盘里的两串碳烤羊腰子,多宁瞧了两眼问:“你不是上火吗?”

    “对……”周燿点头回她,“不过吃着泻火药呢,没事。”

    烧烤周燿最爱就是羊腰子,多宁不管他了,自己喝着杯子里的果酒。喝了一杯,又取了第二杯;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个跌跌撞撞跑来的小女孩。

    多宁顺手扶了一把。

    小女孩穿着花裙子很可爱,多宁喝酒的时候一直瞧着,嘴角挂着浅浅笑意。周燿伸手将她眼前挥了挥,她收回视线看向周燿。

    面上笑意未散。

    这样的多宁很柔美,周燿看了好一会。

    “周燿,你喜欢小男孩还是小女孩?”多宁突然开口问眼前人。

    “小男孩。”周燿非常确定地回答,不假思索。

    多宁点了下头。

    “……不是重男轻女。”周燿解释,想了想说,“主要小女孩太娇滴滴了,我应付不了。小时候我和我哥,一直是你和我哥相处得比较好。”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周燿提起了往事。

    多宁想了想,好像是这样没错。然后,又喝了一口果酒,唇齿间,全是果酒的芳香。

    因为喝了两杯果酒,从酒店到两人温泉池,多宁在更衣室里没有任何负担地换上了比基尼。分体性感的小香风,还有小胸聚拢的功能。

    夜里8点,夜色完全暗了下来。温泉池热气缭绕,灌木花草里亮着灯光像是染上了一层暖暖雾气;池里飘着片片玫瑰花瓣,浮在乳白色的天然泉池里,鲜艳动人。

    池边,周燿系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挡不住长腿和阔背的好身材。

    多宁穿着白色浴袍走出来,趿着一双木屐鞋,抬头看了看池边站着的周燿,不禁发问:“你还没下啊?”

    下?下饺子么?周燿同样瞧了眼包裹严实的人说:“等你一起下啊。”

    多宁不同意:“你先下去试试水温……”

    “噢……”

    周燿解开了浴巾,大大方方露出了原本遮挡的风光,偏小的平角泳裤紧绷地贴着结实的大腿,晦暗不清的光线里,画面感撩人又充满力量。他已经是一个进化完全成熟的男人,身材早已经不再是男孩时期那样瘦弱,就算不是典型夸张的肌肉男,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衣架子好身躯。

    下水之前,他特意绕到裹着睡袍的多宁,垂了垂眸光说:“那我先下了。”

    多宁点头,一脸的平静淡定。她除了裹着白色睡袍出来,脑袋还扎了一条粉色小猫的束发带,长发绑成丸子头,束发带的两只猫耳朵刚好贴在了额头边角。

    看起来,像一只准备洗澡的小猫咪。

    周燿下水后,多宁脱掉了木屐坐在池水边,将小腿放在温泉里。没有立马下水的打算。

    池水里,周燿半躺着靠在池边,告诉上面的人:“水温很好。”然后,他伸出了一只手,眼眸润着水汽,看起来真诚十足。

    多宁淡淡回视了一眼,不为所动。过了会,她对周燿提出要求说:“你把眼睛闭上。”

    周燿蓦地扯了下嘴,笑了笑,一副没必要的样子。然后,他还是闭上了眼睛。多宁这才解开了睡袍,站起来,只穿着比基尼走到了温泉池的另一端。

    椭圆形的双人鸳鸯池,还是有划分,中间隔着一排光洁的石头。

    对面,周燿早睁开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完多宁下水的整个画面。随后,眨了眨打湿的睫毛,仿佛被水汽熏红了眼。

    泉水温度,仿佛一下子热得受不了。

    泳裤,绷得越来越厉害。

    ……

    两两相对,周燿尽量轻松地笑了笑,开口说话:“多宁,你现在风格好像不一样了。”

    “嗯……”多宁转了个身,露出大片白嫩后背,然后背对着周燿后,她出声问,“哪儿不一样了?”

    太明显了,周燿没做声。

    池里的热气熏得多宁像是一条发红的基围虾,她弓着身子,继续慢慢悠悠地回答说:“人都是会变的……我也一样。”

    “我呢。”周燿又问她,“你觉得我变化多吗?”

    “不多……还是老样子吧。”多宁依旧半趴着,声音也像是泡过了温泉,每个发音都是滑溜溜,又滑又软。

    周燿仰了仰头,呼出了一团燥气。

    多宁说的都是实话,越是接触越觉得周燿变化并不大。不管是招她喜欢的地方,还是惹她讨厌的地方,基本还是老样子。

    过了片刻,多宁出水了,对后面的周燿说:“我有些头晕,先回房了。”

    周燿:……

    周燿并没有多泡一会,因为中途接了一个电话,等他回到酒店套房,多宁已经吹干了长发,正双腿交叠地靠着沙发而坐。

    手里,捏着一只酒杯。

    “回来了。”她转过头,同他打招呼,面上扬着笑。

    周燿走上前,看向实木茶几放着的两杯酒,多宁朝着他晃了下酒杯:“刚刚服务生送的。”

    “好喝么?”周燿忍不住靠近,语气有些温柔。

    “好喝。”多宁回答,然后站了起来说,“我睡了,晚安。”

    等下。周燿继续上前一步,声音有些哑,低低开口:“再聊会,好吗?”

    “聊什么?”多宁站在了周燿的身前,同样轻轻问。她声音轻,是因为周燿的声音也很轻。但是只有两人的客厅里,也足够了。何况,两人靠得那么近。

    “聊……我们以前。”周燿还要靠得越来越近,放大的俊脸几乎贴在了多宁的眼前。然后,他将手放在了多宁的腰身。

    怀里的人瞬间僵硬。

    周燿实在控制不住,抱了上去。他两只手都放在多宁的腰间,一推一退里,多宁已经被他抵在了过道的墙面。他继续低着头,贴近着多宁脖颈,难以自持地嗅了嗅。“多宁,我……”嘴巴微张,他热得说不出话来,嘴里含着一片润喉片,丝毫没有缓解他呼而出的热气。

    淡淡薄荷气,贴着脖颈而下。多宁歪了歪头,任由周燿贴着她脖子。

    然后,多宁将僵硬的身体动了动,低低发问将她抵在墙的男人:“周燿,你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周燿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他越来越燥,只想把身体里所有的燥气分给怀里人一半。

    精虫上身是什么感觉,就是现在这样。

    “多宁,我们可不可以……”周燿低哑开口,眼睛泛着丝丝红光。他像是一头饿得快要发疯的老狼,终于逮回了他的小羊羔,就在他要一口吃掉怀里的小羊羔。

    “不行。”一道坚定的声音拒绝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然后刹车了。

    感谢捧场支持大珠的每一位小仙女~无以为报,唯有陪伴。

    ps:明天1点更新,我要睡个懒觉。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