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chapter19
    周燿有个臭德行——一穿黑, 就装酷。

    虽然前两天颜艺还夸现在的周燿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原本干净利索的爷们气质, 多了一份都市新贵的文雅腔调,外加一身与生俱来的公子哥傲气和痞气,简直是大多数女人的理想型……

    但对多宁来说,周燿就是周燿, 他的样子性格甚至臭德行都只是因为他是周燿。

    比如此时此刻他道貌岸然地从车前走来, 同他一年级装模作样上黑板写字的模样并没有什么两样。

    装腔又作势。周燿走到她旁边,然后将手轻轻搁在她肩膀, 嘴角扯起一点笑地对邬江说:“本打算一起过来的,但是真的太忙了。”

    明明是不被邀请的那一个,自我感觉还挺赞!

    然后,邬江也不客气地回敬周燿说:“就是担心周总您太忙了, 不敢邀请。”

    周燿咧了下唇, 嘴角笑意更盛,一副老同学何必太见外的样子:“大家都是老同学,什么邀请不邀请……有时间直接上我家吃家常菜。不是自夸,我老周家的饭还不错……对不对,多宁?”

    多宁没搭理,将手放在周燿后腰,轻轻拍了他一下。

    结果周燿快速拿住了她的手, 稍微反转一下, 直接擒着她的手来到前头, 蹙着眉说:“怎么小动作怎么多。”

    多宁:“……”

    “既然周总过来了, 那我就不让邬江送你们了。”苗苗开口说, 随后也笑了笑,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看向多宁,“还有多宁,谢谢你的礼物……真的,你一直都是善良又美好。”

    “苗苗……”苗苗的特意夸赞,让多宁有些难受,也不知道怎么回话。

    面对今晚的苗苗,她确定苗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苗苗不会这样。只是现在谁也不了解情况,没办法具体猜测什么。

    像她和苗苗这种情况,很多时候宁愿互不联系,也不要心生误解。

    “苗苗,那我和颜艺先走了。”多宁对苗苗说,语气尽量平和。

    “嗯,以后机会再联系吧。”苗苗点头,视线一转,突然拿过邬江一直拿在手里的粉皮猪,呵了一口气,将它递还颜艺,“颜艺,这只猪还给你和多宁吧。”

    颜艺张了下嘴:“……你干嘛?”

    “因为我和邬江……根本用不着。”苗苗说,深深吸了吸气,鼻翼微微张翕。

    邬江大概也没想到今晚苗苗情绪这样激烈,低头看向苗苗的眸子写满了各种不可思议。他试着伸手去拉苗苗,苗苗没有反抗,任由邬江握着。

    最尴尬还是颜艺,因为苗苗说的用不着,是因为她今天说这只粉皮猪送给他们以后宝宝……

    一时间,面对苗苗递还的粉皮猪,颜艺和多宁都没有接。随后,一只骨节分明的男人手从苗苗手里拿了过来。

    “既然你们用不着就给我吧。”周燿不咸不淡地出声说,“这头猪我和多宁要了好几次,她都没舍得给……今天刚好捡个便宜。”

    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拿回了粉皮猪,周燿重新丢回多宁怀里,顺带睨了她一眼说:“先替我拿着,我到对面药店买点泻火药。”

    连带,和车钥匙一块给了她。

    ……

    苗苗和邬江上车走了,周燿也到对面的连锁药店买药。多宁和颜艺两两站在街头面面相觑,过了会,颜艺指了指邬江离开的别克车说:“他们两搞什么,夫妻不和先内部解决好不好!”

    多宁一手抱着粉皮猪,一手拍着颜艺这只炸毛猪。颜艺转了转身,不停地跺脚发泄火气,然后出声问她:“多宁,你就不生气?”

    生气,好像是有点。但苗苗这样最难受的肯定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当然她这种替人着想的习惯,多宁没办法强加给颜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想法。

    “还是周总好……”颜艺拍了拍胸口,缓和一下脾气说,“知道我们等会肯定生气,特意去给我们买败火药。两个字,体贴。三个字,够体贴!”

    先别夸——

    多宁看向对面正走进药店的周燿,觉得败火药应该是给他自己买的……

    当然,所有败火药都是周燿买给自己的。

    回去的路上,多宁和颜艺一块坐在周燿车的车后座。颜艺急需吐槽,一路在同周燿讲述今晚邬江苗苗请客发生的一切。周燿开着车,嘴里含着润喉片,时不时回个嗯或哦。

    车里迷漫着润喉片的气味,一种醇厚又独特的薄荷香,清清凉凉地从周燿的唇齿间逸出来,从前面扩散到了后座,以及整个车厢。

    “周总,把你那个三金片给我一片吧。”颜艺对周燿说,一番吐槽后,已经口干舌燥。

    周燿随手一抓,将买来的润喉片丢向后面,以及告诉颜艺说:“不是三金片,是草珊瑚。”

    颜艺不管是三金西瓜霜还是草珊瑚,直接剥了一个放进嘴里,同时递给了多宁:“你也来一颗。”

    多宁拿了过来,当糖似地吃了一颗。

    三人同时含着润喉片,车厢里的薄荷气味,更重了。

    “真不明白,如果苗姐心情不好,为什么还要请我们吃饭?”颜艺吸了吸气,不解地问了出来。

    是啊。多宁点了下头,这也是她想不明白的。

    “可能要请你们吃饭的人不是苗姐,是邬江吧。”前面周燿凉嗖嗖地提醒后座说,一句点破了问题关键。

    “有可能,比起苗姐,邬江这人更不喜欢欠别人。”颜艺顿时了悟,附和周燿说,“周总就是英明。”

    多宁:“……”

    “但我还是想不明白,苗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颜艺又不明白了,继续问前面开车的周燿,“周总,你聪明,你觉得是为什么?”

    “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周燿回答,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

    颜艺点头,一脸郁闷地靠了靠后座,然后看向一直话不多的多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老实说,苗苗和邬江这个样子,加上他们特别针对多宁,我唯一能想到的只有——”

    话到关键,颜艺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说。

    “……只有什么?”

    “什么?”

    多宁和周燿同时出声问颜艺,但语气不同,多宁是真好奇,周燿像是确认。

    “只有可能是邬江喜欢多宁呗。”颜艺开口说,将原因解释得更具体,“苗苗吃醋了!”

    多宁:“……”

    周燿:“……”

    两人一块沉默,多宁是无语,周燿是不想接话。刚好前面是红灯,周燿将车稳稳地刹停在了斑马线前。

    人头攒动的街头,两两相对的行人开始陆陆续续地穿过马路。

    后面的人一直没说话,周燿将手放在方向盘,耐心地等着,等着后面的当事人会有个什么反应。

    呃……多宁实在不相信,摇起了头,对颜艺的猜测表示了一万个不可能。顿了下,她同样打趣说:“我宁愿相信是苗苗爱我,对我因爱生恨。”

    邬江喜欢她?开什么玩笑……多宁只要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事情很可笑。

    的确,邬江看着是不太喜欢多宁的样子。颜艺同意多宁这个说法,然后也摇了摇头,对多宁后面的话表示唾弃:“自恋吧,你。”

    呵呵。多宁扯了下唇,她只是转个话题罢了,因为她心里真正的猜测是周燿,一定是周燿做了什么事连累了她!

    他能做什么……绿灯了,周燿继续开车,嘴角微微抿了一条线;街边灯火像是快速闪过的幻灯片,交错地映过他的侧脸。

    半明半暗里,面容有些变化莫测。

    刚刚,从颜艺叽叽咕咕的吐槽里他拎出几个重点,觉得事情是有些问题。

    本来,有些事根本不值得他再次回想,但没想到有人会这样记事。当然,他宁愿邬江只是记事,不是记人。

    邬江对多宁上心这事,是顾嘉瑞提醒了他;因为打球输给了他,凑在他耳边说:“周弟,最近你势头太盛,我特意给你算了一卦却不太妙,提醒你一下,小心被挖墙角。”

    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都逃不过顾嘉瑞那双法眼。因为顾嘉瑞的提醒,他才发现邬江对多宁上心已久。每天特意去三号楼图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