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chapter19
    周燿有个臭德行——一穿黑, 就装酷。

    虽然前两天颜艺还夸现在的周燿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原本干净利索的爷们气质, 多了一份都市新贵的文雅腔调,外加一身与生俱来的公子哥傲气和痞气,简直是大多数女人的理想型……

    但对多宁来说,周燿就是周燿, 他的样子性格甚至臭德行都只是因为他是周燿。

    比如此时此刻他道貌岸然地从车前走来, 同他一年级装模作样上黑板写字的模样并没有什么两样。

    装腔又作势。周燿走到她旁边,然后将手轻轻搁在她肩膀, 嘴角扯起一点笑地对邬江说:“本打算一起过来的,但是真的太忙了。”

    明明是不被邀请的那一个,自我感觉还挺赞!

    然后,邬江也不客气地回敬周燿说:“就是担心周总您太忙了, 不敢邀请。”

    周燿咧了下唇, 嘴角笑意更盛,一副老同学何必太见外的样子:“大家都是老同学,什么邀请不邀请……有时间直接上我家吃家常菜。不是自夸,我老周家的饭还不错……对不对,多宁?”

    多宁没搭理,将手放在周燿后腰,轻轻拍了他一下。

    结果周燿快速拿住了她的手, 稍微反转一下, 直接擒着她的手来到前头, 蹙着眉说:“怎么小动作怎么多。”

    多宁:“……”

    “既然周总过来了, 那我就不让邬江送你们了。”苗苗开口说, 随后也笑了笑,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看向多宁,“还有多宁,谢谢你的礼物……真的,你一直都是善良又美好。”

    “苗苗……”苗苗的特意夸赞,让多宁有些难受,也不知道怎么回话。

    面对今晚的苗苗,她确定苗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苗苗不会这样。只是现在谁也不了解情况,没办法具体猜测什么。

    像她和苗苗这种情况,很多时候宁愿互不联系,也不要心生误解。

    “苗苗,那我和颜艺先走了。”多宁对苗苗说,语气尽量平和。

    “嗯,以后机会再联系吧。”苗苗点头,视线一转,突然拿过邬江一直拿在手里的粉皮猪,呵了一口气,将它递还颜艺,“颜艺,这只猪还给你和多宁吧。”

    颜艺张了下嘴:“……你干嘛?”

    “因为我和邬江……根本用不着。”苗苗说,深深吸了吸气,鼻翼微微张翕。

    邬江大概也没想到今晚苗苗情绪这样激烈,低头看向苗苗的眸子写满了各种不可思议。他试着伸手去拉苗苗,苗苗没有反抗,任由邬江握着。

    最尴尬还是颜艺,因为苗苗说的用不着,是因为她今天说这只粉皮猪送给他们以后宝宝……

    一时间,面对苗苗递还的粉皮猪,颜艺和多宁都没有接。随后,一只骨节分明的男人手从苗苗手里拿了过来。

    “既然你们用不着就给我吧。”周燿不咸不淡地出声说,“这头猪我和多宁要了好几次,她都没舍得给……今天刚好捡个便宜。”

    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拿回了粉皮猪,周燿重新丢回多宁怀里,顺带睨了她一眼说:“先替我拿着,我到对面药店买点泻火药。”

    连带,和车钥匙一块给了她。

    ……

    苗苗和邬江上车走了,周燿也到对面的连锁药店买药。多宁和颜艺两两站在街头面面相觑,过了会,颜艺指了指邬江离开的别克车说:“他们两搞什么,夫妻不和先内部解决好不好!”

    多宁一手抱着粉皮猪,一手拍着颜艺这只炸毛猪。颜艺转了转身,不停地跺脚发泄火气,然后出声问她:“多宁,你就不生气?”

    生气,好像是有点。但苗苗这样最难受的肯定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当然她这种替人着想的习惯,多宁没办法强加给颜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想法。

    “还是周总好……”颜艺拍了拍胸口,缓和一下脾气说,“知道我们等会肯定生气,特意去给我们买败火药。两个字,体贴。三个字,够体贴!”

    先别夸——

    多宁看向对面正走进药店的周燿,觉得败火药应该是给他自己买的……

    当然,所有败火药都是周燿买给自己的。

    回去的路上,多宁和颜艺一块坐在周燿车的车后座。颜艺急需吐槽,一路在同周燿讲述今晚邬江苗苗请客发生的一切。周燿开着车,嘴里含着润喉片,时不时回个嗯或哦。

    车里迷漫着润喉片的气味,一种醇厚又独特的薄荷香,清清凉凉地从周燿的唇齿间逸出来,从前面扩散到了后座,以及整个车厢。

    “周总,把你那个三金片给我一片吧。”颜艺对周燿说,一番吐槽后,已经口干舌燥。

    周燿随手一抓,将买来的润喉片丢向后面,以及告诉颜艺说:“不是三金片,是草珊瑚。”

    颜艺不管是三金西瓜霜还是草珊瑚,直接剥了一个放进嘴里,同时递给了多宁:“你也来一颗。”

    多宁拿了过来,当糖似地吃了一颗。

    三人同时含着润喉片,车厢里的薄荷气味,更重了。

    “真不明白,如果苗姐心情不好,为什么还要请我们吃饭?”颜艺吸了吸气,不解地问了出来。

    是啊。多宁点了下头,这也是她想不明白的。

    “可能要请你们吃饭的人不是苗姐,是邬江吧。”前面周燿凉嗖嗖地提醒后座说,一句点破了问题关键。

    “有可能,比起苗姐,邬江这人更不喜欢欠别人。”颜艺顿时了悟,附和周燿说,“周总就是英明。”

    多宁:“……”

    “但我还是想不明白,苗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颜艺又不明白了,继续问前面开车的周燿,“周总,你聪明,你觉得是为什么?”

    “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周燿回答,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

    颜艺点头,一脸郁闷地靠了靠后座,然后看向一直话不多的多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老实说,苗苗和邬江这个样子,加上他们特别针对多宁,我唯一能想到的只有——”

    话到关键,颜艺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说。

    “……只有什么?”

    “什么?”

    多宁和周燿同时出声问颜艺,但语气不同,多宁是真好奇,周燿像是确认。

    “只有可能是邬江喜欢多宁呗。”颜艺开口说,将原因解释得更具体,“苗苗吃醋了!”

    多宁:“……”

    周燿:“……”

    两人一块沉默,多宁是无语,周燿是不想接话。刚好前面是红灯,周燿将车稳稳地刹停在了斑马线前。

    人头攒动的街头,两两相对的行人开始陆陆续续地穿过马路。

    后面的人一直没说话,周燿将手放在方向盘,耐心地等着,等着后面的当事人会有个什么反应。

    呃……多宁实在不相信,摇起了头,对颜艺的猜测表示了一万个不可能。顿了下,她同样打趣说:“我宁愿相信是苗苗爱我,对我因爱生恨。”

    邬江喜欢她?开什么玩笑……多宁只要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事情很可笑。

    的确,邬江看着是不太喜欢多宁的样子。颜艺同意多宁这个说法,然后也摇了摇头,对多宁后面的话表示唾弃:“自恋吧,你。”

    呵呵。多宁扯了下唇,她只是转个话题罢了,因为她心里真正的猜测是周燿,一定是周燿做了什么事连累了她!

    他能做什么……绿灯了,周燿继续开车,嘴角微微抿了一条线;街边灯火像是快速闪过的幻灯片,交错地映过他的侧脸。

    半明半暗里,面容有些变化莫测。

    刚刚,从颜艺叽叽咕咕的吐槽里他拎出几个重点,觉得事情是有些问题。

    本来,有些事根本不值得他再次回想,但没想到有人会这样记事。当然,他宁愿邬江只是记事,不是记人。

    邬江对多宁上心这事,是顾嘉瑞提醒了他;因为打球输给了他,凑在他耳边说:“周弟,最近你势头太盛,我特意给你算了一卦却不太妙,提醒你一下,小心被挖墙角。”

    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都逃不过顾嘉瑞那双法眼。因为顾嘉瑞的提醒,他才发现邬江对多宁上心已久。每天特意去三号楼图书馆装偶遇,食堂排队有意站在多宁后面,甚至手机里藏着一张偷拍的照片。

    一张多宁趴在图书馆桌面睡着的照片。

    然后一切都想通了,为什么当时宿舍没有人愿意帮忙的事情,只有邬江赶了过去。因为生病是多宁的室友。当然他不知道,当时是不是他没有表述清楚,让邬江误会生病的是多宁,才赶过去表错了情。

    但是,邬江不会用脑子想想,如果生病是多宁,能轮到他么?

    不管如何,因为那件事邬江顺势上位成为了606宿舍里的新男神,包括多宁都常常在他面前提邬江有多好。

    后面,多宁给了他二十块,让他替她还给邬江。二十块是邬江替多宁刷的饭卡钱。原来邬江早在靠近多宁,是他自己疏忽大意了。拿着多宁给的二十块,他有意在卫生间堵邬江,把钱塞到了邬江手里,如实转述多宁的话说:“二十块还给你,谢谢了。”

    邬江没说话,直接放进裤兜里往外走。

    “你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我已经删了啊。”擦肩而过之际,他再次开口,直接挑明了事情。

    “什么照片?”

    邬江还跟他装傻,他转过头说:“你觉得呢?”

    当时邬江应该挺生气的,至少他第一次见男人面色发白又发青。“你凭什么!”邬江质问他。

    凭什么,凭他是周燿。

    因为是室友,他也不想将关系闹僵,好心提醒一句:“多宁不会喜欢你的,死心吧。”

    “你什么意思……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

    “我和她有区别?总之你们不配,很不配!”

    ……

    后面周燿有些不记得了,不记得他和邬江怎么就打了起来,好像是邬江说他占着茅坑不拉屎,他一听就火了。

    多宁?茅坑?……什么话!

    车子驶入了蓝天花园,周燿用今晚拐来的粉皮猪敲了两下车窗,提醒下车的某人说:“那个周日,别忘了。”

    ……对,明天她还要陪周燿上山泡温泉泻火。多宁轻嗯了声,然后面对颜艺好奇的眼神,拉了下颜艺的手,上楼再说。

    目送多宁上楼,周燿咧了咧嘴,又往嘴里丢了一片润喉片;顿时清冽的薄荷气令他有着说不出的舒畅感。

    至于邬江,周燿继续想了想,如果他和他女友真的因为多宁的事闹成这样,只能说邬江这人还真挺……人面兽心的。

    ——

    “泡温泉!”颜艺一脸丰富表情,将多宁逼到了沙发最边边,连说了三个好。

    多宁也觉得泡温泉很不错,可以让周燿对她现在的身材多点了解。

    “因为周燿最近上火,想泡温泉泄泻火。”多宁开口说,解释了下周燿为什么要泡温泉,然后她问颜艺,“泡温泉可以泻火吗?”

    “可……以!”颜艺点头,然后做了一个暗示的手势,看着多宁说,“可能周总想以这种方式泻火?”

    颜艺的手势……多宁看懂了,脸蛋秒红。

    面对如此目的不纯的邀约,颜艺一块坐了下来,陷入了严重的思考,然后问旁边的多宁:“多宁,你想吗?”

    “我想……”多宁回答。

    颜艺撇了下头,那就不需要有任何考虑了,蝴蝶泉边,青梅竹马,直接上啊!

    “我想让周燿先爱上我。”多宁看着颜艺,她的目的一直非常明确,她要周燿爱她,她要完全改变两人的关系,不是青梅竹马,也不是从小到大好朋友。

    而是纯正的男女恋人。

    “嗯……”因为两人动机完全不同,颜艺又陷入了思考。

    “多宁,你要婊起来。”半晌后,颜艺抬起了头说。

    多宁:“……表?”什么表?!

    “这样说吧。”颜艺拉住多宁的手,传授心计女人的三十六计,“你要勾引周燿,但又不能让他得逞,能懂我么?”

    “懂。”多宁点头,忍不住笑了笑。

    “我是认真的。”

    多宁同样很认真:“……我真懂。”她又不是小姑娘,完全理解颜艺的意思,而且她觉得颜艺说得一点都没错,尤其是对周燿这种……恶劣男人!

    “对了,我最近在研究天信副总叶思思个人微博,帮你看看周燿到底喜欢她什么,正所谓想要打败对手,就要了解对手!”各自回房的时候,颜艺再次趴在门框对多宁说。

    完全拿出了半年前对付前夫初恋的作战精神。

    多宁笑了笑,用眼神向颜艺表达了感谢;不够,又做了一个闪闪喜欢做的比心手势。即使颜艺是一个猪队友,她也很感激。

    颜艺很受用,昂着头回房了。手机里,变成一诚大师的顾嘉瑞再次回复了她,简短地五个字——“你要放下谁?”

    颜艺靠着墙,发送三个字:“我前夫。”

    顾嘉瑞一时没回复,时隔半个小时,给了她两个字的指导意见:“再——婚。”

    ……

    再婚……现在男人要么是猪,要么是狼,若两者都不是,肯定也是人面兽心的坏东西,她不管怎么找,怎么组合的都是一出《美女与野兽》!

    再——婚个大头鬼啊!

    第二天,颜艺去了姐家给小外甥过生日,多宁把提前准备的生日礼物让颜艺带过去。颜艺感动又惊喜地摸了摸她的脸。

    “别肉麻。”多宁笑,提醒颜艺说,“我化妆了。”

    “难怪,美得像仙女一样。”颜艺作势要亲嘴。

    多宁推了下颜艺,不可以!

    颜艺还是凑了过来,恢复认真神色,最后交代一次:“记住,要勾引,但不能被得逞。”

    知道了……多宁对颜艺点了下头,就是要矜持地勾引,然后在关键时候无情地拒绝,对不对?

    聪明!

    颜艺放心地开车离开,小区门口刚好遇到周燿的车进来,两车相遇。颜艺按了两下喇叭,放下车窗朝着周燿的车喊:“周总,玩得开心喔。”

    周燿回了一声多谢,直接近距离擦过了颜艺的车。

    真是……好车技!

    周燿的车来到楼下,多宁也背了一个大包出门,里面是颜艺为她准备的装备。今天她穿的裙子同样也是颜艺帮忙挑选。

    一件纯白色长度到脚踝的掐腰长裙。

    气质很仙,又有些清凉,所以坐进车里,多宁还是在外面穿上了一件黑色冰丝针织衫,然后戴着墨镜靠着副驾驶,闭眼假寐。

    “昨晚睡得不好吗?”周燿瞧了一眼,出声问。

    “挺好。”多宁回话。

    周燿嗯了嗯,说起今天要去哪泡温泉,又介绍了下温泉山的特色;因为上面玩的东西很多,他和她住宿一晚比较好。

    多宁依旧没什么反应,顿了一会,对周燿说:“你安排就好。”

    周燿默了默,同样顿了下,商量地开口:“多宁,可以把你的墨镜摘下来吗?”

    多宁:……

    老城a市并没有特别出名的温泉山,但隔壁的县级市地热资源丰富,有着各种特色的温泉山庄和度假酒店。多宁小时候跟着大伯他们一块住过那里的温泉酒店,当时全家人一块过来玩,回去她还写了一篇作品交差,取名《幸福的泉水》。

    这一次呢,幸福的泉水是不是就要变成有色泉水了?多宁在心里轻轻喟叹一声,不了解她的人都夸她性情端庄得体,其实她很清楚自己根本没多少节操……

    温泉山庄到了,外面阳光和煦,多宁戴着一顶太阳帽同周燿下车,然后一脸从容淡定地走在周燿旁边。

    周燿将车钥匙放进裤袋,脚步同样不疾不徐,两人走在海棠花盛开的山庄道路,他想到似地开口说:“我订的是双人池……没事吧?”

    事实,双人池已经是他特意改过的叫法,原名是情人鸳鸯池。

    “……没事。”多宁回周燿,微微抬头,对着周燿扬了一个笑脸。

    她和他小时候一块学游泳,长大还当过夫妻,一起泡双人温泉有什么大不了;不过变化还是有的——不比以前她泡温泉只穿碎花连体泳衣,今天她带来的是一套sexy比基尼。

    随后,多宁又对周燿抿了一个笑,走在了前面。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