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chapter18
    “第一,尽快找多宁发生一次身体交流。”

    “第二,如果顺利发生了第一次身体交流,继续想办法发生第二次。”

    “第三,二次交流结束后,再找最好的时机发生第三次……”

    如果有了这三次身体交流,加上他夜夜为好友念经超度……不是,是祈福……三次结束后,别说是爱,爱的结晶都有了。

    那么,两人之间还能有什么问题?

    只是三句谏言还未说完,顾嘉瑞已被无情打断,周燿幽凉幽凉的声线顺着听筒传来:“一诚大师,你说这些不担心佛主找你谈话么?”

    顿了下,“还是我劝你早日还俗吧,别在天坨山当祸患了。真的。”

    “……”

    周燿挂了手机,走到双门冰箱前,拉开其中的保鲜柜,从里面取了一瓶矿泉水。仰头,一口灌了小半瓶,然后捏了下瓶身,咯咯作响。

    其实,顾嘉瑞给的建议从现实角度分析还是不错的……切入问题关键的同时,还能解决他的自身的需求。

    果然大师就是大师,面目易改本性难移。本性这东西是念再多经都改变不了。

    交叠着长腿半躺在床头,周燿拿着手机,编辑着一个短消息。床头对面,墙上时钟指针已经超过了深夜12点。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多宁睡得一向很早,从小就是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宝宝。

    这五年,周燿的睡眠都不太好,睡眠时间短外加睡眠质量差,好在身体还能吃得消。不过多宁回来这段时间,他的睡眠情况意外得好起来。睡眠好了,精力就好;精力好了,身体里欲|念也强烈起来。尤其是这段时间,偶尔压都压不下去,还需要像年轻小伙子一样自我解决。

    其实想想,当年他虽然没有同顾嘉瑞出家当和尚,有些方面也是差不多可怜。完全不同是,顾嘉瑞是腻了男女之事,他却是刚开了荤,才尝了一口被中断了。

    闭上眼睛,周燿靠着床头回想一番五年前的那晚——那样的滋味,他应该这辈子都不会腻。

    然后短信,已经发送成功;等多宁明天回复吧。

    ——

    多宁的确是一个早睡早起的人,所以第二天起来才看到周燿给她发来的短信——“这个周六去山上泡温泉吧。”

    短信发送时间是夜里12点半。

    周燿现在睡得那么晚么?还是做梦给她发的消息啊……即使周燿是做梦给她发消息,多宁还是很快给回复了过去:“不行,这个周六我要同苗苗吃饭。”

    多宁不会特意拒绝周燿,但周六她要同苗苗邬江他们吃饭,原本是约好周日但颜艺要回姐家给她小外甥庆祝生日,所以苗苗和邬江将请客时间改成了周六。

    周燿晚睡,但起得也很早。她短信刚回复没多久,周燿直接打来了电话。

    “苗苗都比我重要?”手机里,周燿质问她。

    “苗苗提前和我们约好的。”多宁对周燿解释说,以及将苗苗和邬江请她和颜艺吃饭的事情具体说了一遍,“……邬江和苗苗他们难得请客,我和颜艺一定要去的。”

    多宁这样对周燿说。邬江她不够了解,但也知道邬江性格高傲且自尊心强,苗苗也是好面子之人,他们连吃饭地点都订好了,她和颜艺不好放鸽子。

    “那我也去。”手机听筒里,周燿果断提出了要求。

    多宁:“……”

    过了会,她拒绝周燿要求,理由很明确:“他们又没请你。”事实,多宁也不好强调邬江可能根本不想见到他。

    “没事。”周燿替她想到了理由,“你带我去,我可以是家属。”

    多宁握着手机,态度还是很坚决:“……不带。”

    周燿没话说了,顿了顿,对她说:“那周日吧,我们周日去跑温泉。”

    多宁答应了,问周燿:“你怎么突然想泡温泉。”

    周燿回她:“上火。”

    ……泡温泉可以泻火么?挂上手机,多宁想了下周燿和邬江两人到底有什么过节。她并不是很相信周燿所说邬江抢他东西,邬江这人一向高傲,怎么会抢周燿东西,何况周燿大学时候哪有什么好东西?

    两小朋友不合,最好方法是握手谈和,两个大男人不合,还是少见为妙。

    然后周六到来之前,多宁让颜艺将打样好的两只兔子发给女同学,2000多块不是白亏,女同学拿到样品非常满意。

    用颜艺的话来说,简直是惊喜。

    万万没想到只是作为六一礼物的公仔兔质量能这样好,设计也不是市场常见的山寨样式。关键公仔兔还分公兔子和母兔子,神态和样子都别具一格。

    颜艺将聊天截图发给多宁看,多宁想着小朋友们收到礼物的开心样子,也是欣悦又满足。然后这两只兔子,她想让工厂多做一些,颜艺同样有这个想法。

    “还有,我要自己拿两只。”多宁提前和合伙人打招呼。

    颜艺也点头:“我也是,我要送给我的外甥。”

    多宁默了会,回颜艺:“……我也是。”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有新作品,她肯定要给多伦多的闪闪留一个,虽然闪闪房间里的玩偶多得像是拥有一个动物城。

    但是闪闪真的好喜欢它们,常常睡觉之前都要同它们亲亲道晚安。这样的亲密接触,玩偶质量必须要最好;因为很多小朋友可能夜里都要抱着它们一块入睡。

    ……

    周六,多宁和颜艺乘坐出租出发苗苗和邬江订好的玥王府,一家a市颇具盛名川菜酒楼。颇具盛名,消费自然很高。同样像是以前学校外面的酸辣土豆丝,里面价格要翻几倍。

    “吃川菜,真不如去我们大学对面的辣妹子呢。”颜艺说,手里拿着一只粉皮猪。

    因为今天她要把顾学长送的佛珠带过去送给苗苗,颜艺觉得自己两手空空不太好,就将她上次多买的粉皮猪带来了。

    这头粉皮猪,闪闪也很喜欢。但明显是送给小孩的礼物,多宁问颜艺:“你觉得苗苗会喜欢吗?”

    “我是提前送给他们的孩子。”颜艺抱了抱粉皮猪,转过头说,“祝他们早点奉子成婚。”

    奉子成婚……

    “可不是。”颜艺继续说,“像苗姐和邬江这样一直谈恋爱不结婚的,后面基本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分手,二就是奉子成婚。”

    多宁不太琢磨感情问题,但也不是脑回路短的人。颜艺这样一说,她也认可这个话。因为苗苗和邬江再这样处下去,不是同她和周燿差不多么?

    “其实这几年邬江发展得真不错,靠自己在a市买房买车,虽说还有一些贷款,但对没任何背景的男人来说真的超级厉害了……毕竟不是所有有理想和能力的人都可以成为周燿的。”

    “宝贝你想啊,苗苗和邬江毕业后一起租房到买房,恋爱那么久,如果最后还没有个结果,真的太可惜了。加上苗姐还那么喜欢邬江…… ”颜艺一下子冒出很多话,用来论证她刚刚的话,“所以……我祝福苗苗奉子成婚,对苗苗来说不就是最好的祝福吗?”

    多宁被颜艺忽悠得直点头,差点对颜艺的高情商表示了真心的赞叹。结果事实,她和颜艺可能都送错了礼物。她的梨花木佛珠送错了,颜艺的粉皮猪也送错了。

    玥王府三楼包厢,多宁和颜艺提前到场;提前了大约十分钟。但邬江和苗苗已经坐在里面点菜了。苗苗站起来招呼她们进来,笑着开口说:“我和邬江正在点菜,点了几样以前我们爱吃的,你们再来看看还要吃什么?”

    多宁先把礼物送出来,苗苗接了过去,转了转语气说:“其实我真的不信这个,但是多宁,还是谢谢你喔。”

    “这是顾学长送的……我想我们宿舍几个都有。”多宁解释说,其实她之所以给苗苗一串,是因为她记得大学时候苗苗就想要一串正宗的梨花木佛珠。

    难道五年时间,苗苗已经换信仰了……么?多宁在心里磕磕碰碰地想着。

    “你说我们宿舍几个都有啊?”苗苗突然笑了下,看着她问,“你已经去看过老大了吗?”

    多宁一下子没了反应:“……”

    “今天我们先不提老大。”颜艺举起了粉皮猪,同样笑脸迎人地捧到了邬江面前,“邬总,送给你和苗苗以后的孩子,祝你们快点生个猪宝宝。”

    邬江抬起眸,平静地扫了眼颜艺奉上的粉皮猪。

    颜艺加了一句,继续笑咧咧:“多宁设计的,是不是很可爱。”

    多宁在后面伸手碰了下颜艺的屁股,不要提她不要提她,难道不知道邬江对她一直都很不屑么?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苗苗,她今天也不会过来同邬江一起吃饭。

    意外,邬江接过了颜艺送的粉皮猪,还笑着道谢了:“谢谢……你们。”

    “谢谢啊。”苗苗同样开口,看向她和颜艺说,“好室友就是不一样,还关心我们生不生宝宝,太感谢了。”

    “苗苗……”邬江低低叫住了苗苗。

    “不好意思。”苗苗碰了下自己湿润的眼角解释说,“真不好意思……我真的只是太开心了。”

    多宁:“……”

    颜艺:“……”

    骗鬼啊……

    不用说今天这顿饭,从开场就主动不会很愉快。多宁和颜艺都不知道苗苗和邬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两人既然关系不合,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候请她们吃饭。

    还挑了那么贵的酒楼。

    关于今天的宴请,苗苗让她和颜艺再点几样菜,神色慢慢恢复了少许自然,看了眼邬江说:“我家邬江最近可是升职了,你们可别替我们省钱。”

    苗苗真的有些不太一样了。还记得大学最后苗苗和邬江在一起请她们宿舍吃饭,苗苗说的话可是:“手下留情啊,你们可别宰得太狠。”

    多宁默默看了眼餐单,然后不知道怎么下手。

    颜艺像是找到了话题点,兴奋地看着邬江说:“不得了不得了,邬总又升值了啊!真是妥妥的潜力股啊。”随即,看向苗苗说,“论眼光,我们宿舍苗姐你最厉害。”

    “眼光好也抵不上命好啊。”苗姐接了颜艺的话,意有所指地说,“像多宁这样命好的,才是最好。”

    再次被点名的多宁抬了抬头,实在有些莫名,因为不知道自己命哪儿好了。

    “家里有靠山,大伯是上市公司老板,找工作不用担心……结果根本不需要工作,直接创业了。现在我们这些年轻人,几个还敢创业啊。”苗苗说了起来,面上带着笑,分析起她命哪儿好,“然后就别提你和周燿了,从小到大青梅竹马,周燿现在公司还上市了,股价一路高涨啊……”

    “对了,宁宁,你和周燿会结婚,对吧。”苗苗说到一半,目光直直地看向她。

    多宁回视着苗苗,心里确定了苗苗的不对劲,甚至有些针对她。可是她要怎么说,她大伯是企业家大老板没错,但是跟她有什么关系,跟她爸爸都没多少关系;她和周燿是青梅竹马,哪有怎么样,五年前周燿为了另一个女人放弃了她。

    所以她命真的很好么,好到让苗苗值得这样说。

    气氛有些凝固,颜艺说话了,口气也有些变:“苗姐你真够有意思啊……偏心太厉害吧,按照你这样说我命不是更好么?我家更有钱,我还是我爸我妈独生女。”

    途中,颜艺还是转了转语气,尽快玩笑十足。

    “但是你离婚了啊。”苗苗回颜艺。

    但是你离婚了啊……颜艺面无表情地靠向桌椅,转头看向邬江问,“邬总,苗姐今天是不是大姨妈到访啊。”

    邬江看向苗苗,目光那个波澜不惊,仿佛苗苗说的话与他无关。

    终归还是大学相处很好的室友,多宁指着餐单上的一道鱼头,对颜艺说:“你不是想吃剁椒鱼头么?刚好这个是这里的招牌菜,我们点一个吧。”

    随后,多宁抬头问苗苗和邬江:“中辣还是微辣?”

    苗苗没回她,嬉笑地问邬江:“老公……你要中辣还是微辣?”

    邬江:“中辣吧。”

    邬江来自一个重辣城市,要求中辣很正常;但苗苗询问了邬江后,又撇了下唇,对她说:“还是微辣吧,我最近上火。”

    上火?多宁想到周燿也上火……是天气热了,大家都上火了吗?

    但苗苗上火还要请她和颜艺吃川菜?多宁将餐本翻到了后面,打算找两样清淡的菜式。

    “对了,宁宁颜艺你们现在是住在一起么?”苗苗再次出声反问。

    “对啊。”多宁点头。

    颜艺也点了下头,一脸的防备。

    “真羡慕。”苗苗用湿巾擦拭了自己的手,叹了叹气说,“毕业那么多年,你们还可以住在一起。”

    颜艺扯唇一笑,回苗苗说:“苗姐要是真羡慕,赶紧抛弃你家邬江,我们绝对收留你。”

    “我不需要。”苗苗说,随后低了低头,开口说,“……我就是看到今天我们都那么好,想到了老大,让我想到命这东西太不公平了,以前我们宿舍最努力最好的人就是老大了,结果……”

    多宁:“……”

    颜艺:“……”

    只要提到老大,就算刻意粉饰太平,今天这顿饭也吃不下去了。

    后面,倒是一直寡言的邬江把握了气氛,直到宴请结束。手机微信里,颜艺私下给她发来一句话:“以后我再吃苗姐一顿饭,我就不姓郑。”

    多宁没吭声,把手机放进了包里。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大雾。分不清楚是雾还是霾。整个街头更显得夜色朦胧,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像是打了马赛克。

    多宁和颜艺站在酒楼外面同苗姐告别。

    “你们没开车吧。”苗姐说,“我让邬江送你们,只要别嫌我们车差。”

    今天过来她和颜艺是没开车来,市中心难停车,加上晚上回去,小区肯定没停车位。面对苗姐好意,多宁还是摇摇头说,“不用麻烦,我们打车就好。”

    “真不用啦。”颜艺也开口说,理由却不相同,“我们有周总来接。”

    周总……是周燿么?多宁看了眼撒谎不脸红的颜艺,对颜艺实在是佩服,因为她都脸红了,就在这时,她真看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

    车闪着尾灯,似乎停了好一会,如果不是车子太显眼,就像是一辆停在路边接客的滴车。随即,车门推开,从里面下了一个人。

    黑色长裤,黑衬衫,棱角分明的下颚,外加俊秀的单眼皮……微微抬头睨人的神色,不是周燿还有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