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chapter17
    “看你还走不走。”

    清朗又透着磁性的男音轻飘飘地掠过耳边,她像小母狗一样被周燿举了起来。多宁瞬间面红耳热,反抗地蹬了两下腿;偏偏周燿又将她举高几公分。

    故意让她重心不稳。

    太欺负人了,多宁憋得呼吸都难以顺畅,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周燿还用这个招数对她……初高中时期周燿身高拔得特别快,一眨眼从一米六到一米七,然后又从一米七飞到一米八,一米八后还往上拉了六公分。而她就是一个长高困难户,初高中六年只能从一米五艰难地爬到了一米六;因为两人身高差距大,周燿可以轻松地将她举起荡秋千。

    但是,她现在足足比以前长高了三厘米了,周燿怎么还能这样举起她;最重要她和他现在都几岁了……对面,走来了一对年轻情侣,像看两只猴耍杂技似地看向她和周燿,眼神透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超市夹娃娃的时候,她还吐槽现在小情侣恋爱方式太挑逗。结果立马她和周燿也以这种方式逗上了。羞耻心急剧膨胀,难以言喻的耻辱感在身体里翻江倒海,多宁一边后踢着周燿小腿,一边气急败坏地低吼着:“周燿,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她说了两遍,又急又上火,导致最后尾音处,带着一丝求饶的哭腔。有些老毛病真是令人无奈,即使年龄增长都改不了;比如她只要一着急,泪腺就很发达。

    多宁被周燿放了下来,人也被他的长臂带着面朝向他;迎面相对,两颗悬挂在眼角的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来,她咬牙切齿地瞪着周燿说:“好厉害啊……好牛啊,你怎么不去举头牛啊。”

    他好牛,就要举头牛么……这是什么话。面对多宁掉下来的眼泪,周燿很快敛了敛神色。

    如果是以前,每每他玩这招,多宁落地后会愤愤地朝他下战术:“周燿你等着,我肯定会报仇的!”

    像是一个战败又不会认输的小仙女。

    呃,现在她怎么不说找他报仇的话了。周燿认真地看了眼前人,想了下,轻轻开口说:“……那我应该还没那么厉害。”

    真的没那么厉害可以举起一头牛。周燿又确定地点了下头,样子很正经很认真。

    忍不住,多宁还是破功了,因为脑里浮现周燿举大牛的画面。她就是这样人穷气短,好不容易起来的脾气一下子又没有了。

    然后面对周燿,多宁还是将咧开的唇角绷回去。

    眼窝处突然多了一只手,周燿伸手替她拭擦了掉下来的眼泪,解释一句:“……怎么还哭了……我是跟你玩啊。”

    不是哭。眼泪只是着急才掉下来,同其他情绪无关。但多宁还是气吼吼地朝着始作俑者的人质问起来:“周燿你现在几岁了,我几岁了?”

    周燿扯起一个灿烂笑容,声音极是温和地冒出一句:“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五年时间,并没有改变多少,不是吗?

    多宁没有回周燿的话,夜风徐徐,拂走了不少她还没有发作出来的小情绪。

    “我今天真不知道晚上已经有安排。”周燿开口说了出来,放慢脚步走在她旁边,“助理告诉我才知道上星期约了天信的一位副总吃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