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chapter17
    “看你还走不走。”

    清朗又透着磁性的男音轻飘飘地掠过耳边,她像小母狗一样被周燿举了起来。多宁瞬间面红耳热,反抗地蹬了两下腿;偏偏周燿又将她举高几公分。

    故意让她重心不稳。

    太欺负人了,多宁憋得呼吸都难以顺畅,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周燿还用这个招数对她……初高中时期周燿身高拔得特别快,一眨眼从一米六到一米七,然后又从一米七飞到一米八,一米八后还往上拉了六公分。而她就是一个长高困难户,初高中六年只能从一米五艰难地爬到了一米六;因为两人身高差距大,周燿可以轻松地将她举起荡秋千。

    但是,她现在足足比以前长高了三厘米了,周燿怎么还能这样举起她;最重要她和他现在都几岁了……对面,走来了一对年轻情侣,像看两只猴耍杂技似地看向她和周燿,眼神透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超市夹娃娃的时候,她还吐槽现在小情侣恋爱方式太挑逗。结果立马她和周燿也以这种方式逗上了。羞耻心急剧膨胀,难以言喻的耻辱感在身体里翻江倒海,多宁一边后踢着周燿小腿,一边气急败坏地低吼着:“周燿,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她说了两遍,又急又上火,导致最后尾音处,带着一丝求饶的哭腔。有些老毛病真是令人无奈,即使年龄增长都改不了;比如她只要一着急,泪腺就很发达。

    多宁被周燿放了下来,人也被他的长臂带着面朝向他;迎面相对,两颗悬挂在眼角的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来,她咬牙切齿地瞪着周燿说:“好厉害啊……好牛啊,你怎么不去举头牛啊。”

    他好牛,就要举头牛么……这是什么话。面对多宁掉下来的眼泪,周燿很快敛了敛神色。

    如果是以前,每每他玩这招,多宁落地后会愤愤地朝他下战术:“周燿你等着,我肯定会报仇的!”

    像是一个战败又不会认输的小仙女。

    呃,现在她怎么不说找他报仇的话了。周燿认真地看了眼前人,想了下,轻轻开口说:“……那我应该还没那么厉害。”

    真的没那么厉害可以举起一头牛。周燿又确定地点了下头,样子很正经很认真。

    忍不住,多宁还是破功了,因为脑里浮现周燿举大牛的画面。她就是这样人穷气短,好不容易起来的脾气一下子又没有了。

    然后面对周燿,多宁还是将咧开的唇角绷回去。

    眼窝处突然多了一只手,周燿伸手替她拭擦了掉下来的眼泪,解释一句:“……怎么还哭了……我是跟你玩啊。”

    不是哭。眼泪只是着急才掉下来,同其他情绪无关。但多宁还是气吼吼地朝着始作俑者的人质问起来:“周燿你现在几岁了,我几岁了?”

    周燿扯起一个灿烂笑容,声音极是温和地冒出一句:“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五年时间,并没有改变多少,不是吗?

    多宁没有回周燿的话,夜风徐徐,拂走了不少她还没有发作出来的小情绪。

    “我今天真不知道晚上已经有安排。”周燿开口说了出来,放慢脚步走在她旁边,“助理告诉我才知道上星期约了天信的一位副总吃饭……也没想到天信副总还是叶思思。”

    天信副总很多,叶思思是其中之一。所以让叶思思过来谈判是他们给他的诚意么?周燿在心里摇了摇头,就这样的做事方式,不知道天信还可以稳坐几年的业内第一。

    多宁听着周燿解释,反问他: “既然你和天信副总叶思思是工作会谈,你叫我过去做什么?”

    “……我以为你急着见到我。”周燿说,口气笃定得想骂人。

    多宁:“……”

    “难道不是吗?”周燿瞧了她一眼。难得她主动给他打电话,开头就要找他吃饭;真的让他有一种她要急着见他的错觉。

    至于对多宁提及叶思思,特意让她过来一起吃饭的行为,他是还有些暗搓搓的其他想法。他记得两人离婚他拿叶思思做了借口,多宁可是非常愉快祝福了他。

    “难道个鬼。”多宁回。

    “好了,是我考虑不周。”周燿将手放在多宁肩膀,身体有意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比她高很多,两人这样挨着走,她像是圈在他的臂弯里。

    多宁也是一个容易服软的人,周燿都对她一五一十交代,她也把事情讲了:“我的确是故意不去的。”

    周燿:……他就知道!

    ——

    回蓝天花园的车里,多宁对周燿提起了一件事——关于星海湾的房子,她不想卖了。

    周燿也对她提起一件事,关于星海湾的房子,他已经卖掉了。

    多宁:“……”

    周燿:“买主是我。”

    多宁呼了一口气。

    周燿没什么多说,因为他只是让公司的法务人员走抵押合同,不做不动产产权的转让和登记。顿了下,他发问多宁:“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卖掉星海湾了吗?”

    房子都处理了,多宁如实把多伦多姨夫公司的问题对周燿说了,周燿没有评价她卖房替姨夫渡难的决定,只是从经营者角度发出看待了问题:“理性角度出发,你姨夫目前最正确的角度是申请破产,按照你说的情况,任何资金注入无疑都是打水漂。”

    多宁没吭声。前阵子姨妈告诉她姨夫公司问题解决了,但什么也没有同她多说;她不知道是真解决了,还是根本没有解决,只是申请破产了。

    “对了,房款你在合同写了多少啊?”多宁小心问出来,因为她和周燿这样谈钱有些不好意思。

    然后,周燿对她报了一个数。

    多宁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那么少?比钟经理报给她的价格少了好多。多宁抬眸看着周燿,他一个上市公司老板怎么还在她这里趁火打劫。

    周燿斜着眼看她:“避税,避税知不知道。”

    多宁想了想,对周燿说:“如果还没登记转让……房子我先不卖你了。”

    周燿没回多宁,因为他从头到尾没想要她的房子。星海湾那套房子对他来说,意义更重要是当时多宁对他说的四个字——金屋藏燿。

    他和她结婚是她出房,当时可把她得瑟坏了,学着汉武帝将他当了一回陈阿娇。

    既然星海湾是她为他准备的金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