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chapter15
    原本是“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由于状况突变,周燿有意缓了缓语气,温柔地改成了“晚上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

    结果得到的答案依旧是硬冷冷的一句——“没空!”

    多宁对他说没空?还那么斩钉截铁?一源信贷总经理办公室,周燿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身子往躺椅靠了靠,不可思议地眨了下眼睛。

    ……他的小羊羔这是在搞事么?感觉就像小羊羔变成了杨家女将军上了战场,根本没空搭理他这枚无名小子。

    周燿碰了下自己胸口,如同被流弹中伤那般。五分钟后,他拨了多宁室友颜艺的手机号码。颜艺的手机号是两人一块住之后,周燿特意存下的。专门就是用来应对现在这种突变情况。

    手机那边同样一时没有接听,周燿耐心地等了等,正要挂上的时候,颜艺略高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谁啊?”

    “周燿。”

    “嗨……周总,你找我有事吗?”

    “我找多宁。”周燿解释,并强调。

    “……”

    颜艺已经和多宁从王家大门出来了,她接周燿来电时,多宁正在指挥着搬家工人最后将跑步机电视机贵妃榻挂画等等大件如何安装上车。

    忙得根本没空接电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手机里,周燿先问颜艺。

    王家别墅大门,王烨走了出来,颜艺如实告诉周燿说:“今天多宁帮我对付渣男前夫和白莲花小三。”

    周燿真怀疑自己耳朵出错了,不过一切倒是能想通了;半晌之后,他扯了下唇,扔了一句:“……她可真能耐。”

    这样一提,颜艺就激动了,对着周燿夸起多宁说:“周总,刚刚多宁真的好能耐,好厉害。”

    周燿:“……”

    后面又多问了两句了解情况,周燿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想到今天应该没有特别的事情,好心问颜艺:“需要我过来帮忙吗?”

    “不需要。”颜艺声音一如既往高,“完全不需要。”

    “……那你们小心一点。”周燿说。

    “放心,有多宁呢。”颜艺回。

    周燿什么都不想说了,挂了手机,然后按了按额头。他认识多宁二十多年,还真不相信多宁有对付那样的能耐。不用想,肯定是硬装着给朋友撑腰。

    嘚嘚。手关节轻轻敲了两下办公桌,周燿拿起外套站了起来,正要出门,撞上了刚要敲门进来的助理。

    “周总,你这是要出去么……”

    “你管我?”周燿清清淡淡地反问助理。口吻像朋友那般随口,又多了一份老板的脾气。

    哪敢啊。助理赶紧摇摇头,然后开始说正事:“您今晚不是同天信副总约好吃饭么……我正要告诉地点已经订好了。”

    周燿皱了下眉头:“什么时候的事。”

    助理:“上个星期安排的。”

    好。周燿点了下头。他是有阵子没有看自己的行程表了,这种情况是多宁回来后才有的变化。不然面对一堆堆忙得要命的工作,他看完行程表就烦得要命了。

    “天信的副总是谁。”周燿问。

    “姓叶。”助理抬了下眼皮,说出了全名,“叶思思。”

    周燿跟着撩了下眼皮:“知道了,出去吧。”

    ——

    王家大门口,颜艺接听周燿电话时,王烨来到了她的旁边,听到渣男前夫和白莲花小三字眼的时候,忍不住吸了吸气。

    直到颜艺挂上电话,出声对颜艺说:“颜颜,我知道你肯定是误会了,吴心今天只是过来看我爸妈……你也知道,一直以来我爸妈和吴心的关系都很好。”

    一如既往的倒打一把,颜艺咬了咬牙。

    王烨继续说:“还有我们离婚,压根没有吴心的事情,她根本不是小三,你为什么非要闹得所有人……”

    突然王烨停了下来。

    原因不是颜艺制止了他,也不是说不下去……是多宁走了过来。多宁抬着头立在了颜艺的旁边,以及王烨的对面。

    同多宁一样,今天王烨也是第一次见多宁真人。之前他对多宁的印象就是颜艺每每提起的小仙女室友;他也看过照片,长相的确非常符合颜艺的形容。原本他和颜艺如果没离婚,还想着有机会见见传说中的小仙女。

    结果有幸见到了,哪是什么小仙女,根本就是小魔女。

    “王总,你和吴小姐关系到底如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真不用心虚得一直解释。”多宁开口说,一脸的冷静。然后她拉住颜艺的手,手心微微发颤,原因倒不是怯场,因为后面要说的话让她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你知道什么男人最可恶么,就是明明犯了错,还要把错误甩给对方。这种男人我认识两个,不过论恶心,还是王总您第一。”

    不再多说,多宁直接带着颜艺走了。绕过ma车头,她先替颜艺打开副驾驶车门,然后再走到驾驶座,继续由她开车。

    就轻驾熟地掉了一个车头,ma带头开在前面,后面是搬家公司装得满满当当的大卡车。稳稳地跟在后面。

    两辆车,一块驶出了王家别墅小区。

    气势汹汹到场,威风凛凛离场。驾驶座颜艺忍不住对多宁抬了抬大拇指,情绪激动地开口说:“多宁,今天你是我女神。”

    “颜艺,其实我……”多宁抿了下嘴角,告诉颜艺说,“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

    颜艺:“你说真的?”

    多宁咧了咧嘴:“假的。”

    像是周燿对她耍过的小幽默,多宁也逗颜艺开心一下。她知道,就算今天她和颜艺解气地拿回了东西,颜艺心里可能还是会有些难过。

    不难过不难过。颜艺望了望前方笔直的马路,从今天开始她绝对不会再难过了。她要过上更好的人生,更好的人生里不包括每天刻意控制饮食、五音不全去学习什么钢琴乐器、以及想尽办法讨好不值得的男人……

    她要对自己好,对她的家人好,以及朋友好。

    “多宁,我好爱你。”颜艺坐在副驾驶表白。

    “再说一边。”多宁笑嘻嘻。

    颜艺继续表白:“多宁,我爱你……”

    能帮到朋友,开心的是自己。颜艺这样释然,多宁同样开心得不得了;突然,她想到王家的时候她牛气哄哄挂的是谁的电话……周燿么?

    更好的人生,拥有事业绝对是非常重要的提前。因为去王家搬东西花了不少时间,下午多宁和颜艺赶到千山玩具工业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幸好工厂的老板是颜艺爸爸朋友的朋友的叔叔,没有计较她和颜艺迟到了整整半天。

    公仔兔的设计图女同学那边已经通过,这次她和颜艺来工厂,直接是过来打样的。等样品出来,女同学再次确认后,就可以集体生产100只兔子了。

    另外今天要打样两只兔子,因为她画了性别两种兔子。这100只公仔兔虽然只是作为六一礼物赠品,但对象是低龄段的小朋友,多宁在画图的时候特意区分了性别:穿背带裤是公兔子,小裙子是母兔子。

    通过兔子的不同,可以让低龄小朋友有个简单的性别意识。

    当然最重要,材质一定要最最最环保的。不管是外面的毛绒布衣,还是里面填充的pp棉,多宁都要最好的。

    要求高,成本自然就高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

    颜艺爸爸朋友的朋友的叔叔工厂的材料室里,多宁和颜艺面面相觑,一起决定到底是降低成本用较次的材质,还是亏本用环保好材料。

    因为这次接单太快,颜艺和下单的女同学算错了成本。如果现在按照多宁的标准定制兔子,每只兔子的制作成本都要比颜艺报给同学的价格贵20多块钱。

    简单计算,除去工厂加工费和她和颜艺的劳务费用,她和颜艺还要亏掉两千多块。

    多宁自然要求用好材料,就看合伙人颜艺的意见了。

    “必须用最好的啊!”颜艺没有任何迟疑,开口说,“我们做的是品牌,什么是品牌,就算是亏本也要保证质量。”

    多宁点头。很高兴,她和颜艺想法达到一致。

    其实,如果接单之前她让周燿帮忙做个风险规划,会不会就好一点?

    回去的车里,多宁把周燿原本要替她看计划书的事告诉了颜艺,颜艺一脸错过了两个亿的表情,看着她问:“多宁,那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答应呢?”

    她没有不答应啊,多宁睨回颜艺一眼;她也是会甩锅的人,轻声提醒颜艺说:“不是你要搞同学聚会么?创业第一步,人脉和关系……你说的。”

    颜艺解释:“那是……最笨的办法啊,问题是周燿如果帮我们规划创业方向,就是一条创业捷径。现在我们可以走捷径,为什么要绕路?”

    多宁继续辩解,同样用颜艺原来的话:“那你之前还说要靠自己?”

    “那不是我没男人了么?”颜艺反驳,“所以只能靠自己啊。”顿了下,“但是你现在有啊,你就不能带着我一块靠靠你的男人么?”

    她的男人……周燿吗?多宁不再同颜艺论辩了。不过她倒是明白了,女人的口才基本靠发挥,现在颜艺就比她发挥得好,好很多。

    因为她被说服了。

    “对了,等会你联系联系周燿。”颜艺提醒她说,同时告诉她一件事,“中午周燿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了……感觉有些生气你帮我对付王烨。你打电话的时候记得说说好话,好听的话。”

    多宁:……

    颜艺教她:“可以撒撒娇,男人都吃这一套。”

    多宁:……

    颜艺不再说:“好吧……但失败经验也是经验啊。”

    ……

    多宁是回到a市下了高速再给周燿打电话,高速出口朝西北面,夕阳的余辉像是碎金片一样镀在挡风玻璃,遮住了她一半的驾驶视线。

    多宁重新戴上墨镜挡光,等周燿电话接通便出声问:“周燿,你中午给我打电话,是要找我吃饭?”

    呃,怎么感觉她一戴墨镜就立马牛叉了。

    手机里,周燿没说话,对她呵了呵气。

    除了戴着墨镜,多宁耳边还挂着蓝牙耳机;然后除了牛叉起来,脸皮也厚了些。她咳嗽一下说:“我现在有空了。”

    周燿那边还是没说话,过了半会,他告诉她:“但是我现在跟别人在吃饭了。”

    “……”

    “天信的副总,叶思思。”周燿补充一句,口吻很平实。

    ……叶思思?

    周燿似乎理解她突然的沉默,替她确定猜测说:“没错,就是你我都认识那位叶思思。”

    “那算了。”多宁说。舌头差点不小心咬了下。

    “过来吧。”周燿几乎和她一块出声。

    什么!

    随后,周燿已经把餐厅地点报给了她,接着告诉她:“还没有开始点菜。”

    多宁:“……”

    原本是“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由于状况突变,周燿有意缓了缓语气,温柔地改成了“晚上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

    结果得到的答案依旧是硬冷冷的一句——“没空!”

    多宁对他说没空?还那么斩钉截铁?一源信贷总经理办公室,周燿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身子往躺椅靠了靠,不可思议地眨了下眼睛。

    ……他的小羊羔这是在搞事么?感觉就像小羊羔变成了杨家女将军上了战场,根本没空搭理他这枚无名小子。

    周燿碰了下自己胸口,如同被流弹中伤那般。五分钟后,他拨了多宁室友颜艺的手机号码。颜艺的手机号是两人一块住之后,周燿特意存下的。专门就是用来应对现在这种突变情况。

    手机那边同样一时没有接听,周燿耐心地等了等,正要挂上的时候,颜艺略高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谁啊?”

    “周燿。”

    “嗨……周总,你找我有事吗?”

    “我找多宁。”周燿解释,并强调。

    “……”

    颜艺已经和多宁从王家大门出来了,她接周燿来电时,多宁正在指挥着搬家工人最后将跑步机电视机贵妃榻挂画等等大件如何安装上车。

    忙得根本没空接电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手机里,周燿先问颜艺。

    王家别墅大门,王烨走了出来,颜艺如实告诉周燿说:“今天多宁帮我对付渣男前夫和白莲花小三。”

    周燿真怀疑自己耳朵出错了,不过一切倒是能想通了;半晌之后,他扯了下唇,扔了一句:“……她可真能耐。”

    这样一提,颜艺就激动了,对着周燿夸起多宁说:“周总,刚刚多宁真的好能耐,好厉害。”

    周燿:“……”

    后面又多问了两句了解情况,周燿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想到今天应该没有特别的事情,好心问颜艺:“需要我过来帮忙吗?”

    “不需要。”颜艺声音一如既往高,“完全不需要。”

    “……那你们小心一点。”周燿说。

    “放心,有多宁呢。”颜艺回。

    周燿什么都不想说了,挂了手机,然后按了按额头。他认识多宁二十多年,还真不相信多宁有对付那样的能耐。不用想,肯定是硬装着给朋友撑腰。

    嘚嘚。手关节轻轻敲了两下办公桌,周燿拿起外套站了起来,正要出门,撞上了刚要敲门进来的助理。

    “周总,你这是要出去么……”

    “你管我?”周燿清清淡淡地反问助理。口吻像朋友那般随口,又多了一份老板的脾气。

    哪敢啊。助理赶紧摇摇头,然后开始说正事:“您今晚不是同天信副总约好吃饭么……我正要告诉地点已经订好了。”

    周燿皱了下眉头:“什么时候的事。”

    助理:“上个星期安排的。”

    好。周燿点了下头。他是有阵子没有看自己的行程表了,这种情况是多宁回来后才有的变化。不然面对一堆堆忙得要命的工作,他看完行程表就烦得要命了。

    “天信的副总是谁。”周燿问。

    “姓叶。”助理抬了下眼皮,说出了全名,“叶思思。”

    周燿跟着撩了下眼皮:“知道了,出去吧。”

    ——

    王家大门口,颜艺接听周燿电话时,王烨来到了她的旁边,听到渣男前夫和白莲花小三字眼的时候,忍不住吸了吸气。

    直到颜艺挂上电话,出声对颜艺说:“颜颜,我知道你肯定是误会了,吴心今天只是过来看我爸妈……你也知道,一直以来我爸妈和吴心的关系都很好。”

    一如既往的倒打一把,颜艺咬了咬牙。

    王烨继续说:“还有我们离婚,压根没有吴心的事情,她根本不是小三,你为什么非要闹得所有人……”

    突然王烨停了下来。

    原因不是颜艺制止了他,也不是说不下去……是多宁走了过来。多宁抬着头立在了颜艺的旁边,以及王烨的对面。

    同多宁一样,今天王烨也是第一次见多宁真人。之前他对多宁的印象就是颜艺每每提起的小仙女室友;他也看过照片,长相的确非常符合颜艺的形容。原本他和颜艺如果没离婚,还想着有机会见见传说中的小仙女。

    结果有幸见到了,哪是什么小仙女,根本就是小魔女。

    “王总,你和吴小姐关系到底如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真不用心虚得一直解释。”多宁开口说,一脸的冷静。然后她拉住颜艺的手,手心微微发颤,原因倒不是怯场,因为后面要说的话让她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你知道什么男人最可恶么,就是明明犯了错,还要把错误甩给对方。这种男人我认识两个,不过论恶心,还是王总您第一。”

    不再多说,多宁直接带着颜艺走了。绕过ma车头,她先替颜艺打开副驾驶车门,然后再走到驾驶座,继续由她开车。

    就轻驾熟地掉了一个车头,ma带头开在前面,后面是搬家公司装得满满当当的大卡车。稳稳地跟在后面。

    两辆车,一块驶出了王家别墅小区。

    气势汹汹到场,威风凛凛离场。驾驶座颜艺忍不住对多宁抬了抬大拇指,情绪激动地开口说:“多宁,今天你是我女神。”

    “颜艺,其实我……”多宁抿了下嘴角,告诉颜艺说,“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

    颜艺:“你说真的?”

    多宁咧了咧嘴:“假的。”

    像是周燿对她耍过的小幽默,多宁也逗颜艺开心一下。她知道,就算今天她和颜艺解气地拿回了东西,颜艺心里可能还是会有些难过。

    不难过不难过。颜艺望了望前方笔直的马路,从今天开始她绝对不会再难过了。她要过上更好的人生,更好的人生里不包括每天刻意控制饮食、五音不全去学习什么钢琴乐器、以及想尽办法讨好不值得的男人……

    她要对自己好,对她的家人好,以及朋友好。

    “多宁,我好爱你。”颜艺坐在副驾驶表白。

    “再说一边。”多宁笑嘻嘻。

    颜艺继续表白:“多宁,我爱你……”

    能帮到朋友,开心的是自己。颜艺这样释然,多宁同样开心得不得了;突然,她想到王家的时候她牛气哄哄挂的是谁的电话……周燿么?

    更好的人生,拥有事业绝对是非常重要的提前。因为去王家搬东西花了不少时间,下午多宁和颜艺赶到千山玩具工业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幸好工厂的老板是颜艺爸爸朋友的朋友的叔叔,没有计较她和颜艺迟到了整整半天。

    公仔兔的设计图女同学那边已经通过,这次她和颜艺来工厂,直接是过来打样的。等样品出来,女同学再次确认后,就可以集体生产100只兔子了。

    另外今天要打样两只兔子,因为她画了性别两种兔子。这100只公仔兔虽然只是作为六一礼物赠品,但对象是低龄段的小朋友,多宁在画图的时候特意区分了性别:穿背带裤是公兔子,小裙子是母兔子。

    通过兔子的不同,可以让低龄小朋友有个简单的性别意识。

    当然最重要,材质一定要最最最环保的。不管是外面的毛绒布衣,还是里面填充的pp棉,多宁都要最好的。

    要求高,成本自然就高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

    颜艺爸爸朋友的朋友的叔叔工厂的材料室里,多宁和颜艺面面相觑,一起决定到底是降低成本用较次的材质,还是亏本用环保好材料。

    因为这次接单太快,颜艺和下单的女同学算错了成本。如果现在按照多宁的标准定制兔子,每只兔子的制作成本都要比颜艺报给同学的价格贵20多块钱。

    简单计算,除去工厂加工费和她和颜艺的劳务费用,她和颜艺还要亏掉两千多块。

    多宁自然要求用好材料,就看合伙人颜艺的意见了。

    “必须用最好的啊!”颜艺没有任何迟疑,开口说,“我们做的是品牌,什么是品牌,就算是亏本也要保证质量。”

    多宁点头。很高兴,她和颜艺想法达到一致。

    其实,如果接单之前她让周燿帮忙做个风险规划,会不会就好一点?

    回去的车里,多宁把周燿原本要替她看计划书的事告诉了颜艺,颜艺一脸错过了两个亿的表情,看着她问:“多宁,那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答应呢?”

    她没有不答应啊,多宁睨回颜艺一眼;她也是会甩锅的人,轻声提醒颜艺说:“不是你要搞同学聚会么?创业第一步,人脉和关系……你说的。”

    颜艺解释:“那是……最笨的办法啊,问题是周燿如果帮我们规划创业方向,就是一条创业捷径。现在我们可以走捷径,为什么要绕路?”

    多宁继续辩解,同样用颜艺原来的话:“那你之前还说要靠自己?”

    “那不是我没男人了么?”颜艺反驳,“所以只能靠自己啊。”顿了下,“但是你现在有啊,你就不能带着我一块靠靠你的男人么?”

    她的男人……周燿吗?多宁不再同颜艺论辩了。不过她倒是明白了,女人的口才基本靠发挥,现在颜艺就比她发挥得好,好很多。

    因为她被说服了。

    “对了,等会你联系联系周燿。”颜艺提醒她说,同时告诉她一件事,“中午周燿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了……感觉有些生气你帮我对付王烨。你打电话的时候记得说说好话,好听的话。”

    多宁:……

    颜艺教她:“可以撒撒娇,男人都吃这一套。”

    多宁:……

    颜艺不再说:“好吧……但失败经验也是经验啊。”

    ……

    多宁是回到a市下了高速再给周燿打电话,高速出口朝西北面,夕阳的余辉像是碎金片一样镀在挡风玻璃,遮住了她一半的驾驶视线。

    多宁重新戴上墨镜挡光,等周燿电话接通便出声问:“周燿,你中午给我打电话,是要找我吃饭?”

    呃,怎么感觉她一戴墨镜就立马牛叉了。

    手机里,周燿没说话,对她呵了呵气。

    除了戴着墨镜,多宁耳边还挂着蓝牙耳机;然后除了牛叉起来,脸皮也厚了些。她咳嗽一下说:“我现在有空了。”

    周燿那边还是没说话,过了半会,他告诉她:“但是我现在跟别人在吃饭了。”

    “……”

    “天信的副总,叶思思。”周燿补充一句,口吻很平实。

    ……叶思思?

    周燿似乎理解她突然的沉默,替她确定猜测说:“没错,就是你我都认识那位叶思思。”

    “那算了。”多宁说。舌头差点不小心咬了下。

    “过来吧。”周燿几乎和她一块出声。

    什么!

    随后,周燿已经把餐厅地点报给了她,接着告诉她:“还没有开始点菜。”

    多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