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chapter13
    ……这是有情况么?

    情况还真有那么一点,但是绝对不多,不多。颜艺先点头,然后摆手否定。

    如果说每个女人心里都会藏着一些难以启齿的秘密,顾嘉瑞就是颜艺女孩时期最最最羞于开口的秘密。如果是大学时期,对那晚的事情颜艺是不可能说出来;但现在她都是一枚失婚少妇,对方又出了家。她就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了。

    甚至可以将那晚未遂的情|事当成她郑颜艺人生里的一场风花雪月……她和大师的风花雪月,想想还有些小带感呢!

    微微仰了仰头。

    颜艺开始交代自己同顾嘉瑞那点有过的情况——那夜两人未完成的奸—情。

    “多宁,你还记得你大二过生日那天吗?”颜艺抿了抿唇,先提起了事情的开头,“就是除了替你过生日,我们和周燿宿舍的四大帅哥一起搞联谊了……”

    多宁点头,她生日,她当然记得。借着她生日搞联谊活动还是苗苗提出来的想法,因为当时苗苗正在追邬江。

    对,颜艺跟着一块回忆起来。

    多宁生日在12月底,圣诞节后两天,正是a市寒流回升最冷的时候。那天的生日会暨联谊会地点安排在a市老时代广场,大家先是一块在自助西餐厅吃了丰盛的晚餐,然后集体去了ktv唱歌,气氛好到整个城市的夜晚都美轮美奂起来。

    因为圣诞才过去两天,那些圣诞节装扮起来的彩灯和喷绘都还保留着,街头随处可见都是小星星和红色圣诞帽,浪漫又可爱。

    戳得少女心噗通噗通,仿佛身体里藏了一个鼓鼓的氢气球,让心情变得飘飘然。

    ……这,这不是废话。那样的夜晚氛围,特别令人沉沦,知道吗?尤其对方还是一个迷人到不像话的男人。

    颜艺望着多宁,可以稍微感受一下吗?

    多宁点点头,可以。

    没错。当时那样的气氛,对没有谈过恋爱又沉迷爱情小说里的她,是非常可怕的一个夜晚。颜艺想了想,继续说:“吃完牛排我们就上k房唱歌,本来计划通宵。但过了一会,你要回去,周燿跟你一起走了,是不是?”

    嗯。多宁继续点头,同样回想那晚的事。她回家是她妈妈临时给她打电话,让她早点回家,说好的通宵生日派对只能提早离场。她和周燿家住附近,她要回去,周燿自然跟她一块走。

    颜艺记得没错,那晚的城市街头的确很漂亮。最重要那晚周燿特别帅,虽然没有像顾学长那样穿成熟的大衣,只是黑色羽绒服搭直筒牛仔裤,也是十分帅气逼人。他刚理了发,头发短而削薄,露出两只冬天里被冻得红红的耳朵;羽绒服里是一件白色高领衫,衬得脖颈修长,模样劲秀坚毅……

    为什么她记得那么清楚,因为这些她都在日记里写过一遍。

    颜艺的回忆就没多宁那么清楚,但也能想起那晚的顾嘉瑞有多妖孽。多宁和周燿离开后,邬江也找了理由走了,何昊跟着邬江一块走。

    苗苗因为追邬江,同样丢下她追邬江去了。

    但是周六包场诶!钱都付过了诶!难道就要离场了?太浪费了吧……

    反正颜艺要继续唱下去,之前因为人多,还有麦霸周燿为寿星多宁连续献唱了好几首,她根本没有抢到几次麦,刚好他们都走了,她可以一直霸着麦不离手了。

    同样没有走是顾嘉瑞,姿态漂亮地靠着沙发;双腿交叠,捏着一只杯子,眸光含笑地听她唱了一首又一首。

    然后,屏幕里多了一首男女对唱的情歌。顾嘉瑞夸她唱歌好听,邀请她一块唱。

    ktv柔软的环形沙发,她和顾嘉瑞唱着唱着坐在一起,唱着唱着,顾嘉瑞将手搭在了她肩头,撩人的气息若隐若现地接近着她。

    后面,颜艺完全唱不下去了,控制着心跳故作镇定。握着麦的手心,已冒出了细细的汗。

    “冷吗?” 顾嘉瑞突然靠过来,温柔地出声询问她,“需不需要空调调高点。”

    随后,他还碰了下她的手,像是感受她的体温凉不凉。

    ……

    后面,完全就像是电影里演绎的那样,顾嘉瑞吻住了她,深深地吻着她。他还摸了她的肚腩,夸它软乎乎很可爱。

    当然,还有她的36d。

    那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揉捏胸部,她紧张得不像话,躺着沙发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感觉自己像是被男妖精勾了魂,完全变得神志不清。

    后面,她还跟顾嘉瑞去了酒店。

    然后——

    颜艺停了下来,撩了撩眼皮,看向多宁说:“我是不是说得太露骨了?”

    多宁面色微红,摇了摇头。没事,大家都是成年人。

    “来到酒店,开了房间,顾嘉瑞就去洗澡了,然后……”颜艺又停了下来。学着她以前追文那些作者,像是羊拉屎般,一点点地挤重点。

    然后在最重点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后呢?”多宁忍不住问了出来,眼眸水亮,脸颊泛红。就算是一篇小黄文,断在这里也是不尽人道啊。

    “然后就是——他去洗澡,我逃走了。”颜艺笑呵呵地说了出来,哈哈哈,她是不是很棒,很有自制力,最后一刻还能从狼口里逃了出来!

    从而顺利保住了自己节操。

    当然……她保住的节操一样给了王烨那个烂人。

    多宁:……

    “哎!”

    说完一切,颜艺叹气一声。

    “颜颜……”多宁望着颜艺,以为颜艺难过那晚发生的事,正想着说点什么安慰话。

    颜艺抬了抬头,开口对她说:“你说那时候我为什么要逃呢!太可惜了……不然我就是一个睡过大师的女人诶!”

    多宁:“……”

    但,也是差点睡过大师的女人啊……

    不过颜艺把这事一说,多宁倒是明白后面为什么只要有顾嘉瑞在的场合,一向爱热闹的颜艺就自觉不去,没想到是有这样一出。

    多宁点了点头。难怪颜艺对顾学长出家这事这样幸灾乐祸。的确,像顾嘉瑞这样男人,皈依佛门挺好的。

    然后出于好奇,颜艺从她这里要走了顾嘉瑞的微信号。多宁给了,但不得不提醒了一句:“不管顾学长以前什么样,他现在是一个出家人了。”

    “知道。”颜艺对她挤挤眼睛,保证说,“放心,我绝不会乱来的。”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颜艺跟她讲了一出男女情|事,夜里多宁也想到了她和周燿的第一次欢爱,也是唯一的一次。因为后面,她和他很快就和平离婚了。

    其实结婚后那段时间,她觉得周燿有些不对劲,虽然每天仍旧轻松愉快的样子,时不时开玩笑逗逗她,瞧着同以前并没什么区别;但她可以看出周燿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那阵子,夜里周燿几乎每晚起来去躺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少许的烟味。

    周燿抽烟并不上瘾,但是那段时间,他抽得很勤。一包烟,两天就没了。她问过周燿是不是有心事,但周燿什么都没说。

    他那人就这样,不想说的事,没有人可以问得出来。可是她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啊。

    第二天夜里她一直没有入睡,侧着身,闭上眼假装睡着。半夜,她察觉周燿再次起身,然后她转过身拉住了他的手——

    既然她和他结婚了,她就是他的妻子,她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周燿。她想要两人关系更亲密一点,她要和他亲密地分享彼此……

    周燿吻住了她,像动情的男人吻他的女人那样,越来越深愈来愈急,但后面进入的时候两人还是都很难受。她和他从小认识,是永远最好的朋友;他们了解熟悉彼此,没有人比她和他关系更好,认识更久。但是,她和他却还不能自然而然做亲昵事。

    像那些真正相爱的情人,顺其自然地分享彼此,从身体到灵魂。

    她和周燿没有。

    后面,很快周燿就同她提出了离婚。他说前阵子压力很大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他爱上了别人。他很痛苦,他没办法,他希望能离婚。

    他很痛苦,他没办法,他希望能离婚;三句话,周燿快准狠地拿捏住了她的命脉,逼得她无法还击。她很想骂他混蛋,但她还是答应了。

    反正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

    离婚对她来说也只是失去一个不爱她的丈夫,但周燿还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是不是?

    “是啊。”周燿那天穿着整齐衬衫西裤,看起来清隽内敛,说出来的话却像冷水沉沉倾泻,好比最后他碰了碰她的脸说,“多宁,离婚以后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可是,她早已经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啪嗒——”

    多宁打开了卧室的灯,趿着拖鞋出门,到外面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盥洗台,镜子里的她双眼微红。

    像是一只委屈的兔子。

    第二天,多宁同样起来画兔子,最后处理电脑里公仔兔的3d图。为了六一之前赶出100只兔子,她和颜艺已经分工明确,她负责制图选择布料以及填充物,颜艺负责联系玩偶加工厂,和计算成本和人工。

    alice玩偶工作室就这样因为第一单生意开业了。

    今天,她和颜艺还要去一趟海城,因为颜艺联系的布偶加工厂就在海城千山;是颜艺爸爸一个朋友的朋友的叔叔开的工厂。

    海城很小,做生意的人却很多,所以每个人都特别擅用人脉关系。颜艺爸爸也是开工厂接单的生意人;颜艺从小耳濡目染,加上性格热络擅长交际,一下子就搞定了她原先担心的加工问题。

    咳咳,颜艺的确擅长交际,不过大清早她对着手机微信聊天框,已经打不出一句话了。昨晚她加了顾嘉瑞也就是一诚大师的微信号,第二天她发现好友申请已通过。

    立马,她发了一句:“还记得我吗?”

    她的微信请求直接用真名,头像也是一张大写的自拍照,就不知道这位一诚大师还记不记得那个差点被他拐到酒店开车的无知少女。

    慢慢悠悠,一诚大师回复了她:“郑施主,你好。”

    很好,还记得她。

    颜艺再次输入:“顾嘉瑞,你真的出家了吗?”

    顾嘉瑞头像是一张木鱼照片。她问完之后,木鱼头像闪动了两下,弹出了一句话:“出家人不打诳语。”

    看来真出家了啊……颜艺再次发问:“你为什么出家啊,是被女人甩了么?”

    木鱼再次闪动,顾嘉瑞回复过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郑施主,请不要过多提及前尘往事。”

    颜艺有些懵逼,讽刺了一句:“真想不到你也可以当和尚!”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只能说小僧与佛法有缘。”

    木鱼头像继续回复了过来,用的是华文行楷字体;似乎每一字里都透着一股子的心如止水和淡然超脱。

    颜艺难以置信顾嘉瑞可以装x成这样,果然当了大师就是然不一样。她本想回一句“没错,这就是因果报应。”

    想想还是算了,善哉善哉。

    ……万一顾嘉瑞念经咒她怎么办。

    颜艺不再搭理,和多宁一块出发去了海城,尽量当天去当天回。但是除了跑加工厂,她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多宁……”颜艺一边开车一边提了出来,“等会工厂事情忙完,你可不可以陪我……”

    颜艺欲言又止。

    副驾驶,多宁正玩着闪闪平时最爱玩的消消乐游戏,抬了抬头问颜艺:“什么事啊?”

    “陪我去趟我前夫家。”颜艺有些纠结地开口,“我还有东西丢他们那边,要取一下。”

    “好。”多宁点头答应,放下手机,望着颜艺说,“不用怕,我陪你一块。”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