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chapter12
    万万没想到一诚大师竟会是顾学长。

    多宁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又不得不正视这个天庭饱满、高鼻深目的一诚大师真的是记忆里的顾嘉瑞。想到乘坐游船过来时周燿说要留她一个惊喜,多宁只想闭眼骂人……这哪是惊喜,根本就是炸弹啊。

    偏偏眼前一诚大师样子庄重严肃,双眼慈悲地望着她,即使周燿提醒她不要被骗,她还是有些被震慑住了,想她要不要双手合十参拜一下。

    就在这时,一诚大师伸出手摸了下她的头,温柔开口说:“多宁,好久不见。”

    多宁:……

    像是一诚大师在她脑袋画了一个圈圈,多宁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但是这样的一诚大师,同记忆里的顾学长还是有几分重合。

    记忆里,顾嘉瑞又是什么样子呢。

    周燿比她长一岁,也就比她早一年上大学。她第一次见顾学长就是周燿带着高三的她和他的室友们见面吃饭。

    四人宿舍,除了周燿其他三人分别是顾嘉瑞、邬江,以及何昊。顾嘉瑞是他们的寝室长,比他们三个都长一岁;也是他们四人里面性格最温柔的男人。

    允许她用的是男人,不是男孩。

    因为顾嘉瑞给人感觉太成熟了。

    那样的成熟可以说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第一次见面他伸手摸她头时的温柔笑意;比如他说话做事永远不急不慢不慌不忙;比如他情史丰富大学时期有很多很多女朋友……

    诸如种种,顾嘉瑞根本没有任何男孩的样子,完全是一个花心又成熟男人的做派。用周燿以前的话来说,他还在穿美特斯邦威,顾嘉瑞已经穿上海澜之家了。

    问题是,这样的顾学长怎么会出家呢?还成了这里的一诚大师……

    多宁憋红着一张脸,转过头看了看周燿,周燿一副早就习惯的模样;随即伸手将她往他这边带了带,凉凉地直呼顾学长的法号说:“怎么样,一诚大师,说好的见面礼可别忘了。”

    顾学长只是笑了笑,主动问候她:“多宁,你是最近刚回国吗?”

    多宁抬头看着顾学长,因为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她回应顾学长的时候尽量称他的名号:“是的……一诚大师。”

    “呵。”

    旁边,周燿有些受不了,嗤笑了一声。因为有人一脸的紧张和虔诚,真像是见了菩萨一样。

    “没事,多宁你若不习惯还是称我为顾学长吧。”顾学长再次开口,语气温和又厚实,“怎么习惯怎么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重要。”

    嗯嗯,多宁赶紧点头。

    神色故作坦然,心内早一片凌乱。幸好顾嘉瑞没说出“前程往事缘散尽,从此这里只有一诚没有顾嘉瑞……”这种鬼话出来,不然她一定和周燿一样,认为顾嘉瑞在装x!

    接着,顾嘉瑞在禅房招待她和周燿,亲自给他们汤壶煮茶。

    置茶,温杯,高冲……顾嘉瑞脱下半挂着的袈|裟,穿一袭长衫半坐在榻榻米,手中泡茶的动作有着行云流水般的——做作。

    顾嘉瑞告诉她和周燿说这是今年山间最好的明前龙井,随后送了一杯茶到她手里,同时提醒她说:“小心烫。”

    茶气清幽,丝丝缕缕逸入鼻间。多宁跪坐在蒲团上方,仔细地抿了一口,口感确实上佳。

    案上又多了两盘水果和茶点,是刚刚接待他们的小师父端来的。顾嘉瑞见她仍有些局促,笑了笑问她:“多宁,你和周燿现在已经和好如初,心意相通了吗?”

    呃……

    “当然。”周燿替她回答,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不然我带多宁来见你做什么。”

    事实并没有……多宁在心里摇头。

    顾嘉瑞浅浅一笑,不再多问。

    “顾学长,一诚是……一颗诚心的意思吗?”多宁怕顾嘉瑞问太多她和周燿的问题,转移了话题,求知地发问一诚大师。她从来没有同出家人对过话,只能问一些最简单的名号来由问题。

    结果她话音刚落,周燿就奚落地笑了起来,抬了下眉对她说:“肤浅,大师哪有这样直白的。”

    多宁瞬间脸热。好像她理解的是很肤浅啊……

    “没错多宁,就是这个意思。”半坐在对面的顾嘉瑞却肯定了她的话,展开一丝微笑说,“人心惟危,惟精惟一。一诚确实就是一颗诚心向佛的意思。”

    多宁彻底惊呆了:“……”

    周燿真的也受不了了,撇过头看向窗外的青山白云洗洗眼睛,然后抬手揉了揉额头。

    ——

    “周燿,你说顾学长好好地怎么出家了?”还变得这样……超然世外。

    “鬼知道,脑子进水了吧。”

    傍晚,多宁和周燿吃了斋饭走出寺庙散步。散步是她提出的,因为她想知道顾学长怎么会变成一诚大师。没想到周燿也不知道。

    夜里的山间有鸟鸣蛙叫,唧唧哇哇连成一片。多宁抬了抬头,几颗闪烁的星星,稀稀疏疏地挂在深蓝的夜空,显得天坨山的夜里更为静寂幽冷。人变起来那么奇怪啊,比如周燿突然的一见钟情,顾学长莫名的遁入空门。

    多宁这样想,叹了一口气。

    见她还在奇怪,周燿扯出了两句话:“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不过顾嘉瑞基本是前面活得太骄奢淫逸,后面觉得没意思,看破红尘了吧。正所谓佛法无边,唯有自渡。”

    周燿也说了两句佛语,然后咳嗽了一声。

    可……真是这样么?多宁看着周燿。

    “十有八|九是这样,没得错。”

    两人来到一个偌大的荷花池旁,夜色阑珊,周燿单手放在裤袋,转了个身靠向石头护栏,吸了吸气感慨一句:“其实这样住在山间也不错,空气新鲜无忧无虑,老实说我也有些心动。”

    “心动出家吗?”多宁杵在周燿面前,怼了出来。

    “对啊。”周燿唇角扯起一点点笑意,身子稍稍往前倾,眸光又亮又深,像今夜月下荷塘里的粼粼波光;停顿片刻,他打着比方问她:“多宁,我说如果我也出家了……你会不会心疼啊?”

    他也要……出家?多宁被问得骤不及防,抬头对上周燿的眼睛。见周燿眉角眼梢全是细碎的笑意,忍不住呵了呵气。

    心疼个大头鬼。她凉凉开口:“如果你要出家,我一定亲自给你剃度。”

    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我。”周燿站起身,伸手拉她连衣裙后腰的蝴蝶结。

    蝴蝶结不经拉,一拉立马就解开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周燿拉着解开的腰带,像是牵羊一样牵着她。

    多宁咬了咬牙:“……那就放手啊。”

    周燿没有放手,一路牵着她从荷花池回到他们夜宿的厢房里。因为周燿要跟她假扮夫妻骗见面礼,顾学长只让小师父给她和周燿安排一间房。

    一间房,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在山里的古刹,如果一个人住一间房老实说多宁还有些不敢睡。洗漱之后,她换了带来的睡衣睡裤,爬上两张木板床的另一边。

    主动将靠窗那边留给了周燿。

    “我没带睡衣。”周燿突然开口说,站着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她。

    所以呢……

    周燿抬起手,开始脱衣服。多宁半托着身子,看着周燿大大方方地脱掉上衣,下裤,然后只留一件四角短裤上了床,躺到了另一边。

    “不准多看。”周燿瞧了瞧她,出声提醒她。

    又不是没见过。多宁偏了下头,继续躺好。

    两张板床放在一起,但中间搁着一个类似小方桌的案子。她和周燿安分地各睡两边。

    然后夜里,周燿还是自觉穿上了衬衫和西裤。半夜三更,他和她都被蚊子咬醒过来。明明她穿了睡衣,但她小腿上的红包还要多一些。周燿过来她这边,一块替她挠了挠小腿,边挠边说:“要不,我去找点驱蚊水什么。”

    确定么,多宁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钟,夜里2点啊。

    那怎么办。

    继续睡吧,睡不着;不睡吧,又困得要闭眼。

    两人躺在一块,周燿闭着眼睛,开口问她:“多宁,说说这几年你在多伦多的事吧。”

    多宁也是闭着眼,反问周燿:“……哪方面。”如果真要说起来,她能说太多事情。

    “随便都可以。”周燿发出一个哈欠声,给她找了一个切入点,“比如外面有没有男人追你。”

    多宁一时没出声。

    “没有?”周燿笑了下,类似嘲笑。

    “……不是,我只是在算算有多少个。”多宁回答。

    周燿:“……”

    第二天,梵音响起,天坨山每座古刹都响起了一道道晨钟。多宁起来出门,遇见了正要去做早课的顾嘉瑞。顾嘉瑞对她合了合手,笑着问她:“多宁,想不想去看我做早课?”

    面对顾学长的邀请,多宁不知道怎么拒绝:“……可以吗?”

    顾学长望了望她:“当然可以。”

    这世上最要命的事是什么,原本温柔的男人当了庙里大师更温柔了。多宁跟着顾学长去大殿做早课,莫名想到昨晚周燿说要来出家,如果周燿也过来这里当一段时间的和尚,会不会也会变温柔呢?

    脑里浮现出周燿光头小和尚的q版模样,多宁忍不住笑了笑。

    因为真的太可爱了。

    殿宇宏伟,佛法庄严。多宁双膝盘坐大殿,一块听顾学长给弟子们做早课,只要想到周燿光头小和尚的样子,嘴角就绷不住往上翘。

    怎么办,她快要控制不住她自己。偏了偏头,她便看到了周燿从窗户走过来,英挺高大地站在正厅大门,蹙眉看着跪坐角落边边的她。

    多宁赶紧起来,偷偷溜了出来。

    “傻。没盯你一会就被骗来了。”周燿说,十分不耻她被顾学长骗来听早课的行为。

    多宁没吭声,因为她是被自己的好奇心骗来的。

    “如果我不快点过来,等会是不是就要笑场了。”周燿又说,带着她走下了大殿石阶。他双手插着口袋,即使衬衫发皱,不影响还是一副帅帅酷酷的样子。

    多宁没有辩解,点了点头。

    周燿摇头,顿了下,也抽了下唇角。有些好笑。

    多宁和周燿要出发回a市了,临走前她和周燿还是参拜了古刹里各位神佛。和周燿一块跪在神佛面前,多宁不知道要求什么。妈妈的事让她不太相信神佛,虽然她也明白神佛只是一个心灵寄托。好比顾学长出家,不一定也是真信有什么神佛。

    “求什么啊?”多宁出声问了旁边周燿。

    “随便求吧。”周燿懒懒地对她说,“如果实在没什么可求的,就求求子嗣什么的。”

    说完,周燿已经开始求了起来,不咸不淡地对着佛主说:“佛主保佑,保佑我周家多个聪明可爱的宝宝。”

    “啪嗒——”

    多宁手中的签筒差点掉落了地上。

    “我妈,你杜老师每次拜佛必说的一句话。”周燿回过头,教她如何求佛。“类似这样,求吧。”

    “嗯……”多宁点了点头,望了望大殿里法相庄严的佛像,闭上眼睛,心里没有任何的请求。

    求佛要心诚则灵。所以,她还不如什么都不求。

    夜里,多宁回到a市蓝天花园已经晚了,周燿送她到了之后也回了他公司附近的住宅。

    颜艺一直等她没有睡,逼问她昨夜有没有发生关键事情。

    佛门清净之地啊,就算她和周燿真是一对男欢女爱的情人,她也怕佛主找她谈话呢。天坨山回来之前,她得到了一串佛珠子,顾学长送她的见面礼。小叶紫檀,深沉又光亮的大珠子一颗颗串在一起,十分漂亮。此外,顾学长还多送了她几串梨花木佛珠。

    多宁把顾学长多送的几串梨花佛珠子给颜艺挑选。颜艺以为是她买回来的纪念品,感慨现在仿品都那么逼真了。

    她告诉颜艺,佛珠不是寺庙外面小店买来的纪念品,是顾学长送的见面礼。

    “哪个顾学长?”颜艺问,眼睛眨了眨。

    “顾嘉瑞。”多宁说,实在憋不住什么都不说,她什么都告诉了颜艺说,“就是周燿以前的室友,长得很帅很迷人的那个……他出家了。”

    “什么!”颜艺嘴巴也张了张,“顾嘉瑞出家当和尚了?!”

    是啊。如果没有亲眼所见肯定不会相信;刚好回来的时候她和一诚大师留影了一张照片。多宁打开照片给颜艺看。

    颜艺接过她手机,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和身穿僧服顾学长的合影,还是有些不相信:“cosplay……一定是cosplay!”

    如果cosplay就好了。对了,顾学长加了她微信!

    多宁一块找出顾学长的微信号给颜艺看。刚好,五分钟前顾学长还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四个字——“和静清寂。”

    “老天有眼!”

    两分钟后,颜艺哈了哈气,难以自持地幸灾乐祸起来,对她说,“多宁,我一直想那位顾贱人能被什么女人降服,没想到被佛主收服了……”

    顾贱人?一诚大师?

    多宁瞅了颜艺两眼……这是有情况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