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chapter11
    多宁答应了周燿今天一块去寺庙……吃斋饭。具体去哪家寺庙,去祈福,还只是吃斋饭,都需要到了地方才知道。

    周燿说一个小时后过来接她,多宁应声说好,挂上手机。手机里还有两条未查看短信,来自全球通的系统短信,提示这个月她被手机号137xxxxxxxx的用户赠送了10个g的免费流量。

    短信是30分钟前发来了。多宁忍不住乐了乐,昨天周燿说送她10g,不只是说说而已啊。

    像是赚了10个亿,多宁心情夷愉地活动了活动脖子,然后合上电脑本起来换衣服;打开衣柜,从里面拿了一件素净的连衣裙。她这次回国没有带太多衣物,来来回回就穿那么几身,这件连衣裙还是上次她和颜艺一块逛街买的。

    连标签都没有扯。

    连衣裙是初夏新款,搭配了一条纤细的腰带,需要从腰后绑蝴蝶结;多宁试了几次没成功,只好去求救颜艺。颜艺正在房间跳减肥操,左三圈右三圈,见她站在门口,关掉音乐,抬了抬手指,勾搭她进门:“来来来,说说这是要出门勾引谁呢?”

    多宁笑着告诉颜艺周燿约她等会去寺庙吃斋饭,所以,中午就不陪她一块吃饭了。颜艺点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揶揄少不了:“果然还是勾引周大帅哥啊。”

    是啊。多宁点了下头,转了个身,让颜艺帮她系下蝴蝶结。颜艺最擅长就是打蝴蝶结,多宁扭过头看后面的落地镜,颜艺将她后腰的蝴蝶结扎得非常漂亮。

    “这小腰,真的好棒喔!”颜艺突然拢了拢她的腰身,狠狠地揩油一把。

    痒——

    “你的不是更棒。”像是大学时候相处那样,多宁回过身回击,伸出爪子作势要袭击颜艺的36d;其实她只是敢作势作势而已……不料还未碰到,颜艺已经抓住她的两只手,无谓又无惧地贴上自己的胸,按了按。

    调戏突然变成了强行的反调戏,多宁双手猝不及防地按在颜艺胸前的柔软处,脸蛋倏地红了起来。

    “怎样,够大够傲人吧。”颜艺骄傲地昂了昂下巴,故意拉扯着腔调发问她,“是不是一直很肖想,很羡慕啊?”

    嗯……很肖想,很羡慕。

    “那感觉又如何?”颜艺继续调戏她,像是古代的那种浪荡大爷。

    感觉……很好。软软的□□的,是她从来没有在自己这里体会到的柔软和巨大。多宁羞愤得难以自己,推开了颜艺,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颜艺这个女流氓!

    颜艺哈哈大笑,她最喜欢就是多宁容易害羞的样子。想到了什么,颜艺追出来问:“那个你们去寺庙,要过夜么?”

    不,过夜吧。

    多宁脸颊绯红未褪,偏过头看颜艺,哪有去寺庙过夜的。

    颜艺故作高深莫测,从上到下瞧着多宁干净又端庄的模样,摇摇头说:“不过夜真是可惜喽。”

    多宁听懂颜艺话里意思,对着颜艺咧了嘴。手机再次响起,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名字,滑动屏幕接听,主动问周燿:“……是到了么?”

    “不是。”手机里周燿对她说,“我突然想到今天我们到的时候应该晚了,需要在寺庙过一夜,你带点洗漱品过去。”

    多宁:……

    打脸来得太快,多宁选择闭口不言。对面,听到主要讲话的颜艺已经乐不可支,张张嘴说:“周大帅哥果然不负我期待。”

    ——

    多宁没想到周燿要去b市的天坨山吃斋饭,难怪说到了就晚了。因为a市到b市需要四五个小时的开车时间,b市到天坨山还要乘坐游轮,即使现在立马出发,等到了山里寺庙肯定要傍晚了。

    下午2点,多宁坐在轮船餐厅吃周燿买来的小面包和坚果,抬眸撇了周燿一眼。对面,周燿自己吃一碗牛肉泡面,里面放了两截火腿肠。

    唇角扯起少许笑意,周燿夹了半截火腿肠送到她嘴边:“来,吃一口。”

    玉米味的火腿肠一点都不好吃。多宁有些嫌弃,但还是张嘴咬了一口。

    周燿很满意,嘴角翘得快要上了天,露出了他那口标志性的白牙,光洁闪亮。因为周叔叔是牙医,周燿从小牙齿好得堪比牙膏里的样子。不知道这几年周燿是不是皮肤黑了些,牙齿显得更是白亮。

    “为什么突然去天坨山啊。”她开口问周燿。

    “前阵子忙坏了,看今天空气好就出来玩一趟呗。”周燿回她,顿了顿又说,“顺便看一位老朋友。”

    “你有朋友是天坨山人?”多宁有些好奇,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周燿告诉她,然后露出一些惋惜神色。

    多宁眨了下眼睛,低低发问:“……难道他出家了啊?”

    “聪明,答对了。”周燿夸她,对她抬了下大拇指。

    多宁眼睛睁得圆圆的,十分好奇是周燿哪位朋友,又觉得关心这个不太礼貌,忍住没有多问。周燿见她好奇又憋着不问的样子,俊脸帅气得粲然一笑,对她说:“先留个惊喜,等到了就知道了。”

    惊喜……惊喜个溜溜球啊。

    多宁撇过脸看向外面的无边无际的海域,露出了若隐若现的酒窝;因为憋不住,她还是弯了弯嘴。突然伸过一只手,周燿替她捋了下额头被风吹乱的头发。

    多宁瞧了他一眼,偏了下头。

    “手痒。”周燿拿开了手。

    多宁看着外面一股股翻涌的海波浪,思绪也跟着涌动起来,其实像今天这样出去玩,她和周燿真不是第一次。小时候是两人从幼稚园逃出去小玩,长大后是一块买票坐车出门大玩。

    结果很奇怪,她和周燿这样青梅竹马的感情,五年前居然输给了所谓的一见钟情。

    对,五年前周燿告诉她,他对叶思思一见钟情。

    像是,整个世界都亮了。

    所以他之前和她在一起,天都是暗的么?

    真是好浪漫的一见钟情噢……多宁心里吐槽,她怎么就没有过一见钟情的对象。多宁托着腮,然后转了转脑袋,左看看右看看。

    “看什么?”周燿发问她。

    她回答:“看有没有帅哥。”也好来一个一见钟情。

    “瞎!”周燿摆正她脑袋,命令说,“帅哥就在你对面……现在给你看十分钟,不准移眼。”

    多宁:……

    轮船很快抵达天坨山码头,多宁和周燿一块下船;走过水平不稳的铁板时,周燿出手牵了她一把。然后放开手,两人各走各的路。

    然后码头到周燿朋友所在的山寺庙还需要一段路。周燿花钱租了一辆橘色的电动小车,载着她上山了。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天坨山是佛教圣地,沿途风光自然十分漂亮。

    多宁不是第一次来天坨山,甚至来了很多次。她妈妈以前是很虔诚的佛教徒,每到初一十五都会上山烧香祈福,时不时参加一些佛寺的开光活动。

    妈妈这样信天上的神佛,但是,老天给她的结局却很不好。

    此时此刻山风轻拂,午后阳光穿过树叶里的空隙洒落下来,空气里透着淡淡的金色。多宁仰着头,微微眯了眯眼睛。

    “想到阿姨了。”周燿出声问,略略地扫了她一眼。

    多宁轻轻点了下头:“嗯。”

    “哎……周大爷给你唱首歌。”周燿笑着对她说,“来,点一首吧。”

    这个对话,是周燿以前哄她开心的常用方式。周燿唱歌一直很好听,而且很喜欢唱,初中为了参加校园十佳歌手比赛独领风骚。每天放学她都要陪他去ktv练歌,因为她手速慢,怕作业来不及做;当时情景就是她趴在点歌台写作业,周燿拿着麦克风对着她一遍遍演唱。

    一首歌结束,她还要抬起头,配合地拍手鼓掌。

    当然,周燿上了高中就没这样风骚了,用他的话来说,他怕太多女孩会爱上他。

    往事浮现眼前,连眼前时光都变得动人。既然周燿开口了,多宁自然不会客气,立马点了一首男神的歌。周燿摇了摇头,咳了咳嗓子,清唱起了李健的《贝加尔湖畔》。

    周燿唱得轻轻扬扬,慵慵懒懒;多宁将车窗半开,微风徐徐而来,然后空气都变得靡靡软软。她靠着副驾驶,跟着周燿一块轻哼起来。

    直到,来到了天坨山最高的一座山寺庙。

    太阳,已经落到了半山腰。

    接待她和周燿是一位身材矮小的小师父,周燿对小师父直告来意:“我要带人见你们的一诚大师。”

    一诚大师……

    多宁站在周燿身边,环顾了四周环境。这里是一个四合院落,朱红的屋檐,锃亮的门钹,中间种着一棵老槐树。不比外面香火旺盛,里面幽静清雅,别说游客,连僧人不多。原因是外面入口放着一个禁止入内的牌子。

    当然,周燿带着她进来时直接无视了那块牌子。

    很明显,周燿也不是第一次过来,因为小师父为难叫出了他的名字:“周施主,你怎么又来了……”

    好像,一诚大师并不太想见周燿啊……

    所以,一诚大师到底是谁?多宁眨巴眼睛,实在想不出来周燿身边哪位朋友境界会这样高,高到看破红尘顿悟皈依了佛门。

    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你就这样告诉你的一诚师父,我今天是带着老婆过来跟他要见面礼的。他不想见我,也要见见我老婆。”周燿说。

    说完,还拿起了她的手,展现给小师父看。

    小师父:“……”

    “……”多宁也说不出话来,刚好可以不点破周燿的谎话。

    小师父一脸无奈,进去通报了。

    多宁抽回了自己手,心里有些别扭,尤其想到叶思思:“周燿,我现在不是你老婆了。”

    “以前是。”

    “但现在不是。”

    “……那也没事啊。”周燿将一只手放在她肩膀,轻轻压了压,身子跟着微微地斜靠过来,“咱们先骗到见面礼再说,见面礼归你,行不行?”

    稀罕啊。多宁挑了下眉,她现在只好奇一诚大师是谁。

    “等会你见到一诚大师记得别叫他名字。”周燿对她嘱咐说,像是好意告知她。

    “为什么?”多宁开口问。

    “因为他——”

    周燿还未说完,厢房的门先打开,从里面徐徐走出了一个年轻的高大男人;光头,身披棕色袈|裟,面目庄严又……熟悉。

    “顾学长!”多宁忍不住惊呼地叫了出来。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会是顾嘉瑞……

    “在下一诚,许施主你好。”顾嘉瑞淡淡开口,和善地提醒她说。

    “因为他会跟你装逼。”耳边,周燿也淡淡地补完了刚刚要说的话。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