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chapter11
    多宁答应了周燿今天一块去寺庙……吃斋饭。具体去哪家寺庙,去祈福,还只是吃斋饭,都需要到了地方才知道。

    周燿说一个小时后过来接她,多宁应声说好,挂上手机。手机里还有两条未查看短信,来自全球通的系统短信,提示这个月她被手机号137xxxxxxxx的用户赠送了10个g的免费流量。

    短信是30分钟前发来了。多宁忍不住乐了乐,昨天周燿说送她10g,不只是说说而已啊。

    像是赚了10个亿,多宁心情夷愉地活动了活动脖子,然后合上电脑本起来换衣服;打开衣柜,从里面拿了一件素净的连衣裙。她这次回国没有带太多衣物,来来回回就穿那么几身,这件连衣裙还是上次她和颜艺一块逛街买的。

    连标签都没有扯。

    连衣裙是初夏新款,搭配了一条纤细的腰带,需要从腰后绑蝴蝶结;多宁试了几次没成功,只好去求救颜艺。颜艺正在房间跳减肥操,左三圈右三圈,见她站在门口,关掉音乐,抬了抬手指,勾搭她进门:“来来来,说说这是要出门勾引谁呢?”

    多宁笑着告诉颜艺周燿约她等会去寺庙吃斋饭,所以,中午就不陪她一块吃饭了。颜艺点头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揶揄少不了:“果然还是勾引周大帅哥啊。”

    是啊。多宁点了下头,转了个身,让颜艺帮她系下蝴蝶结。颜艺最擅长就是打蝴蝶结,多宁扭过头看后面的落地镜,颜艺将她后腰的蝴蝶结扎得非常漂亮。

    “这小腰,真的好棒喔!”颜艺突然拢了拢她的腰身,狠狠地揩油一把。

    痒——

    “你的不是更棒。”像是大学时候相处那样,多宁回过身回击,伸出爪子作势要袭击颜艺的36d;其实她只是敢作势作势而已……不料还未碰到,颜艺已经抓住她的两只手,无谓又无惧地贴上自己的胸,按了按。

    调戏突然变成了强行的反调戏,多宁双手猝不及防地按在颜艺胸前的柔软处,脸蛋倏地红了起来。

    “怎样,够大够傲人吧。”颜艺骄傲地昂了昂下巴,故意拉扯着腔调发问她,“是不是一直很肖想,很羡慕啊?”

    嗯……很肖想,很羡慕。

    “那感觉又如何?”颜艺继续调戏她,像是古代的那种浪荡大爷。

    感觉……很好。软软的□□的,是她从来没有在自己这里体会到的柔软和巨大。多宁羞愤得难以自己,推开了颜艺,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颜艺这个女流氓!

    颜艺哈哈大笑,她最喜欢就是多宁容易害羞的样子。想到了什么,颜艺追出来问:“那个你们去寺庙,要过夜么?”

    不,过夜吧。

    多宁脸颊绯红未褪,偏过头看颜艺,哪有去寺庙过夜的。

    颜艺故作高深莫测,从上到下瞧着多宁干净又端庄的模样,摇摇头说:“不过夜真是可惜喽。”

    多宁听懂颜艺话里意思,对着颜艺咧了嘴。手机再次响起,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名字,滑动屏幕接听,主动问周燿:“……是到了么?”

    “不是。”手机里周燿对她说,“我突然想到今天我们到的时候应该晚了,需要在寺庙过一夜,你带点洗漱品过去。”

    多宁:……

    打脸来得太快,多宁选择闭口不言。对面,听到主要讲话的颜艺已经乐不可支,张张嘴说:“周大帅哥果然不负我期待。”

    ——

    多宁没想到周燿要去b市的天坨山吃斋饭,难怪说到了就晚了。因为a市到b市需要四五个小时的开车时间,b市到天坨山还要乘坐游轮,即使现在立马出发,等到了山里寺庙肯定要傍晚了。

    下午2点,多宁坐在轮船餐厅吃周燿买来的小面包和坚果,抬眸撇了周燿一眼。对面,周燿自己吃一碗牛肉泡面,里面放了两截火腿肠。

    唇角扯起少许笑意,周燿夹了半截火腿肠送到她嘴边:“来,吃一口。”

    玉米味的火腿肠一点都不好吃。多宁有些嫌弃,但还是张嘴咬了一口。

    周燿很满意,嘴角翘得快要上了天,露出了他那口标志性的白牙,光洁闪亮。因为周叔叔是牙医,周燿从小牙齿好得堪比牙膏里的样子。不知道这几年周燿是不是皮肤黑了些,牙齿显得更是白亮。

    “为什么突然去天坨山啊。”她开口问周燿。

    “前阵子忙坏了,看今天空气好就出来玩一趟呗。”周燿回她,顿了顿又说,“顺便看一位老朋友。”

    “你有朋友是天坨山人?”多宁有些好奇,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周燿告诉她,然后露出一些惋惜神色。

    多宁眨了下眼睛,低低发问:“……难道他出家了啊?”

    “聪明,答对了。”周燿夸她,对她抬了下大拇指。

    多宁眼睛睁得圆圆的,十分好奇是周燿哪位朋友,又觉得关心这个不太礼貌,忍住没有多问。周燿见她好奇又憋着不问的样子,俊脸帅气得粲然一笑,对她说:“先留个惊喜,等到了就知道了。”

    惊喜……惊喜个溜溜球啊。

    多宁撇过脸看向外面的无边无际的海域,露出了若隐若现的酒窝;因为憋不住,她还是弯了弯嘴。突然伸过一只手,周燿替她捋了下额头被风吹乱的头发。

    多宁瞧了他一眼,偏了下头。

    “手痒。”周燿拿开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