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chapter10
    多宁对男女感情一向不够敏感,别人一眼能看出的猫腻,她可能需要告知才茅塞顿开。同样,她也不喜欢参与和讨论别人的感情,胡乱出谋划策。

    什么能力做什么事,性格决定她并不是一个热衷牵桥搭线的人。

    所以关于邬江所说的媒人身份,多宁觉得自己更多是枉担虚名。事实只是她和周燿的关系,让两个寝室交往多了些;替苗苗和邬江建立了一个联系点。

    中间,她并没有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不过苗苗大学为什么喜欢上邬江,然后坚持不懈地追求邬江这件事,确确实实同她有些关系。

    莫非刚刚邬江敬她酒指的也是那件事么?

    那是大二上学期,她苗苗颜艺和老大一块出去吃那种学生价半票的自助烧烤,然后夜里8点苗苗便急性肠胃炎了,满额虚汗地纠结成了一团。

    疼得几乎没办法走路到校医院。

    她跑去找宿管阿姨,因为她们宿舍位于6楼,宿管阿姨看完情况让她找几位男生帮忙,因为她和周燿最熟,她立马将电话打到了周燿那里。

    结果自然是被拒绝了,周燿干干脆脆地拒绝了她,理由还非常无耻:“……苗苗?173那个?不好意思,背不动。”

    “那你再找一个。”

    “两人一起抬下楼么……”

    难听的话周燿还没有说,她气得挂上了电话。

    后面还算周燿有两分良心,叫来了一个室友过来帮忙。室友骑着一辆电瓶车过来,比颜艺联系的班里男生还要来得快。

    那个人就是邬江。

    邬江到了她宿舍之后,虽然沉默着脸,但是二话不说背起了苗苗;从六楼背到了一楼,然后骑着借来的小电瓶带苗苗去了校医院。

    英雄救美的戏码总是浪漫又令人感动,当时她、颜艺和老大作为旁观者都看得感动不已,三颗少女心一起咕噜咕噜发泡犯花痴,别说当事人苗苗了。

    用苗苗当时的话来说,当邬江一步步背她下楼梯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他;喜欢一个人自然希望拥有他。所以她要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报答邬江。

    然后整个大学时期,苗苗都在追求邬江。

    事情差不多这样了,中间苗苗如何追邬江,两人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她都不太清楚。毕业之后她自己发生的事情也很多。

    不过如果邬江认为是这件事让她成为他和苗苗的媒人,刚才周燿替她挡酒说他才是那个媒人,话真没问题。

    确实是周燿不愿意过来才有邬江和苗苗这一出啊。

    这样一想,不得不说,缘分真的神奇又没办法预料,比如当时过来帮忙是周燿,苗苗会不会对周燿动心?

    ……

    包厢水晶吊灯熠熠夺目,周燿不置可否地笑了下,一口喝下了邬江的敬酒。然后,对着邬江转了下杯子,表示全喝完了。

    邬江同样一干而尽。

    多宁眨巴了两下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她和周燿都是媒人,邬江为什么对她和周燿的态度如此不客气?

    当然,她也不需要邬江怎么客气,大家相互之间礼貌些啊。

    “苗苗,我突然想到前几年热播一部电视剧xxxx,里面的女主角和你好像噢!邬江也好像里面的男主角……”之前发问两人恋爱故事的女同学开口说,口吻无比羡慕。

    苗苗眼珠子转了转,望着邬江:“阿江,你觉得呢?”

    邬江抿了抿唇,回视了苗苗一眼,玩笑地回应女同学说:“那部电视剧我也看过,我和那位男主角的出身确实有些像。”

    女同学顿时有些小尴尬。

    “别秀恩爱了好不好,求求你们俩快点结婚吧!”颜艺打着趣地对邬江和苗苗说,同时抢回了今晚聚会的话语权,转了转话题,聊起了创业话题。

    进入创业话题,也就是进入了超长超长的环节。

    多宁最佩服颜艺的地方就是能聊会掰扯,一张名片可以扯出各种承接业务。多宁坐在周燿旁边为了不拖颜艺后腿,回应大家谦虚又腼腆的笑容。

    腼腆是真腼腆,谦虚也是真心虚。

    旁边,周燿一块睨了她几眼,点了点头,似乎更加明白颜艺和她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的校友会。

    目的不纯啊。

    “女人创业就是有意思,都是老同学,大家有需要一定要多多支持啊。”周燿突然开口,替她和颜艺说起了话;然后有所强调地看向她说:“快去买单吧,今晚你可是在求人办事。”

    不咸不淡的口气,大方又顺理成章。

    多宁连忙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手里还多了一个男士皮夹。周燿塞过来的,当着所有人的注视。对面的颜艺已经惊喜不已,示意她快去。

    多宁揣着周燿的钱包到前台买单,打开钱包里面根本没有几张现钞。最后她还是自己用手机支付。其实她大学时候就知道周燿卡密码,如果没改过的话她倒是可以刷着试试看。

    饭店大堂,她这边付好款,周燿、颜艺和其他校友们也下来了。大家相互告别之际,颜艺又补发了几张名片,十张名片不经用,发着发着就见底了。

    其中一张还给了今天刮擦的那位男人。

    导致周燿和另一波商业人士下来,颜艺已经拿不出名片来了,然后颜艺看向了她,笑着提醒说:“多宁,把你的名片给几张王总杜总和张经理他们哈!”

    王总杜总张总是周燿电梯凑巧遇到,顺便也拉过来给她增加点业务,只是听到颜艺让她拿名片,周燿还是相当意外地挑了下眉头。

    谁……谁还没几张名片啊。多宁从裙口袋拿出三张名片,给三位总一一递上。

    新悦饭店门口,所有人都散场,多宁和颜艺分别站在周燿两边,颜艺再三地对着周燿表示感谢:“周哥,你真的太给宁宁捧场了,谢谢,谢谢……”

    周燿变成周总,周总又变成了周哥。

    周燿依旧不为所动地看了看前方,对颜艺商量说:“要不你先一个人回去,我再送多宁回来。”这是一句商量话,却是一句陈述句。

    没关系。颜艺非常好说话地同意:“好滴,没问题!”

    颜艺离开了,开着她的ma朝她和周燿愉快挥挥手,驶出了饭店大门。

    “走吧。”周燿对她说。

    “去哪?”多宁突然有点紧张……周燿要留下她做什么?

    “打车去啊。”周燿回过头,一字一顿地告诉她。

    多宁:……

    好吧,她不坐颜艺的ma回去,是要和周燿一起坐出租车啊。

    绿皮出租车里,关于邬江对她的态度,多宁还是想不明白;回想了大学她和邬江难得的接触里,她觉得邬江这个人虽然比较冷淡,但对人还是客气,并不难相处。

    记得有段时间,她早起上图书馆还能遇到邬江;因为苗苗的事让她对邬江好感度增强,图书馆遇到会朝邬江打打招呼。

    然后邬江就在她对面坐下来,一块看书。

    但是,她和邬江几乎不说话,直到她要离开邬江才问她一句,类似:“你每天早起上图书馆就是画动物么?”

    对啊,但是不可以么?

    ……难道,那会她就被邬江嫌弃了吗?因为她上图书馆不记英语单词只画小猫小狗?

    不应该啊!谁会因为那么无聊的原因讨厌一个人。

    多宁继续想了想,还有一次接触是她替苗苗她们来食堂打菜忘记给校卡充钱,正好邬江排到她对面,好心替她刷了一次卡。但是刷卡的钱,她记得自己也没有赖账和拖欠啊,第二天就让周燿将二十块钱替她还给邬江了。

    后面,她和邬江几乎就没什么接触了。

    双双坐在出租车后座,多宁问了问周燿:“你和邬江是不是有过节?”

    周燿也不瞒她,告诉了她:“……算有吧。”

    “因为什么事?”

    周燿一时没说话,过来一会开口说:“他抢我东西。”

    多宁不想说话了,周燿大学的上的是幼稚园么?

    “你不是说我一向很小气么?”周燿突然偏了下头,凉凉地反问她。

    “……没啊。”多宁不好打击。今晚周燿出钱又出力,她怎么好意思说他小气。以前她说周燿小气,也不是周燿真小气,只是他真的太精明,太精明了!

    “对了,今晚的校友聚会都是你那位颜室友的主意吧。”精明的周燿这样问她。

    多宁小声回答:“是我们共同的主意。”

    “许多宁,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啊。”周燿不满地开口损她,“以前别人请你参加聚会你都不会去,难道去了几年多伦多就改性了?”

    多宁抬了抬眼皮,回了周燿一句:“万事开头难,我不能加把劲啊。”

    周燿靠了靠椅背,不再理她。

    多宁望了望车窗,外面是流光溢彩的城市街头。她是不喜欢今晚这样的场合,包括递名片建立人脉关系。但是,颜艺喜欢这些啊。颜艺难得打起重新生活的积极性,她怎么好不陪着她……

    包里手机震动起来,多宁拿出手机看,是多伦多姨妈打来视频电话,视频画面里显示着闪闪alice可爱的笑脸。

    多宁先按断了视频。

    周燿瞧了她手机一眼:“怎么不接?”

    多宁:“……要流量。”

    周燿没话说:“穷蛋,明天送你10g。”

    多宁:……

    出租车停在蓝天花园小区南门,多宁顶着穷蛋的帽子先下车了,里面的周燿报了一个地址,再让出租车司机送回他那边。

    出租车很快掉了一个头,多宁走到门禁口,正要套包刷卡进小区,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钱包。多宁连忙回头,见出租车还开不远,追了上前。

    边追边喊:“师傅,你停停,停停!”

    足足追了五十米,出租车才停了下来,紧接着周燿迈着大长腿从车里下来,火急火燎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她,开口就骂:“许多宁,你有病啊,知不知道追车很危险。”

    先别骂她,多宁弯腰喘气。

    周燿:“……快说到底什么事!”

    多宁继续喘了会气,然后上前两步,递过一个钱包:“你的钱包……落我这里了!”

    “哦!”周燿面无表情地接过钱包,扯了扯嘴。原来是送钱包,刚刚他见她跑得那么急……还以为她要追上来表白呢。

    ——

    回到蓝天花园,多宁给姨妈回了一个视频电话;视频里闪闪用面包沾着牛奶吃,对她挥手道早:“good m,多宁……”

    她回了一句good m,虽然她这边是evening了。

    视频换到姨妈这里,第一句话便是:“多宁,你不要卖房。你姨夫解决资金问题了。”

    多宁有些不太相信,真的解决了……吗?

    如果姨夫那边真的解决了资金问题,她好像是不需要卖掉星海湾了。第二天,多宁又被颜艺的尖叫声叫醒,颜艺兴奋地告诉她首单来了!

    昨天参加聚会的一个女同学是开教育培训机构的,六一期间需要一些公仔玩做福利。昨夜她看颜艺发过去的设计图,非常喜欢。

    所以,打算预订100个玩偶送给周末来上课的小朋友。

    “100个!多宁……”颜艺开心地抱着她说。

    多宁也很开心:“颜艺,你好棒!”

    “不不不,你最棒,多宁!”颜艺乐得眼泪要出来了。

    既然首单来了,就要开始做事了。周六,多宁一直对着电脑画画,重新修改制图软件里的公仔兔。

    另一边周燿也起床了,a市多了一个他可以联系的人,他生物钟都早了好多。

    躺靠着床头,周燿握着手机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和多宁现在算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在他决定和多宁离婚的时候,他曾打电话咨询过感情经历丰富的一位室友,室友只问他一句——你们搞过了吗?

    什么搞不搞,能不能换句文雅的。比如他在婚姻期间是否行使过丈夫的合法权益……

    最为神奇的是,他那位室友大学最好的朋友现已经取名法号一诚,皈依佛门了。

    ……

    电脑前,多宁对着公仔兔托腮思考,乍然被手机响起的铃声惊倒。电话是周燿打来的,开口便问她——

    “等会要不要去寺庙吃斋饭?”

    什么?多宁怕自己听错了,吃什么……吃斋饭?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