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chapter9
    楼下公共停车位停着一辆白色ma,自从占到位子后就没有挪动过。

    这是颜艺的车,结婚时候陪嫁的“嫁妆”。她那边海城结婚流行男出房女出车,双方父母共同出资建设儿女新生活。现在离婚了,这辆ma自然也从王烨家的车库开出来。

    颜艺说,她和王烨离婚财产划分得特别明白,大概是相亲结婚的关系,婚前婚后财产区别不大。幸好,她也从来没有图过王烨的钱,离婚后不会觉得自己人财两空。

    多宁想到了她和周燿结婚,和颜艺完全相反,没想到歪打正着赚了……一千万。

    一起坐进车里,颜艺忧伤地叹了一口气,多宁坐在副驾驶系上安全带。ma一键启动,颜艺恢复了少许心情对她说:“宝贝,你还没坐过我开的车吧,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多宁点了下头,表示期待。

    结果“见识”来得这样快——ma刚驶出小区没一会就发生了刮擦。蓝天花园是老市区里的老小区,道路不宽,加上最近修路的确很不好开。

    所幸只是一道轻微的刮擦。

    但是处理起来很麻烦,因为颜艺是全责,对方的车又贵,只能走保险。

    这样一来,等她们赶到新悦大饭店,肯定要晚了。后半路是多宁开过来的,颜艺坐在副驾驶给联系到的同城校友群发消息。

    “路上发了一起小车祸,可能要晚到一会,各位同学千万不要见怪。”

    第一个回复过来是何昊同学:“人呢,有没有受伤?在哪发生的车祸?”

    颜艺暖心地回复:“没事,我们已经处理好了,谢谢何学长关心。”

    谁是你何学长……过来的路上,周燿同样坐在何昊副驾驶,手里拿着何昊的手机。驾驶座何昊琢磨了好一会,试着开口问:“周燿,你和多宁现在关系怎么样?”

    “很好,不错啊。”周燿回答,口气清淡,语气干脆。

    何昊只能笑笑。有点不相信,不然为什么连他都被邀请了,周燿连聚会的消息都不知道?明显是故意落单周燿。当然心里是这样想,何昊说出来的话还是相当好听:“可能是多宁怕你过来被宰吧……我们这些人,周总你赚得最多。”

    厉害吧厉害吧,什么是阿谀奉承的奸臣,就是这样!

    可何昊是奸臣,周燿不是容易被讨好的君主;何昊话音刚落,周燿便口吻不善地反驳何昊一句:“多宁没你说的这么小气。”

    何昊:……

    大意大意,他怎么忘了周燿是个护短的主;以前他们做室友的时候打趣他可以,但绝不能打趣多宁。当然也不能刻意多夸,周燿会觉得他们居心不良。

    “玩笑玩笑。”何昊笑笑。心里有些同情自己,因为周燿要一起过来,他都没办法带上女友文娜。毕竟这样的聚会,带一位家属已经够多了。

    “对了,今天过来的校友都有谁?”多宁将车驶入新悦饭店,问副驾驶座的颜艺。

    颜艺笑了笑,有些为难:“我也不是都认识,广撒网……”

    多宁摇摇头,没继续问了,开始找饭店的地面车位,然后眼亮地看到前面一辆在停车的灰色别克,安了安心。她和颜艺应该没有迟到太多,苗苗和邬江不也是刚到吗?

    刚好别克旁边有个车位,多宁上前停车。旁边颜艺也看到了苗苗,落下车窗打招呼:“嗨,苗姐邬江!”

    苗苗朝颜艺招了招手,邬江站在苗苗旁边,一贯的模样,没有什么多余表情。

    多宁很快停下车,一次进库。颜艺看着她赞叹:“多宁,没想到你车技那么好。”

    “没有。”多宁如实回答,歪过头告诉颜艺说,“……我科目二考了三次。”

    多宁和颜艺一块下车,外面苗苗挽着邬江的手,一脸微笑地等着她们。邬江和苗苗海拔都高,但是站在邬江旁边苗苗还是显得很小鸟依人。

    多宁对苗苗邬江扬了扬唇角:“刚刚我们还怕迟到太多,还好还好。”她语气轻快,希望邬江如果真对她或周燿有什么不愉快,可以大人不计小人过。

    “走,我们一起进去吧。”多宁又说。

    一起进了饭店大门,由侍者的带领下进了大堂,电梯……穿过长廊要抵达包厢时,苗苗开口说:“宁宁,没想到你订那么好的饭店请客,大小姐就是不一样。”

    苗苗口气随意且带着笑,明显只是打趣而已。

    多宁对苗苗笑笑,心里还是有些小尴尬,一方面她算哪门子大小姐,另一方面今天请客的是她和颜艺两个人。论家底,颜艺才是那个大小姐好不好。

    “我,我,我!”旁边颜艺拍了下苗苗肩膀,指着自己说,“虽然是我和多宁一块请客,但饭店是我订的,ok?!”

    苗苗扯了下嘴巴,对着她和颜艺说:“……快说,你们俩有什么目的?”

    颜艺就不说,推了苗苗一把说:“什么目的,你们进去不就知道了。”

    同学聚会,目的明确不可怕,最怕虚与委蛇和假意周旋。所以,今天颜艺就不打算掩饰目的,她就是带着多宁奔着建立创业人脉过来的。

    所以,她前天微信联系的a大校友除了邬江和苗苗,其他同学都是她精挑细选的种子选手。

    当然这些,颜艺没告诉多宁。不是多宁不会理解她,而是多宁如果提前知道她这样,一定会别扭。

    事实不管哪样,多宁都会别扭啊,尤其是摸到裙口袋里放着的十张名片,压力很大。

    等会名片要怎么发?

    无奈地吸了一口气,多宁跟着颜艺进了这个vip包厢。包厢是套间,分两个区间,外面是用餐的大圆桌,里面是聊天座谈的休息厅。

    非常大。

    这个时候,因为请客的人还没有到,到场的校友基本都在里面坐着。隐隐约约的笑声和说话声从里面传过来。

    当然,外面也有几位。

    颜艺是天生的交际高手,多宁不爱交际,两人的明显区别就是颜艺可以无误地叫出刚从里面出来校友的名字以及提起话题,她最多在旁边笑笑。

    聊着聊着,颜艺递出一张名片。

    多宁没有动,右手放在裙口袋,不想摸出来。颜艺还要和这位校友同学多说两句,对她说:“许总,你去里面看看哈。”

    许总……是谁?

    多宁恨不得钻个墙角走了,偏偏视线不小心对视到苗苗和邬江,然后看到邬江眼里闪过一丝嫌恶。虽然她不需要在意邬江对她的眼光,多宁还是有些被刺激到。

    直接进了里面休息室。

    休息室都是……人。

    今天为了显得正式成熟一些,多宁穿着一件淡黄色衬衫搭配a字西装裙。此外还戴了一块手表,一头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后……

    这样的许多宁,坐在最中间的周燿撇了下眼,许多宁这是过来相亲吗?

    多宁太紧张了,视线一直看着右边所以没有看到周燿。随后右边一道温柔的女声呼唤了她——“多宁!”

    多宁连忙上前,想了想,对着眼前这位五年未见的女同学,正确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终于,颜艺进来了,第一反应却是惊喜出声:“周燿,你也来了!”

    周燿!

    多宁侧头,才看到了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周燿,衬衫西装裤,转眸对视着她。虽然这样的周燿看着有些道貌岸然,多宁还是像找到依托似地走了过去。

    周燿旁边,何昊对着她招招手:“多宁。”

    “何昊!”多宁露出盈盈笑脸,“……你也来了啊?”

    何昊有些懵:那个不是你请我来么?

    周燿基本明白什么怎么回事了。多宁看了看颜艺,颜艺上前笑着解释说:“我真不知道周燿也大驾光临了……周总你好,上次的事我还没好好谢你。”

    上次的事,自然是颜艺醉酒的事。

    周燿开口说:“不用客气,小事。”

    颜艺还是笑:“对的,还是多亏了多宁。”

    瞧,真正会说话在这里!

    人到齐了,颜艺开始安排坐下来。同样作为今天的东道主,多宁从茶几拿了两颗樱桃,递给了周燿一颗。“周总,给……”

    她叫他什么?

    多宁撇了下头,轻轻笑了笑。今天她虽然赶鸭子上架,没想到现在心情居然不赖。多宁同周燿一块出去,何昊走到后面,然后看向一直呆在外面邬江:“邬江,你居然也在!”

    何昊和邬江、周燿都是大学室友。

    不过他和邬江,不比他和周燿一起做事,毕业之后见面一直没有见过面。甚至不知道这些年,邬江同样在a市工作。

    其实,这也不怪何昊,邬江大学就不爱跟他们一起玩,独来独往很孤傲。甚至毕业签了什么实习单位,他们宿舍全部不知道。

    没想到这次居然过来了,还带了女朋友。

    旁边的女朋友也何昊认出来了,没记错也是多宁大学室友,以前他和多宁寝室还搞过联谊。所以今天邬江能来,就不奇怪了。

    “邬江,真不知道你也在a市,你在哪做事啊?”何昊笑意颇盛,问着多年不见的邬江。

    邬江报出名字:“天信,做投资管理。”

    天信是国内最大一家金融信贷公司,看邬江的口气应该职位还不低,何昊举了一个拇指:“厉害。”

    “给别人打工而已。”邬江拒绝了何昊的高捧,看向周燿说,“周总才厉害,一源信贷现在很出名。”

    “还好吧。”既然被提及,周燿点点头,完全没客气,“不过距离我理想目标还远着。”

    何昊这才想起周燿和邬江大学时期就不对盘……多宁坐在周燿旁边,同样感受到周燿和邬江之间关系可能真不好。

    别小气啊别小气。多宁瞅了周燿一眼。

    谁小气了。周燿转头对邬江扯了扯唇。

    菜和酒很快上了。新悦饭店一向不接受点菜,厨师会按照人数和价位安排菜色。冷菜主菜荤素都搭配周到详细,样子好看又上档次。

    怎么说,人均499一位呢。

    对面,邬江给苗苗夹了下菜。一位女同学看得眼巴巴,笑嘿嘿地开口说:“邬江苗苗,你们大学到底怎么谈得恋爱啊,怎么就那么好呢!”

    对啊,邬江和苗苗是大学难得的一对,更难得现在还交往着,感情还这样好。

    “……因为我们合适啊。”苗苗说。

    “是,我们很合适。不过合适归合适,我和苗苗能在一起——”沉默半会的邬江接了苗苗的话,看向多宁说,“还是要谢谢我们的媒人,许同学。”

    然后,邬江举起酒杯,敬了她。

    这杯酒来得太快,多宁有些猝不及防,举了举杯子;就在这时,周燿按住了她的手,笑着开口说:“邬江,你敬错人了。”

    然后,将酒杯往上一抬,“你和你老婆的媒人是我,不是多宁。”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