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chapter7
    “现在打吗?”

    床上,多宁盘坐着,神色有些犹豫,说出她的考虑:“苗苗他们会不会已经休息了……”

    “哪有同居情侣休息那么早的。”颜艺否定说,眼眸里带着一份了然的笑意,“这个时候,他们正在干活还差不多。”

    干活?

    那,那就更不能打了。多宁放下手机,摇着头说:“还是明天吧。”

    “开玩笑的,哪有那么好的事让我们撞到。”颜艺拍拍她的手,“打吧,顺便约苗姐出来玩。”

    多宁睨了颜艺一眼,觉得颜艺在忽悠她,又觉得是自己考虑太多。

    至于为什么突然要给苗苗打电话——

    半个小时前,她和颜艺讨论如何让周燿爱上她的办法,莫名其妙就转到苗苗大学追邬江的事情。

    她和颜艺都是感情失败者,但苗苗不一样,妥妥的爱情赢家。

    用颜艺刚刚的话说:“邬江诶,当时我们学校出名的高冷男神,学院里多少妹子都失败了,就苗姐摘下了邬江这朵高岭之花。那么重点来了,苗姐到底靠的什么征服邬江的!脸蛋,身材,还是内在?论脸蛋苗姐不如你,论身材我秒杀她,内在我们几个……差不多。所以,你知道苗姐靠的是什么搞定邬江么,真的就是持之以恒?”

    颜艺停下来看她。

    多宁摇摇头,等着颜艺回答。结果她以为这是一个设问句,没想到是一个纯粹的疑问句。

    因为,颜艺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

    所以就这样,她和颜艺决定打电话给苗苗,聊聊撩男战术。

    夜里9点,苗苗电话很快拨通;但是,一时没有接通。

    多宁等了半分钟,然后瞧了眼颜艺打算挂断;就在这时,手机接通了——

    “苗苗,我是多宁……”多宁笑着开口,自报家门。

    “我是邬江。”手机那边停顿片刻,冷冷地出声提醒了她。接电话是邬江不是苗姐,口吻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邬江口气不好,多宁一时说不出话,不小心打了嘴瓢,“邬……江你好,苗……苗她在吗?”

    “她在洗澡,请问有事吗?”淡淡的拿乔口吻。

    “不好意思,打扰了,那我明天再打给她。”多宁快速说,扔了一句再见,挂上了手机。

    对面,听完全程的颜艺早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不知道为什么,邬江好像对你特别冷噢。”颜艺笑完之后,疑惑地冒出一句。

    多宁眨了眨眼。有么?不过颜艺这样一提醒,好像邬江对她是有些过度冷感,但邬江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算邬江不看她和苗苗的室友关系,他也是周燿的大学室友。

    “难道是因为周燿?邬江大学和周燿关系似乎也不太好……”颜艺猜测地说。

    真是这样么,因为周燿她被邬江讨厌了?多宁同颜艺对视一秒,叹了叹气,然后不在意地摊了摊手。反正她和邬江也没什么联系,管他是不是讨厌她。

    讨厌是他的事,和她无关。

    ——

    第二天,颜艺早起出门面试,多宁吃了早餐开始写创业计划书。星海湾那边房子因为她和周燿签订了代理出售协议,她已经不需要管它;周燿答应最晚半个月替她出售。

    他搞得很正式,协议下方还盖了两个戳;她只好回了一个手印。

    继续对着电脑敲打一番,多宁打开文件夹;文件夹里有很多她公仔设计图,她打算将它们一块放到了计划书里。对着这一只只猴子狮子小猫小刺猬……多宁忍不住有些走神。

    怎么才能让周燿爱上她?

    这个问题越是琢磨,越是难办。她和周燿从小认识,关系自然亲厚又熟稔;没有结婚之前,周燿可以说是这世界上她最好的朋友。

    相信她在周燿那里,应该也有差不多的位置。

    但是,周燿确确实实对她没有男女之情,结婚的时候周燿已经明确对她说过,别提后面为了他人生难得遇到的心动女人,他对她提出恢复单身的请求。

    奇怪,她外公外婆那辈青梅竹马往往能成为恋人,但现在更多是关系很好的死党好友。

    多宁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看电脑显示的时间,给多伦多的姨妈拨了一个视频电话。因为一定会聊很久,她将手机搁在电脑前;让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现在多伦多那边是夜里八点左右,姨妈他们还没有休息。视频很快接通,多宁扬了扬笑脸,对屏幕里敷面膜的姨妈打招呼:“嗨喽,美妈。”美妈是这几年对姨妈的亲昵称呼。

    “hello,多宁!”回应她不是姨妈,是一道可爱的童声。

    下一秒,一个小脑袋开心地从姨妈身后冒出来,萌哒哒地出现在聊天屏幕里,小家伙穿着小羊睡衣,对着她不停摆手,有些嗨地不停叫着,“多宁多宁多宁多宁……”

    呃,因为她有两天没有打视频电话回去,闪闪接到她视频都有些过度兴奋。不停地蹦跳着沙发床。

    “闪闪,你这样会影响美妈敷面膜的。”多宁告诉视频里的小家伙,说完之后,还是对摄像头做了一个小羊钻圈的鬼脸。

    闪闪回了她一个一模一样的鬼脸,学得有模有样。

    “好了alice,你好好坐下来跟姐姐说话。”视频里,姨妈抱住闪闪,控制住活泼的闪闪。

    还好,只要好好跟闪闪商量,她可以听话地安静一下下。

    “多宁,你在中……国……还好吗?”闪闪开始问她,念中国两个字的时候有些吃力,一方面中国对她很陌生,另一方面普通话发音还不算特别好。

    “很好啊,除了有些想你们。”多宁说。

    闪闪甜甜笑起来,露出一排小小的牙齿,然后也对她表达了稚嫩的想念:“我也有一点点想你。”一点点是多少,闪闪用小手比划了下。

    随后,朝她发射飞吻,biubiubiubiu……一个又一个。

    快得,多宁接收不及。

    后面的话,姨妈教一句,闪闪说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