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chapter7
    “现在打吗?”

    床上,多宁盘坐着,神色有些犹豫,说出她的考虑:“苗苗他们会不会已经休息了……”

    “哪有同居情侣休息那么早的。”颜艺否定说,眼眸里带着一份了然的笑意,“这个时候,他们正在干活还差不多。”

    干活?

    那,那就更不能打了。多宁放下手机,摇着头说:“还是明天吧。”

    “开玩笑的,哪有那么好的事让我们撞到。”颜艺拍拍她的手,“打吧,顺便约苗姐出来玩。”

    多宁睨了颜艺一眼,觉得颜艺在忽悠她,又觉得是自己考虑太多。

    至于为什么突然要给苗苗打电话——

    半个小时前,她和颜艺讨论如何让周燿爱上她的办法,莫名其妙就转到苗苗大学追邬江的事情。

    她和颜艺都是感情失败者,但苗苗不一样,妥妥的爱情赢家。

    用颜艺刚刚的话说:“邬江诶,当时我们学校出名的高冷男神,学院里多少妹子都失败了,就苗姐摘下了邬江这朵高岭之花。那么重点来了,苗姐到底靠的什么征服邬江的!脸蛋,身材,还是内在?论脸蛋苗姐不如你,论身材我秒杀她,内在我们几个……差不多。所以,你知道苗姐靠的是什么搞定邬江么,真的就是持之以恒?”

    颜艺停下来看她。

    多宁摇摇头,等着颜艺回答。结果她以为这是一个设问句,没想到是一个纯粹的疑问句。

    因为,颜艺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

    所以就这样,她和颜艺决定打电话给苗苗,聊聊撩男战术。

    夜里9点,苗苗电话很快拨通;但是,一时没有接通。

    多宁等了半分钟,然后瞧了眼颜艺打算挂断;就在这时,手机接通了——

    “苗苗,我是多宁……”多宁笑着开口,自报家门。

    “我是邬江。”手机那边停顿片刻,冷冷地出声提醒了她。接电话是邬江不是苗姐,口吻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邬江口气不好,多宁一时说不出话,不小心打了嘴瓢,“邬……江你好,苗……苗她在吗?”

    “她在洗澡,请问有事吗?”淡淡的拿乔口吻。

    “不好意思,打扰了,那我明天再打给她。”多宁快速说,扔了一句再见,挂上了手机。

    对面,听完全程的颜艺早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不知道为什么,邬江好像对你特别冷噢。”颜艺笑完之后,疑惑地冒出一句。

    多宁眨了眨眼。有么?不过颜艺这样一提醒,好像邬江对她是有些过度冷感,但邬江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算邬江不看她和苗苗的室友关系,他也是周燿的大学室友。

    “难道是因为周燿?邬江大学和周燿关系似乎也不太好……”颜艺猜测地说。

    真是这样么,因为周燿她被邬江讨厌了?多宁同颜艺对视一秒,叹了叹气,然后不在意地摊了摊手。反正她和邬江也没什么联系,管他是不是讨厌她。

    讨厌是他的事,和她无关。

    ——

    第二天,颜艺早起出门面试,多宁吃了早餐开始写创业计划书。星海湾那边房子因为她和周燿签订了代理出售协议,她已经不需要管它;周燿答应最晚半个月替她出售。

    他搞得很正式,协议下方还盖了两个戳;她只好回了一个手印。

    继续对着电脑敲打一番,多宁打开文件夹;文件夹里有很多她公仔设计图,她打算将它们一块放到了计划书里。对着这一只只猴子狮子小猫小刺猬……多宁忍不住有些走神。

    怎么才能让周燿爱上她?

    这个问题越是琢磨,越是难办。她和周燿从小认识,关系自然亲厚又熟稔;没有结婚之前,周燿可以说是这世界上她最好的朋友。

    相信她在周燿那里,应该也有差不多的位置。

    但是,周燿确确实实对她没有男女之情,结婚的时候周燿已经明确对她说过,别提后面为了他人生难得遇到的心动女人,他对她提出恢复单身的请求。

    奇怪,她外公外婆那辈青梅竹马往往能成为恋人,但现在更多是关系很好的死党好友。

    多宁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看电脑显示的时间,给多伦多的姨妈拨了一个视频电话。因为一定会聊很久,她将手机搁在电脑前;让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现在多伦多那边是夜里八点左右,姨妈他们还没有休息。视频很快接通,多宁扬了扬笑脸,对屏幕里敷面膜的姨妈打招呼:“嗨喽,美妈。”美妈是这几年对姨妈的亲昵称呼。

    “hello,多宁!”回应她不是姨妈,是一道可爱的童声。

    下一秒,一个小脑袋开心地从姨妈身后冒出来,萌哒哒地出现在聊天屏幕里,小家伙穿着小羊睡衣,对着她不停摆手,有些嗨地不停叫着,“多宁多宁多宁多宁……”

    呃,因为她有两天没有打视频电话回去,闪闪接到她视频都有些过度兴奋。不停地蹦跳着沙发床。

    “闪闪,你这样会影响美妈敷面膜的。”多宁告诉视频里的小家伙,说完之后,还是对摄像头做了一个小羊钻圈的鬼脸。

    闪闪回了她一个一模一样的鬼脸,学得有模有样。

    “好了alice,你好好坐下来跟姐姐说话。”视频里,姨妈抱住闪闪,控制住活泼的闪闪。

    还好,只要好好跟闪闪商量,她可以听话地安静一下下。

    “多宁,你在中……国……还好吗?”闪闪开始问她,念中国两个字的时候有些吃力,一方面中国对她很陌生,另一方面普通话发音还不算特别好。

    “很好啊,除了有些想你们。”多宁说。

    闪闪甜甜笑起来,露出一排小小的牙齿,然后也对她表达了稚嫩的想念:“我也有一点点想你。”一点点是多少,闪闪用小手比划了下。

    随后,朝她发射飞吻,biubiubiubiu……一个又一个。

    快得,多宁接收不及。

    后面的话,姨妈教一句,闪闪说一句,都是关心的问句。

    “多宁,你在中国找到……工作了吗?”

    “多宁,你有好好吃饭吗?”

    “多宁,你最近有没有在做小熊?”

    “……”

    聊了好一会,视频里闪闪有些坐不住了,姨妈由着闪闪她自己玩,然后走到了外面的客厅,换了换语气开口说:“多宁,你那边房子别卖了。”

    多宁:“……”

    “你姨夫最近也想明白了,申请破产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姨妈,一套房子而已。”多宁有些措手不及地说,“卖掉一套房也没什么啊,我还有一套呢。”

    姨妈神色不佳。

    “对了,我给你看外婆的房子。”多宁拿着手机站起来,切换摄像头,对着房间的角角落落介绍起来,“你看,我把外婆这套房子重新整理了下,是不是很不错!”

    “还有,我给您看新买的沙发……”

    多宁走到客厅,连接着视频的手机突然震了下,有新电话进来。自动切换的屏幕,显示是周燿来电。

    多宁先按断周燿来电,继续同姨妈对话;十分钟后,她给周燿回了一个电话。

    “刚刚为什么挂我电话。”周燿第一句就问她挂断电话的事。

    “因为我在聊视频啊。”多宁回他。

    “和你室友?”周燿猜测了一下。

    “不是,和我多伦多的姨妈。”多宁说。

    手机那端,周燿笑了笑,语气里有两分愉悦,然后他对她说:“我要出差川城,需要给你带点什么吃的。”

    “你……什么时候去?”多宁问。刚问完,手机听筒里便传来机场通知登机的广播声。

    “等会就飞,去两天。”周燿也告诉了她。

    多宁嗯了嗯。她和周燿大学一块去川城玩过,对那边的美食小吃尤为喜欢。既然周燿这样问她,她也不客气,报了好几样。

    周燿说:“好,可以。”

    多宁“虚假”地客气了一下:“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周燿对她说,“我让何昊买。”

    多宁:“……噢。”

    “我是真没时间,不然我就亲自上街给你买回来。”周燿口吻有少许的无奈,然后说,“我登机了,回来再找你。”

    多宁:“那注意安全。”

    周燿挂了,最后说了一个嗯,轻轻痒痒地落在多宁耳边;耳后莫名有些热,估计手机压久了。多宁挂上手机,伸手摸了摸耳后。

    ——

    接下来两天,多宁一直在写创业计划书。因为周燿提了好几次多宁玩具熊,她暂时就把这个创业计划叫做——多宁玩具熊的品牌开发和私人定制。

    晚上,颜艺回来了,一回来先喝水,然后坐下来吐槽。吐槽了五分钟,继续喝水,再吐槽。

    “完了完了,我被现实严重打击了!”颜艺躺倒床上,不停嗷呜着。

    多宁摸摸颜艺的头:“不是才两天吗?”

    颜艺痛苦地摇摇头,然后问她:“你今天在干嘛……不找点事情吗?”

    “写计划书。”多宁告诉颜艺,顿了下,“跟你一样,努力找事做。”

    “什么计划书?”颜艺好奇地问。

    多宁:“创业计划书。”

    颜艺眼睛亮了亮:“什么创业项目?”

    多宁笑了笑,口吻得意:“多宁牌玩具熊开发。”

    颜艺:……我滴小多宁!

    多宁没想到颜艺做事方向变得那么快,看完了她还没有完成的计划书,立马激动不已地要跟她一块创业,一起开发玩具熊。

    一起创业没问题,但是颜艺是不是决定得太快了。多宁看着颜艺说:“我是认真的。”

    颜艺:“……我也是认真的!”

    多宁很容易被说服,何况颜艺完全兴奋得不能自己,拉着她的手不停说:“苟富贵勿相忘,苟富贵勿相忘!”

    多宁不得提醒:“亏了怎么办,怎么苟富贵?”

    对,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要好好想一想。颜艺想了好一会后,开口:“如果亏了,我再去……卖身还债?”

    没话说,多宁修改了计划书,在创业项目人里添加上了颜艺的名字。

    创业名字:多宁玩具熊开发和私人定制

    创业项目人:许多宁,郑颜艺

    ……

    自然,颜艺不再找工作,第二天就睡得了自然醒。多宁突然有些明白颜艺一定要跟她创业的原因。

    两天后,周燿从川城回来,她的计划书也马马虎虎完成了。

    创业追爱两不误。傍晚周燿发来消息的时候,多宁正在颜艺房间换衣服。一件颜艺特意送给她的性感睡衣。

    因为苗苗那边联系不上,颜艺暂时变成了她的狗腿军师,第一要求就是让她改变风格。

    “宝贝,你知道你最大问题是什么么?你漂亮又可爱,唯独不够性感。”

    “心理学上说,男人难以抵挡新鲜感,却容易对身边熟悉的人和事物失去兴趣和冲动,你和周燿就是这个问题。”

    “别担心,办法还是有的——”

    “现在开始,你就要周燿对你产生不一样的感觉。”

    “你要改变自己。”

    “好。”

    颜艺说得这样有理有据,多宁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开口说,“我们晚上接着说,我先换套衣服。”

    颜艺:“为什么要换?”

    多宁告诉颜艺:“周燿发来消息,他等会要过来送吃的……已经在路上了。”

    “不不不,多宁,不要换。”颜艺不同意,看着她说:“——等会直接这样出去给周燿开门。”

    什么……

    多宁侧过头,看了看落地镜里的粉色小吊带和小短裤,对着身后的颜艺微微抬了下眉头——确定么

    确定!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